-夜裡十點左右的時候,周於峰與富向萍回到了夏為辦事處。

此時在辦公室裡,白家莊的村支書,白貴成已經等了有許久的時間,在看到眾人都站起來笑著與進來的年輕人打招呼時,自己立馬也跟了站起,露出了一抹憨厚老實的笑容。

“您就是白支書吧,讓你等了這麼久的時間,真是辛苦了。”

周於峰趕忙走到白貴成的身旁,伸手與其用力地握在了一起。

“不辛苦,哎呀,周廠長,是我要感謝您的幫忙呀,自從沈自強出事後,村民們天天到我家裡來鬨,都已經睡我家炕上了,最後逼得我冇辦法,纔打問那沈佑平的住處。”

白貴成愁眉苦臉地說道,黝黑的皮膚緊緊地皺在一起,雖然身上有家畜糞便的味道,但他手腕上亮出的一塊手錶,卻是外國貨。

周於峰注意到了這個細節,但立即收回了目光,隨之搖搖頭,表情認真地說道:

“我就是浙海市人,幫著村民們要錢,順手做的一件事,不過還是我之前說的,借錢的人家一定要覈對好,不然可就是詐騙了,到時候我們可就都是幫凶了,欠款的事可能調查清楚!”

“周廠長,你放心,名單絕對錯不了的,當時村民們搞投資的時候,我可都在場,那些個狗屁玩意,就長一張嘴了,全是胡說八道,吹噓磁帶怎麼好賣,結果是去搞盜版了,這些孫子玩意!”

白貴成一邊怒罵著沈強,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借款名單,遞給了周廠長。

周於峰拿在手裡簡地單看了看,便就直接收了起來,稍有停頓後,又問道:

“您冇吃飯了吧?正好我也冇吃,走,咱們大傢夥一起去吃個飯。”

“嗯?”

猴子疑惑一聲,剛還是準備送白支書回去呢,冇想到周廠長這麼熱情?但立即又點點頭,並冇多語。

“周廠長,感謝了,不過飯我已經吃過了,六點那會就吃過了。”

白貴成擺擺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雖是自家也富裕起來,但還是老實本分的脾性。

八十年代的村支書,可是帶頭過苦日子的,就如池陽村的那位一樣,可是一份苦差事,哪裡像現在的情況。

“那就算成吃宵夜!”

周於峰熱情地說道,拍了下白貴成的肩膀。

白貴成咧嘴笑了笑,扭頭來回看了下屋子裡的其他人,都是讓自己去,這下不知道該如何拒絕了,最後隻能跟著周廠長下了樓,一夥人準備去附近的國營飯店。

不多久後...

一張八仙桌上坐滿了人,猴子、乾進來等人,也都是能說會道的主,吃飯的氛圍,始終都是非常愉悅的。

來回喝了幾口小酒後,這也讓白貴成漸漸放開,舉起杯酒主動開始敬酒。

“白支書,這個手錶是什麼牌子的,樣子看起來挺時髦的。”

周於峰與其碰了一杯酒後,這纔是問起手錶的事,此時顯得非常自然。

“嗬嗬,外國貨,什麼牌子的,我也記不住了,83年時候,來城裡逛展銷會,當時流行手錶,就買了一隻,主要是外國貨,質量有保證。”

白貴成笑著說道,用袖子口擦了擦手錶,上麵的玻璃片變得發亮。

“外國貨不便宜了吧?”

周於峰又隨口問了一聲,拿起筷子夾著大口吃了一口菜。

“不便宜呢,買完之後心疼了好幾天,整整花了400塊錢,還是有促銷。”

白貴成伸出了四根手指,呲著牙說道。

“那還是咱們老百姓掙了錢,該花就得花!不過白支書,我是打心底裡佩服您,能讓村子裡的人過上好日子,這纔是真正的本事!”

周於峰稱讚一聲,白貴成有些難為情地擺擺手,剛要說話時,見周廠長舉起酒杯,自己便也連忙拿起酒杯,又是一杯酒下肚。

“我哪有你有本事,周廠長你那可是大企業,就連電視裡的名人都是你的職工!”

白貴成向周於峰豎起了大拇指,這是老漢最大的稱讚方式了。

“您可不敢這麼說,我就是運氣好,您纔是實打實的為村裡人乾實事,現在咱們白家莊可是了不起了,您是怎麼讓村子裡富裕起來的,我們都得向您學習。”

周於峰的態度變得謙虛下來,話也說得讓人很舒服,又是給白貴成滿了一杯,隨之兩人整杯下肚。

“嗨,我這不能跟你比啊!”

白貴成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這時乾進來站了起來,給他倒了一杯酒後,兩人又碰飲了一杯。

隨即乾進來順著周於峰的意思,繼續遊說道:

“老白,就說說吧,讓大傢夥聽聽經驗,這麼多年輕小夥子想進步呢!”

“嘿嘿,那成!”

白貴成點頭應了一聲,抬起一隻腳踩在了凳子上,已經放得很開了,用力咳嗽一聲後,指手畫腳地說了起來:

“79年政策下來之後,我們整村的人,立馬家家戶戶承包來乾了,有弄魚塘的,有養家畜的,另外,磨粉、打油、做掛麪、做豆腐,都是我們白家莊裡村民的營生。

什麼能掙錢,我們就積極地乾什麼,村子裡哪戶人家是懶漢,都是受人排擠的,家家戶戶比勤奮!

掙了錢之後,人們就更有積極性了,乾什麼都有勁,尤其這一兩年,搞豬養殖的那十幾戶人家,肉聯廠都是上門找我們收豬肉,哪來還需要像以前,揹著豬去交豬肉呢!

那些副食品公司更是掙錢,街頭上的冷凍豬出售,一上午的功夫就都能賣完,當然...”

突然,白貴成的聲音低了下來,放下腳,湊到周於峰的耳邊,低語道:

“肉聯廠要的豬肉多了,你說這價格,還能由著他們定?肯定是咱們養殖戶說了算,價格雙軌製,他國企有低價采購指標,我們就不賣給他們,或者是少賣給他們,高價給了個人的副食品公司,那纔是賺錢!”

終於,話頭子上來之後,白貴成道出實情,這纔是養殖戶快速致富的原因,尤其是這一兩年。

周於峰點點頭,並冇有接這句話,隻是淡淡誇讚了一句白支書辛苦的話,舉起酒杯,又是與其碰了一杯。

眾人酒足飯飽之後,便讓黑子把白貴成送回到了村子裡,周於峰則是一個人回到了辦公室,繼續完善著雙會火腿的發展方案。

等最後完成的時候,已經到了深夜,可週於峰再也冇了睡意,靠著窗戶邊站著,任由寒風吹在自己身上,俯視著有年代感的街道!

這樣的年代,太過於特殊了...

在87年的時候,就要開始陸續發行百元大鈔了,這也代表著萬元戶並不是非常吃香了,最大麵額的華夏幣,從十塊直接漲到百塊,通貨膨脹得極其迅速!

當然也標誌著華夏經濟的蓬勃發展,首先是基礎工資的上漲,人們生活水平的提升,這一切都發展得太快,其中的財富更是無窮儘的。

但亦是一把雙刃劍!

要快速發展,就必須要引進跨國資本,之後在深海市與魔都市成立交易所後,其所有的國營企業,以及民營企業,如後來的阿狸和疼迅,大股東都是外國的那些資本。

想到在這裡的時候,周於峰的眉頭已經緊緊地皺了起來。

由此發展起來的外國資本,其發展中落後的國家,是抵抗不了金融自由化的,以及彙率自由化的波動,這樣發展下去,你隻要想防止彙率過大化的撥動,隻能購買米國的國債了。

如此一來,其實就是補貼了米國的金融,從而米國就可以以自己的金融的霸權,購買華夏核心企業的控股權,然後企業賺錢利潤免費送到米國資本的手裡!

而米國就可以以高福利,高待遇,然後吸引高技術的人才,去他那裡工作、生活,把頂尖的科技技術牢牢把控在本國的手裡!

這就是金融製高點...

“哈哈哈哈...”

周於峰搖頭笑了起來,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想這麼多,或許是因為白貴成那樣老實憨厚的模樣,肚子裡也都是彎彎繞繞的東西!

而米國幾十年的金融部署,讓島國即將出現金融危機,其中又有多大的資本運作!

未來崛起的華為,不就是脫離了米國的控股,獨自擁有領先他們的科技,打破了他們原有固若金湯的科技壁壘,跳出了他們的框架!

所以就急了,他們明白華夏人的厲害之處,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威力,有了這樣的一家公司,就有第二家,之後越來越多,打破他們驕傲的科技壁壘!

以米國一個國家來對抗一家企業,本就是小醜一樣的作風,但他們也絕不會如願以償,新係統的研發,以及晶片的進展,一下下打著他們的臉!

尤其是現在,完全的...不同了,也不知道到了最後,花朵集團可以走到哪一步...周於峰緊緊地握起了拳頭。

就在這時,黑子推門走了進來,溫柔地問道:“我們去睡還是直接出發?”

“辛苦你一下,我們直接出發吧!”

周於峰笑語道。

很快,一輛奔馳車子行駛在黑夜中,開往了浙海市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