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捐款事件發酵的第四天。

從京都到青州島將近660公裡的距離,周於峰在這一天上午十點時,抵達了青州島站,與他同行的,隻有丁陽等財務科的幾位同事。

走出候車廳,周於峰扭頭看向高達十五米的主體樓,號稱當時最美的美德式車站,用現代的眼光來看,還是有些陳舊,充滿了時代感。

老舊的牆麵佈滿裂縫,屋頂的瓦台雨水大的時候,也會掉下幾片來,好像要在89年的時候,纔會有新的規劃。

“您是...周廠長吧!”

遠處傳來了一道洪亮的聲音,打斷了周於峰的思緒,定睛望過去,一張熟悉且陌生的麵容,出現在視線中。

正是張瑞,穿著一件格子的的確良,嘴角淡出一抹非常陽光的笑容,大步朝著自己走來。

一瞬間,周於峰是有些恍惚的,在前一世,特意聽過張先生的講座,冇有成功的企業,隻有時代的企業這樣的思想,讓自己受益匪淺。

一件產品能夠順應潮流得以發展,往往是因為這樣的時代恰巧需要那樣的東西。

從砸冰箱開始,開啟了變革與創新之路,在技術打壓之下,扛著各種壓力,一步步走向世界,成為了一線的大品牌。

當然,最讓周於峰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張先生的笑容,現在看著他年輕時的容貌,這種感覺難以形容。

“是周廠長嗎?”張瑞又問道,同時向周於峰伸出了手。

“張廠長,是我,周於峰。”

周於峰這纔是回過了神,急忙伸出了手,與對方握在了一起。

“辛苦了,周廠長,讓你大老遠地跑一趟。”

張瑞用力點了下頭,滿是感激地說道,握著周於峰的手,不由得更加用力。

“以後就是一家人了,跑一趟有什麼,以後得經常來。”周於峰隨口說道,一下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是,嗬嗬,那周廠長,我們走吧,先去廠裡看看,我囑咐了廚師,今天給你們準備了青州島的特色菜。”

張瑞伸手做出請的手勢。

“您客氣了。”

周於峰點點頭,隨之一夥人大步往著街邊走去。

.....

小白乾路上,較為偏遠的一處廠子,就是青州島電冰箱總廠,周於峰坐在廠裡白色的麵的車,半個小時多點的時間後,抵達了工廠。

“於峰,我先帶你去生產車間看看。”

張瑞笑著介紹起來,與周於峰並肩走在前麵,其餘人則是跟在兩人身後。

來到主樓西側的生產車間裡,隻有簡單的生產流水線,擠在一個大平層裡,工人不過是乾著一些組裝的基本工作,冇有統一化的管理,隻是簡單看一眼,就可以判斷是,工作效率是比較低的。

也難怪現在的質量不過關,從車間裡的機器配件,就能看的出來,與那些國外的冰箱廠,有極大的機器差距!

種種因素積在一起,這也是為什麼,目前政策上大力支援國內冰箱,而冰箱廠還是虧損的原因了。

85年的時候,纔開始引進技術的吧?

當年引進、當年開發、當年扭虧、當年營利,周於峰想著這些事,都是眼前的張瑞的手筆,不禁地又看向他,微微蹙起了眉頭。

注意到周於峰的神情,張瑞還以為周於峰對生產車間不太滿意,乾笑一聲後,有些尷尬地說道:

“周廠長,現在工作的效率是低了點,不過根本原因,是我這裡營銷不佳導致的,因為銷量差,打擊了工人們的積極性,這方麵,還得向您學習。”

“哦...嗬嗬...張廠長,您客氣了。”周於峰輕點了下頭,與張瑞繼續走著,走向其他的工作區。

“現在冰箱質量問題,是影響銷量的主要問題,技術不過關,一直在嘗試階段,造出來的冰箱,有了問題後,領導層覺得問題不大,可以當做福利,處理給內部的員工。

嗬嗬...自從看到你砸冰箱的那一幕,一下就點醒了我,從一開始,我們的對待質量問題的態度就不正確,就應該像您一樣,對質量問題零容忍,對自己苛刻,才能贏得用戶!”

張瑞邊走邊說道,對周於峰的崇拜,從他的形態表情上就能看得出來。

這位不要臉的同誌咧嘴一笑,周於峰不好意思提砸冰箱的事,便問起了技術問題,想看看這時張瑞的看法。

“張廠長,既然技術不過關,那為什麼不引進國外的技術,自己矇頭乾可是笨辦法。”

周於峰表情認真地問道,對於剛剛張瑞的誇讚,看起來並冇有當一回事,不禁讓在場的所有人,對這位年輕的廠長更加刮目相看起來。

實則是冇臉接這話呀!

“有過這樣的想法,但引進技術的費用很大,還冇上會討論過,要把這件事定下來,估計也要到了年底的大會上了。”

張瑞如實說道。

周於峰輕點了下頭,當即又說道:“關於費用的事,張廠長您不用擔心,采購新的機器、引進國外技術、技術人員待遇問題,由我們這邊全部承擔。”

本來電話裡,周於峰也是這樣說的,但站在自己麵前如此承諾,還是讓張瑞有些激動的。

停下腳步,張瑞直直地看著周於峰,生硬地說了一句:“謝謝您!”

“咱們下午詳細談談合作。”周於峰說道。

“好,走吧,這個點...我們去食堂吧。”

張瑞看了下時間,帶著一夥人,往著另一處方向走去。

他心裡是有很多疑問的,不明白這位周廠長,為什麼要耗費這樣大的精力,又是投錢,又是負責銷售地來幫一家虧損的冰箱廠。

有這些錢,完全可以自己成立一家冰箱廠的。

於是,還是忍不住又問道:“周廠長,您為什麼會選擇用這種方式跟我們來合作?”

“用這種方式”這幾個字,張瑞說得很重。

周於峰看了張瑞一眼,放慢了腳步,想了想後,沉聲回答道:

“擰成一股繩,才能把一件事情做得更好,您這裡是老廠了,有許多優秀的研究員,還有經驗豐富的技術工,各自負責擅長的領域,合作才能共贏。”

另一方麵的原因,周於峰並冇有說出來,如果從頭一手抓,開一家新的冰箱廠,那目前的總冰箱廠就是很棘手的競爭對手,張瑞這個人,是有很大能耐的。

能把未來可預見的對手,變成合作夥伴,且能達成合作雙贏,在股份占比上麵,多占一些,那未來的收益,要遠比成立一家新冰箱廠收益更大,且幾乎零風險。

“合作才能共贏,周廠長,這句話說得真好!”

張瑞大聲重複了一聲,與周於峰對視片刻後,兩人皆是笑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