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裡的東京天氣,哪怕是夜裡的街頭也並不是很冷,但麻生夫最會穿得很厚,把自己裹得很嚴實,刮來一陣風後,會下意識地緊緊縮緊身子。

“胖虎那個人想必今晚就會給親朋好友打去電話,說這折扣名額的事,是不是銀行的職工我們不管,現在要求的,是抓緊套現,可以捨棄一部分盈利,再把承諾的團購價低一些。

基金的業務停了以後,先把客戶的投資金償還清,不然,嗬嗬嗬嗬,這分紅可就白白的給彆人了。”

周於峰扭頭看一眼縮著脖子的麻生夫,卻是不由得笑出了聲。

與這位的交往,是故鄉與的人是有很大差彆的,雖然已經是五十歲了,在老家都是當爺爺的歲數了,但麻生夫,有的時候卻像是個孩子,熱血又激情。

“搜嘎,周桑,你指的胖虎就是川村吧?怎麼這樣形容他,是體型嗎?我還以為你又要指他是傻逼了。”

麻生夫笑語道,兩人往著綜合片地走著,在新宿區吃過飯後,總要去那裡瞅一眼的。

而此刻,川村洋平還真被周於峰給說中了,正焦急地給親戚好友們通著電話,語氣激動地說著折扣房的事情,有這麼大的便宜,自然是先想著自己家的人,然後纔是行裡的職工。

或許這一個名額,之前冇有爭取到的職工,川村洋平甚至會拿出來賣。

繞著走了一段路,兩人終於是到了北部,隨意站在街邊一處,停下了腳步,望著綜合片地的大樓上,不少家裡亮著光,想必是已經有人搬進去住了。

“周桑,然道島國的房價真的會跌嗎?”

麻生夫望著遠處的燈光感慨道,到了這一刻他是懷疑的。

從他身旁經過,走進綜合片地小區裡住的人,在喜氣洋洋地聊著房屋裝修,他們對未來憧憬,這一套房子,帶給他們太多的幸福感。

這難道不是島國經濟騰飛的開始嗎?怎麼可能會崩盤啊?

“我覺得還是傾向被論式的思維比較好,要命定論,人生中大部分的事,是你決定不了的,眼前的美好,隻不過是片麵思維的單純向好罷了。”

周於峰給出解釋,話雖是說得非常宏觀,但意思是很明確的。

麻生夫點點頭,也不再說起這個話題,不過還是在美好的事物上,多停留了幾秒的目光,其實在這幸福的背後,是極度的奢華。

島國工薪階層在餐廳裡吃一頓飯,都是華夏那裡普通人一年的收入。

從日照公司開始轉型之後,就一直在聽著周於峰的決策,這個能準確說出廣場協議時間的人,背後肯定是有很大的能量,在催動著整件事,所以纔是這般肯定,還是不要懷疑比較好。

麻生夫默默地輕點了下頭,仰頭看著周於峰,露出一抹可愛的笑容。

安靜了好片刻的時間,周於峰纔是開口,打破了寂寥的氣氛。

“好像聽你說過一次,寧村中次找了位香江的女朋友,還是香江小姐的冠軍。”

周於峰的麵容上閃過了一抹陰冷的神色。

“對,去年見過一次,是在夏天的時候,不過這段時間裡,重心一直都在房地產項目上,就冇有與寧村過多的聯絡,但他可是非常聽話的。 麻生夫回答道,疑惑地看向周於峰,不明白他怎麼會突然問這件事。

“有時間約著見見川村中次,另外讓他叫上那女朋友,咱也見見那位香江小姐,好長長見識。”

周於峰冷冷說道。

寧村中次與汪澤是多年的合作夥伴,兩人的交情不錯,倪娜娜又攀上寧村中次這條船,倒是她能夠使出來的手段,隻不過那三千萬,你得賠!

再之後就是汪澤,四毛仔這些人了,島國這裡的沼澤,一旦陷進來,你們是逃不出的,貪婪是無止境的,就好好等著吧。

“於峰,怎麼會突然問這事?”麻生夫稍有遲疑後,還是好奇地問道。

“一些個人恩怨,今天冇有心情說了,等合適時候再跟你詳細說。另外,房產項目的銷售,要加緊了,最好是在半個月以內,完成售罄,退還客戶的投資金要同步進行。”

周於峰沉聲道,目光也漸漸變得柔和下來。

“我明白,要給新城的銷售留時間,呼壓力確實很大,不過有能力應對。”

麻生夫不由得呼了一口重氣,兩人又在街頭站了許久的時間後,纔是離去

同時

寧村中次總會找時間給倪娜娜打去電話,原來幾天,倪娜娜總是喊累,冇說幾句就會掛了電話,可今晚,倪娜娜的心情似乎很好,跟自己說了很多,這也讓寧村中次的心情變得好起來。

“我也好想你的,但最近真的抽不出時間,不能去島國,誒,對了,寧村,我聽汪澤他們說起島國房地產的事,買一套房子能賺很多錢?”

倪娜娜語氣天真地問道,目光卻在此刻變得淩厲,這位可是對財富的**越來越貪婪,享受過了錦衣玉食,就會唾棄原來的貧瘠。

“現在可是島國經濟騰飛的階段,房地產對於不懂經濟的人來說,可是最佳的投資方式了,會不斷升值,畢竟島國東京可就那一丁點大,寸土寸金啊!

不過,娜娜,我已經在東京購置了幾套房子,這對我們未來都有保障,享受富裕的生活,我朋友就是經營房地產項目的,而且那可是日照公司啊,經營著江戶區的新城,東京最大的工程項目。”

寧村中次的語氣很是自豪,自是想在倪娜娜跟前展現他的實力。

“誒呀,聽不懂你說的這些,我就是隨口一問的,寧村,你什麼時候再來香江談業務呢?我想你了。”

倪娜娜隨即開始撒嬌,撅起了嘴,可她現在的樣子,哪還有原來的半點模樣。

“我很快就會去香江的,娜娜,你等我,很快我們就會見麵!”

寧村中次立即說道,語氣是那般的急切。

而隨後匆匆說了幾句思唸的話後,倪娜娜便掛上了電話,可一張臉瞬間變得陰沉。

牛丹丹,甚至是條件最差的汪凡琳都那般成功了,成為了香江家喻戶曉的明星,倪娜娜不甘心啊,太不甘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