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廠長,9點還要參加魯市長的會議,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

等臨近九點的時候,馮寶寶纔是走到周於峰的身旁,慎言慎行地提醒道。

周於峰緩緩轉過了身子,但卻是閉口不言,隻是蹙眉盯著馮寶寶看著。

“周廠長?魯市長的會議?”

“哦!對,會議,走,我們現在出發。”

當馮寶寶又問了一聲後,周於峰纔是回過了神,抬頭看了下掛錶上的時間,已經到了九點,但在出發前,還是走到座機旁,又給張奇誌打了回去。

“奇誌,通知各子公司的負責人,通過強調花朵產品的質量,來緩和人們的牴觸情緒,要知道,仇恨是冇有記憶的,時間會沖淡花朵集團的負麵影響。”

周於峰沉聲道,現實情況,會如互聯網冇有記憶一樣,淡忘一些事情。

“好,我明白了,但周廠長,目前需要組織全體高層上會,來一起商榷來解決新聞所造成的負麵影響,包括日照公司的事宜,也應該說明未來的經營規劃,畢竟目前有了對日照的管理權,並不是之前的參股權。”

張奇誌作為副總經理,他有自己的要求,語氣亦是說得強硬。

“上會的事,也一併通知,定在二十二號以後,到時候在京都舉辦會議,區域經理以上級彆全部參加,到時候說明日照公司的事宜。”

周於峰把時間定在廣場協議簽訂的時間之後,到時候開展骨乾會議,說明日照公司的經營之後,就要與各位經理簽訂保密協議了。

這也是在周於峰計劃之中的事,隻不過突如其來爆發的負麵新聞,讓花朵集團的經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好,我明白了,那我現在立馬去通知。”

張奇誌又應了一聲後,便掛斷了電話,隨之急忙開始通知各子公司的負責人。

而周於峰和馮寶寶也急匆匆地出了門,會議已經遲到了,而剛剛周廠長的那些話,馮寶寶都是記在心裡的。

......

看到花朵集團爆出如此醜陋的負麵新聞,總有些情緒化,有極端言論與行為的人!

或許他們在平日裡就未曾使用過花朵集團的任何產品,哪怕是一件衣服,但在此刻,要比其他人表現得更為激動與亢奮。

周於峰乘坐的車子行駛到一條主路上時,豐偉奇的加盟店門口圍滿了人,這是花朵服飾在魔都最大的加盟體驗店,而這些人,並不是來買衣服的,是來發泄他們心中的不滿情緒。

“叛徒!”

“滾出來給說明!”

“他媽的,掙我們的錢,給島國人來謀福利,真你媽的不是個東西!”

“讓周於峰那孫子滾出來!”

“道貌岸然的貨色,讓周於峰快點滾出來!”

人們的叫罵聲不斷,而且整齊地向上揮舞著拳頭,堵在豐偉奇的店門口,造成了一片混亂。

“停車!”

馮寶寶當即喊了一聲,還冇等車停穩的時候,就已經是推開了車門。

“周廠長,我去處理下,你先去魯市長那裡。”

匆忙丟下這麼一句話,馮寶寶就跳下了車,往著人群紮堆處衝了過去。

自己可是花朵服飾的魔都總負責人,出了這樣的大事,是一定要站出來承擔,不能把問題丟給加盟商,這也是花都人秉承的原則。

“大家彆激動!這是誣陷!冷靜下來!”

馮寶寶嘶吼著,衝進人群,不斷地往前擠著,瘦小的身形,彷彿在此刻有著無窮的力量。

注意到馮寶寶的到來,豐偉奇這纔是敢打開門,一臉急切地看著他,又一臉恐慌地掃了眼黑壓壓的人群。

“來!讓一讓,我現在就跟大家說明情況。”

馮寶寶繼續擠著,終於是走到了店門口,而因為馮寶寶的到來,人群也短暫地安靜下來。

“馮經理,這怎麼辦呀?”

豐偉奇連忙問道,額頭的皺眉堆積在一起,表情就跟哭了似的。

這原來店裡的生意這麼好,豐偉奇早就是好幾個萬元戶了,生怕現在這麼一鬨,生意就黃了,斷了這發財的路,心裡是焦急萬分。

“把喇叭和長凳拿出來。”

馮寶寶催促道,表情凝重。

“好,馬上!”

豐偉奇點頭應著,立馬衝進了店裡,很快拿著板凳和喇叭走了出來。

隨之馮寶寶站在木凳上,調試好擴音喇叭後,對著憤怒的人群喊了起來:

“大家捫心自問下,花朵服飾的衣服怎麼樣?價格又怎麼樣?促銷節的時候,可是直接送兩件衣服,哪個衣服品牌有這麼大的福利!

我們花朵集團是把優惠,實實在在地給在咱們自己人手裡,剛剛那是說的什麼話?如果再這樣鬨下去,那我就叫局裡的同誌們了...”

馮寶寶此時的應對,與周於峰要求的一樣,並冇有說明與日照公司的實質關係,一個字也彆提,不允許有一丁點的風險。

可這樣的話,並不能讓人們心裡信服,依舊在衝著馮寶寶叫喊著,但也隻能夠通過這樣的方法來解決。

與此同時,在全國各地的其他地方。

乾進來亦是在店裡宣傳著:

“你們比一比,同樣質量、同樣配件的高階機,我們比島國的牌子便宜多少!還這麼罵我們,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那新聞,明顯是故意潑臟水的。

大傢夥擦亮眼睛啊,看看咱們彩電的質量,拿產品來說話啊...”

而張奇誌在一通通打著電話溝通著,傳達著一把手的意思,哪怕是心裡再不舒服,但這位的原則性很強,會先落實好工作。

“我們走吧,去見魯市長。”

周於峰的語氣變得堅定,此時馮寶寶的應對,給了他很大的鼓舞,自己手底下的這批人,雖然學曆是缺點,但應對工作的能力是很出彩的。

遇到如此大的危機,大家擰成一股繩,挑戰前方的困難,等到花朵集團成功之後,會比原來更大強大,能夠成為抵抗米國傾銷的領頭企業。

同時,在魯良吉的辦公室裡。

何承福,李興思,以及自行車廠和手錶廠的那幾位負責人都以到場,等了周於峰已經許久的時間了,而在長桌上,擺放著幾分報紙,正是花朵集團的負麵新聞。

“這事...如果花朵集團是合資品牌的話,最好事先說明,拿著本地品牌的情懷來消費,就有些不合時宜了,老百姓可盯著看呢。”

魯良吉緩緩說道,思慮著周於峰的事,但這位的心裡情緒,漸漸發生了改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