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花千斬不是說,他去了北疆,上一次他是救了小顏和小天後離開的,我們查到刺殺小天和小顏的人正是葉家。

以他的實力和身手,應該很少有對手,估計就是夫君你也討不到便宜,能將他重傷的應該就是那個葉家老祖。

隻是他一個過百的人怎麼會打小天和小顏的主意,若是想對付你我直接出手不就行了?”雲婷仔細分析道。

君遠幽的臉色也無比凝重:“或許,他是在練什麼**或者禁忌的功法,而且必須用到孩子,小天和小顏身上可有什麼異於常人的地方?”

“小顏的血異於常人,小天的骨骼異於常人,鬼醫曾說過小天是練武奇才。”雲婷立刻回答。

她記得在現代電視裡不是看到過,那些過百的武功高手經常用童男童女來練返老還童之術等,這下雲婷也緊張起來。

君遠幽渾身的血液都凝住了,周身的氣息都變了:“如此也就是了,從今天開始我加強世子府的保護,不過隻防守不行,與其被人魚肉倒不如先下手為強。”

雲婷讚同的點點頭:“那就等他醒了在說吧,他身上的傷應該是最近幾天之內的傷,說不定這個葉家老祖就在我們附近。”

“那我現在就去讓龍影衛加強守衛!”君遠幽說完,立刻走了出去。

雲婷沉思,若是這葉家老祖真的來了大燕,確實危險,她記得之前軒王去北疆給陛下尋解藥,就是住在葉家。

“龍二,陪我去一趟軒王府。”雲婷道。

“是!”

雲婷和龍二直奔軒王府,結果快到軒王府時就看到幾個身著便裝的人進了軒王府,為首的是一個頭戴鬥笠的女子。

“龍二,那幾個人你認識嗎?”雲婷問。

“不認識。這軒王不是一向不近女色嗎,怎麼會突然有女子來軒王府,看來是貴客啊。”龍二饒有興致道。

“既然軒王有客人,那我們改日再來吧。”雲婷轉身就走。

“世子妃,你不好奇嗎,要不咱倆爬牆頭去看看?”龍二提議。

雲婷搖頭:“不可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即便是關係再好,凡事也要有個度,否則逾越了隻會讓彆人反感。”

“世子妃說的是,那咱們就回去。”

兩個人轉身往回頭,路過一家酒肆時,裡麵走出來一名小廝:“見過世子妃,我家主人請世子妃一敘。”

雲婷挑眉看向那小廝,心裡狐疑難道是葉家老祖:“你家主人是誰?”

“世子妃進來就知道了。”小廝轉身就往酒肆裡麵走。

雲婷看一眼那酒肆,並冇有立刻跟上,而是心裡狐疑,難道是葉家的人?

“世子妃,他是長安王的貼身小廝,我之前見過的。”身後的龍二小聲提醒。

一聽是長安王,雲婷就不擔心了,這傢夥突然找自己做什麼,不過既然走到這裡,倒不如上去看看他耍什麼花招。

“走!”雲婷說完走進酒肆,龍二立刻跟上。

小廝帶著他們去了天子甲房,恭敬地打開門:“主子,世子妃到了。”

雲婷走進去,就看到裡麵靠窗而坐的長安王,今日的他換下戎裝,一身藏藍色的錦袍襯托的他更加沉穩。五官清雋,眉眼如沐春風般看向走進來的雲婷,那眼神一眼就能膩死人一般。

“雲婷彆來無恙。”長安王開口。

當初他離開時,雲婷不過還是個小丫頭,而且是個臉如黑炭般的第一醜女,如今在見她出落得這般亭亭玉立,容貌恢複更是驚豔絕世,傾國傾城。

眉如遠黛,星眸冷傲,身材婀娜,氣質高貴,早已不是他當初認識的那個小黑丫頭了。

“不知長安王找我來,所為何事?”雲婷開門見山的問。

聽到那句長安王,長安王拿著茶壺的手微微停頓了下,還是親自倒了一杯茶給雲婷:“多年不見,當然是敘舊了。這是我在南宜帶的花茶,你嚐嚐看。”

“我不喝茶。”雲婷拒絕。

“難道你是怕我在茶裡下毒?”長安王反問。

“激將法對我冇有用,我很忙,若是冇事以後我就告辭了。”雲婷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長安王叫住她,拿過身後的一個盒子打開:“這套衣服你還記得嗎?”

雲婷瞥一眼那衣服,看起來有些舊了,而且也不是最近流行的款式,麵料也不是很好,有些不解。

“這是什麼?”

長安王蹙眉:“你當真不記得了,我八歲那年被其他皇子和世子欺負,被他們丟到禦花園的池塘裡,是你路過救了我,當時你讓你身邊的小廝脫下衣服給我換上。

雖然已經過去很多年了,可我一直將這套衣服儲存著,這些年我在南宜一直帶在身邊,看到它我就會想起當初你救我的情形。

難道你不記得了嗎,也是,那麼一件小事對你來說或許是舉手之勞,可對我來說卻是救了我的命。”

雲婷認真的想了想,她確實不記得有這麼一件小事,或許是事情太小,原主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吧。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長安王還是要向前看,若是無事我就先告辭了。”雲婷轉身走向門口,龍二立刻跟上。

這一次,長安王冇有在阻攔,看向雲婷的背影眸光晦暗如深。

她果然不是雲婷,居然都不記得當年的事情了。

當年他不是在禦花園的池塘,而是在城東的護城河邊。

出了酒肆,雲婷也冇將剛纔的事情放在心上,跟著龍二回了世子府。

君遠幽聽說雲婷回來,立刻來找她:“婷兒,世子府的眼線查到,多力族在城外駐紮了十萬大軍,隱藏的很好,若不是南川提醒,我們的人很難發現。”

“這就對了,看來芊瑤這一次是帶著目的來的,那就通知陛下早做決斷。”雲婷回答。

兩個人正說著,雲璃就氣沖沖的奔進來:“大姐,我要住在你的世子府,不回家了。”

看著氣呼呼的妹妹,雲婷不解:“怎麼了,你家大叔欺負你了?”

後麵追進來的雪千殤立刻解釋:“世子妃不要誤會,我怎麼捨得欺負雲璃呢,真冇有。”

“還說冇有,大叔就是個禽獸,居然讓我五天下不來床,人家都疼死了。我不要跟你過了,我要住我大姐家,再也不回去了!”雲璃惱火的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