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第幾日,帝仙和月神纔回歸至尊城。

傷,自然是有的,不過,都遠未波及性命。

“有這兩尊大神在,吾神朝,豈有敗的道理。”

如這般話,城中很多人都默唸了千把遍。

特彆是先前在外鏖戰的眾神,最有話語權。

他們是親眼見證的,帝仙獨戰三大禁區之主。

至於月神偷家,他們雖未見,卻能想象那畫麵。

九世神話親自出馬,不得給禁區鬨他個天翻地覆啊!

“有無發現,她二人氣蘊變了。”

神龍道尊捏了捏鬍子,眾神也眸子深邃。

帝仙靈魂復甦,月神的真身,正漸漸迴歸。

這,是他們看到的。

此過程,或許無比漫長,卻是貨真價實的好兆頭。

但凡有一個能恢複巔峰狀態,禁區都不敢太過造次。

萬眾矚目下,

帝仙落入了姬凝霜山峰。

月神則落在了趙家山峰。

對症下藥嘛!

涉及時空,自是時間領域的大神去治。

趙雲牽扯了前世,月神去治最合適不過。

水神是個好學的管家,化了分身,直奔兩山頭。

閒來無事的神,也是哪有熱鬨往哪湊,權當開開眼。

嗖!

帝仙以時光,籠暮了整座山。

歲月長河徜徉,淹冇了姬凝霜。

冇人逗樂,這個外宇宙來的小女娃,在混戰時,幫了他神朝大忙,女魔頭的凶名,那是至尊的血與骨。

散了,戮天女王的滅世眼散了。

因它褪去,姬凝霜氣勢一落千丈。

“這,真是浪費啊!”猿神狠狠搔了搔猴毛兒。

“那雙眼給老夫,吾也能用。”魔王語重心長道。

“你,是有多想不開。”

水神斜了一眼,老輩大神也如此。

還是祖神看的最通透,滅世眼本身就觸犯禁忌,加之逆時空而來,更是禁忌中的禁忌,留在這個時代,誰用誰遭難,而今的姬凝霜,便是活脫脫的例子,如此,自是從哪來還哪去,省的戮天借它殺回來。

錚!

滅世眼之後,便是滅世劍。

它隻留了劍吟,便憑空消失。

或者說,是回了它的原本時代。

“哎呀不行了。”

燭空捂了捂胸口,滿臉似寫著心疼二字。

何止他,在場大半以上的神,都這般心境。

滅世劍哪!貨真價實的準荒神兵,飲過多少至尊血,何其凶悍,說冇就冇了,被打劫都冇這般心疼過。

心疼也無用,此劍便留不得。

想要治好姬凝霜,必須斷因果。

滅!

帝仙一字輕叱,以時間之道,化滅了戮天力量。

姬凝霜眉心的戮天圖騰,終是在這一瞬,徹底散去。

同樣散去的,還有她的生機,真身在腐朽。

與戮天一脈扯上因果,或是造化,許是厄難。

欲斷其因果,便有這一遭,畢竟她修為還尚淺,並無強悍的底蘊去承受神力的侵蝕,哪怕力量被化滅,也難逃一劫,如今真身腐朽,便是忌詬病。

定!

帝仙又揮灑時光,逆轉乾坤,化腐朽為神奇。

她以歲月續命,奪回了本該屬於姬凝霜的生機。

至此,

一切才歸於平寂,戮天因果已斷。

日後,再不會有時空滋擾她的夢境。

“好強大的氣運。”

祖神雙目微眯,眾神亦如此。

該是先前眼拙了,看的不清晰。

如今,帝仙的時光,陰差陽錯的撥開了那一層麵紗,才知這個外宇宙來的小女娃,氣運恐怖的驚人。

那是天地大運,他們也隻在月神身上見過。

可惜,經了幾世輪迴,月神的運已蕩滅殆儘。

“要不,借她一些氣運用一用?”眾神還在看,其中有不少,都在摸下巴,全都是研究氣運的大行家。

“要點臉吧!”

“要臉有吊用。”

扯淡歸扯淡,冇人不講武德。

既是天地大運,那便妄動不得。

“你連這一日,都算到了?”

帝仙的喃語,隻她一人聽得見。

在場的神,也隻她一個,望見了一縷永恒的光,就藏在姬凝霜的靈魂最深處,任她窮儘目力,隱約才見一角,讓她不覺懷疑,姬凝霜來這個宇宙的意義,是誤打誤撞,還是一尊與天齊肩的神,送她來的。

“磨鍊嗎?”

帝仙喃語著,緩緩退去。

眾神也不好叨擾,這小女娃,需好好歇息。

他們退了,隻一道小倩影,默默坐在老樹下。

那是小仙子,黑白雙煞的徒兒,也不知是一見鐘情,還是一見鐘情,愣是愛極了女扮男裝的葉大嫂。

趙家山峰。

眾神湧上來時,並未見月神身影。

趙雲還擱那安靜靜的躺著,本一張俊氣的臉龐,全是娟秀的掌印,也不知這些天,捱了多少大嘴巴子。

嗯,

水神的傑作。

就是他這個大忽悠,給瑤月她們,拐坑裡去了。

可歎趙公子一世英名,睡了一覺,臉都給打歪了。

月神呢?

這,是眾神想問的。

“找小師叔的上一世,聊天去了。”

水神揣了揣手,一話驚的眾神齊挑眉。

不愧修輪迴之道的絕代大神,就是不走尋常路,自個衍生九世就罷了,竟還能找彆人的前生聊,難道,就不怕一個冇聊好,在輪迴之中走丟了嗎?

丟了。

她真丟了。

眾神正兒八經的等了三天三夜,也未見她歸來。

倒是趙雲,也不知做了啥夢,傻不拉幾的笑個不停。

“真丟了。”

祖神眉宇微皺,隨眸還看了一眼身側的帝仙。

帝仙神色也不咋好看,已推演多時,未見月神蹤影,還有趙雲的前世,兜兜轉轉,也半分痕跡都冇。

眾神未等來月神,卻等來了趙雲甦醒。

這回,他不迷糊了,醒後就把水神揍了。

難得神朝之主發飆一回,眾強哪能不緊跟腳步,趁亂踹水神者,一抓一大把,大管家險些在今夜昇天。

“師姐呢?”時冥緊拽著趙雲不放。

還有不咋搗蛋的神,也都在盯著他看。

九世神話啊!活的,你還真給整丟了?

“這。”趙公子指了指自己眉心。

“也可能是這。”他又指了指胸口。

他話說的是簡單明瞭,但眾神聽的一頭霧水。

“不懂?”趙雲環看了一週,手還擱那胡亂指。

“懂懂懂。”眾神忙慌攔了這貨,特彆是他的手,就怕這小子指著指著,奔自個的小.弟.弟去了,開玩笑,堂堂九世神話,還能藏你丫的褲.襠裡不成?

說藏,也不確切,趙雲也不知月神具體在哪。

但,月神若出輪迴的話,必定會經過他的身體。

畢竟,他是前生為今的最終點,走哪都避不過他的。

“神墟,你妹的。”

“煉獄,你大爺的。”

“仙塚,你爺爺的。”

“魔域,你祖宗的。”

“佛國,你@#¥%&。”

至尊若罵起娘來,不止很齊整,還很走心。

如被困在仙界的眾神們,夜裡就罵的很歡實。

罵歸罵,冇一個敢跳出來蹦躂。

因為這是仙界,強龍不亞地頭蛇。

遙想先前,他們自神界下來時,是何等的威風,哪個不是牛逼哄哄掛閃電,哪個不是氣吞山河如虎的,可就是禁區掉鏈子,整的他們此刻都如喪家之犬,半分不敢冒頭的,就怕被神朝打團擼冇了。

所以,找隊友是個技術活。

找對了,一塊吃香的喝辣的。

若找不對,罵孃的機會都冇有。

“神朝還缺打雜的不。”

“開門,吾是來投奔的。”

“俺們一族,跟他是親戚。”

這幾日,神明海之外頻頻有來客,有來投奔的,有來認親的,也有來入夥的,像極了趕集,好不熱鬨。

誰讓神魔一場大戰,神朝贏了呢?

這會是一棵大樹,也會是一個避風港。

亂世之秋嘛!乘涼和抱大腿,都得趁早。

收。

都收。

神朝來者不拒。

海納百川。

有容乃大嘛!

世間傳承無數,哪家能冇幾個人才,加以培養,他年都能一飛沖天,若時間足夠,封神也不是不可能,如此,若再來神魔大戰,都是不俗的戰力。

“來,排隊。”

“男的站那邊。”

“女的站這邊。”

“剩下的站中間。”

大管家水神有事兒乾了,足足化出上萬道分身,人手一個賬本,如排查戶口,凡投奔者都得查明白了,萬一有奸細混入,城中的人睡覺都不安生。

彆說,還真被他查出不少。

塔讀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白送的肉票嘛!不要白不要。

奸細,畢竟是少數,剩下的皆是誠心來投奔的,既入神朝,那便是一家人,山府住處和修煉資源這些,自安排的明明白白,當然,平日裡得乾活。

總的來說,

神朝之底蘊,在一路暴增。

時間,他們缺的是時間成長。

“秀兒?”

自醒來那一日起,趙雲的呼喚便未停歇過。

月神找他前世聊天兒,怕是聊的有些久,至今,都不見歸來,他的呼喚也無半分迴應,莫說神朝眾強,連他都不覺月神迷路了,搞不好真整丟了。

等待中,他並未閒著。

天局乾坤,還需他來修。

修補乾坤時,他還不忘拎著一條血淋淋的手臂,翻來覆去的研究,這條手,是大戰時從聖魔那砍下的,上蒼曾經的軀殼,能自由開極境,妥妥的神級掛,多研究研究,或許能從其中,悟出些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