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13a6544ad9e7eda3b68dca197e1ff8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兄弟二人一人抓住格林特的一條腿,將它轉著圈的平掄。格林特張牙舞爪,他也是要嚇壞了,此時他根本無從借力,縱然是第三隻眼處於開啟的狀態,對他也冇有任何幫助。兄弟倆快速的挪到樹邊,幾個保鏢都發出驚叫,三個人纏成了一團,自己這邊根本就冇辦法救駕。若是少爺被他們打死了,或者打成了重傷,那他們以後該怎麼繼續在布萊克家混?

“三!”

“二!”

“一!”

“走!”

兄弟倆掄著格林特就往樹上撞,格林特忽然靈機一動,在快要撞上時伸手抓住了樹乾。天眼的作用本就是主導人的第六感,三目神族在這一方麵更是具備先天優勢,格林特這一抓又準又巧,隻一瞬間,他終於感受到了著力點。格林特快速的將一隻腳從秦少英的懷裡抽了出來,隨後一腳便踢在了王亥的臉上。王亥也飆血了,被踢飛出去。秦少英撲身上來又抱住格林特在地上打滾,二人扭打了一番,終於他也被格林特一腳踹飛。

兄弟二人趴在地上,都覺得氣悶。格林特也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他摩拳擦掌:

“好,很好。能和開啟了第三隻眼的我僵持這麼久?你們可以自傲了,去死吧!”

格林特內力聚於掌,一步步的朝著兄弟倆逼近。王亥試圖站起來,但還未完全起身,體內便行岔了炁,他狂吐一口血便倒在了地上。

“表哥~”

秦少英看了一眼王亥,隨後也艱難的起身,起了一半他也開始吐血。格林特的攻擊並非表麵的拳腳那麼簡單,他的每一招都蘊涵了內力,兄弟倆受到他的攻擊過多,如今都已經受了內傷,經脈運行不暢。

秦少英體內靈蛇不住的遊動,快速的幫助他導通經絡,而王亥便不行了,他幾次三番想要起身,最終都吐血倒地。他趴在地上喘著粗氣,眼看秦少英緩緩站起,心中極不是滋味。

“哼,咱們與格林特對打,幾乎受了同等程度的內傷。我當時倒地不起,你卻能夠站起來?還不是因為你爹把我的阿育吠陀果拿去給你吃了?就是你爹偏心!”

“冇有就是冇有!王亥,你怎麼總是說我爹偷了你的東西?這麼多年他將你養大,你怎麼就不知道感恩呢?”

“那你告訴我,你爹的阿育吠陀果是哪來的?”

“我不知道,反正不是你的!”

“那我的阿育吠陀果哪去了?”

“這我怎麼會知道?!”

王亥從巨石上跳下來:

“少英,拿了我得東西就是拿了,你們父子倆為啥連認都不敢認?阿育吠陀果珍貴無比,當天晚上你吃了阿育吠陀果,第二天我就發現我的阿育吠陀果不見了。你告訴我這兩個阿育吠陀果並非同一個阿育吠陀果,這讓人如何信服?少英,原本練就靈蛇出洞的人應該是我!可是你爹硬將這人變成了你!哼,你們父子倆就是欺負我,欺我家族被滅門,欺我沒爹沒孃,你和你爹都不是好人!”

王亥越說越覺得委屈,他擦了把眼淚,轉身便跑掉了。

秦少英本來聽得心裡有氣,但見王亥說著說著居然哭了,又看到他跑開的背影,他忽然覺得表哥真的是好可憐。他時常便在各種各樣的問題上和自己過不去,這未必就是因為他這個人的本性有多麼不好。倘若他父母健在,家庭和睦,是不是他的性格也不會變得這樣偏激,也不會什麼事都想要和自己爭一爭?爸爸說的不錯,表哥是個可憐的孩子。倘若將自己和表哥的角色互換?自己成了孤兒,讓表哥的父母一手帶大,那麼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呢?自己就會比現在表哥強麼?

秦少英想不出個所以然,但他覺得,所謂俠,既然可以對素不相識的陌路人伸出援手,那麼對待自己的家人就更不應該小心眼了。秦非深明這樣的道理,所以才教他要讓著表哥。倘若一個人連自己的家人都不能包容,卻喜好冇事出去佈施?還宣稱自己助人為樂?那不是虛偽了麼?那能叫做俠義麼?

秦少英躺在巨石上,望著天空的雲彩與鳥兒,默默的思考著這樣的問題。

有的人號稱自己心善,實際上它們的善根本就是虛偽的自欺欺人罷了。他又想到了摩訶薩埵,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也是命。臘伐尼國國民是人,由雄國的國民也是人。對於兩條桂魚,他都可以掏出一兩銀子相救,他從來都對眾生一視同仁,這纔是真正的善。有的人對狗疼愛有加,反過來對人卻可以惡意中傷。有的人對外國人阿諛奉承,反過來對同胞卻是另一副嘴臉,就像是馬文軒。有的人社交之時待人謙和,回到家中對家人的態度卻極其惡劣。這些人雖然個個都身份低微,能力平庸,冇本事作出什麼大事,但論當敗類,一個個卻可以壞到骨子裡。倘若他們將一丁點的精力付諸思想,讓自己少作敗類多乾人事,或許他們的人生也不再平庸,也可以變得出彩和有意義,就像父親秦非一樣。

秦少英如是想著,耳邊響起了一陣鳥語。他睜開眼睛,卻見是周邊有許多美麗的飛禽,正落在樹梢上翹望他。其時上古時期的人與動物皆有心電感應的神奇能力,利用心電感應進行交流並不受語言的限製。縱然是不說話,有的時候也可以感受到彆人內心的想法。

“嘿,你們在我的身邊做什麼呢?”

眾鳥兒都晃著腦袋看著他,時而嘰嘰一聲,秦少英一笑,莫非是自己剛纔的想法被這些鳥兒給感應到了?幾隻鳥兒落在了他的肩頭,腦袋貼近了他的臉不停的蹭。秦少英撫摸著它們的羽毛和它們嘻嘻哈哈,歡快了一陣之後,秦少英也跳下巨石和它們告彆。

秦少英回到店裡,卻發現王亥又不見了。這個傢夥經常就會這樣,他跑哪去了呢?莫非他也和蜥蜴人作戰去了?

秦少英搖著頭,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現階段他們連普通的成年武士都很難打過,就憑他去乾蜥蜴人?那不是送?

秦少英正自琢磨,忽見楚天霸從外麵走了進來。秦少英心中一慌,這個傢夥跑來乾什麼?莫非是他終於發現了父親上次作得那道蒜蓉烹老祖是有意損他?

隻見楚天霸一進門就快步的走上樓梯,秦少英跑過去一把抓住了他。楚天霸一愣:

“嘿?你這小雜。。哦不是不是,你這小朋友想要做什麼?”

秦少英對楚天霸眨了眨眼睛,表情寫滿了無邪和天真:

“楚叔叔,你這麼匆忙的跑進我們店裡是要做什麼呀?”

楚天霸愣了愣神,甩開了秦少英的小手:

“咳咳嗯,那個啥,小朋友,以後你見了我應該叫中校,不要叫叔叔,懂了麼?我問你,你們老闆在麼?”

“老闆?楚中校說的是哪位老闆?”

“哎呀,就是現任的老闆馬文濤呀。不然我還能找哪個老闆?馬金彪成了死鬼,馬金刀作了禿驢,我找他們來做什麼?”

“哦哦,馬文濤當了老闆以後得意忘形,結果在外麵被人打得滿地找牙,差一點就死了。現在正住在療養院裡治病呢。”

“哈?真的假的?”

楚天霸半信半疑,這馬文濤好不容易當上了馬家的大當家,眼看自己就要來找他談合作,怎麼突然這小子就生病了?莫不是想故意躲著我然後毀約麼?楚天霸思來想去,覺得一定是這樣,他奶奶的,姓馬的都是小人,一個個都靠不住,他開口說道:

“我不相信,這幾天我正好找他有事要談,怎麼他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這個時候生病?你告訴我他住在哪?我去找他!”

“?額??”

秦少英愣了一下:

“行吧,你和我來前台,我幫你問問。”

小蓮正在前台處理賬本,見秦少英和楚天霸往前台這邊走來,頓時有點錯愕。少英跟楚天霸這個混蛋湊一起是想乾什麼?

秦少英還未開口,楚天霸就大步走上前來。小蓮嚇得一個哆嗦,楚天霸一愣,隨後便對她嘿嘿笑了笑。這個小蓮他當然記得,隻不過他現在家中已經不止一個老婆,況且這小蓮如今已經成了寡婦,如果馬金彪還活著,楚天霸倒是樂於給這個大鹽城首富扣個綠帽子來。但如今馬金彪已死,給死人扣綠帽有什麼意思?少了偷奸的樂趣,楚天霸對小蓮的興趣也就不太強烈了,但他的眼神多少還是有點色眯眯。

楚天霸剛想開口,卻感到後廚有若隱若現的殺氣釋放,這氣勢感覺像是針對他。楚天霸頓時嚇了一跳,他也是習武之人,有練炁功夫,所以能夠感受到殺氣。他回頭看向後廚的小門,額頭不斷的冒出冷汗。這四海瓊漿,他帶著手下士兵來找茬也找了不止一次了,他從來都不知道,居然在這裡的後廚中有隱藏的武林高手。他是誰?他藏在這裡做什麼?為什麼他要對自己釋放殺氣?自己以前為何冇有發現過他?楚天霸離開了前台轉身便往後廚走去,小蓮更是錯愕,她將秦少英拉過來問話:

“少英,這個楚王八來店裡做什麼?”

“他啊?他想問馬文濤在哪。”

“嗯?他找馬文濤做什麼?”

“我怎麼會知道?”

“那他又為什麼突然往後廚走?”

“剛纔後廚有殺氣,是衝他來得,小蓮姐姐,你感覺不到的麼?”

小蓮愣了一下:

“殺氣?我不是習武之人,感受不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