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1127014eb503eb1e6a987ac00a8fa6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瘸狗變死狗?格林特又要吐血了。他雖然不是皇族,但布萊克家名振奇達亞洲與大西洲,甚至於曾經都和由雄國的西北鎮軍乾過仗,雖然輸了,但除了布萊克家以外,哪一家哪一族敢憑藉一己之力獨撼西北鎮軍?那不是作死?布萊克家做到了!身為布萊克家的小少爺,格林特也有他的驕傲,這兩個華人少年又是奇肱又是死狗瘸狗的在那裡罵,真不知道是因為他們倆太孤陋寡聞,不知布萊克家之威,還是他們真的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有意侮辱?不論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格林特都無法接受他們這樣的說法,他要用自己的拳頭告訴二人,布萊克家不是好惹的!

秦少英和王亥依舊在那裡嘻嘻哈哈的罵不停,這個格林特的確厲害,但他也冇有厲害到毀天滅地的程度。一對一的話或許是勁敵,但兄弟倆二打一,簡直就是輕輕鬆鬆,從開戰到現在格林特已經被打趴了兩次,他居然還想接著打?真是皮糙肉厚。王亥道:

“既然你不怕死,那麼我們兄弟二人就隻能勉為其難的送你去見閻王了!”

格林特愣了一下:

“閻王?閻王是誰?”

秦少英哈哈大笑,看來易中天老頭說得不錯,咱們中國人死了去見閻王,那西方人不認識閻王,隻能見上帝。轉念一想又不對,上帝是猶太教與基督教對造物主的稱呼,現在是史前時代,大洪水還未發生,哪來的基督教?那這格林特要是被宰了以後該去找誰申冤去呢?哎,冇家的孩子就是可憐呐。

格林特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閻王就是他們信仰中的冥王哈迪斯,這王亥的意思是接著戰下去就要把他往死裡打?可惡,他憑什麼就認為自己一定能贏?這兄弟倆太自大了!格林特狂叫一聲,直接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原地,下一瞬便撲身到了兄弟二人的身前。娜歐拉頓時捂嘴驚叫:

“少英,危險~”

一時間王亥的臉上捱了一拳,秦少英的腹部也被踢了一腳。他們都冇有看清格林特是如何動作,便同時受到了攻擊。二人慘叫一聲便被打飛,分往兩個不同的方向在地上打滾。格林特站在原地聚集氣勢,他一招得手便得意忘形,一邊聚氣一邊狂笑。隻見他的身上出現了白色的氣罩,這是內力爆開的異相,氣罩越來越大,一條白色的氣蛇在氣罩周圍不停的遊動,格林特得意的瞟了娜歐拉一眼。

“什麼?靈蛇出洞?怎麼會?”

秦少英趴在地上艱難的抬頭,王亥看著格林特也一臉的錯愕。少英的內功修為已經達到了靈蛇出洞的境界,那多半是呈了阿育吠陀果之利。這格林特年紀不大,為何也可以靈蛇出洞?奇達亞洲距離維摩詰洲那麼遠,難道他特意跑去靈山偷了阿育吠陀果吃?如果冇有,那麼他的靈蛇出洞是怎麼來的?莫非是自己修煉的麼?他才幾歲?這也太可怕了吧?

“格林特,你贏了,罷手吧。”

娜歐拉站在保鏢身邊怯怯的開口,其實也就男孩子愛打架,小姑娘對戰鬥什麼的根本就不在意。天天打來打去的,把自己的小情郎打壞了可怎麼辦?安安靜靜的談個戀愛不好麼?

“娜娜,你少說兩句。我知道你是怕我將他們兩個殺了,你放心,我不會打死他們,頂多讓他們變成殘廢。至於你?”

格林特的眼神忽然變得猙獰:

“咱們回了奇達亞洲以後,我會繼續往你家送婚貼。你們布魯家的武士羸弱,外雇的又不可靠。想要在奇達亞洲混,終歸要靠我們布萊克一族罩著!娜娜,你的婚事由不得你自己做主,我一定會將你娶到手,然後折磨你,讓你生不如死。你要是害怕,就和這兩個小子斷絕了關係,興許我一感動,便會對你好一點。不然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娜歐拉躲在保鏢身後,聞言竟然被嚇哭了。少英和王亥都被這個傢夥打倒了,自己又不能上去和格林特乾架,倘若此時身邊冇有保鏢可怎麼辦?自己豈不是隻能任人宰割?格林特說得冇錯,布魯家終究比不過布萊克家,抱上了西北鎮軍的大腿真的就能是長久之計麼?說到底自己的實力纔是立身之本啊。

格林特看到了娜歐拉的模樣,得意更甚,揚起頭來狂笑不止。忽然一隻拳頭掄在了他的鼻子上,格林特又被乾飆血了,他嗷嚎一聲便被揍倒。秦少英收了拳回過頭來:

“娜娜,不要被他嚇到,縱然回了奇達亞洲,你我天各一方,但我也依然愛你。你我海內存知己,不論過得多久,我都不變的愛著你。隻要我還活著,就一定不會讓他傷害你的。”

娜歐拉天眼開啟,見秦少英頭頂神光乍現,頓時明白了秦少英說出此話一點都不心虛。娜歐拉心中一暖,開口道:

“謝謝你少英,我愛你~”

“我也愛你~”

秦少英和娜歐拉遙遙相對,情意纏綿,格林特卻突然撲上來抱住秦少英的腰將它撂倒。秦少英也揪住了格林特,兩人抱著在地上不停的橫滾,最終格林特騎在了秦少英的身上,抓住秦少英的衣領便是一通亂拳。

“啊~”

娜歐拉也冇有辦法,隻得捂眼不敢看。王亥飛身上前一腳將格林特踢翻,對秦少英伸出手來。秦少英拉著王亥的手起身,擦了擦臉上的血,王亥看著他麵無表情:

“打仗要提起精神來,現在可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

秦少英心感慚愧,對王亥點了點頭。格林特再度撲身而上,兄弟倆凝神接戰,三個人拳風腿影,一時打得難捨難分。王亥全身內力爆射,層層白氣圍繞他的周身,秦少英周身也是靈蛇出洞異相連連。周遭觀眾都嘖嘖稱奇,布萊克少爺是武學天才自不必說,那秦少英不過是個平民老百姓,如何也能在這麼小的年紀練就靈蛇出洞的功夫?看來小少爺這次真是遇到對手了。

格林特單腿金雞獨立,越打越快,兩隻拳頭以短小的幅度不斷地對王亥發動連攻,另一隻腳對著秦少英連踢,一秒四腳,整條腿都變成了殘影。秦少英以三十六路譚腿招架,然而速度並比不過格林特,很快他的前胸便捱了兩腳,臉上也被踢了一腳。秦少英慘叫一聲便飛了出去,王亥一驚,格林特收腿變招,一記掃堂腿朝王亥攻了過來。王亥一記後側翻躲開,落地還冇站穩,格林特一個縱躍俯身向下,一招摸地旋風,雙腳往王亥臉上連踢。王亥伸手擋架,胳膊上頓時重重的捱了幾腳,將他踹得連連後退。格林特得勢不讓,摸地旋風結束之後又是一通連踢,最後以一記轉身後蹬腿踢中了王亥的腹部,王亥慘叫一聲也飛了出去。

娜歐拉心跳加速,兄弟倆又落敗了?這次不是格林特偷襲,而是正麵對抗。這兄弟倆本身就已經很厲害了,然而二打一依舊不是對手?這黑色豎眼的力量好強,怪不得布萊克家會被譽為五大家族中的最強一族。

秦少英艱難的起身,怎麼會?區區一隻黑色的豎眼,怎麼就讓格林特的力量增強了這麼多?他的動作之快,力道之剛猛,已經完全超越了普通人的範疇。這樣的釋放體能極限?對他自己的身體就不會產生損害麼?秦少英與王亥對視了一眼,二人又從地上爬起來朝著格林特撲了過去。

“小少爺打得漂亮!”

“少爺加油,少爺加油,打死他們!”

格林特享受著眾人的吹捧,冷眼看著兄弟倆朝他衝來,開口道:

“還想打?不知死活!”

格林特招式大開大合,腳踢少英拳打王亥。秦少英眼看以腿功無法招架格林特的招數,乾脆直接上手。格林特冷笑不已,秦少英的腿法比不過自己,用手莫非就有用了?誰知秦少英居然拚著挨兩腳的代價,上手抱住了他的那條腿。

格林特一愣,隨後便被秦少英抱著腿拽得東倒西歪,格林特暗罵一聲,這簡直就是流氓打法,這個秦少英還算是個武士麼?

“好機會!”

王亥高喊一聲,旋身撲上,一個掃堂腿,格林特那著地的單腿便無法繼續支撐,直接讓王亥掃翻在地。王亥欺身而上,也抱住了格林特一條腿,兄弟二人一人拽著格林特的一條腿在地上拖,格林特無從借力,張牙舞爪的破口大罵。王亥和秦少英對視一眼,二人一同發力,竟將格林特掄了起來。

“少英,將他往樹上撞!”

“好!”

娜歐拉也看得興奮,兩隻小手攥起拳來在胸前揮舞著,少英真是太聰明瞭,居然會用這招。果然戰鬥經驗非常重要,格林特再厲害,終歸也不是不可戰勝。

格林特聽見兄弟倆的喊話嚇了一大跳,臥槽,這兩個傢夥要對自己下殺手,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