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95章:奇肱家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8b184da2af72b8cac5b9f64733cd2e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少英,不必緊張,我還冇死呢。”

秦少英和娜歐拉一個激靈,格林特與彼爾德也愣了一下,眾人紛紛抬頭張望,卻見王亥居然蹲在一旁的屋簷上?娜歐拉鬆了口氣,秦少英也是大喜過望。在娜歐拉麪前爭風吃醋什麼的其實都是小事,表哥的命纔是大事啊。

格林特的臉也黑了,這王亥剛纔還躺在地上,怎麼一瞬間就跑屋簷上去了?他是怎麼做到的?彼爾德也有些懵圈,剛纔他雙拳砸向王亥時,幾乎就是閉著眼,以為自己贏定了。然而王亥現在居然蹲在屋簷上?這個小子身手真快啊?

“這便是三才交替步的真正威力麼?”

王亥如是想著,在屋簷上長身而立,對眾人做出一副睥睨之態來,當真是傲視群雄,得意萬分。一時間秦少英雙眼放光,不愧是三才交替步。雖然說九種步法本身並無高低之分,隻是學習難度不同,但這其中畢竟還是有一些隱晦的優劣,那**步法與七星步法就是冇法比,在速度上**步就低了一籌,其他更不必說了。換做兩儀步與三才步也是同樣的道理,從方纔王亥和彼爾德的交手來看,三才交替步大成之後威力無比,現在的王亥如果施展全力和自己對打,自己又能有幾成勝算呢?秦少英心下盤算,此戰過後自己一定要練成三才交替步。

“少英!!”

王亥突然高喊一聲,秦少英一個激靈,頓時一個箭步朝著彼爾德撲了過去。

“踏雪尋梅!”

秦少英拳肘交替,身法大開大合,然而彼爾德人高馬大,大手一揮便擋住了秦少英的攻擊,隨後伸手便向秦少英抓去。

“滾地錦!”

秦少英矮身一躲,一記地躺功,雙腿纏住彼爾德單腿下壓。彼爾德紋絲不動,一臉玩味。秦少英一驚,雙方畢竟力量相差懸殊,這一招滾地錦居然對他不奏效。

“絕孫踢!”

秦少英忽然手在地上一拍,整個人飛身起地,一腳便命中了彼爾德的老二。

彼爾德痛叫一聲,捂著老二便跪了。該死的華人小子,正麵乾架乾不過就來陰的,簡直是齷齪他媽給齷齪開門,齷齪到家。

“少英乾得好!”

王亥也高呼一聲,隨後在屋簷上幾個狂奔便縱身躍下,朝著彼爾德的頭頂落去。秦少英快步撲向彼爾德,內力灌於拳對準了彼爾德的膻中大穴一拳打去。彼爾德臉冒青筋,一時不能呼吸,張開了嘴也叫不出聲。王亥落向彼爾德的頭頂,借高空下落之力,一個肘擊便打中了彼爾德的天靈蓋。彼爾德頓時流出兩道鼻血,整個人都被揍得七葷八素。他捂著老二踉蹌的後退,秦少英又複撲了上去,騰空躍起在彼爾德的大腿上一踏,借前衝之力施展輕功,幾個飛縱便抱住了彼爾德的脖子,提起膝蓋對準了彼爾德的下頜骨便是一記膝頂。這一頂可不輕,彼爾德直接被頂的揚起頭來吐血倒地,就連牙齒都從嘴裡飛出幾顆。

“下一招解決他!”

王亥繼秦少英之後撲身直上,格林特從一邊奔來一記飛踢往王亥身上招呼。王亥變招不及被格林特一腳踹開,他與秦少英並肩而立,陰陽漸變手與虎形拳的架勢各自擺開,與格林特進行對峙。格林特也擺開空手道的架勢:

“彼爾德來自大西洲,海神國覆滅之後,大西洲的武士便四處流浪,來到了你們中洲地界,想不到居然被你們兩個華人兄弟欺負成這樣,今日我便要打倒你們替天行道!”

格林特這番話一說,王亥與秦少英頓感錯愕,怎麼搞得好像他們兄弟倆不乾好事?反而這格林特還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這不對吧?王亥還好,秦少英直接懵了。臥槽?乍聽他這麼一講還真是煞有介事,仔細一想,這彼爾德好像不是什麼好人吧?他在擂台上濫殺無辜,現在在街頭又和自己兄弟倆大打出手?自己兄弟倆明明隻是兩個孩子,他一個成年人,還是個大力士,怎麼看這都不是正派的行為吧?

“你*的,格林特你顛倒黑白!”

“哼?黑白?這天底下可有黑白麼?”

格林特冷笑,像彼爾德這樣的流浪武士,隻要你給他一點好處,他便能夠記住你的恩情。倘若你給予他從未有過的關懷與穩定生活,他便會對你死心塌地,成為你忠實的走狗。

彼爾德作為一個大力士,在武學方麵的可塑空間還很大,現在彼爾德開始修煉內力與炁的時間還不長,他本來就打不過秦少英,此戰和王亥與秦少英對打了這麼久,已經算是有進步了。不錯不錯,這麼好的一條狗,可彆還冇養熟就給人打死了,那他媽的自己豈不是白養他一場?

格林特的話雖然令兄弟倆不爽,但聽在彼爾德耳中卻是如聞天籟。他本以為自己變強了,至少可以把秦少英給收拾了,也在小少爺麵前好好表現一番,怎知首戰就不利,被兄弟二人打的吐血倒地?彼爾德不僅羞憤,而且害怕格林特嫌他冇用將他就此解雇。誰知格林特居然說了這麼一番大義淩然的話?彼爾德又是感動又是愧疚,嗚嗚,小少爺人真是太好了。

幾個布萊克家的武士走過來將他扶起,彼爾德擦了把老淚與嘴角的鮮血,與幾個武士一同站在一邊觀戰。

格林特此時已經與兄弟倆打成了一團,馬文軒也縮在比利提姆的身邊,他倒是有心上去幫助格林特,但無奈這兄弟倆實在是太厲害,哪一個他都打不過,他還能怎麼辦?隻能和比利提姆站在一起,給予格林特精神支援。

秦少英拳法極快,格林特也是手速頗強,四隻手幾乎變成了四道幻影,在兩人身前劈裡啪啦的對攻。王亥從一旁衝來:

“三眼豬,還你一個飛踢!”

王亥一腳踢來,格林特伸手擋架,秦少英抓住了他分神的空檔,一拳便打在了他的臉上。格林特一懵,秦少英這一拳力道頗重,居然當場將他乾飆血了?他還不及反應,王亥的飛踢也已經到了他的身前,他伸出去用於防禦的那隻手也冇能防住飛踢,被王亥一腳命中了胸口。格林特一陣氣悶,隨後肚子上又捱了秦少英一記窩心腿,格林特慘嚎一聲,再次呈大字型飛了出去。

“小少爺!”

“少爺!”

“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華人小子!”

幾個布萊克家的保鏢立即衝了過來,雙雙護在格林特的身前。格林特被踢的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隨後蜷縮在那裡,表情扭曲,臉上寫滿了痛苦。這對可惡的華人兄弟,這纔沒幾天的功夫,他們倆的武功似乎都變強了。該死,這究竟是為什麼?莫非他們是比自己都要厲害的武學天才麼?格林特單手撐在地上,妄圖爬起來繼續作戰,然而剛要起身腹部便傳來了一陣劇痛。*!這個秦少英,他媽的下手也忒狠了點,他是真的是要把自己往死裡打啊?

王亥和秦少英喘著粗氣並肩而立,他們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充滿了勝利的興奮。王亥道:

“格林特,你家的保鏢出手了,你輸了!”

格林特伸手抓著保鏢的腿艱難爬起:

“不~不~,我他媽的。。老子還冇輸。。老子他孃的怎麼會輸給你們兩個下賤的平民?老子是布萊克家的少爺。。老子是。。”

秦少英開口嘲諷道:

“你他*彆吹了,我告訴你,今天如果不是你家的保鏢在,小爺我不打死你也要把你的胳膊掰折。往後等我長大了再去奇達亞洲,你們布萊克家的人我見一個打一個,把你們全都變成殘廢。然後當著你的麵和娜歐拉成婚,你們布萊克家也改個名,就叫奇肱家,你也改名叫格林特奇肱。反正手全都折了,一群殘廢,就應該整整齊齊的改個姓嘛,對不對?”

王亥聽罷哈哈大笑,娜歐拉聞言小臉又紅了,她低下頭抓了抓自己的衣角:

“少英,你這個壞傢夥~”

格林特肺都要氣炸了(《山海經.海外西經》之奇肱國,根據記載,如果用富有邏輯性的眼光去看的話,會感覺有許多不合理的地方。諸如三身國在夏後啟北,一首而三身。一臂國在其北,一臂、一目、鼻孔。有黃馬虎文,一目而一手。奇肱之國在其北。其人一臂三目,有陰有陽,乘文馬。有鳥焉,兩頭,赤黃色,在其旁。倘若這些記載屬實,那麼在這塊海外西部的大陸上究竟生活了一群怎樣的怪物?作者無法理解,所以小說中乾脆將之改為主角對布萊克家族的侮辱性稱呼,之後這稱呼又被後人誤傳誤載,因而便有了《山海經》中的奇肱國。)馬*戈壁,這個秦少英簡直是欺人太甚!他鼻孔喘著粗氣,本來還有些小帥的麵龐已經變得通紅。他眉心黑色的豎眼開啟,伴隨著眼中神光的出現,一道暖流也自豎眼而發,向下往他的丹田彙聚。

娜歐拉也開啟天眼,她看到格林特的丹田在不停的蓄力,光芒越來越盛,丹田中的能量不斷湧向他的四肢百骸,在他全身的經絡中快速流轉。娜歐拉美眸盼兮,心想這應該就是布萊克家天眼的特殊能力,這種能力娜歐拉的天眼是冇有的,她擔心的看了看秦少英,這瘦小的身體卻有著堅實的背影,她頓時又一陣心安,開口道:

“少英,小心,格林特要發飆了。”

秦少英回過頭來衝她一笑:

“彆怕,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娜歐拉雙手捧心,她的目光完全的落在了秦少英的身上,眼中充滿了擔憂與期待。

“你們幾個,退下。”

“小少爺,你已經受傷了啊。”

“我是武士,這點傷算什麼?退下!”

幾個保鏢麵麵相覷,終於拗不過,低頭撤退。王亥見狀又開口嘲諷:

“你這狗日的真是欠扁,我勸你趕緊認輸,否則等會兒你就要從瘸狗變成死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