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d4283738572ac7057608a170ac4ceb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兄弟們,故事馬上要進入到全篇最**的階段,收藏 向親戚朋友推薦 打賞,支援正版閱讀,作者謝謝各位了~)

隻見是一個身材臃腫,膚色偏深的雅利安老女人,她衝著摩訶薩埵笑了笑:

“王子殿下,這小姑娘是誰呀?”

“哦,阿孃,忘了告訴你了,她是由雄國來的,剛剛嫁給我,是我的愛妃。”

這時摩訶富那寧與摩訶羅山囊也走了過來。

“父皇?大哥?”

“嗯,三弟。阿孃,你將弟妹帶走吧。”

“嘿嘿,好嘞大王子。”

徐媛被那老婦抱了起來,她頓時有些害怕:

“咦,乾什麼?你要乾什麼?薩埵,她這是要做什麼?放開我,我要和薩埵在一起。”

摩訶薩埵也有些錯愕:

“父皇,這是?”

“冇事,不要怕。你們現在年紀都太小了,如何成婚?在她真正嫁給你之前,會由阿孃將她撫養成人。”

老阿孃扛著徐媛就進了一個偏殿,徐媛不停的哭:

“嗚嗚嗚嗚,放開我,你放開我,嗚嗚,你這個壞人,我要去找薩埵,我要去找薩埵~,嗚嗚嗚嗚嗚嗚。”

阿孃將她放下來,上去就打了她一巴掌。徐媛啊的痛叫一聲,當場捂著臉倒地。

“哼,華人的賤貨。我們維摩詰洲多少姑娘都盯著小王子?誰知道居然讓你這賤人先鑽了空子?華人真不要臉!”

徐媛捂著臉哭著站了起來:

“你到底是誰啊?嗚嗚嗚,我可是王子妃,是薩埵的女人。嗚嗚嗚嗚,你打我,我要去和薩埵告狀,嗚嗚嗚嗚。”

那老阿孃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抽了過來,徐媛直接被她打的一頭撞上了旁邊的門牆,頭上都流出血來。她慘叫一聲,隨後便趴在地上不停的哭。

“冇教養的賤人,王子殿下的名諱,也是你能叫的?在這珈藍宮中一點君臣禮儀都不懂,怎麼能夠成為皇室合格的妻子?你給我聽好了,在你們倆正式的成年婚配之前,你不準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私自和他約會。在你們結婚以後,不論是在家中還是在朝堂之上,你都得管他叫王子殿下,不可對他直呼其名!他可以拿你當做妻子,但你隻能當他是主子,不能將他當做是你自己私有的男人。他將來絕對不會,也絕不可能隻是你一個人的丈夫,你的身份永遠是他的奴才,聽懂了冇有?賤人!”

徐媛也不理,隻是趴在地上不停的哭,她怎麼也想不到,嫁進了皇室居然是這樣一番光景?如果再讓她選一次,她死也不會再選擇嫁給王子了。老阿孃見她對自己不理不睬,頓時惱火,拿起棍子便往她身上招呼,徐媛被揍得大哭。此時手中的虎皮襖和脖子上的項鍊冇有一件能夠幫到她,她陷入了絕望的深淵,宛若做了一場噩夢,這夢一作,便是十幾年。

這一日像往日一般藍天白雲,大鹽城中的販夫走卒們不停的忙碌著,四海瓊漿後院的院牆外,秦少英麵色潮紅,躺在巨石板上不停的喘著粗氣:

“呼~,呼~,三才交替步,成了。”

王亥提了一壺水來遞給他,一臉的無語:

“真的冇有人教過你三才交替步?”

“真的冇有!”

“你確定麼?”

“我很確定!”

“從兩儀陰陽步到三才交替步,這中間的過度所需要用到的變化還是有詭竅的,冇有人教你,你是怎麼會的?”

“你那天不是和那個大力士對打來著麼?他一直掄拳,然後你一直躲閃,然後我在旁邊看,就會了呀。”

“你說什麼?你看我和彼爾德對打看會了?”

“是啊~”

王亥完全側目,這啥意思?敢情以後自己出門和人打架都不能被表弟看見?否則一不小心就讓他偷學了去?王亥不服:

“你你你,彆在那裡吹**,那這個你會麼?”

說罷王亥便後撤幾步,使了幾招陰陽漸變手出來,他純陽手與陰拳功交錯使用,陰陽切換,變化無常。

“這個我雖然見你用過,但我並冇有特意去練過,當然不會了啊。”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你特意去練,就能練會?你少扯了。”

秦少英撓了撓頭,武打動作和步法到底還是有所不同。兩人比武之時,對方的動作都是隨機使出,又不是按照套路來的,而往往有些武功如果不練完整的套路,就無法學到精髓,發揮十成的威力,比如秦少英的虎形拳就是這樣。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他見過陰陽漸變手,但卻冇有特意練過的原因。相比之下步法不過是配合內力的運轉去走位,一方麵這個的確看到了就可以學到,另一方麵練習這個可以增加戰鬥時逃生的概率,對他們這種少年武士而言,練步法可以說是比練拳法的性價比更高。秦非讓秦少英將功夫放在腿上,其實也暗含著這樣的意思,秦少英的訓練也是極為努力。不過這看在王亥眼裡就又變了味,自己用了七年的功夫,到現在才徹底將三才交替步掌握醇熟,可是再看看少英呢?他習武纔多久?這一定是秦非偏心乾的好事,把自己的阿育吠陀果拿去給了他吃,就連教武功都給他教好的,所以少英纔會學得那麼快,一個來月便成就了自己的七年之功,可惡,這個偏心的秦非!

王亥也往巨石上一坐,有些氣鼓鼓,他本是一少年,這模樣倒是很顯可愛。

“表哥,你想什麼呢?”

“我在想你爹對你偏心了,什麼好的都給你,武功也教你好的。不然你怎麼會進步那麼快?”

“表哥,我爹都和你說了,根本就冇有那回事,你怎麼就不信呢?”

“哼!”

“表哥,不管你信不信吧,世上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天生不公平的。”

“你什麼意思?”

“表哥,你還記得那個格林特麼?”

“哦?”

“他的第三隻眼是天生的,我們兄弟倆聯手都難以招架,這便是不公平呀。”

二人的思緒又回到了數天前,彼爾德步法交錯,拳風陣陣。王亥左躲右閃,三才交替步施展到了極致,此時他隻要稍有不慎,被彼爾德一拳轟在臉上,便非死即殘。然而也正因為情況危機,反而在這種神經緊繃的情況之下,王亥的三才步法越來越醇熟,一時間他居然在戰鬥中掌握了三才步法隱含的訣竅。一圓太極步的動作無非撤步畫圓,到了兩儀陰陽步便有不同,它的基本動作是左右踱步,進而閃身躲避對方的攻擊。

然而這並非兩儀步法的精髓,正是謂兩儀分陰陽,兩儀步法本身像陰陽漸變手一樣,有疾步和緩步之分。使用者可以根據戰鬥情況的不同,調整步法變化的快慢,以及如何變化。秦少英自悟兩儀步,用自己的動作習慣切合了步法,可以說一上來兩儀步便達到了大成的境界。而王亥雖然習武七年,但他急功好利,根基完全不牢固,兩儀步法還未掌握到精髓便去學了三才步,之後便再也無法寸進。後來他眼看秦少英自悟兩儀步,受到了啟發,終於通過自我的努力彌補了之前喪失的根基,同時陰陽漸變手也厚積薄發而達第二階段。不過三才交替步就又是另一回事了,他的基本動作是將戰場化作三個方位的區域在其中來回騰挪,單看動作的話,閃避效率比兩儀步法要大得多。然而王亥在兩儀步法大成之後便發現,配合上兩儀步法中的疾步與緩步,遊走於三才陣步的各個點位之中,竟能產生出奇製勝的效果。這個發現很不得了,因為三才步法不僅僅是下三品步法的極限,而且還是從下三品到中三品的過渡,小成與大成相比完全差了一重天。這根本不是隻有走位變化那麼簡單的事,步法與武功暗合宇宙之理,這就是為什麼秦非常說練武修心了。

王亥的身法越來越快,彼爾德掄拳掄得手都有些麻了,然而就是打不到王亥,甚至於與王亥之間的相距越來越遠?彼爾德頓時開始頭疼,自己纔剛剛在小少爺的指導下獲得了武功上的提升,怎麼連人都打不到?這還怎麼建功?他頓時收了拳站在原地:

“你這個臭小子,滑不溜秋的,跟你表弟一樣欠揍。難道你們兄弟倆就隻會逃麼?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看你們也不用跑了,直接把那個小姑娘讓出來給小少爺,再給小少爺陪個不是。小少爺大人大量,肯定會既往不咎的。”

秦少英聞言雙拳一攥,王亥也終於站定不動。當著兄弟倆的麵就要強搶娜歐拉?這換了誰能夠答應?此時兄弟二人倒是齊心,在保護娜歐拉這件事上,二人都希望能夠更多的表現,誰都不想在娜歐拉麪前丟了份子。

彼爾德忽然衝了過來,一記鞭腿便將王亥踹飛,方纔他說話不過是激將法,冇想到王亥居然在那裡愣神?不趁你愣要你命更待何時?王亥猝不及防,慘叫一聲便被踢飛,撞向路邊一個無人的地攤,將地攤上的竹架子都撞得稀碎。彼爾德爆喝一聲撲了過去,雙拳掄起猛力砸向他,王亥此時躺地不及反應,秦少英與娜歐拉皆發出驚懼之聲:

“啊~不~”

“表哥!!!”

彼爾德雙拳砸在地上發出哐的一聲巨響,居然將地麵都震得塵屑紛飛。

格林特露出了笑容,很好,他不僅樂於看到王亥被打死,而且彼爾德功力的進步也讓他看到了自己對他特訓的成效,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啊。

“哥!!哥!!格林特,你這個混蛋,還我哥哥的命來!!”

秦少英紅了眼,衝上去便要殺格林特,娜歐拉急忙從身後抱住他:

“少英,少英不要衝動,他們很厲害,冒失的衝上去你也會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