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0b351c7ddf17e3d856aab2200d91ee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孟珮佳和摩訶富那寧都愣了一下,摩訶富那寧心中欣慰不已,三弟不僅讀懂了他的意思,而且還看出了孟珮佳心中疑慮,與他一唱一和,剛好震懾了孟珮佳,又不失主客禮節。那孟珮佳更是錯愕了一下,隨後便笑了:

“嗯,嗯,你這娃兒真會說話,比你的這位大哥討喜多了。”

隨後她又看向徐媛:

“小姑娘,不知您是由雄國姬皇的哪位女兒?或者是姬家的哪位皇親?哦對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

摩訶富那寧與摩訶薩埵身上都打了個哆嗦,他們冇想到孟珮佳會這樣問,如果讓她知道徐媛根本就不是由雄國的皇親國戚,那豈不是在向孟珮佳表示,由雄國與臘伐尼國的結盟是假的?這小姑娘是大街上隨便找來的?那根本就不需要去由雄國,臘伐尼國的華人也不少啊?摩訶富那寧額頭開始冒出冷汗。

“孟夫人好~”

徐媛走前一步向孟珮佳行了個禮:

“我叫徐媛。”

“嗯?你姓徐?那你的父親是?”

“額。。那個。。”

徐媛一時語塞,她倒也想實話實說,但是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她並冇有像摩訶富那寧與摩訶薩埵那樣思考的那麼多,她隻是覺得,她如今已經貴為王子妃,說自己爸爸是大鹽城裡的一個打工仔?這個?她怎麼都有點說不出口,甚至於她心中都有些怨恨,父親為什麼就是個打工仔?

“孟夫人~”

摩訶薩埵走前一步拉了拉徐媛開口道:

“媛媛的爸爸曾經是姬皇陛下身邊的親衛,在一次保護姬皇陛下的任務中英勇殉職。姬皇陛下感念他的恩惠,於是便將他的兒子和女兒收養為義子義女。媛媛從五歲起就在姬皇陛下身邊長大,這次代表由雄國與臘伐尼國的結親,嫁給了我,她的身上帶有姬皇陛下專門配發的聯誼文書。”

摩訶富那寧心中一陣寬慰,三弟這個孩子就是聰明,反應真不是一般的快。怪不得書苑的先生和父皇都那麼的喜歡他,拉姆國的夏將軍見了也欣賞他,像三弟這樣的人才,走出去纔給臘伐尼國的皇室長臉啊。

徐媛聞言急忙取出了文書,摩訶薩埵雙手捧著文書將它遞到孟珮佳的麵前:

“請孟夫人審閱。”

孟珮佳揚起頭來一聲虎嘯,全身化作一片霧氣,霧氣在空中流轉之後聚成人形,變成了一個女人的模樣。

動物練炁化形之後,便可以在人的形態與獸態之間來回切換,其原理和以太甲變身一樣。因為宇宙中的物質力與精神力本就是陰陽兩儀的關係,它們本是太極玄一的一體之物,練炁達到了一定的境界,炁與內力之間就可以發生這樣的轉化。以太甲便是以炁的形式儲存在變身器中,武士需要以炁才能夠啟動他,變身之後,精神力轉化為物質力,與人體的內力相呼應,並附著在人的身上,變成了鎧甲。而動物練炁化形也是一樣的道理,全身內力化作炁,再以炁重聚內力。

摩訶富那寧低著頭偷瞄孟珮佳,他以前雖然也和孟珮佳打過照麵,但孟珮佳從來都是以猛虎的姿態與他相見,這般化作人形的模樣,就連摩訶富那寧也是頭一次見。嗯,這個孟珮佳長得,怎麼說呢?倒也不醜陋,但也不能說很驚豔的漂亮,畢竟是隻母老虎,這個身材?因為常年習武,保持鍛鍊,所以?還不錯?她的確不胖,但如果說她身材不錯?這個就有點言過其實,準確的講應該說她“壯”,雖然不是那種像大力士一樣的壯,但是作為女性來說,這種身材顯然讓她喪失了一部分柔和的美感。

摩訶富那寧撓了撓頭,又看了看徐媛,嗯,果然小姑娘比母老虎要順眼多了,看來三弟的眼光比孟非國的老國王好啊。

孟珮佳完全不知道自己剛化作人形便被摩訶富那寧貼上了“壯”的標簽,如果知道的話她恐怕會當場吐血。摩訶富那寧畢竟是臘伐尼國的大王子,人年輕,而且也算是個帥哥,雖然常年率領北疆大軍與她作對,但誰的心中又不會藏著點齷齪的小心思?她也曾在浴室裡對著鏡子捫心自問,如果讓她揹著老國王和摩訶富那寧來一點婚外情,那麼她還是很她奶奶願意的。

摩訶富那寧低著頭目光飄忽不定,孟珮佳接過文書,見摩訶富那寧狀態有些不正常,頓時瞪了他一眼。摩訶富那寧一臉懵逼,咋回事?這母老虎瞪我乾嘛?孟珮佳翻開文書仔細檢視,她認得多國文字,包括漢字。見文書的末尾有姬皇的龍印在,頓時便不再懷疑徐媛的身份。看來由雄國和臘伐尼國的結盟應該是實錘了。

孟珮佳笑了笑,衝著徐媛招了招手,徐媛乖巧的走到了她的身邊。她摟住徐媛的肩膀將她帶到人群之後:

“小姑娘,你很不錯。”

“嗯?”

徐媛的美眸一眨一眨,這個孟珮佳似乎對她十分的喜歡?

“整個維摩詰洲都是重男輕女的,你又是一個外地人,嫁到了他們皇室,往後說不定要吃不少的苦頭。哎,咱們女人難啊~”

孟珮佳一句話便說中了徐媛的心事,徐媛頓時眼眶濕潤:

“虎姐姐~”

孟珮佳微笑著衝她點了點頭,隨後叫左右拿來一件虎皮襖塞在她的手中,對她說道:

“小姑娘,我們孟非國的皇室是虎妖一族,老虎在我們的國家是神聖的圖騰。今日我贈你虎皮襖,在我們孟非國這是最高的殊榮。以後你就當我是你的姐姐,倘若他臘伐尼國的皇室膽敢虐待你欺負你,你就和姐姐聯絡,姐姐幫你報仇。”

徐媛受寵若驚的同時又心下感動,這虎妖姐姐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自己何德何能?又嫁了王子又得了一個好姐姐,上蒼也太眷顧自己了吧?徐媛感激的點了點頭。孟珮佳微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徐媛抱著虎皮襖又回到摩訶薩埵與摩訶富那寧的身邊,孟珮佳心中不停的冷笑:

這個徐媛看著倒是乖巧可愛,長得也比自己要漂亮一些,但她的腦子似乎不太好使啊。她既然嫁到了臘伐尼國的皇室,那麼就是皇室的家庭成員之一,不論人家怎麼對待她,她都能夠瞭解甚至接觸到皇室的核心決策與資訊。倘若將來有一天她的婚後生活不順,一不小心真的要來投靠了自己?那麼對於臘伐尼和孟非兩國的戰爭來說,是不是有利的天平就要往孟非國這邊傾斜了?哈哈哈,華人小妞真蠢。

“媛媛,這是什麼?”

“薩埵,這是虎姐姐送我的虎皮襖。”

“弟妹,怎麼開口閉口就是虎姐姐虎姐姐?你要管人家叫孟夫人。”

“哦,我知道了,叔叔。”

“媛媛,賞賜虎皮襖是孟非國最高的殊榮,孟夫人為什麼要送你這個?”

這時孟珮佳也走了過來:

“小王子,最高殊榮為什麼就不能送給小王子妃了?莫非小王子覺得,自己的愛人配不上這虎皮襖麼?”

摩訶薩埵趕忙將徐媛拉到一邊,衝著孟珮佳訕訕的笑了笑:

“哪裡哪裡,我隻是覺得,孟夫人的禮物也太貴重了,我跟媛媛畢竟是第一次和您見麵~”

“嗬嗬嗬,冇事冇事,不就是一件虎皮襖麼?姬皇陛下能夠將他的義女遠嫁臘伐尼國,我們孟非國莫非還送不起一件衣服?拿著吧。”

“媛媛,快謝謝孟夫人。”

“謝謝孟夫人,謝謝孟夫人~”

孟珮佳微笑著點頭,目光中充滿了和善。她大手一揮,便招呼親衛們一道離開了。

摩訶富那寧領著眾人走進珈藍宮,摩訶薩埵牽著徐媛的手,一邊走一邊為她介紹著珈藍宮中的景物:

“薩埵,這裡是私塾麼?皇宮的私塾好大呀。”

“嗯,差不多吧,這裡是書苑,媛媛你看。”

摩訶薩埵拉著她走到門口:

“薩埵,這是什麼?我不認得梵字呀。”

“這是先人手提之字,翻譯成漢語的話,叫做祇樹給孤獨園,傳說曾經有一個為富不仁的傢夥,聞佛說法,歡喜得度,後剃髮為僧,將家資都用來佈施禮佛,建造了這座書苑。佛在其中為前來聽講的人們傳經佈道,那個時候舍衛城還是一座城國。後來大陸上發生了兵亂,舍衛國被我們臘伐尼國吞併,變成了舍衛城。這已經是年代極為久遠的事了,當時整座城國都被毀掉了,奇怪的是偏偏這祇樹給孤獨園完好無損,摩訶一族的國王覺得神奇,於是便下令遷都舍衛城,並在這祇樹給孤獨園的基礎上修建皇宮,這就是我們現在的珈藍宮,先人的本意是希望新王朝能夠獲得佛的庇護。”

“薩埵~,那佛後來有冇有護佑過臘伐尼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當時在修建珈藍宮的時候,佛就已經不在了。臘伐尼的軍隊找遍了全城都冇能找到他,連屍體都冇有找到。所謂保佑,或許也隻是一種迷信的念想吧。”

徐婧晃著腦袋,摩訶薩埵說的話她根本就冇聽,她隻是看著摩訶薩埵,隻覺這少年真是迷人,談吐有度,風度翩翩,英俊帥氣,而且還學識淵博。徐婧漸漸有些花癡,忽然她的手臂被人拽住,她愣了一下。摩訶薩埵轉過頭來:

“咦?阿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