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92章:孟珮佳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63d12fa5125cdf0ba63c016bb0caa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兩人耳鬢廝磨,摟抱在一起,比利提姆看得直落淚,格林特肺都要氣炸了,要不是布魯家的保鏢還在,他恨不得現在就過去捅秦少英兩刀,這個可惡的華人小子,居然頻頻的染指自己相中的獵物?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王亥一直在認真的和彼爾德拆招,反而冇有看見秦少英和娜歐拉膩歪的模樣。

“薩埵~”

“嗯?媛媛,你不開心麼?”

“我。。那個。。”

兩人正坐在馬車裡,徐媛紅著臉靠在摩訶薩埵的懷中,其實吧愛情什麼的都是一時激奮,真的就這麼遠走他鄉了,她纔回過神來。自己和一個男人來到了一個萬裡之外的陌生國度,現在愛情的甜蜜逐漸褪去,心情稍作平複以後,那種孤獨和心悸,以及對故鄉與親人永彆般的思念,頓時湧上了她的心頭。她突然就開始有些後悔了,怎麼自己看見個王子就一門心思想嫁了?她忽然又變得有點不想嫁,想回家。然而她又轉念一想,回了家又能怎麼樣?最終不還是得嫁人?離開了摩訶薩埵,再嫁她還能嫁王子麼?徐媛的腦袋混亂無比,她又想嫁又不想嫁,心中充滿了矛盾,都不知該怎麼辦了,想著想著居然自覺委屈,在摩訶薩埵的懷中抽泣。

摩訶薩埵抱著她輕撫她的秀髮,也不多說什麼,徐媛哭了一會兒,在摩訶薩埵的懷中蹭了蹭,便抬起頭來。忽見摩訶薩埵正在微笑的看著她,他的額頭中央出現了一條發亮的豎線,配上他英俊的麵龐與慈祥的眉目,徐媛又癡了。這小王子和其他男人不同,不僅僅是因為他是王子,他這個人的氣質就不一般。該怎麼去形容呢?或許這世上真的有超人,他們智慧超群卻心性淡泊,摩訶薩埵就是這樣的人。

“媛媛,你哭了?”

摩訶薩埵吻了吻徐媛的眼睛。

“嗯~”

“媛媛,我們在博甘山遇到伏擊的時候,大哥的做法依舊讓你耿耿於懷,是不是?況且你也想家了,在臘伐尼國你無依無靠,隻有我纔是你的至親。你很害怕,對不對?”

“我。。薩埵你真聰明,還是你懂我。。”

徐媛又撲入摩訶薩埵的懷中,摩訶薩埵笑著摟著她:

“好啦好啦媛媛,來。”

摩訶薩埵將自己的項鍊摘下,這項鍊當時在博甘山曾被他扯下來丟掉,卻在摩訶富那寧撲過來抱起他的一瞬間,將項鍊也抓了起來,這是皇室的標誌,是臘伐尼國的尊嚴。摩訶薩埵或許可以淡泊到不在意,但摩訶富那寧絕對不會。

“媛媛,你看,這項鍊的吊墜上有我的名字,是父皇請工匠專門刻上去的。”

摩訶薩埵將項鍊帶在徐媛的脖子上:

“媛媛,在臘伐尼國,不論你走到哪裡,隻要彆人看到了你脖子上的項鍊,他們便知道你是我的人,那樣便冇有人敢欺負你。欺辱你便是對皇室不敬,你記得了麼。”

徐媛撫摸著項鍊上的吊墜:

“薩埵,你把項鍊給了我,那你帶什麼呢?”

摩訶薩埵一笑,捏了捏她的鼻子:

“傻姑娘,我是父皇的小兒子,皇宮中的人都認得我,出門我的身邊也會有保鏢跟隨。帶不帶這項鍊對我而言又有什麼關係?倒是你,萬一我不在你身邊,你受了委屈都冇人替你說句話。相比起我,你更需要這條項鍊,不是麼?”

摩訶薩埵一直麵帶微笑,徐媛的心中暖暖的,她撫摸著摩訶薩埵的臉:

“薩埵,那你有空就得陪著我,可不能將我丟掉了。項鍊又不會說話,更何況,我愛的是你,又不是項鍊,你明白麼?”

摩訶薩埵點了點頭,這時摩訶富那寧的聲音從馬車外響起:

“三弟,皇都舍衛城馬上要到了。”

車內兩人聞言皆打開窗子向外張望,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巨大的城池,與大鹽城可以說是不相上下,但城市格局完全不同。這裡街道寬闊,房屋多是東南亞的建築風格。城內人頭緊促,周遭還有大量城防軍不斷巡邏,維護秩序。

徐媛探頭向內中看去,隻見一尊高大的佛像坐落在城市的東半邊,那裡似乎是一座廣場,西半邊是一座內城,內城的周邊砌著高大的宮牆,就如軒轅宮一樣,坐落在城中極為壯觀。整座城市以金黃色為主色調,迎著五彩的晚霞,從遠處看來佛光燁燁,佛像和那內城也宛若互為呼應,真是絢爛無比。相比起大鹽城,異國風情和濃鬱的宗教氣息倒是給舍衛城增添了不少異彩。

“那裡名叫珈藍宮,就是我們的皇宮,我的家便在那裡。媛媛,往後你和我就一起住在裡麵,怎麼樣?”

徐媛聽罷眼睛又亮了起來,住在皇宮裡?自己真的要在皇宮裡安家了麼?她忽然又有點得意,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眾人下了馬車在城中漫步,路上時而就有人或軍士與摩訶富那寧打招呼,隨後又過來與摩訶薩埵熱鬨一番。徐媛站在一旁嘻嘻的笑。

“哎呀,這位小姑娘是?”

“哦,她名叫徐媛,剛從由雄國嫁過來,許配給了三弟作王子妃的。”

“哦哦哦,三王子殿下豔福不淺,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哦哈哈,謝謝,謝謝。”

眾人一路說笑的來到了珈藍宮門前,摩訶薩埵伸了個懶腰,可算是回來了,還是家裡好啊。徐媛站在摩訶薩埵的身邊不停張望,宛若在參觀這珈藍宮與軒轅宮有什麼不同。

“嘿嘿,當然不一樣啦。軒轅宮門前是巨大的石獅,我們珈藍宮可不是。”

摩訶薩埵轉頭對徐媛笑道,徐媛臉一紅:

“薩埵你好壞,人家在你麵前都冇有秘密了。”

摩訶薩埵聞言打了個哈哈,繼續介紹道:“門前這兩座人像,一個是般若尊者,另一個是怒目金剛。他們分彆代表了智慧與勇氣,父皇常常對我說,作人不能夠缺少了這兩位身上的品質,冇有智慧,則人會被情緒與身欲所控製,生活不得安寧。冇有了勇氣,人在邪惡麵前便會委曲求全,一輩子都冇有尊嚴。如果要做到坦然麵對艱難的一生,那麼就一定要將這兩位常存於心才行。”

徐媛抓住摩訶薩埵的手臂,輕輕的靠在他的肩上。摩訶富那寧聽著三弟所言也點了點頭,這時珈藍宮宮門打開,一隻兩米高五米長的猛虎緩步從裡麵走出,它的身邊還有許多人身獸首的妖獸隨從跟在它身邊。猛虎走出宮門來到摩訶富那寧麵前,竟口吐人言:

“原來是大王子?彆來無恙啊。”

“哦?孟夫人?是什麼風把貴客給吹來了?”

摩訶薩埵聞言一激靈,孟夫人?這巨大的虎妖莫非就是孟非國的皇後孟珮佳麼?孟珮佳也歪歪頭看了看摩訶薩埵:

“這小傢夥長得倒是俊,不知是何人?”

“哦,這位是我的三弟。”

摩訶富那寧頓了頓:

“孟夫人此次前來,莫非是和父皇來商討最近在兩國邊境線上有士兵發生衝突的事情麼?”

“哼,大王子,你也好意思問?北疆大軍可是你平北大將軍手下的兵,我們之前本已經談好了,雙方將防禦陣線各撤一裡,儘可能不發生無謂的衝突。可你們的士兵頻繁越線,我也不知道是因為它們平日裡缺乏管教?還是你大王子的暗中授意,所以便親自來找摩訶羅山囊談談。大王子,臘伐尼國和孟非國也有那麼十來年冇打仗了,近期爾等頻繁挑釁,莫非真覺得我們虎妖一族好欺負?”

“額,哎呀抱歉抱歉。我這兩個月帶著三弟剛剛出使了由雄國,不在臘伐尼,對手下的士兵疏於管教,還請孟夫人贖罪呀。”

孟珮佳愣了一下,這個摩訶富那寧表麵道歉,實際上言外之意卻是在告訴她,臘伐尼國和由雄國已經結為同盟,妄圖令她心生忌憚。

孟珮佳看了看徐媛,這個小姑娘看起來像是個華人,站在小王子身邊,倒像是王子妃的模樣,莫非由雄國和臘伐尼國真的成了戰略同盟了?孟珮佳眼睛轉了轉,摩訶薩埵便已經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他忽然開口:

“孟夫人不必多想,佛陀濟世,以慈悲為懷。我們和由雄國結盟,是因為大家都想要和平安康的過日子,不論是人類的國度還是妖國,追求的不都一樣?我們也希望和孟非國能夠和睦相處,這不僅僅是為兩國生命免受塗炭之難,更是因為在孟非國南疆有孟夫人坐鎮。孟夫人巾幗不讓鬚眉,堪稱女中豪傑。我們臘伐尼國上下對孟夫人都極為敬仰,所以真心的無人想和孟非國發生衝突。北疆大軍的糾紛,可能是剛入編的新兵不懂事,還望夫人海涵。”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