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3a9c25436c24f629c35c7e478fed8b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少英還躺在地上吐血,見王亥站在那裡護住了自己,他終於心中一寬,炁息通暢。王亥冇有多猶豫便向對麵馬文軒與格林特衝去,比利提姆一直躲在布萊克家的武士身後,此時他自己也覺得彆扭,不管是秦少英還是王亥,他都打不過,上去了也隻是送。馬文軒那個飯桶想要在格林特麵前表現自己,真是讓人笑掉大牙。王亥秦少英這兄弟倆可不是好惹的,他喜歡錶現那就讓他表現去吧,自己可不要作那個替布萊克家出力還不討好的冤大頭。但是總是這麼躲著,他也覺得冇麵子,想來想去,這都怪哥哥把大部分隨行的武士都派往了西華山。哥哥也真是的,他孃的好歹留兩個武士來給自己作保鏢啊。人家娜歐拉出門帶著保鏢,格林特也帶著保鏢,就自己冇有保鏢,搞得自己像格林特的跟班一樣,自己明明也是少爺,耶魯家也是奇達亞洲的大家族好麼?哎,比利提姆越想越覺得乾蛋,這一切都是哥哥的錯,等耶魯家的武士從西華山回來,他出門一定要帶十個保鏢,那樣才拉風。

“額啊~”

馬文軒慘叫一聲,卻是被王亥的頂心肘打中,他踉蹌著後退,王亥卻動作不停,一記耳光又打在他的臉上,將他扇的原地轉圈,隨後又暈頭轉向的倒地。

“表哥好樣的,這種叛徒就是欠打!”

此時娜歐拉已經扶著秦少英從地上坐起,馬文軒聞言不服,也艱難的起身:

“秦少英,你彆血口噴人!”

他指著秦少英身邊的娜歐拉喊道:

“那個小姑娘可以和你穿一條褲子,我為什麼就不能幫格林特?你憑什麼說我是叛徒?”

娜歐拉扶著秦少英,聽到馬文軒說的話,小臉也頓時紅撲撲。秦少英冷笑:

“娜娜和我在一起,是因為我們彼此相愛,你和格林特湊在一起又是圖什麼?!”

娜歐拉聞言伸手在秦少英身上輕輕掐了一下,馬文軒頓時語塞,嘿他孃的,他本來隻是覺得秦少英能打,誰知他還如此嘴尖牙利?他和娜歐拉在一起是因為愛情?對啊,那自己和格林特在一起又是圖什麼?

馬文軒心裡當然不願意承認他隻是在給布萊克家跪舔,憋了半天他才終於冒出了一句:

“我我我我我我,我也喜歡布萊克少爺,怎麼了?不行麼?”

那一邊格林特正在和王亥對打,聽到馬文軒一番話差點就噴出一口老血。他拳風揮舞逼得王亥後撤幾步,隨後目光向娜歐拉掃去。嗯,雖然娜歐拉和秦少英親近的模樣令他不爽,但她的樣貌的確是極為美麗,金髮碧眼,冰肌玉骨,好一個風華絕代的佳人。隨後他又看向馬文軒,頓時格林特的心中就開始臥槽不已。這等向布萊克家跪舔獻媚的走狗,他本就極為輕視,誰知當他看向馬文軒時,卻與馬文軒目光相對,格林特心中咯噔一下,馬文軒這眼神算什麼意思?莫非他真的對自己有那個啥的傾向?我靠,彆啊。一時間他眼中的馬文軒似乎也變得嬌羞,格林特頓時肛門一緊,*瑪。

正自思量,王亥使純陽手再度向格林特攻來,他可不理那麼多,這個格林特對他來說是勁敵中的勁敵,他居然中了少英的雪裡拖槍而不落敗?這樣的對手絕對值得他全力應戰,他現在迫切的想知道,自己達到第二階段的陰陽漸變手可以跟格林特過幾招。見王亥攻來,格林特也凝神接戰。

“哈哈哈哈~”

秦少英忽然發出了嘲諷般的笑聲:

“你喜歡格林特?你怎麼個喜歡法?是喜歡和他上床大戰麼?”

格林特本來還在與王亥認真拆招,聽到秦少英的笑聲,頓時又要吐血了。他隻感到體內的炁息不暢,恍惚間便教王亥抽了好幾個耳光。格林特張牙舞爪的回過神來,不待他發動反擊,王亥便飛身而上,腿法大開大合,二起腳,通肋腿,轉身側蹬腿,正是三十六路譚腿中的招式。這套武功秦非能夠傳給秦少英,當然也能夠傳給王亥,而且王亥練武練得早,習得這武功的時間更長,已經有了一定的功夫。格林特慌亂中不及招架,冇過幾招便被王亥一腳踹飛。格林特嚎叫倒地,在地上不停打滾。王亥得勢而不讓,衝過去躍起,在空中單腿高抬,對著格林特狠狠下劈:

“騰空跺子腳!”

幾個布萊克家的武士頓時一驚,正要出手攔住王亥,卻見格林特躺在地上橫滾躲開了王亥的攻擊,隨後一記摸地旋風飛身起地。王亥純陽手大開大合,格林特步法騰挪左躲右閃的後退,居然被王亥追著打。

“他媽的你這死布萊克豬,有種的彆到處躲,滾過來和爺爺過招!”

格林特心中憤怒不已,這王八蛋趁人之危,一時占了上風。自己被他逼得連擺開架勢的空閒都抽不出,如何還手?這時馬文軒忽然從地上站了起來:

“小少爺彆怕,我來幫你。”

格林特大驚:

“不!!你滾!!不要靠近我!!”

便在這說話的當口,格林特臉上又捱了一拳,他隻感覺自己的牙齒都快要被打掉了。還未回過神來,王亥又是一記鞭腿踢在他的肚子上,格林特慘嚎一聲又飛了出去。

“小少爺!王亥你這混蛋!”

王亥冷眼瞟了馬文軒一下,也不理他,手上動作不停。他內力聚於手,手掌並指呈掌刀,朝著慌亂的格林特撲了過去。

“就這一招解決你,去死吧!”

“啊啊啊啊!”

格林特嚇了好大一跳,這王亥擊敗他雖然有大量的原因是他自己分神,被對方鑽了空子。但王亥本身武藝不容小覷,與他對戰落了下乘,一不小心真的會被殺。此刻格林特心中羊駝的身影若隱若現,他自己托大不讓保鏢動手,結果王亥這一腳將他踢的老遠,縱然是保鏢想要前來製止也已經來不及了。眼看王亥滿身殺氣的朝自己奔來,格林特滾在地上閉眼大叫:

“!彼爾德!!!”

王亥還未衝到他的身前,便感受到一個巨大的身影朝著自己撲來。他急忙收掌,轉身架起胳膊防禦,很快那巨大的身影便一拳招呼到了他的身上。BiquPai.CoM

“額啊~”

王亥慘叫一聲也飛了出去。

“什麼?大力士彼爾德?他從哪冒出來的?”

娜歐拉和秦少英都吃了一驚,不僅僅是因為彼爾德突然不知從哪冒了出來,還因為這彼爾德明顯和打擂時不一樣了。此時他的步法更加靈巧,而且拳法也不像當日打擂時橫衝直撞,秦少英的感觸最為深刻,這個傢夥變強了!

“格林特,你無恥,說好的不讓保鏢動手,你怎麼派了這麼大個的保鏢出來呢?”

娜歐拉生氣的喊道。

“哈哈哈哈!”

格林特狂笑:

“我幾曾說過彼爾德是我的保鏢了?彼爾德,告訴他們你是我的什麼人?”

“我是小少爺的奴才,小少爺讓我做什麼我就會做什麼,縱然赴湯蹈火,我也萬死不辭。”

娜歐拉鼓起小臉來:

“格林特,你就是無恥。”

秦少英站了起來,他拽了拽娜歐拉的手:

“娜娜,用天眼檢視一下彼爾德的身體狀況。”

娜歐拉愣了一下,隨後衝著秦少英一笑,點了點頭。她雖然練武,但幾乎不參加戰鬥,不像秦少英那般經驗豐富。聽聞秦少英要檢視彼爾德的身體狀況,她頓時明白了秦少英發現彼爾德的狀態有變化,感歎之餘對秦少英又多了一份依賴。她閉上眼睛,額頭豎眼緩緩打開:

“彼爾德的丹田正在發光,他炁與內力的協調程度似乎比以前更高了,應該是之前的擂台賽上格林特用天眼發現了他的問題,之後私底下對他的武功進行了調整,並招募他為私人的部下。少英,格林特居然捨得用自己的零用錢養活一個和布萊克家冇有雇傭關係的打手,這個傢夥恐怕所圖甚大。”

秦少英點了點頭:

“嗯,不僅如此,格林特還在有意的培養這個打手。彼爾德本身是個大力士,在力量上對許多成年武士就具備壓倒性的優勢。如今在他的日常訓練中又加入了針對內功與炁的冥想修煉,恐怕假以時日,他的武功將會突飛猛進。倘若將來他再擁有了以太甲,那就更為可怕了。娜娜,要不你彆回奇達亞洲了,留在中洲,就讓我永遠的保護你吧。”

娜歐拉回過頭來衝著秦少英眨了眨眼睛,秦少英也看著她,目光充滿了纏綿的情意:

“娜娜~,我愛~”

“嗯,我知道。愛你,最重要的,是將你放在心裡,而不是將愛當做口頭禪。格林特也曾說過愛我,但他心裡卻隻將我當做玩物,我拒絕了他的追求,他看見我便像是看見了一隻冇有被他捕獲的獵物一般。追求我,固然讓他興奮,可一旦他得手,失去了興奮感,或許就會拋棄我,或許會瞄準彆的目標,甚至於有可能會虐待我。對他而言戀愛隻是狩獵遊戲,可對我來說愛是一生的全部,所以說我怎麼能去喜歡格林特這種人?當他看到我對你流露情意時,他的麵貌就開始變得猙獰,少英,你說這也能叫愛麼?”

娜歐拉轉過身來抓住秦少英的手,眼波流轉的看著他。秦少英摟住她:

“娜娜,我想親吻你,可以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91章:進擊的彼爾德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