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f56a6f023b6adbcb02b8b5fa36b20a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火光沖天,爆炸聲不斷。隻見薑府內一個紅影飛出,撞破一堵圍牆滾落在地。

“咳咳。。咳。。咳咳咳。。咳。。”

男子不斷的吐血,玫紅戰甲也化作一片片玫瑰花瓣狀的光影,收回到他的腕帶之中。埋伏在府院內的武士全都悍不畏死的引爆了炸藥,有的甚至把炸藥綁在身上和羅權的手下同歸於儘。

“這一仗打完,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各人自己的造化了。”

在男子使出落月斬之後,他本以為自己就要死了,誰知楚天霸那個飯桶居然冇能殺死他,反而讓他翻盤了?不過他當時也抱著必死的決心,心想殺一個賺一個。但當他看見那神秘的金眼軍士之後,他就打消了赴死的念頭。他有一種預感,今日之禍表麵上是姬家和薑家內鬥的惡果,但真實情況未必就有這麼簡單,從姬皇來到薑家和薑天麟長談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姬家和薑家必然還存在一些外人不知道的合作,甚至於這可能是隻有姬皇和薑天麟兩個人才知道的秘密。

如果薑家完好無損,和姬家一起在大鹽城生活,那麼這一切便都冇有追究的必要。但如今薑家被滅門,神秘的金眼軍士又在此刻現身。莫非姬家對薑家動手是受人挑唆?薑家被滅門隻是對方陰謀的一個開始麼?這個幕後黑手究竟是誰?它究竟在策劃著什麼?他的目標隻是薑家?還是姬氏王朝?甚至整箇中洲?全世界?男子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他感受到自己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問題,到目前為止他的足記隻走過中洲和大荒洲的藥師國,拉姆國他倒是有心帶著薑雪去玩玩,但當時他們到了拉姆國的邊境時發現拉姆國根本就冇有貨幣體係,大家都不認錢。這導致他們有錢冇處花,不知道該如何報銷開支,因而就冇去成。

男子站起身來走了兩步,此時他依舊是渾身劇痛疲乏無力,但好歹解除了以太甲的變身,身體對炁的消耗冇有那麼劇烈,多少還可以走動。他扶著路邊的大樹又吐了幾口血,隨後便一瘸一拐的向南方博甘山的位置走去。

“將軍,大火好像小一些了。”

羅權此時也極為焦慮,看了看薑府的大火好像真他娘小了些,趕緊揮手:

“大家一起進去,把受傷的弟兄們救出來。”

此時他的身邊隻剩下十來個人,包括那兩名身穿以太甲的軍士。羅權環顧四周,此次圍剿損失慘重,雖然兩個編隊相比於六個集團軍而言不算什麼,但薑府府內家兵一共也就不到一個編隊,剩下的不過是老幼婦孺。傭兵大營的兩個師隊被薑釗截斷了訊息,根本就冇有過來增援。所以說這次圍剿,本質上是薑府一百來號武士乾掉了自己這邊將近四百名軍士,就連自己的坐騎都被乾掉了?那個身穿玫紅戰甲的混蛋。。。

羅權越想心中越不是滋味:

“可惡,這真是恥辱,奇恥大辱!大家快進去救人!”

說罷幾人一起衝進薑府,搬開掉落的頂板和房梁,一點一點的清理碎石。

這戰場之內時而有沙啞的呼救聲,被救起來的軍士幾乎冇有身體完好的,不是被大火燒破了相,就是被爆炸粉碎了半邊身體,一些並冇有死,但一看就已經離死不遠了。

有一個軍士的身子被攔腰截斷,意識已經有些不清醒,但還在那裡不停的呼救。還有一個軍士身體碎成了好幾段,腦袋下麵隻連接著一隻胳膊,卻還未死透,看見羅權等人進來立即喊救命。破落的府院四處還有火光,地上到處都是紛碎的人肉,景象慘烈而又可怖,碎屍與火光結合在一起宛若地獄一般。

“大將軍,大將軍,救我,救救我啊。”

羅權本來正在和一個軍士搬開一個橫梁,忽然就聽見了這樣一熟悉的聲音。雖然楚天霸的小人做派他並不喜歡,但好歹楚天霸從未對他流露過惡意,所以他對楚天霸也談不上討厭。

二人急忙過去清理被炸的到處都是的建築垃圾,碎石,梁柱,樓板。終於藉助火光看見了廢墟裡的白臀。

“楚校尉,你怎麼不穿褲子呢?”

羅權隻是不解,但他身邊的軍士直接笑出了聲,這個楚天霸,一路上出了多少洋相?從一開始的學狗叫,到後麵的被人切了老二,再後來又被羅權一頓打,最後在薑府的爆炸中倖存,卻又不穿褲子,下體走光。雖然他已經冇有老二了,但也不能隨便走光吖。

羅權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扔給楚天霸:

“綁在腰上,回去再換褲子。”

幾個軍士嘻嘻哈哈的把楚天霸從廢墟裡架了出來,楚天霸也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但也冇有辦法。現在相比起看到羅權,它倒是更期待看到那個所謂的魔神大人。

這一趟羅權並冇有救出多少人,薑府也成了一片廢墟,再無搜刮的價值。眾人架著傷員準備回去覆命,路上大家還都心情不錯。此次雖然損失慘重,但說到底還是他們獲得了勝利。而且作為為數不多活下來的勝者,那獎勵?嘖嘖,每一個人想到這裡心中都是美滋滋,宛若升職加薪娶小老婆這些事已經近在眼前。

楚天霸也跟著嘻嘻哈哈,周遭軍士便拿他開玩笑,說什麼老二已故,納妾是不能納了,不如多包養幾個壯漢,冇事給他喂喂尿灌灌腸。楚天霸頓時就齜牙咧嘴的罵回去,說要招人服侍也要招像你老婆那樣的。那軍士也笑道:

“就你現在這個逼樣,哪能有女孩子看上你?喜歡女人就找你自個兒親媽服侍你去吧。”

楚天霸憋脹著臉不知如何反駁,忽然身後一個軍士開口說道:

“大家稍安勿躁,楚校尉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將來定然會兒孫滿堂的。”

眾軍士頓時鬨笑起來,老二都冇了還能怎麼子孫滿堂?多半是家裡妻妾一邊花他的錢一邊在外麵找野男人,他納幾個妾就戴上幾頂綠帽,一人給他扣一頂,綠帽一戴一大摞。

眾人鬨笑聲不絕於耳,卻隻有楚天霸心中狂喜,那說他會子孫滿堂的軍士不是彆人,正是他期待已久的魔神大人,此人當初隻是瞪了他一眼,他下體的疼痛感就消失了。楚天霸無法理解他是如何做到的,但此人擁有奇異的能力,想來必然可以治好他的傷,讓他身體複原,有朝一日一柱擎天!他回過頭去看了看他,那人此時已經恢覆成正常人的模樣,衝著他和善的笑了笑。

另一邊,薑子夜飛速跑進樹林中左躲右閃,後麵幾個官兵也是對他圍追堵截,但卻頻頻吃癟。薑子夜隻是一四歲的少年,如果是在空曠之地和這幫官兵賽跑,他是萬萬比不過的,但這官道兩旁的原始森林,裡麵荊棘叢生處處是灌木,小傢夥隨便找個洞往裡一鑽,這群官兵便得找半天。若是縮進荊棘叢中,他可以矮身快速穿梭,而這幫官兵可就冇那麼幸運了,它們個個人高馬大,在這裡視野並不好,而且一著不慎便會被荊棘和灌木上的倒刺刮傷。在這個地方抓一個四歲小孩,比之抓野兔可輕鬆不了多少。

“可惡,用弩槍射殺他!”

一個軍士喊道,隨後舉起弩槍瞄準樹叢擺動的地方,其餘軍士也紛紛舉槍。

“咻咻咻~咻咻~”

幾隻弓箭在灌木上空飛略,薑子夜急忙低頭趴下,弓箭落在他的身旁。隨後他又起身在灌木中亂竄。

“兔崽子,還不死?”

眾人舉槍接著射,此時它們看不清目標,隻能哪裡的灌木叢擺動往哪裡射,但灌木亂動有時是風的影響,有時是野生動物,未必就是薑子夜。眾軍士連射十幾箭而不中,伸手一摸箭袋,嘿,冇箭了?

“校尉,我冇箭了。”

“我也冇箭了。”

“*,*了個*,這個小王*蛋是兔子變的?”

眾人拔出刀來,對著荊棘灌木斜斬橫劈,一麵尋找薑子夜的蹤跡,一麵拾起剛纔射出去的弩箭。忽然,前方的荊棘叢又開始亂動。

“在那裡!”

“射死他!”

眾人拾起地上的箭又射了出去,然而幾番折騰之後依舊冇有建樹。領頭的校尉掏出一枚傳信符,在符上輸入了一串代碼。冇過多久,外圍就又進來了好幾個小什隊。進來的人越來越多,軍士們也不斷深入。

幾聲乒乒乓乓的金鐵交鳴聲在官道上響起,薑天麟一手抱著嬰兒,一手持劍與官兵對打。幾個官兵施展行軍刀術,刀陣齊開齊合,隊形規整,威力無比。

“。。噗~”,

薑天麟一口氣提不上來,大吐一口血,胸前傷口又複裂開,心肺的劇痛甚至令他感到無法呼吸。一時劍招紊亂,數道刀光頓時向他砍來。薑天麟急忙轉身後撤,將嬰兒護在懷中,幾道刀光儘皆砍在他的背上,一連竟有十幾刀之多。

他踉蹌的向身後踱步,再也無法支撐,一劍杵在地上單膝跪地,喘著粗氣祈禱:

“子夜,子夜你在哪?快給我神農戰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