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0b50d0754ae400f7c3321d4a3a5518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劉源大哥,你真的要走麼?”

“嗯,你們兄弟倆已經可以聯手將我打敗,我的本事都教給你了,冇必要再留了。”

秦少英站在劉源的身旁拉住了劉源的手,顯得非常的不捨,二人漫步在炎黃大道之上,邊走邊聊著:

“劉源大哥,那接下來你還能去哪?你還會繼續留在大鹽城麼?”

“不一定,我也不知道我能去哪,不過我既是武士,武士便有武士的生活方式。或許我可以去殺賊,或許我可以去除妖,或許我可以開武館,再不然我還可以參軍。”

“劉源大哥,我爹也是武士,你說為什麼他要在酒樓的後廚打工呢?”

劉源聞言一笑:

“我對你爹瞭解的並不多,但他是一個比較古怪的人。以前我覺得他在肝榆屍島惹出了那麼大的禍,肯定不是什麼好人。現在我又覺得,他是一個義字當頭的大俠,少英,那麼你給我說說,以前那個在肝榆屍島闖禍的他,和現在這個任俠義氣的他,究竟哪個纔是真正的他呢?”

秦少英撓著頭,嘿嘿直笑:

“劉源大哥,我爹以前都闖過什麼禍啊?”

“他啊?他和很多孩子一樣,自小在肝榆屍島長大,後來加入了浪鳴劍宗。但不一樣的是他生得痞帥,而且一身英氣,平日裡很招女孩子喜歡,後來他就因此闖禍了。”

“咦?我爹怎麼就闖禍了?快講快講。”

秦少英突然變得興奮,劉源也是嘻嘻哈哈:

“據說在他十八歲那年愛上了一個女孩,那是他的同門師妹,當時我還小。”

“哈?談個戀愛,那不是人之常情麼?”

“嗯,的確是人之常情,但那師妹是他師傅的女兒。”

“師傅的女兒怎麼了?師傅的女兒就不要嫁人了的麼?”

“師傅的女兒的確需要嫁人,但師傅並不想讓女兒嫁給他。當時師傅已經給女兒預約了婚事,將要將女兒許配給一個師叔的兒子,然而女兒因為已經愛上了你爹,死活不從,結果就被師傅給關了起來。”

秦少英的心開始砰砰的跳了起來,這個師傅的女兒後來怎麼樣了?他很想知道,因為這個人很有可能是他的母親。

“師妹被關了禁閉,在裡麵挨凍受餓,冇有幾天就屈服了。終於師傅把她放出來,她也同意了會下嫁給師叔的兒子,然而事情卻在這時發生了變化~”

秦少英瞪大眼睛:

“什麼變化?什麼變化?是不是她婚禮的那天爹去現場搶親了?”

劉源一笑:

“你倒真會腦補,變故的確是在婚禮上發生,然而卻並非你爹去搶親。”

“什麼?那爹此時在乾什麼?”

“她大婚的那天,本來就心情不好,嫁給師叔的兒子是不得已而為之。但更糟糕的是,那天婚禮上人都冇有到齊,最重要的她的母親和你爹都冇來,隻有師傅在那裡主持婚禮。”

“我爹冇來好理解,那她的母親為何不來?”

“她的母親並不同意她下嫁師叔的兒子,當時冇來現場,所以師傅也冇有在意。然而後來有一天晚上,師傅卻意外的發現,他的妻子那日冇有參加女兒的婚禮,並不是單純的因為不想女兒下嫁,而是因為她在和你爹偷情。”

“什麼??!”

秦非在秦少英心中的形象瞬間就崩塌了,爹居然乾過這種事?那自己的母親到底是誰啊?

“師傅的妻子就是蘇雲霞,你見過的,現在就住在店裡。後來蘇雲霞和我說過,因為她和她女兒長得很像,而她可能是身上的成熟氣質更甚,所以就迷住了你爹。那個時候你爹年輕氣盛,無法無天。在師妹被關禁閉期間,蘇雲霞曾去找他,想要他就此和師妹分手,讓師妹死了心去下嫁給師叔的兒子,也免得她繼續再在黑屋裡受罪,誰知她進了你爹的屋子,你爹就用藥麻翻了她,然後對她實施了強姦。”

“?啊??!”

秦少英捂著腦袋,人家都說秦非是大俠,然而他年輕時乾的事怎麼看都和大俠不沾邊,這完全就是個禽獸啊。

“蘇雲霞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床上一絲不掛,你爹還在那裡幫她蓋被子,她頓時大哭,拿起刀來想要自殺,卻被你爹攔下。她又提刀在你爹身上捅了幾刀,她當時和我說,她一刀插在你爹身上就有些後悔,因為你爹身材精壯,而且生得十分帥氣。當時你爹跪在她的麵前,說自己十分的愛她,他追求師妹其實也是因為師妹長得和她像,今日她來到了他的房間,他無法控製自己,一不小心便傷害了她。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你爹說乾脆要她和自己私奔,兩人一起離開肝榆屍島,一走百了。蘇雲霞當場就猶豫了,她的內心十分矛盾。一方麵她捨不得家庭,一方麵她又害怕此事被師傅知道,但如果要她殺了你爹?她也下不去手,你爹的行為雖然讓她氣憤,但羞憤過後,她居然也愛上了你爹。後來她冇有自殺,也冇有殺你爹,但也冇和你爹私奔。二人便繼續留在肝榆屍島上,瞞著師傅,時而私會。”

秦少英哭笑不得,果然要想遇到愛情就不能吝嗇耍流氓啊,想想自己第一次見到娜歐拉的時候,不也是被她認作流氓?雖然過程不像秦非和蘇雲霞那般激烈,但他盯著人家目不轉睛的看,那也是耍流氓啊。要不然格林特和比利提姆怎麼能對他恨的牙癢癢?

“終於有一天,你爹和蘇雲霞的姦情,被師傅給撞破,師傅勃然大怒,拎起劍來就要殺蘇雲霞。你爹持劍擋架,二人當即便動起了手,相互對打了一百多個回合,終於你爹占了年輕的便宜,將師傅擊敗。”

“耶!我就知道我爹厲害。”

劉源聞言扶著腦袋:

“少英,你爹給師傅戴綠帽,有錯在先啊。”

“誰說的?我爹和師妹戀愛談的好好的,師傅非得把他們二人拆散。常言道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師傅不識好歹,活該戴綠帽!”

劉源聽罷真是心服口服,他終於相信,當年大鬨肝榆屍島的秦非和現在任俠義氣的秦非是同一個人了,畢竟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少英,不論你怎麼看待這件事,最終這件事都給肝榆屍島帶來了災難。你爹擊敗了師傅之後拉著蘇雲霞的手就跑,他們乘船一起出海,蘇雲霞卻在半路乘逃生艇偷偷的又跑回了肝榆屍島,之後你爹怎麼就到了由雄國,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但蘇雲霞回了肝榆屍島之後,一切都變了。師傅身受重傷,親家師叔借為他探病之便,居然在他的湯藥中下毒殺害了他。他的女兒無法接受這般殘酷的現實,也自殺隨父親而去,蘇雲霞悲痛萬分,她帶著門下親部的弟子逃離了肝榆屍島,我便是其中之一,我們又找了一個小島定居。之後我們便聽說肝榆屍島上發生了大戰,死了好多的人,浪鳴劍宗就此覆滅。這些年蘇雲霞一直都在派我們出門打探你爹的訊息,一晃居然過去了十幾年,如今她終於和她的情郎又相見了。少英,蘇雲霞辛苦半生,肝榆屍島死傷無數,這一切都是你爹年輕時做的孽啊。”

劉源說著不住的歎氣,秦少英也低下頭,他覺得這件事秦非也有錯。但在他的心中,秦非依舊是那個與蜥蜴人作戰,為國家安定和社稷繁榮無私獻身的大俠,而不是禍亂肝榆屍島的惡徒。秦少英撓了撓頭:

“劉源大哥,這是發生在十幾年前的事麼?”

“對啊~”

“哎。”

“怎麼了?”

“劉源大哥,你有所不知,我生來就冇有見過我的母親,雖然我聽說她是難產過世,但隻要有一絲希望,我還是想有奇蹟發生。剛纔你給我講我爹的過往時,我便在琢磨我的母親究竟是誰。我今年七歲,這事發生在十幾年前?看來蘇雲霞並不是我的母親。”

劉源聽罷笑了笑:

“少英,自從我見過了你爹以後,這麼多天相處下來,我也悟了一些事。其實這世上何人不愛溫柔鄉?但男人也應當頂天立地。冇有母親,冇有妻子,莫非你便不想作一個匡扶正義的英雄,不想做一個仗劍江湖的大俠了麼?”

秦少英點了點頭,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了幾聲狗叫,秦少英雙眼一亮,抬頭看去,正是娜歐拉牽著一根繩索在街上溜偉哥。

“娜娜,娜娜~”

秦少英拉著劉源朝娜歐拉奔去,娜歐拉也看見了他們,她興奮的招手:

“少英~”

娜歐拉鬆開繩索撇下偉哥,與秦少英雙向奔赴。秦少英摟住她的腰,將她抱起來原地轉了個圈,二人深情的相擁而吻。偉哥和劉源站在一旁,宛若兩個燈泡。

“娜娜,好多天不見,你又漂亮了。”

“少英,這麼久冇見,你還是那樣油腔滑調。”

三人一狗頓時笑了起來,這時又有幾個布魯家的武士走了過來,秦少英看了看他們:

“娜娜,那個瓊斯呢?”

“他啊?父親派他去了西華山,還冇回來呢。”

“西華山?”

秦少英扭頭看了看偉哥,偉哥揚起頭來:

“汪汪汪汪(你小子記性不錯,西華山便是聶陽上次和你說的蛇妖作祟之地。)”

秦少英點了點頭:

“娜娜,瓊斯他們去西華山做什麼?莫非是乾蛇妖去了麼?”

“嗯~”

娜歐拉的肌膚白裡透紅,她被秦少英摟在懷裡,害羞的不行:

“少英,你抱我抱得好緊啊。”

“嘻嘻嘻,你不樂意呀?我愛著你,一遇到你就不由自主的想把你緊緊抱住,誰讓你的五官那麼美?身體那麼香?我饞呀。”

“哎呀,你這壞流氓!”

“嘿嘿嘿,娜娜,布魯先生為什麼要派瓊斯去乾蛇妖?這不在你們的職責範圍內啊。”

“嗯,這個問題很複雜,不過父親說他想利用呆在由雄國的這段時間裡,尋找更多的商機,布魯家雖然武士不多,但做生意卻是一把好手。西華山的蛇妖也是一單生意,父親當然有心要去試一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