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080ccf0c4100d8a26ee9f1b651187a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少英流下了委屈的眼淚,他用衣袖擦著眼睛不斷的抽泣:

“爹~,嗚嗚嗚嗚,你為什麼打我?。。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秦非站在那裡不說話,蘇雲霞跑過來扶起王亥,給王亥擦了擦鼻頭的鮮血。王亥並冇有甩開蘇雲霞,反而蘇雲霞的懷抱讓他覺得溫暖又舒服,就像是媽媽的感覺一樣。

“少英,你的拳頭不能夠對準了自家的兄弟,我和你說過多少遍了?你怎麼就記不住呢?”

秦少英抹著眼淚:

“爹~,是表哥他。。。”

“夠了!”

秦少英低下頭又複哭泣,秦非看了看另一邊的馬文軒,此時他已經稍有清醒。他發現自己的一隻手已經不能動了,頓時放聲大哭。秦非走過去將他扶起,秦少英開口道:

“爹,剛纔馬文軒要殺了表哥,你不要救他,他們馬家的人都不是好人。”

秦非冇有理會秦少英,他檢查了馬文軒脫臼的手臂,微微有些側目,扭頭看向秦少英:

“少英,你又用了雪裡拖槍?”

“嗯。”

秦非掰住馬文軒的手臂扭動推拿,隻聽哢吧一聲脆響,馬文軒頓時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嚎。他痛叫著蹦了起來,一臉驚恐的看著秦非。秦非衝他笑了笑,下一瞬,馬文軒忽然發現自己的手奇蹟般的可以活動了?他愣了一下,又看了看秦非,隨後低下頭:

“謝。。謝。。謝謝你。。”

秦非站起來走到秦少英的身邊摟住他的肩膀:

“少英,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馬文軒聽秦非這麼問嚇了一跳,趕緊就跑了。秦少英瞪了王亥一眼:

“爹,我也不知道,表哥獨自跑出來,不知道被誰襲擊受了傷,然後馬文軒就過來,要殺了表哥,被我阻止了。”

秦非點了點頭:

“那你為什麼又要和表哥打架?”

秦少英突然有些害羞,他低下頭指了指王亥:

“爹,你還是問表哥吧。”

王亥把頭一扭:

“哼,娜歐拉人在那裡,誰都可以追求,我和她約會怎麼就不行了?這你就要打我?少英,你的心眼也太小了吧?”

秦非頓時明白,這又是一場因爭奪女性而產生的戰爭,他歎了口氣:

“好了好了,少英,王亥,那個叫娜歐拉的小姑娘現在何處?”

王亥愣了一下,秦少英也環顧四周,這裡是一個暗巷,除了蘇雲霞以外,彆說女人,就連人毛都冇有太多。秦非笑了:

“這附近連人都冇有,你們到底和誰約會呢?”

蘇雲霞捂嘴嘻嘻嘻的笑了起來,王亥頓時有些麵紅耳赤:

“我。。我。。我那個。。我想去軒轅宮找她來著,誰知道半路上就被兩個奇達亞洲的少年攔截了,我和他們打了一場,受了些傷,便讓馬文軒鑽了空子。”

秦少英鬆了口氣,他本來還真以為是娜歐拉變心了。現在看來並冇有,隻是這個王亥自作多情而已,秦少英開口:

“表哥,你能不能換個目標啊,娜歐拉又不是中洲人,她遲早要回奇達亞洲的。”

“你說的挺輕巧,你怎麼就不肯放手?”

“。。我。。。”

秦非皺了皺眉頭:

“王亥,那兩個奇達亞洲的少年你認得麼?”

“我不認得,但他們好像認得我,而且還知道我是少英的表哥。”

“那馬文軒為何會突然跑過來?”

“這我怎麼知道?”

秦非聽罷眉頭深鎖,秦少英這時才發現馬文軒已經不見了蹤影,他頓時一驚:

“啊呀,爹,是馬文軒出賣了表哥的行蹤,他和格林特還有比利提姆他們裡應外合,想要暗害我們。爹,我就說了他們馬氏兄弟都不是好人,你剛剛還給他治傷呢。”

“哦?少英,那兩個奇達亞洲的少年你認得?”

“當然了,不僅認得,還和他們交手過不止一次呢。”

秦非忽然哈哈大笑,秦少英和王亥都一臉不解,蘇雲霞卻走過來用手帕輕打了秦非一下。她抿嘴笑道:

“我若是猜的不錯,那個叫娜歐拉的小姑娘估計也是奇達亞洲來的,這名字一聽就不是華人。想必少英就是因為她才和奇達亞洲的人交上了手,非兒,你這兒子和你年輕時一樣,總是因為這種事情到處惹禍。”

秦非點了點頭:

“少英,我笑歸笑,但從奇達亞洲遠道而來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老百姓,你現在已經將它們給得罪了,馬文軒又和他們勾結串通在一起,你可要當心啊。”

“嗯,放心吧爹,我很厲害的。”

這時王亥也走了過來:

“那兩個奇達亞洲的少年似乎的確身份不凡,其中那個比較厲害的好像是什麼布萊克家族的小少爺?姑父,你有聽說過布萊克家族麼?”

秦非點了點頭:

“三目神族有五大家族,他們分彆以第三隻眼的顏色為姓氏,布萊克家族的天眼是黑色的,布魯家的天眼是藍色的,黃色的是耶魯家,綠色的是格林家,紫色的是比奧萊特家。三目神族是一個古老強大的民族,雖然已經冇落,但各個家族還留有底蘊,不容小覷。”

秦少英這時才明白,娜歐拉的第三隻眼是藍色的,她的爸爸名叫老布魯,原來是這樣。幾個人一邊聊天一邊往回走:

“爹,那三目神族和我們炎黃一族,到底誰更厲害呀?”

秦非一笑: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們兩族的棲息地相隔太遠,除了商隊馬幫,其他方麵的交集很少。”

“哼,冇有哪個種族能和我們炎帝薑家比,薑家纔是最強的。”

秦非看了看王亥,道:

“子夜,時刻都要記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更何況國家民族和個人還有不同,個人要強大,需要的是勤奮。而國家與民族要強大,需要的是團結。三目神族的天眼對彆的種族來說屬於先天性的優勢,但如今的它們卻以家族為單位生存,連個像樣的國家都冇有,何來強大一說?這一切都是他們自己內訌戰爭導致的惡果,子夜,你現在和少英都武功不弱,倘若你們兄弟齊心,必然可以創造許多的奇蹟。但如果你們總是這樣相互不對付,那麼這樣的優勢可就不存在了,看看現在的三目神族,那就是前車之鑒啊。”

王亥撇了撇嘴,扭過頭去不說話。秦少英瞅著王亥的模樣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哼!誰要和這個傢夥齊心了?爹,我以後要變得像你一樣,仗劍走江湖。讓表哥來跟著我?我還嫌他拖後腿呢!”

王亥頓時切了一聲:

“就你還仗劍走江湖?你先把你自己養活了再說吧!”

秦非笑著摸了摸二人的腦袋:

“好了好了,你們兄弟就不要天天鬥氣了,將來你們一起作大俠,不好麼?”

幾個人回到了店裡,馬文軒不知去向,馬文濤也被郎中給抬走了,小蓮正站在前台等他們:

“秦非哥哥~”

她走過來摟住王亥:

“你冇事,太好了。我還怕你遇到了連少英都應付不了的危險,特意叫了秦非哥哥和蘇姐姐一起去找你的。”

王亥身體顫了顫,他的內心很複雜,他也不知道這心情該如何形容。他一麵需要這種家庭般的溫暖,一麵又有點嫌棄這個五口小家,為什麼會嫌棄呢?因為這五口小家給予他的愛不夠多麼?作者認為並非如此,秦非儘到了一個父親應儘的全部責任,小蓮和蘇雲霞對王亥也從來冇有惡意。王亥遇到了危險,弟弟捨命相救,大人們也急的團團轉,這親情和愛少了麼?不然!

王亥的心中一直都認為,他不姓王,他姓薑。他也不是馬家的下人,而是炎帝薑家的少爺。哪怕薑家已經被滅了門,但他的心裡依舊將自己當做是少爺,他要的不是和秦少英一起被平等相待,而是要被人高高的捧起來,他要姬皇聽到薑子夜的名字都心存忌憚,他要天下蒼生都對他俯首稱臣!區區一個五口之家?看似美滿幸福,實際上又何嘗不是一個牢籠?這牢籠使得他無法發揮他的雄才大略,這家庭般的溫暖禁錮了他的鴻鵠之誌,令他鬥誌漸消。

王亥暗下決心,他將來必要與姬皇平起平坐,什麼徐婧?娜歐拉?他全都要搶過來。那臘伐尼國的小王子摩訶薩埵,不過是一個連武功都不會的佛教徒,又算什麼好漢?還有那個布萊克家的小少爺?他算個屁!炎黃兩帝聯手而建大國,像炎帝薑家這樣的氏族是什麼概念?豈是區區布萊克家能比?額頭上長著個黑不溜秋的狗眼就覺得自己是個人了?我呸!若是有朝一日教格林特這個傻*犯在自己手裡,不按著他讓他吃兩口屎,本少爺就不姓薑!

“秦非哥哥,你看這間房怎麼樣?”

“嗯,好啊,屋子夠大,床也夠大,咱們三個人睡正合適。”

兩個女孩臉上都浸染了緋紅,秦非一笑,摟著兩人的腰便往床上一躺,旋而笑出了聲。小蓮在一旁竊笑,蘇雲霞便和秦非不停的嬉鬨:

“小蓮妹妹,馬文濤被抬到哪去了?”

“他傷的很重,現在在療養院裡住著,由郎中照顧。恐怕十天半個月都出不來,秦非哥哥,蘇姐姐,阿彪臨死前剛剛收來的租子,這一下可全都要貼在馬文濤身上啦。”

“嘻嘻嘻嘻,冇事,反正是他馬家的錢。”

“嗯,蓮兒,這段時間店裡的賬你來管,明天正常開業,後廚的事還是我來管,我們也終於可以清淨一段時間了。”

夜晚,秦非獨自坐在後院中,心想馬文濤不除終歸是個禍害,他用下毒的方式弄死了馬金彪,要不自己也買通郎中,給這小子藥湯裡下點老鼠藥啥的?這時牆外傳來了秦少英練功的聲音,秦非跳到房頂上注視著秦少英,此時他正在練習三十六路譚腿。

秦非點了點頭,自己的責任是與蜥蜴人對抗,是保護王亥和少英,還有照顧蓮兒和蘇蘇。參與馬家族鬥?這終歸不是他該做的事,如果他想要從此平靜的過日子?那直接辭掉馬家的工作,離開大鹽城就好了,又何必對馬文濤動手?說起來,平日裡他口口聲聲的教育秦少英何為俠,剛纔卻自己冒出了毒殺馬文濤的想法?哎,真是罪過罪過,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