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5e8c498dd5bbc327954166999b16a6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王亥本是薑家的少爺,馬文軒是馬家的少爺,比利提姆是耶魯家的少爺,格林特是布萊克家的少爺。這一場大少爺之間的鬥毆,隨著馬文軒被秦少英撲倒在地而結束。

“。。啊。。啊。。”

王亥和馬文軒一同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眼看秦少英揪住馬文軒在地上越滾越遠,王亥終於能夠停下來喘口氣。他的臉上又是血又是鳥糞,這一次真是嗅大了。他本想啟動獸王令,但奈何傷勢太重,不僅冇能召喚來鳥獸,反而將召喚來的鳥兒往他臉上拉了幾泡屎便飛走了。王亥靠著牆壁坐在那裡喘粗氣,心中充滿了怒火,他媽的真冇想到就連一群幾把鳥也來欺負他,就因為薑家被滅門,他成了喪家之犬?

其時人類可以和動物交流,王亥當然明白動物也是通人性的。此刻那幾隻往他臉上拉屎的鳥還站在暗巷兩旁的屋簷上看他,時不時的在那裡嘰嘰喳喳,這般鳥語倒是動聽,但實際上兩隻鳥卻是在那裡嘻嘻哈哈嘲諷王亥,王亥聽的怒氣直衝,他雙手平伸,神農戰甲的變身器再度綻放出神光,兩隻鳥頓時渾身顫抖,不由自主的飛到了王亥的手上。王亥一把將它們抓住,哢哢兩口就將兩隻鳥的腦袋給咬碎。

“噗~,呸!”

王亥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擁有神農戰甲的他,便是世間百獸的主人,這兩隻傻鳥居然敢汙言穢語的嘲諷他?簡直是反了!

王亥坐在地上,打量著手中神農戰甲的胸掛。相傳在由雄國剛建國不久的年代裡,那時還是薑家家主和姬家的家主輪流來作國君,薑家其實也出過幾任帝王,帝舜便是其中一位。據說他是薑家收養的孩子,本名姚重華,因為對父母的孝行而被當時的國君姬唐堯相中,他娶了姬唐堯的兩個女兒,娥皇和女英,成了姬唐堯的女婿,同時也成為了由雄國的儲君,這令他的養父和弟弟極為嫉妒。他的養父認為這違背了先祖遺訓,因為姚重華是薑家收養的,他根本就不姓薑,然而姬唐堯卻說天下為公,既然姚重華是薑家收養的人,那麼也算是半個薑家人,既不違背祖訓,也不違背公天下的準則。養父拗不過,於是便和他的兒子想儘千方百計,妄圖害死姚重華。一次薑府的一個高屋屋頂破了洞,養父便叫姚重華爬著梯子上去修,然而姚重華剛上去冇多久,他的弟弟就跑過來把梯子搬走。眾人心想這番一折騰,姚重華不餓死在屋頂,便要掉下來摔死。然而過了一陣眾人前去檢視,卻發現姚重華在那裡修屋頂修的很開心,他的身邊聚集了大量的鳥獸,甚至還有好幾隻巨大的雄鷹。最終姚重華修完了屋頂,兩隻雄鷹抓著他的胳膊帶著他從屋頂飛了下來。眾人都驚呆了,此時薑家的家主才走過來揭露了姚重華的真實身份,原來他是家主的私生子,誕於一段醜聞,所以當時的家主便給他改了姓隱藏了身份。後來因為姚重華才華橫溢,而且他本人心地善良,終於家主認為他能夠成大事,便將神農戰甲傳承給了他,方纔他就是使用神農戰甲的獸王令控製了雄鷹,令雄鷹帶他從屋頂飛下。再後來他便取代了姬唐堯成為了國君,同時也成為了薑家的家主。據說姚重華是僅次於炎帝,將獸王令發揮到極致的人,他根本就不需要用太多的炁,便能夠操控獸王令,不像王亥,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召喚來的鳥居然在他頭上拉屎?

秦少英抱著馬文軒滾出了好遠,確認他們已經遠離了王亥,秦少英纔將馬文軒鬆開。馬文軒一腳便將秦少英踹開,秦少英在地上打了幾個滾便是一個烏龍絞柱飛身起地,馬文軒也從地上狼狽的爬了起來。這時他才發現,這個秦少英似乎並冇有他想象的那麼可怕?這不是他讓自己踹了一腳也被踹飛了麼?馬文軒頓時來了精神,他有心想要試試,自己究竟能和秦少英過幾招?

“秦少英,彆人都說你爸爸是大俠,我倒想看看你這個大俠的兒子能有多少本事!”

“嗬嗬,好啊,上次踢球我便劁了你的老二,這次當心我擰了你的腦袋!”

馬文軒聞言大怒,嗷嗷怪叫的便朝著秦少英撲了過去。秦少英也衝上去接戰,他的身法鬼魅,動作也是極為漂亮,充滿了觀賞性。而馬文軒就不行了,他身法笨拙,橫衝直撞,招數大開大合,十字拳硬是讓他打成了王八拳。如果不是因為正在與他對戰,秦少英簡直想笑,這馬文軒也能算是個武士麼?他練武估計是專門修炁了,無非就是圖混到軍隊裡掙口飯吃,這樣怎麼能練出水平?進了軍隊要是一不小心被人家派到西北鎮軍去執行任務,那他絕記要當炮灰。

“喝啊,踏雪尋梅!”

秦少英掌影連連,一時間馬文軒的眉心,膻中,下丹田,三個部位皆受到了攻擊。馬文軒頓感氣悶,被打的倒退了兩步,然而秦少英卻被他的反震之力振的後退了十幾步,秦少英也非常驚訝,怎麼馬文軒的內力這麼厚實?秦少英自己雖然內力強大,已經達到了靈蛇出洞的境界,但是這種強大隻是控製和運用層麵上的強,他本身積攢內力的量並不多,畢竟他隻是個七歲的孩子罷了。然而馬文軒也不比他大多少,甚至比王亥還要小一歲,怎的內力如此渾厚?莫非切了老二真的能武功卓越,延年益壽?據一些民國時期的記載,太監的壽命的確比普通人要長很多,這究竟是為什麼呢?現代醫學對此並不能給出合理的解釋,但是這種現象確實存在,讀者想要延年益壽麼?那就趕緊學東方不敗揮劍自宮吧。

秦少英已經想到,馬文軒之所以內力渾厚,可能和劁了老二有關係。不過他還是更願意選擇以勤學苦練的方式提升武功,切老二這條捷徑誰想走誰走吧,反正他不想。

馬文軒後退幾步便站定,他很快就感受到,秦少英對他的攻擊效果不明顯,一時他心中大樂。嘿他孃的,什麼狗屁大俠?少年英雄?原來不過如此!馬文軒怪叫一聲便朝著秦少英撲了過去,秦少英迅速踏前一步,一圓太極步施展而出,挪到馬文軒身後攻擊他的下盤:

“陰穀穴!”

秦少英一記掌刀便戳向馬文軒的膝窩,馬文軒身形踉蹌,當場單腿跪地。

“翳風穴!”

秦少英雙手盤住馬文軒的脖子,從身後抱住他。馬文軒一手抓住秦少英的手臂,一手高舉抓住了秦少英的頭髮,嚎叫一聲,一個俯身背摔便將秦少英甩飛了出去。

“啊~”

秦少英滾在地上錯愕無比,方效梅傳授給他的打穴神功,對馬文軒居然不好使??

很快秦少英便反應了過來,方效梅對他說過,少年人內力中聚,氣血渾然一體,對穴道變化的敏感度不如成年人高。同樣的招數或許可以製服彼爾德,但對馬文軒效果卻不明顯。更何況馬文軒此刻內力旺盛,穴道攻擊對他的傷害效果就更低了。

秦少英飛身起地,與馬文軒相對而立。馬文軒此時那是得意無比,四海瓊漿的人都知道,少英和王亥兄弟倆武功高,冇想到今天兩兄弟竟全都犯在了他的手裡。可惜徐婧此刻不在場,不然的話她必然能夠為自己的英姿動容。秦少英也是極為頭疼,馬文軒已經劁掉了老二,加上打穴對他用處也不大,這個傢夥幾乎就冇有弱點?他內力渾厚,這該怎麼打?

馬文軒嚎叫一聲又衝了過來,秦少英目光一凝,好機會!隻見馬文軒掄拳打來,秦少英矮身勾手抓住了馬文軒的胳膊,另一隻手直擊馬文軒腋下極泉穴:

“雪裡拖槍!”

“啊~”

馬文軒在被秦少英抓住手臂的一瞬間就後悔了,他剛纔的確飄了,居然忘記了秦少英還有這麼一招。秦少英冷笑,不論交手對他有多麼不利,隻要他還冇有施展借力打力,他便不算是用出了真本事,就像是格林特乾架不用天眼一樣。

伴隨著一聲骨節脆響,馬文軒肩關節脫臼,他被秦少英甩飛撞在暗巷的牆上,直接撞出了一個人形印子。他滿臉是血,緩緩的倒下,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秦少英鬆了一口氣,這一戰比他想象中要艱難許多,不過好賴最終還是把馬文軒乾掉了,解救了表哥的危機。他跑過去扶起王亥:

“表哥,你怎麼獨自跑出來了?店裡正在擺酒宴你也不吃,大家都在擔心你呢。”

王亥鼻頭一酸,擔心他?原來世上還有人會擔心他?他還有家人?這是真的麼?王亥突然把秦少英的手甩開:

“誰要你來救?我自己能處理!”

“咦~,我若是不來,你便要讓馬文軒打死了。”

“少胡扯,馬文軒算什麼東西?就憑他也能殺的了我?”

“表哥,你怎麼總是喜歡和我鬥氣呢?是我救了你啊。”

“哼!”

“表哥,你今天出到底是乾啥來了?”

“嗬嗬,我和娜歐拉約會~”

“你說什麼??!”

秦少英頓時就怒了,他遇到危險自己拚命救他,結果他卻跑出來搞自己的相好?這天底下還有比王亥更惡劣的人麼?

啪~

秦少英一拳便掄在了王亥的臉上,王亥的鼻子當場就飆血了,他一個後仰便跌倒在地,秦少英撲上去抓住他的衣領便要揍他。忽然一道人影飄過,抓住秦少英的拳頭便將秦少英提起來扔了出去。秦少英幾個踉蹌還未站定,便又被人打了一巴掌。他捂著臉定了定神:

“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