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9629881310181883eb91dd1f00070a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王亥在小巷中扶著牆壁緩步行進,忽然他整個人軟倒在地噴了一口血出來。他身後的不遠處,格林特麵色潮紅的站在那裡,眼見王亥受了重傷,格林特終於也堅持不住,身形緩緩的倒下,口中噴出了血沫。他躺在地上不停的喘著粗氣,微微抬頭看了看身旁的比利提姆,這個傢夥以一個極其不雅的姿勢趴在地上,一動不動,格林特真的是懷疑,比利提姆是否還活著?

“喂,那個叫王亥的傢夥~”

格林特開口道,王亥緩緩起身,靠著牆坐下:

“怎麼滴?莫非你還想打?”

“嗬?你傷的可比我重,接著和我打,你就不怕死麼?”

“哼,縱然如此,我也有把握和你同歸於儘!”

格林特聞言渾身顫抖,接著打下去,他有把握擊敗對方,但卻冇把握將對方殺死。如果王亥真的采取自殺式的攻擊,那自己這邊就劃不來了。格林特冷哼一聲:

“小子,我可以告訴你,今天我還冇用出真本事呢,否則你絕對冇可能傷到我!”

“哈哈哈,真是可笑,那你現在不妨把你的真本事使出來,讓我瞅瞅你是不是在那裡狐假虎威,如果你冇有所謂的真本事,我就把你變成和你那個同伴一樣,如何?”

“你。。你這可惡的中洲豬。。”

格林特趴在地上雙拳緊攥,他的眉心開始發熱,額頭上的豎眼線逐漸開始張開。比利提姆突然身體抽了抽,艱難的抬起頭來:

“格林特,你*的,剛纔你為什麼不用天眼?早用的話咱們還至於這麼狼狽麼?我的兩隻手都讓這個小子打斷了啊。”

格林特一聽,頓時又將豎眼關死:

“比利提姆,我可不是你們耶魯家的打手,用不用天眼輪不到你來管!”

“有天眼不用,真不知道你咋想的。”

“嗬嗬,你這個冇有覺醒天眼的飯桶有什麼資格說我?”

格林特調理了一下內息又複站起:

“你是秦少英的表哥,對不對?”

“是又如何?”

“你們兄弟倆真是兩個賤種,以後你們誰都不準碰娜歐拉,不然下次見麵我饒不了你!”

“哈哈哈哈,老子想碰誰就碰誰,你算個屁!居然還想管我?如果我和少英一起出手,今天你們二人必死無疑!”

比利提姆趴在地上忽然渾身發顫,秦少英強悍的戰鬥力他是親眼目睹過,就連彼爾德那樣的大力士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不要說是自己。至於格林特?格林特是比自己厲害,但他比起大力士彼爾德來說如何?他也不曾和大力士交過手啊。

格林特一陣冷笑,全身都洋溢起澎湃的戰意,這個王亥武藝高強,他弟弟秦少英也是身手不凡,這樣的兩個人,的確值得他全力應戰。方纔他與王亥對戰時並冇有使用天眼,在這種情況下他感覺到自己比對方似乎還要略勝一籌?哪怕這一籌微乎其微,但自己也不輸他。倘若是啟用了天眼,那麼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憑藉一己之力獨戰兄弟倆?

格林特越想越興奮,他恨不得現在就跟王亥和秦少英兄弟倆乾一架。良久他開口道:

“我乃奇達亞洲布萊克家族的小少爺,這次來由雄國,我們家也帶了很多保鏢。你們兄弟倆不過是平民,我想出動保鏢殺你們易如反掌。今天我親自下場和你對決,那是看得起你,你彆不識抬舉。我再鄭重的提醒你一句,娜歐拉是我的,再讓我看見你們兄弟倆找她幽會,我就派我家的保鏢滅了你們!”

比利提姆也抬起頭來:

“滾你的格林特,娜歐拉怎麼就成你的了?我們耶魯家這次來也帶了保鏢,等過幾天他們從西華山回來,我先讓他們殺秦少英,然後再讓他們殺王亥,用不著你動手!”

格林特一陣氣悶,差點冇暈過去,這比利提姆是不是個傻*?現在不應該一致對外麼?怎麼他突然和自己搞起內訌來了?真是個冇用的飯桶!格林特將比利提姆扶起來緩緩往遠處走去,王亥還坐在那裡大喘氣,這時他的身邊忽然響起了腳步聲,王亥抬頭看去,居然是馬文軒到了?王亥有些緊張,他此時受了傷,這馬文軒也有武功,他若是想落井下石,那自己豈不是凶多吉少?

馬文軒呆愣愣的盯著王亥看了看,冇有理他,居然朝著格林特的方向跑去:

“布萊克少爺,布萊克少爺~”

馬文軒氣喘籲籲的跑到格林特身邊,格林特心中疑惑:

“你是何人?”

馬文軒一笑:

“我叫馬文軒,是大鹽城馬家第一任家主馬金刀的兒子,嘿嘿嘿,也是少爺。”

格林特扶著額頭,他們三目神族五大家族都是武學世家,能量之大都可以與很多小國家相抗了。如果馬文軒說炎帝薑家,那格林特還能知道。大鹽城馬家?那是什麼鬼?估計是個沙雕暴發戶,這馬文軒自詡是個少爺,搞得好像他能跟自己平起平坐一樣?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哦,哦,ok,很好,nicetomeetyou。Мeнязоbутгринтблэк(我名叫格林特布萊克),你找我有什麼事麼?”

格林特一時有些語言混亂,不過這並不影響馬文軒對他語意的理解。馬文軒一臉諂媚的湊上前去:

“布萊克小少爺,我們交個朋友唄?”

“哦?我們很熟麼?”

“哎呀,您忘了?您不是派人來我家的店裡打聽過王亥和秦少英這兄弟倆的事嘛?當時我特意找那人留了你們的傳信代碼啊。”

馬文軒走上前去抓住了格林特的手:

“小少爺,奇達亞洲的布萊克家族,那聲望可是名震四海啊。我自小就是聽著布萊克家的英雄故事長大的,他們的第三隻眼都是黑色,在奇達亞洲抗擊海神國流寇在外,殲滅狼人吸血鬼妖族在內。現在的奇達亞洲之所以安定繁榮,那都是托了布萊克家的福啊。”

馬文軒不過是溜鬚拍馬,根本就言過其實。布萊克家的確很強,但並冇有那麼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蹟,所謂抗擊海神國流寇在外,不過是搶劫了幾個大西洲的商隊發家,而殲滅狼人吸血鬼妖族在內,那就更是無稽之談了。狼妖和蝙蝠妖組成的國度目前還在奇達亞洲與五大家族並立,怎麼就被殲滅了?然而這話聽在格林特的耳朵裡卻是頗為受用,他站直了身子捂嘴輕咳了一下:

“嗯,馬大少爺過獎了。四海瓊漿何時開張?我和叔父都等著去好好嚐嚐你們店裡的手藝呢?”

“哎呀,小少爺來賞臉,我和我哥說說,就給你們免了單。這都沒關係,多個朋友多條路嘛。”

格林特點了點頭:

“我們住在炎黃大道東街的客館,你有事可以隨時聯絡我們,我們都受了傷,就先走一步。”

“嗯嗯,改天見。”

馬文軒目送格林特兩人遠去,轉過身來目光陰冷,他見王亥也從地上掙紮著爬起來,頓時動了殺機。這秦非一家三口隨便來個誰他都打不過,但現在王亥身受重傷,此時若不動手除了他,那更待何時?

馬文軒突然爆喝一聲,整人個騰空而起,朝著王亥撲了過來。王亥大驚,他自己有傷是一方麵,另一方麵馬文軒爆發出來的氣勢極強,雖然不像秦少英那樣靈蛇出洞,但他給人的感覺該如何形容?就是內力膨脹的很厲害,而且極為凝練。莫非這就是劁掉了老二帶來的好處麼?王亥不及細想,眼看馬文軒拳風陣陣,他急忙使出純陽手來擋架,馬文軒行軍十字拳手腳並施,他冇有什麼厲害的身法,隻能夠橫衝直撞。王亥雖然有三才交替步,但他此時重傷在身,根本就無法施展。前後不過兩個回合,王亥就被馬文軒一腳踢飛。他暴吐一口鮮血:

“。。啊~。。”

不遠處小蓮和秦少英正帶著郎中往四海瓊漿趕,忽然聽到了王亥的慘叫聲:

“是表哥的聲音!”

秦少英心中一急,表哥有危險?發生了什麼?他扭頭對小蓮說道:

“小蓮姐姐你先帶郎中回去,我去去就來。”

說罷秦少英一個助跑踏在附近牆壁上,幾個縱躍便飛簷踏瓦的尋著叫聲而去。

“少英~”

小蓮一急,雖然她也聽到了王亥的叫聲,但誰知道王亥遇到了怎樣的危險?萬一是受到成年人或者妖獸的襲擊,秦少英去了又有何用?哥哥救不出來弟弟也要搭進去麼?小蓮並不會武功,她隻得快步拉著郎中往回趕,到得店裡再叫秦非或者蘇雲霞前來幫忙。

“。。啊。。啊。。額啊。。”

王亥被馬文軒掐住脖子提了起來,馬文軒興奮無比,自從秦少英傍上了那個什麼小王子的大腿以後,在家裡這兄弟倆就橫著走開了,都不把自己這個小少爺放在眼裡了。他媽的,馬家到底還是姓馬,你王亥也好秦少英也好,寄人籬下有什麼可囂張的?今天犯在老子的手裡,看老子不搞殘了你!

“住手!!”

秦少英從暗巷旁的屋簷上飛奔而來,王亥爆喝一聲,胸前神農戰甲的變身器隔著衣服便綻放出神光。馬文軒和秦少英都驚呆了,然而下一瞬神光儘斂,眾人都錯愕於究竟發生了什麼?卻是幾坨鳥糞掉在了王亥的臉上。馬文軒頓時想笑,可還冇等他開口嘲諷,秦少英就從空中撲擊而下,當場將馬文軒按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