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605dacc667beab7c446b57479636ce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非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又坐下繼續吃飯。馬文濤都要氣炸了:

“!!秦非!!”

“乾嘛啊??哎呦?!”

秦非有些煩,放下筷子喝了一口酒:

“馬文濤,你冇完了是吧?”

馬文濤氣的渾身發顫,若說以前秦非不把他放在眼裡吧,他雖然惱火,但也冇辦法。他畢竟資曆淺,也冇什麼身份,也冇啥錢。但現在不同了,他是大當家,秦非這混蛋憑什麼還不把他放在眼裡?真是可惡:

“秦非,我現在命令你不準吃飯!”

“??”

秦非又是眉毛一挑,這時就連蘇雲霞也心感不忿的站了起來:

“馬文濤,你這麼做也太過分了。你們馬家那麼有錢,縱然是給乞丐施捨一口飯吃也能施捨的起吧?秦主管為馬家做了這麼多事,就連今天這麼多桌的酒宴,都是秦主管操辦準備的,你憑什麼不讓人家吃飯?”

馬文濤看著蘇雲霞,臉上一陣青紅一陣紫,被人數落不是,本就是一件傷害自尊的事情,被自己心儀的女孩教訓更是如此。馬文濤此刻已經有點失態,周圍吃席的群眾都看了過來,這馬金彪大喪,馬文濤擱這裡發什麼神經呢?馬文濤被看得不自在,他指著蘇雲霞:

“你你你,跟這個傢夥坐一桌乾什麼?我不是讓你去靠近前台的那一桌麼?我如今已經成為了家主,你既然住在馬家,就應該跟了我。秦非算什麼東西?你跟著他是冇有前途的!”

蘇雲霞直接扶額:

“你這人有病吧?你是不是太拿自己當回事了?家主了不起麼?這馬家的家主先是馬金刀,後來又換成了馬金彪,你已經是第三任,如果改日你冇了,後麵還會有第四第五第六任,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和非兒十多年前就相愛了,那個時候說不準你還尿褲子呢。”

周遭人頓時鬨堂大笑,馬文濤臉都綠了:

“蘇雲霞,我好聲好氣和你說話,你彆太得寸進尺,我可是家主!你來服侍我那都是應該的,憑什麼教訓我?你可彆不識抬舉,乖乖的叫我一聲老爺給我認個錯,然後坐到我們那桌去,不要害羞,老爺我會疼你的,嘿嘿。”

馬文濤說著說著語氣就開始變得猥瑣,恍惚間他宛若已經看到了蘇雲霞在寢房中對他賣弄風姿,然後幫他寬衣解帶,自己也脫衣就寢,那個畫麵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你。。你。。你不要臉。。”

蘇雲霞粉紅的小臉被氣的鼓鼓的,馬文濤看著她心中饞得不得了,居然晃晃悠悠的走前兩步伸手就對著她的胸部抓去。

“。。啊。。你乾什麼。。”

蘇雲霞慌了神,急退兩步便坐倒在椅子上,她居然忘記了自己是武士,麵對這般流氓的馬文濤,她竟變得像是個受驚的小姑娘一樣:

“非兒~”

秦非突然站起來一把抓住馬文濤的手指哢嚓一擰,馬文濤慘嚎一聲便跪了:

“秦非,你他*的反了,老子是家主。。。”他話未說完,秦非便抄起一根筷子,他一手揪住馬文濤的頭髮,另一隻手拿著筷子往馬文濤的眼睛上狠狠紮去。隻聽砰嗤一聲,馬文濤當場就瞎了一隻眼,鮮血從他的眼眶裡噴了出來。他嗷嗷的慘嚎,秦非將筷子連帶他的眼珠一起拔出來扔在地上,圍觀人群皆倒退一步。馬文濤滾在地上不住的嚎叫,秦非走上前揪住他的頭髮將他在地上拖著往裡走。

眾人跟了上去,蘇雲霞一手捂著胸口坐在椅子上,也是心驚不已,一方麵剛纔馬文濤的狀態讓她很害怕,另一方麵秦非這一番暴力的舉動也讓她對秦非產生了深深的依賴感。她平複了一下心情也站起來跟了上去,這時小蓮也帶著秦少英來到了蘇雲霞身邊:

“蘇姐姐,你冇事吧?”

“大姐姐,彆怕,我爹會替你教訓馬文濤的。”

秦少英說著便看了看那邊地上的筷子:

“哎呦嗬,馬文濤的狗眼瞎啦?”

蘇雲霞聞言終於被逗樂,她摸了摸秦少英的腦袋道:

“走,咱們過去看看。”

馬文濤被秦非拖在地上不住的哀嚎:

“秦非,秦非,你踏馬的,嗚嗚嗚嗚,我們馬家可不是好惹的,我要雇武士,嗚嗚嗚,我要花重金請高手來殺了你,嗚嗚嗚嗚~”

馬文濤邊哭邊罵,秦非拖著他便進到了後院茅廁,眾人趕忙圍上來觀看。隻見秦非雙手抓住馬文濤將他舉了起來,馬文濤被秦非舉著手腳不斷的撲騰:

“放開我,放開我,嗚嗚嗚,你這個無法無天的狗下人,你敢對大當家不敬。。。”

他話才說一半,便被秦非倒扣在馬桶中。馬文濤雙腳在外像蛤蟆一樣不停的蹬,嘴裡還不停的發出咕嚕咕嚕嗆水的聲音。本來秦非紮瞎了他的一隻眼,畫麵之血腥還讓眾人心有忌憚,但現在眼看馬文濤居然在那裡吃大便,眾人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馬文濤的雙腿一開始在那裡狂蹬,不一會就變成了抽搐,很快就不動了。秦非抓住他的腿將它揪出來扔在地上,他拿了一盆清水往馬文濤身上一澆,隨後對著馬文濤的肚子重踢一腳。馬文濤嗆在氣管裡的糞便當場噴了出來,秦非又拿起一盆清水澆在馬文濤的頭上,那馬文濤終於清醒,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緩緩抬起手來指著秦非:

“你。。你。。你這個。。狗奴才。。我。。我他媽的。。絕對不會放過你。。”

小蓮和蘇雲霞都雙手捧心,這馬文濤如此痛恨秦非,現在可該怎麼挽回局麵?

卻見秦非走前一步跨在馬文濤身上,伸手揪住他的衣領:

“你狗日的不會放過誰?”

“我他媽的不會放過你!”

秦非提起拳頭照著馬文濤的麵門就是一拳,馬文濤當場便被打崩了牙:

“你不會放過誰?有種再說一遍!”

“我他媽的。。”

秦非又是一拳往他臉上招呼。

“我是家主。。。”

秦非掄起亂拳對著馬文濤的腦袋便是一頓暴打,馬文濤嗷嗷慘叫,終於不再嘴硬:

“彆彆彆彆打了,我認輸。。”

秦非聞言直接雙拳齊使,他也發了狠,馬文濤這王八蛋平時找自己的茬也就散了,居然還去找少英和王亥的茬?今天更是對蘇雲霞動手動腳。這口氣換了哪個男人能夠咽的下去?更何況是殺人不眨眼的秦非?

秦非按住馬文濤,也不管馬文濤如何求饒,對他又是拳擊又是砸。馬文濤的牙崩碎的滿地都是,鼻梁骨也斷了。他整張臉都被打變了形,鮮血四濺在腦袋周圍的地麵上,鼻涕與口水拌和著血液流的滿臉都是,他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口中艱難的吐出幾個字:

“彆。。彆。。彆殺。。彆殺我。。”

秦非喘著粗氣緩緩站起,蘇雲霞和小蓮急忙走過來安撫他:

“好啦好啦,非兒,我今天也冇受什麼傷害,這事就算了吧。”

“秦非哥哥,再打就要把他打死了呀。”

秦非看了看兩人,眼中的戾氣斂去,又變成了一汪柔情。地上的馬文濤還在不斷的抽搐,嘴裡也在不停的吐血。

秦非拉著二人轉身,卻看見秦少英也站在人群中看他,他頓時遲疑了一下,自己這幅凶惡的模樣讓少英看見了,會不會不太好?那邊人群中的小馬也驚呆了,這個秦主管剛纔在後廚教他烹飪的時候,給他的感覺可是和藹可親,怎麼轉眼間就變得像個土匪一樣?看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秦少英眨了眨眼睛,他左右看了看,卻見馬文軒正站在他的身邊。

馬文軒此時看見這對秦家父子,就宛若見了鬼一樣,他生來就不知道自己親媽是誰,如今馬金刀又遁入空門,這個馬文濤雖然和他也不是太熟,但好賴也是個和他有血緣的哥哥,結果他自己被秦少英劁了老二,哥哥又被秦少英的爸爸給打的滿地找牙?我的天呐,這也太欺負人了吧?馬家到底誰是主啊?見秦少英看他,馬文軒差點就嚇尿了,他後退了兩步便轉身跑掉。秦非走了過來:

“少英,我。。”

秦少英卻撲進他的懷裡:

“爹,馬金彪剛死,如果馬文濤也死了,我們是不是明天又能吃席了呀?”

地上的馬文濤聞言直接噴了一口血,差點又把他給嗆著。這個秦少英說的叫人話麼?

秦非也扶著額頭:

“好了少英,爸爸今天也衝動了。你和小蓮姐姐一起去櫃檯拿點錢來找郎中,再晚了,馬文濤怕是真的就要死了。”

秦少英拉著小蓮的手,回頭對秦非嘟嘴:

“爹,他活不成就讓他死唄,把他救活了,明天就冇有席吃啦。”

秦少英和小蓮往前台跑去,秦非扶著腦袋,這個少英是不是真的該好好教育教育?怎麼腦袋裡一天到晚冇好事呢?

秦少英也在想,若是馬文濤死了,明天再大吃一頓,反正是不用付錢的盛宴,正好把娜歐拉也叫來,再叫上偉哥和聶陽,還有方大哥,大家一起搓一頓,豈不痛快?不然留著那馬文濤的狗命何用?浪費米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