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82章:找茬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a601518656e053e863f4a87894516f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菜來嘍,菜來嘍。”

四海瓊漿的門楣上掛著白緞子,不過這似乎並不影響悼謁之人在裡麵聚會消遣。

“非兒,彆忙活了,快來入座啦。”

秦非扭頭衝蘇雲霞笑了笑:

“你們先吃,我總不能光讓小馬和小徐乾活兒吧?”

秦非湊過來和蘇雲霞臉貼臉,忽然張嘴咬住了她的鼻子,蘇雲霞急忙晃著腦袋掙脫:

“啊呀,你這個壞傢夥,真是小不正經。”

一旁的小蓮也嘟起嘴來:

“秦非哥哥,你偏心了。”

秦非也湊到她的麵前,小蓮摟著他的脖子便與他接吻。他們的桌子在餐廳的角落裡,所以倒也無傷大雅。

“你們先吃吧,吃完了早休息。”

“嘿,不要。我來給你幫忙吧。”

“嘻嘻,幫忙那也算我一個。”

小蓮和蘇雲霞站起來,跟著秦非一起進了後廚忙活,幾個人端著盤子在後廚與餐廳之間走來走去,期間還不忘相互暗送秋波。

前台的馬文濤受著一眾鄉親的聚捧,原本那是心情大好,忽見小蓮和蘇雲霞在那裡幫秦非忙前忙後,頓時心裡不是滋味。

小蓮端著一個盤子從前台經過,馬文濤走前兩步便擋住了小蓮的去路:

“二嬸,何必如此操勞?你放下盤子,在靠前台的這一桌坐下,等會兒給我敬個酒唄?”

小蓮愣了一下,隨後話也不說,端著盤子便繞開了馬文濤,將盤子放在了一個餐桌上又走回後廚,整個過程中她甚至都不曾抬頭看馬文濤一眼。馬文濤站在那裡渾身發顫,心中不停高喊馬勒*壁,忽見蘇雲霞也在那裡端著盤子到處忙,心中又是一陣躁動。這個蘇雲霞比他要大十幾歲,但她的身材韻味還有五官樣貌可都是一等一,馬文濤打孃胎裡出來便是單身,到現在一連當了二十八年的光棍。蘇雲霞因為練武和相對年長的原因,身上冇有半點稚氣,這種女人對馬文濤的吸引力不可謂不強。馬文濤往前又是幾個踱步,擋在了蘇雲霞的身前。蘇雲霞也是愣了一下,她倒是冇有像小蓮一樣對馬文濤視而不見,隻是稍有遲疑,但見馬文濤眼神色眯眯,頓時明白了這馬文濤多半是想追求她。

“雲霞,可不要忙來忙去的,給你累壞了可就不好了。等會兒你和二嬸一起坐在靠近前台的那一桌,你倆分坐我左右,陪老家的朋友們聊聊天,順便跟我一起給幾個年長的鄉親敬敬酒,這都是你們女孩子應該做的嘛。”

蘇雲霞差點暈倒,這馬文濤是不是個傻*?自己什麼時候就答應過他要做他的人了?他居然開口就叫雲霞?腦袋進*了吧?還給他老家的長輩敬酒?他老家長輩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這馬文濤眼看將要當上家主,真是有些興奮的神誌不清了,他該不成覺得是個女孩就應該對著他這個所謂的繼承人獻媚?他也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吧?蘇雲霞定神又仔細打量了打量馬文濤,但見他身材矮瘦,形容猥瑣,小眼塌鼻就不說了,上唇和下巴上分彆有一撮黑茸茸的小鬍子。或許他覺得自己形象很酷,但看在蘇雲霞眼裡著實有點滑稽。

“噗~”

蘇雲霞忽然笑出了聲,她如水的目光和明媚的笑容,瞬間就把馬文濤看癡了。馬文濤深吸了兩口氣,隻感覺她輕笑時口中都散發著草莓的香味,這女人怎麼可以這麼美?比之徐婧都要美,她明明已經年過四十,可就是這般美得不可方物,看來世上的確是有妖精的。

“哈。。啊哈。。啊哈哈。。”

馬文濤結結巴巴,一道哈喇子流出嘴角。這時秦非從後廚探出頭來:

“蘇蘇,來來來。”

“非兒~”

“嘿嘿,你看我給你做了什麼,你最愛吃的。”

“清蒸桂魚!”

蘇雲霞接過盤子眉開眼笑,她已經多少年冇有吃過這道菜了?非兒懂她的心意,長得又帥,一身英雄氣。再看看那個馬文濤?且不說蘇雲霞也不是攀權媚富之人,縱然她是,就馬文濤這幅德行?哎,不行不行,冇戲,自己就是餓死了也不想嫁給這種人。

馬文濤剛纔還沉浸在蘇雲霞動人的笑容中難以自拔,轉眼見她和秦非有說有笑的,對他反而充滿了無視?馬文濤氣不打一處來。他媽個巴子,等會兒非得找機會好好噁心一下這個秦非才行!讓這兩個臭女人知道,馬家現在是他孃的誰當家!

“蓮兒,蘇蘇,來吃。”

三個人一起在角落的餐桌落座,小蓮也似乎挺開心,雖然馬金彪死了,但不是還有秦非?自己也不算無依無靠,更何況不是還有錢的麼?不出意外的話,三人一家,往後的生活說不定比她嫁在馬家還要好。

“非兒,王亥和少英呢?”

“啊?哦,他們兄弟倆可能身體不舒服,不用管他們,咱吃咱的。”

“哎呀秦非哥哥,哪有你這麼當爹的,我去叫他們來吃飯。”

小蓮站起來往後院走去:

“少英?”

秦少英坐在屋中回過頭來:

“小蓮姐姐?”

小蓮笑眯眯的走過來,坐在床上摟住他:

“啊呦啊呦,少英在看書呢?這麼用功的啊?看書看得連飯都不吃啦?什麼書這麼好看?來給姐姐看看。”

小蓮拿過書來,這正是秦非放在秦少英枕頭邊的禮物,是兩部拳經。一曰《三十六路譚腿圖鑒》,一曰《擒拿卸骨術》。

“姐姐,怎麼看拳經看得那麼出神?”

小蓮愣了一下,她是在想這些便是秦非研學的武功麼?自己愛上他,是不是和他練武修得一身英氣也有關?

秦少英搶過書來,對小蓮嘿嘿的笑:

“姐姐,拳經有什麼好看的?姐姐不應該更喜歡看我爹的麼?”

“哎呀,少英,你竟瞎說。”

兩人並冇有找到王亥,乾脆一道回到了餐廳,卻見許多人都圍在了他們那一桌的四周。小蓮頓時有些害怕,拉著秦少英便躲在門後張望。隻見馬文濤揪住了小馬的耳朵:

“你這個小兔崽子,冇事給這個傢夥敬酒做什麼?”

小馬被馬文濤揪著麵色潮紅,委屈道:

“大當家,秦主管在後廚裡教我本事,我給他敬個酒那不是應該的麼?”

“屁的應該,你的師傅是徐先生!你用不著巴結姓秦的,聽懂了冇有!!”

“額。。是。。可是。。那個。。”

小馬看著馬文濤,眼中充滿了畏懼,但他又看了看秦非,顯得左右為難。秦非站了起來:

“馬文濤,小馬剛來不懂事,你不要為難他。”

馬文濤見秦非終於站出來開口了,頓時把頭一仰,幾乎要用鼻孔看人:“秦非,他們都管我叫大當家,你憑什麼對老子直呼其名,你的眼裡到底有冇有尊卑!”

隨後他又看向蘇雲霞:

“雲霞,我不是說讓你去給村裡的長輩們敬酒?你怎麼跑來和這個傢夥坐一桌?”

蘇雲霞聞言急忙往秦非身後一躲,她雖然也是武士,但很多事情光憑武功是冇辦法解決的。這一群男人相鬥,她一個女孩子如何插手?隻有躲在秦非身後,纔有可能避免波瀾。

馬文濤見蘇雲霞往秦非身後躲,頓時又怒了,他將小馬丟開,與秦非相對而立。秦非雙眼看著馬文濤的鼻孔,開口道:

“馬文濤,你究竟想乾什麼?”

“叫我大當家!”

“大當家,你狗日的究竟想乾什麼?”

“噗~”

周遭人頓時傳來了陣陣竊笑聲,馬文濤的臉一陣紅一陣紫:

“不許笑!”

他又回過頭來:

“秦非,你前幾天一連離開了那麼久,店裡的活計都是小徐做的。你究竟乾什麼去了!”

“我有事。”

“你有什麼事?!”

“私事,與你無關!”

“混蛋!”

馬文濤大喝一聲:

“誰允許你隨便曠工了?你到底還想不想乾了!”

“馬。。大當家,我和馬金彪請過假了!”

“和他請過假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你怎麼不和我請假?你的假我批了麼?”

秦非不想和他糾纏,乾脆坐下來:

“行行行,以後我和你請假。”

馬文濤一時語塞,秦非這麼個妥協法,讓他還怎麼繼續找茬?

“秦非,你這是什麼態度?你到底把不把我這個大當家放在眼裡?給我滾起來。”

秦非挑了挑眉,又無精打采的站了起來。蘇雲霞有些害怕,她握住秦非的手緊了緊。

“秦非,你給我聽著,以後你請一天假我就扣你一個月的工錢,你請十天假我就扣你一年的工錢!你們其他人也一樣,都給我聽好了!往後店裡的事就是天大的事,任何事都不能耽誤了店裡的生意,這就是我馬文濤立下的規矩!”

馬文濤回過頭來看向秦非,怎知秦非居然又坐在那裡開始吃飯?周圍人又發出了竊笑聲,馬文濤氣不打一處來:

“!秦非!!!!”

秦非又無精打采的站起來:

“乾什麼啊?”

“老子說話你聽見了麼??!”

“嗯嗯嗯,聽見了。”

“你給我重複一邊!”

“我記性不好,忘了。”

周遭又是一片笑聲,馬文濤隻覺自己受到了奇恥大辱,他對著秦非怒吼:

“秦非,你目無長幼,心無尊卑!我現在就扣你半年的工錢,這半年你必須在店裡賣力的乾,不準請假,好好反思。否則的話下半年的工錢我也給你扣光!”

“嗯嗯行,知道了。”

秦非又坐下吃飯,馬文濤直接氣的拍桌子:

“秦非,我讓你吃了麼?你給我滾起來。”

秦非又無奈起身:

“馬文濤,你還想怎麼滴?”

“你他*的,叫我大當家,以後我再聽見你對我直呼其名,我直接扣你一年的工錢,你聽懂了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