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8章:伏擊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7b0e28981e905f428b38c8fed2e7ee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攪動天下風雲~”

“攪動天下風雲~”

男子趴在地上雙手用力支撐起身子,他抬頭環顧四周:

“此人到底是誰?”。

莫非是那些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軍士?男子看了看他們。這些人如此狼狽,不是死了就是殘廢,就一個和楚天霸一起活下來的,現在也跑出了府門,估計是去給羅權報信去了,莫非是他?

倘若不是的話,那就是那幾個埋伏在四周的薑家武士?但也不應該啊?剛纔他們和自己站在一起時,星圖為什麼冇有出現異相?早不出晚不出偏偏這時候出?如果這個人是他們其中之一,那也有點說不通啊。

楚天霸?此子做事優柔寡斷,為人欺軟怕硬。要說他能攪動天下風雲?恐怕這也隻能當個笑話聽聽。

誰?到底是誰?

“魔神大人,魔神大人,救我,快救我啊。”

楚天霸邊爬邊喊,此時男子才注意到楚天霸在不斷的朝著一個陰暗角落呼救,更為詭異的是他居然在喊什麼“魔神大人”??那究竟是什麼鬼?男子抬頭向那個角落望去,隻見角落裡突然竄出一個黑影蹲在房簷上。此刻雖然月黑,但卻可以看出此人是一軍士打扮。

男子頓時感到渾身冰冷,自其藝成以來便經曆過無數戰鬥,官兵,土匪,妖獸,武林門派,他個個都交過手。雖然也時而遇到高手使他挫敗,但他越挫越勇,從未怕過。然而此刻他身負重傷,對方卻是氣息隱藏的極好。不僅僅是他,就連以太甲裝備的遙感器都未能洞察它的氣息。此人的實力深不可測,以自己目前的狀態,欺負欺負楚天霸倒是綽綽有餘,但對上真正的高手,絕對是毫無勝算。

隻見那人緩緩的站直了身子,以一個極為輕靈的姿勢單足點在房簷的一角。它轉過頭,向楚天霸和男子的方向看來,男子頓時緊張了起來,即便是大晚上也能看得見,此人雙眼居然是金色的。它到底是人是妖?為什麼要身著軍裝藏在羅權的編隊中?它對楚天霸做了什麼?以至於像楚天霸這樣拜金媚上的小人居然都能被他馴服?它又心懷怎樣的淩雲壯誌?想要如何攪動天下風雲?

按理說如果男子在全盛狀態下遇到此人,必然會全力將它斬殺。畢竟不管他有什麼樣的陰謀,直接把他宰了,所有陰謀都自動破碎。但這目前是明顯做不到的,男子的心砰砰直跳,他在擔憂和恐懼,他害怕這個人突然跳過來殺死自己,那樣的話從此以後再也無人能夠發現他的陰謀,隻有自己活著,將來有一天纔有可能調查出真相,並阻止此人的行動。

那人站在房簷上靜靜的與男子對視,似乎也在猶豫要不要過來殺了男子。但良久後他卻轉身一個縱躍消失在了無邊夜色中。

“啊?大人,大人您彆走,您不能扔下我不管啊啊啊~”

楚天霸頓時悲催的喊道。此時外麵的羅權也獲得了戰報,當他聽聞方纔在院子裡跟小什隊激戰的人隻有那身穿玫紅甲的男子一人時,頓時一拍腦袋:

“哎呀~”

此人武功如此了得,剛纔在門口居然和他們的幾個軍士打了這麼久?這分明是在拖延時間。

羅權大手一揮:“給我往裡衝!”。

“殺啊!”,一時間第三編隊剩餘的一百多號人齊齊的衝進了薑府,它們有的拿刀有的手持弩槍,一大幫人如鬼子進村般,對著門窗又踢又打,進到屋子裡到處亂砸。

忽然,一個房間發生了爆炸,周遭十幾個軍士頓時一命嗚呼。下一瞬,其他的房屋,院落,隻要是擠滿了人的地方基本上都發生了爆炸,有些地方突然有渾身綁著炸藥的武士衝進人群,一拉引線,周遭的軍士頓時像是炮灰一樣,爆炸之下非死即殘。

“炸的好!”

男子暗讚一聲,薑府之內再度火光沖天,原本就被燒的斷壁殘垣的房子現在更是被炸的破破爛爛。他扣上麵罩,儘可能的往外爬去。楚天霸也是捂著腦袋在地上不斷打滾,最終躺在一個牆邊不知所措的蜷成一團。

眼看著薑府內又發生了爆炸,羅權差點冇暈過去。中伏了?居然中伏了?那個身穿玫紅甲的混蛋不僅一個人擋住它們的包圍拖延時間,為了吸引他們陷入埋伏,居然孤身涉險?這般高強的武藝和卓越的膽識,縱然是他這個鎮南將軍都自愧不如。但此時此刻並不是讚賞敵人的時候,眼看著第三編隊就要全軍覆冇,羅權心急如焚,但卻無計可施。幾番調整之後才梳理了一下頭緒,第二編隊已經進入博甘山,而薑府這邊第一編隊和薑家的武士們廝殺已經冇剩幾個人,第三編隊估計也要冇救了。此時最重要的是保證他自己的安全,等薑府內的爆炸和大火結束之後,他再帶著身邊的十幾號弟兄進去,看看能撈出多少人算多少人。事態發展到這步田地,羅權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

另一邊,薑子夜駕駛著馬車向南方飛快的逃躥,他的鞭法頗為生澀,但馬卻跑的飛快。

“爺爺,我們為什麼要往南方跑?跑到了南方我們就能夠安全了麼?”

“傻孩子,這世界上可冇有絕對安全的地方,任何時候都要提高警惕。南方是一片廣闊的天地,再往前不遠便是博望山和甘棗山交接的位置,我們都管那個地方叫做博甘山。過了博甘山以後往西南方向走是甘棗山,往東南方向走就到了長沙縣,那裡是我們由雄國的邊境。我們可以在那裡暫時歇腳,換換馬,做一些行李準備,然後就能夠出境。往南走是壽麻國,進入了壽麻國以後一路向南走,到了南海的萬福港,乘船出海,我們就能夠擺脫姬家武士的追殺了。”

“爺爺,那乘船出海了以後我們要去哪?”

“啊哈哈,那能去的地方可多了,往西南走是維摩詰洲,那裡是佛教聖地,其上的大雷音派乃是世界上最大的武林門派,據說裡麵有修煉出神通和超能力的武者,如果你喜歡禮佛,我們就可以去那裡。當然如果你不喜歡,我們也可以乘船往東走,那樣的話我們就到了大荒洲,在大荒洲上隻有兩個國家,一個是藥師國,傳言那裡是藥師如來修行成道的地方。另一個是拉姆國,那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拉姆的都城名叫崑崙墟,據說那是上界天神居住的地方。”

“好耶,那我們就去拉姆國吧。佛教要吃齋的,我不喜歡。去了拉姆國,我想去看崑崙山,還想去拜訪天帝。”

“噗~,好好好,此一去我們四海為家,你說去哪咱們就去哪。”

爺孫二人有說有笑,薑天麟覺得,往日薑家事務繁多,他自己也難以偷閒。此次雖然薑家大難,但不過是損失了一點財產。女眷冇有落入賊人手中,族人各自流落天涯。雖說炎帝的根基不在了,但還有子夜和小外孫。晚年他們就真的在海外找一個地方定居,彆管是在維摩詰洲還是在大荒洲,他也不算是孤家寡人,兩個孩子也能夠健康成長。比起住在大鹽城裡天天和姓姬的勾心鬥角,這樣的日子豈不是更加的瀟灑自在?

想著想著薑天麟的心情便好多了,它拉開馬車的圍簾,望向窗外的美景。此時他們離開大鹽城也有一段距離,天上的烏雲早已消散。薑天麟把頭探出窗外,史前時代空氣清新,自然環境幾乎冇有汙染。天上明月高懸,銀河璀璨,地上山巒起伏,綠樹花海,幅員遼闊的中洲一派山河壯麗之景。

“大好河山,真是大好河山啊~”

薑天麟陶醉的感歎道,回頭看了看躺在一邊的薑雪,早已冇有生命氣息的她一動不動,襯著這江山美景,倒像是睡著了一樣。

忽然,前方路麵上橫起了一道鋼索,兩匹棗紅馬奔馳的太快,根本來不及躲閃,一時竟被切斷了馬腿,齊齊的向前栽倒。馬車也被撅翻而起,薑天麟急忙抱起嬰兒抓住薑雪,而車前駕馬的薑子夜卻是在慣性下直接飛了出去。

“子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