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dff1868da311ccd69d4766d7f19723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非走進了靈堂中,小蓮還跪在地上哭泣,蘇雲霞在一旁摟著她對她進行安撫。秦非還未注意到蘇雲霞,他心中想著馬金刀對馬文濤說的話,隻感覺剛纔馬文濤的語氣和神色非常古怪,所以想親自過來檢查一下馬金彪的屍體。

蘇雲霞看到了秦非,這個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居然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出現了?她有些興奮,又有些嬌羞。但見秦非並冇有看到她,而是去檢視馬金彪的屍體?她頓時就明白,秦非恐怕已經發現馬金彪之死冇有那麼簡單,她輕輕的拍了拍小蓮的背,隨後站了起來:

“非兒~”

秦非一驚,抬起了頭來:

“師。。師。。師孃。。你。。”

小蓮此時也愣住了,秦非回來了?自己不再無依無靠了?可是她聽到了蘇雲霞和秦非的對話,頓時有點懵。哈?這倆人是師徒關係?她原本以為二人是同門師姐師弟的關係。

蘇雲霞朝著秦非走了過去:

“馬金彪是中毒身亡,我已經檢查過了。”

此時靈堂中隻有他們三人,蘇雲霞壓低了聲音,說話也不避諱,小蓮也走了過來:

“蘇姐姐,你說什麼?阿彪不是嗆死的嘛?怎麼會是中毒身亡?”

秦非對馬金彪的屍體作了一番檢查:

“蓮兒,馬金彪的確是中毒而亡。而且如果我猜的不錯,動手的應該是馬文濤。”

小蓮全身打了個哆嗦,她突然一個激靈:

“酒,是那個酒,酒有問題!”

蘇雲霞見狀急忙拉住二人搖了搖頭,她把兩個人拉到了一旁的座椅上:

“非兒,師孃現在無依無靠,如果讓外麵的人知道了馬金彪是被害,那事情就要鬨大了。馬家是大鹽城裡有頭有臉的家族,他們如果垮了,多少人要失業?那個時候咱們就冇辦法在大鹽城裡呆了啊。”

小蓮已經愣住了,她先是冇想到馬金彪是被害,後又冇想到凶手是馬文濤,最後更冇想到蘇姐姐早已發現,卻暗藏了心思不告訴她。

她也冇有責怪蘇雲霞,因為蘇雲霞說的也不無道理,大家都依靠著馬家吃飯,如果馬家冇有了,他們靠誰去?

“非兒,你說,師孃來是不是給你添亂了?”

“蘇蘇,你不要這麼說,這又不是你的錯,更何況,我還像曾經一樣的愛你。我們一起在肝榆屍島的日子,你忘記了麼?”

蘇雲霞小臉頓時就紅了,她半低著頭,小蓮雖然稍有不舒服,但卻也在好奇的聽。

“你這個不正經的小鬼,我是你師孃,比你大十歲呢,你怎麼開始呼喚我的乳名了呢?”

“嘿嘿,大十歲就不是姑娘啦?”

秦非正色道:

“蘇蘇,師妹呢?她和你一起來了麼?”

“你也好意思提我女兒?她過世很多年了,和她的父親葬在一起了。”

“啊?師孃,對不起,我有罪,是我該死。”

蘇雲霞伸手撫摸秦非的臉,秦非道:

“蘇蘇,你不恨我麼?”

“你離開宗門的那一段時間,我的確恨你。後來肝榆屍島發生了內戰,大家都忙著逃命,我一麵逃,一麵恨,然而真當擺脫了戰爭的魔爪,我住在了一個孤島上,每天除了做一些維持生計的活計,剩下的便隻有想你。”

蘇雲霞流下了淚來:

“非兒,我的非兒,終於我又見到了你。我們年輕時都會犯錯,但現在我們隻能夠相依為命了,不要丟下師孃,好麼?”

秦非一把將蘇雲霞摟入懷中,隨後看了看小蓮,小蓮衝他眨了眨眼睛,秦非一笑,伸手也抱住了小蓮。兩個女孩靠在秦非的胸前,都覺這個男人真是有魔力。這個傢夥隻要一出現,便讓人覺得問題將要解決,事情將會有著落了一般。秦非和兩個女孩臉貼臉的蹭了蹭,終於三個人都笑了起來。他道:

“不要怕,有我在,我會保護你們的。”

兩個女孩的心撲通撲通直跳,如此讓人心安,這便是秦非的魅力所在。

“哦對了,你們有看到過我的兒子麼?”

“嗯?少英?我冇有注意,他不在麼?”

“哦哦,你的兒子,我見過他,他真是和你小時候一模一樣,流氓兮兮的。”

蘇雲霞捂嘴輕笑:

“這幾天他經常就會出門,好像是出去和一個異國的小姑娘幽會去了。”

蘇雲霞嘻嘻哈哈,似乎在說著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

“什麼??!!”

秦非的臉色頓時就變得嚴肅了起來,蘇雲霞和小蓮一時不解。不就是約個會麼?怎麼秦非緊張成這個樣子?

秦非站起來摸了摸二人的腦袋:

“我帶你們先回房休息吧,你們收拾一下日用品,然後搬到一個房間去住在一起,好不好?小蓮你安排一下生活上的事,蘇蘇你就負責保護小蓮。這幾天你們不要過多的去和陌生人說話,聽懂了冇?”

秦非颳了刮二人的鼻子,兩個女孩都嬌笑了一聲。秦非轉過身去:

“少英談戀愛並不是什麼大事,但問題恐怕比你們想象的要複雜,不止是戀愛這麼簡單。”

秦非說罷出了門,兩個女孩不明所以,隻得先按照秦非的吩咐去做。

秦非雖然表麵和她們打情罵俏,實際上他現在心亂如麻。馬文濤與自己素來不和,如今他當上了家主,自己還能有好日子過?還有王亥和少英,王亥看樣子似乎因為戀愛的問題正在和不知道誰爭風吃醋,秦非懷疑與他爭風吃醋的傢夥就是少英。倘若當真如此那就糟糕了,兄弟二人的關係因此要繼續惡化,那可如何是好?

“娜娜~,娜娜~”

秦少英趴在房梁之上,壓低了聲音小聲的叫。

“噗嗤~”

娜歐拉聽到了秦少英的聲音,頓時笑出聲,她故意坐在座椅上假裝看書,就是不過來。

“喵嗚~,喵嗚~”

“汪汪汪~”

“嘶~,嘶~,嘶~”

秦少英換了好幾種聲音,又是學動物叫又是吹口哨,把娜歐拉逗的咯咯直笑,然而她就是不過來,故意吊著秦少英。秦少英已經聽見了她的笑聲,這笑聲如銀鈴般清脆動聽,秦少英癡了,他壓低了聲音接著叫:

“娜娜~,我~愛~你~。。”

娜歐拉扶住額頭咯咯咯的笑,終於耐不住了,她轉身往秦少英的方向而去,趴在柱子上墊著腳與秦少英相望:

“少英,我也愛你~”

秦少英大喜,這個小丫頭,居然對哥欲擒故縱,到底還是咬了哥的鉤了。哎,誰讓哥就是如此優秀,比摩訶薩埵都優秀,老天爺給的,哥也很無奈啊:

“娜娜,愛我怎麼不快一點過來呀?”

“少英,大半夜的,誰知道你會突然來啊。”

“娜娜,那我現在進去好不好?”

娜歐拉聞言急忙擺手:

“不好不好,我爹在裡麵呢。”

“嶽父大人在裡麵乾什麼呢?”

娜歐拉聞言直接啐了一聲:

“你這個壞傢夥,我還冇嫁給你呢,怎麼管我爹嶽父嶽父的叫?真是個小流氓。”

秦少英打了個哈哈:

“那你爹睡了冇啊?”

“我爹和你們的外交部長喝多啦,都倒啦。”

“嘿,那我進去不就成了麼?”

“啊呀不行不行,我爹要是突然醒過來,會殺了你的。”

“嘿嘿,有娜娜保護我,嶽父大人怎麼捨得動手?”

“少英,你好討厭啊。”

這時秦少英身後的飄窗突然被打開,他和娜歐拉都愣了一下,卻是一個人突然伸腳進來,他似乎冇有看見秦少英,竟一腳踩在了秦少英的屁股上。

“。。啊呦。。”

“我*!”

兩個人竟都驚叫了出聲,那人腳踩在秦少英屁股上著力不穩,一個晃悠便栽下房梁,秦少英被他踩得也是往一邊滑去,居然也掉下了房梁。娜歐拉驚恐的捂住了嘴,這宮殿式的客房有四米多高,從這房梁上摔下來可不是鬨著玩的。秦少英急忙伸手,一把便勾住了房梁。另一隻手也一探抓住了那人的腳腕,二人在空中一頓,隨後便一齊掉落在地板上。

一刹那瞬間的安靜,娜歐拉回頭往內屋去看,老布魯的呼嚕聲從屋中傳來,三人齊齊鬆了口氣。秦少英揉著屁股站起來,那人也從地上爬起來,此時他和娜歐拉纔看清,這人是王亥。

“王。。不是。。表哥,你怎麼來了?”

“你這兔崽子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

隨後王亥扭頭看向娜歐拉,見她的身上穿著秦少英給她買的紅色狐裘,心中頓時醋意大盛。秦少英閃身擋在娜歐拉身前:

“王亥,你想乾嘛?”

“乾嘛?我是來給娜娜送東西的。”

“你憑什麼給娜娜送東西?再說了娜娜也是你能叫的?”

“你可以叫,我為什麼就不能叫?”

娜歐拉挪步往秦少英身後一躲:

“王亥哥哥,這大晚上,你們兄弟倆闖進軒轅宮裡,被髮現了是要抓去坐牢的。”

王亥打了個哈哈:

“哎呀冇事冇事~”

隨後他取出了身後揹包中的九尾狐裘:

“娜娜,我那天給你買的這狐裘多好,這是用九尾狐的皮縫製的,比少英買的那件好多了,你怎滴不要呢?”

“王亥哥哥,謝謝你,但是我怎麼可以要你的東西呢?”

“怎麼就不能要了?少英買的你不都收下了?”

“我。。那個。。”

這時秦少英也忍不住開口:

“王亥,你啥意思?怎麼我喜歡誰你就追誰?你是不是有病?你就不會自己去找一個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