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75章:試煉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02f6d56b49d2def42656369eb80f6c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非走進了一個山洞之中,此處的入口位於肥遺巢穴不遠之地,已經是太華峰峰穀之下。

“好陰森的地方,這究竟是哪?”

秦非每走一步,腳下都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他低頭一看,竟然是一堆又一堆的森森白骨。秦非暗暗心驚,這裡有人骨,有獸骨,但多數卻是人骨,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裡一連死了那麼多的人?

此地四麵無光,秦非啟用了以太甲的夜視功能,雖然不影響視力,但卻使得氣氛更加恐怖。忽然間鏡頭開始變得模糊,秦非關閉了夜視功能,卻是此處已經有了亮光。秦非環顧四周,這裡是一個非常之大的空間,宛若一座地宮。站在裡麵秦非隻感到自己異常的渺小,地宮的四壁上有長明燈,中央是一座小山,走近一看,秦非才發現那是由森森骸骨堆砌而成的小山。這般恐怖的場景換了是誰都會不寒而栗,骸骨堆砌的極高,整座骸骨堆極為高大,秦非站在骸骨堆旁依舊覺得自己非常渺小。他忍住膽寒之感,小心的邁步踏上骸骨堆,他已經看見了在骸骨堆的頂端站著一個人,由於離得有點遠,秦非隻能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

秦非踏上骸骨堆小心翼翼的走著,忽然骸骨堆中伸出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腳腕,秦非一驚,直接飛了起來。此時他纔想起自己可以飛,那手抓的極牢,隨著秦非的遁空,這手後麵的部分也被秦非給帶了出來。這是一具殭屍!隻見這殭屍金色的毛髮披散著,眼球儘是黑色,眼角還有鮮血溢位,他麵容枯槁,幾乎是皮包骨,臉上也有道道潰爛的傷痕,嘴一張,下巴卻宛若與上顎脫節了一般,同時露出森森獠牙,極為駭人。

秦非在半空中便揮劍斬落,當場就砍斷了這金毛犼抓著他的那隻手臂。殭屍墜落了下去,秦非也降落在地麵上,這時他的身後又有殭屍撲來,秦非一記借力打力,閃身便是一個過肩摔把那殭屍撂倒在地。殭屍未及起身,腦袋便被秦非一劍釘在地上。

那斷手的金毛犼狂叫出聲,它居然撿起一根白骨朝著秦非衝了過來。秦非單手執劍平刺,劍刃與白骨相碰,然而秦非的力道卻不曾用老,他手腕翻轉,劍刃黏在白骨之上畫圓擺動,忽然秦非變招一挑,金毛犼連武器帶胳膊都飛了出去。秦非瞬間再變招,前衝橫劈,箭步向前劍光一閃,金毛犼的腦袋也飛了出去。那犼斷手斷頭,身子跪地緩緩倒下。

秦非看了看四周,他不知道是這裡隨機會出現殭屍?還是他觸發了什麼機關引來了殭屍?總而言之此地詭異,秦非乾脆漂浮了起來檢視周遭的情況,對於白骨堆頂端的那個人,雖然他也很好奇,但他還是決定先完成他自己該做的事。經過了一番勘察,此地並無蜥蜴人的蹤跡,但裡麵卻有暗道,秦非想都冇想就飛了進去,這個山洞不僅大,而且暗道也是又寬又長,秦非一路飛掠,時而就會遇到殭屍攻擊他,他經過了好幾個像剛纔那樣的地宮,加上剛纔那個,一共有四個地宮。長廊之上還有一些壁畫,內容斷斷續續,不過秦非大概的能夠看出來,這壁畫講述的是涿鹿之戰。古老的地宮,詭異的殭屍,陰森的氛圍。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穿越了最後一座地宮,時間已經過去了大約好幾個時辰,秦非聽見前方洞口有水聲?於是走了出去,這出口比起裡麵的地宮可要窄小多了,外麵是一道瀑布。秦非衝出瀑布慢慢懸浮升空,竟發現這是在大鹽城附近?

秦非有些搞不懂了,這地宮裡到處都是殭屍,按理說極為危險,而且又在大鹽城附近,姬皇他們應當高度重視纔對。然而這附近卻並冇有軍事禁區,而且他也從未聽說大鹽城附近有殭屍作祟,宛若這些殭屍都很乖巧的躲在地宮中不出來?這到底是為什麼?

秦非又返回地宮,穿越長廊,他花了不少時間仔細審閱了四座地宮。每一座地宮的光景都不一樣,這最後一座地宮光線晦澀,牆壁上畫滿了符咒,下方全都是亂石林,其中有一個人靠著一麵石牆坐在那裡低著頭。秦非前往檢視了那個人,那是個死人,看起來是個男子,他的麵目也是像腐爛了一般,比較顯眼的是口中一對獠牙。

“看來這傢夥也是個殭屍,不過他為什麼不動彈呢?是需要觸發什麼機關他才能活過來麼?”

秦非不置可否,另外兩座地宮也都分彆在顯眼的位置陳放著一具殭屍,其中一個充滿黃霧的地宮中,那殭屍是綠色的皮膚,頭頂有一撮立起來的白毛,他的身上穿著一身開胸的紅袍,露出裡麵精壯的胸肌和腹肌。另一座地宮中則是堆滿了棺材,秦非隨便打開了幾個,裡麵居然全都是殭屍?最顯眼處有一個巨大的棺材,裡麵躺了一具魁梧的殭屍。

秦非回到了那骸骨堆成山的地宮中,心想如果他猜的不錯,那個站在骸骨堆頂端的人估計也是個殭屍。

秦非飛到了他的正麵,慢慢的靠近,果然。不過這具殭屍看起來倒像是個女性,她獠牙尖銳,臉上也是皮包骨,模樣猙獰醜陋。她的身上長滿了白毛,頭髮是一條條細細的毒蛇,一經靠近,秦非便感受到她身上充滿了熾熱的氣息。

四座地宮到處都是殭屍,這四個被擺在顯眼位置的殭屍明顯是最厲害的,可是它們卻一動不動,秦非飄到這女殭屍跟前,小心翼翼的踹了她一腳,這傢夥依舊不動。秦非忽然來了興趣,他後撤蓄力,忽然躍起,一個左正蹬,那女性殭屍直接被他踹飛。

與此同時,軒轅宮的書房中,姬皇忽然感到胸前發熱,他取出掛在胸前的軒轅戰甲變身器,隻見變身器正在發亮。這種光信號並非金字塔下的時空裝置又有異動,這是另一種不同的信號。姬皇皺了皺眉頭,不知是哪個調皮的傢夥在搗鬼,居然動了地宮中的殭屍王?膽子夠大的,那個地方就連姬皇自己都冇膽子進去,他搖了搖頭,用炁催動軒轅戰甲。

地宮中那被秦非踹飛的殭屍忽然活了過來,秦非嚇了一大跳,怎麼就活了呢?果然自己的動作太大,還是會把這些裝睡的活死人激怒。

然而這女性殭屍卻是幾個縱躍跳到了骸骨堆之上,隨後又站在那裡不動了。

秦非鬆了口氣,他雖然依舊充滿疑惑,但見這個大地宮和蜥蜴人並冇有什麼關係,所以便冇有了繼續勘察的必要。他從大腿側麵的儲物夾層中取出了一枚墨綠色的腕帶,這便是當年他和薑雪一起去藥師國鑄造的第二副鎧甲。他想要找到一個適合於曆練的地方,將這鎧甲的變身器放在那裡,然後誘導秦少英過來取。可是該怎麼做呢?此處也算是陰森恐怖,但殭屍太多,很容易就會被出其不意的襲擊,實在是過於危險。要不?去肥遺的巢穴或者錢來鎮看看?秦非邊走邊想,拿不定主意。

“馬老闆,賭場和酒樓的生意那麼火,你們還月月收租不斷,馬家可要富可敵國啦。”

“哪裡哪裡,馬家生意再好,不還得靠你們城防軍的官爺罩著?冇有了國民子弟兵的保護,那些黑*啊地痞啊,我們這小商小販可怎麼應對?你說是吧?哈哈。”

馬金彪拿出腰間的酒壺衝著楚天霸招了招手:

“楚中校,還喝點麼?”

“嗬嗬嗬,不必,我還有公務在身,這幾天有的是忙,可不能亂喝酒。”

“那我們改日一醉方休。”

“嗯,我還會去你們四海瓊漿做客的。”

楚天霸可不傻,這酒裡的毒藥就是他給馬文濤的,真喝下去他不老命休矣?他帶著一行軍士轉身離開,有軍士湊到他身邊問道:

“中校,不知咱們今天該去稽覈一下哪家違規的店鋪?檢查一下哪家小姑孃的貞操啊?哈哈哈哈,兄弟們最喜歡的可莫過於和楚中校一起出來執行公務了啊,哈哈哈哈。”

一眾軍士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那楚天霸回頭便扇了那軍士一耳光,眾人皆驚:

“你他*的一天到晚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我們要負責大鹽城的城防工作,現在治安不歸我們管了,懂不懂!”

那軍士委屈:

“中校,咱們不是一直負責治安,城防工作都是由方中校擔任啊,怎麼今天反過來了?這不應該的啊~”

“哼,我也要聽上峰命令,這有什麼辦法?想乾乾,不想乾就滾!”

眾軍士都縮著腦袋低下頭,各個眼中都充滿了不忿,包括楚天霸自己。這個方效梅最近幾天居然被調進了軒轅宮中,也不知道在忙活什麼。曾經方效梅是他的部下,如今方效梅已經成了和他一樣的中校,他自己天天的在大鹽城裡魚肉百姓,也不乾正事,方效梅又忙城防又進軒轅宮。楚天霸不由自主的便有些擔心,搞不好哪天方效梅官要比他大了?他平日裡得罪方效梅的事可乾了不是一件兩件,這要是不小心讓方效梅騎在了自己的頭上?那自己豈不是要遭殃?

楚天霸心想負責城防或許有機會再建功升升官,然而忙活了冇幾天,他便發現這負責城防真是個出力不討好的活。城防不僅僅是派兵站崗戒備那麼簡單,你要清點武器庫,及時更換陳舊鏽蝕的工具,而且經常就需要加修城牆與護城河堤壩。這些事情忙起來又繁瑣又累,而且這都屬於日常工作,算不得戰功,你做的好冇人看得見,做不好責任都是你的。楚天霸皺著眉頭拍著腦袋,經過了幾天的嘗試他才發現,自己還是比較適合去打砸一下商販,調戲一下民女。城防啊巡檢啊啥的,果然還是交給方效梅這種人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