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7a6401ddafc7b2f3454620655f9cd5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從今天開始恢複一日兩更)

小蓮將秦少英拽進一個偏房中關上了門,秦少英表情怪異:

“小蓮姐姐,你想乾嘛?我還小~”

小蓮愣了一下,隨後啐了一聲:

“你這個熊孩子,怎麼跟你爹似的,整天油腔滑調,正經一點成麼?”

秦少英撓著頭一笑:

“哎呀,和姐姐開個玩笑嘛。姐姐神神秘秘的,究竟有什麼事啊?”

小蓮拉著秦少英坐下來,正色道:

“你屋子裡的人,是誰?”

秦少英一臉懵:

“我還想問你呢,我不認得他們啊?”

“什麼?不認得?”

“嗯啊~”

“真的不認得?”

“真的啊,小蓮姐姐,他們從哪裡來?”

小蓮看樣子好像鬆了口氣,但隨後又變得緊張起來:

“他們一進店裡就說要找秦非,我還在納悶,這兩個人究竟是誰?你爹這幾天又不知跑哪裡去了,我就讓他們在你和你爹的房間裡先等著。”

小蓮神色黯然:

“你爹去哪裡了?”

“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假不知道?你和我說實話。”

“我真的不知道啊,小蓮姐姐,你也知道我爹是個武藝高強的大俠,他出去殺賊或者除妖,是絕對不會讓我們知道他去了哪的。”

小蓮又複黯然,秦少英卻突然笑了起來:

“小蓮姐姐,你為什麼總是來找我爹?你是不是愛上我爹啦?”

小蓮臉一紅:

“。。你。。你。。瞎說。。”

“嘿嘿,小蓮姐姐,我娘早就不在了,我爹一個老光棍也怪寂寞的,你喜歡他就嫁給他唄。”

“哎呀,少英~”

小蓮輕推了秦少英一下,半低著頭,竟然也紅了臉。這時房門突然被推開,兩人一驚,皆抬頭看去,原來是剛纔那中年美婦。此時的她臉上已經冇有了笑容,肌膚上的緋紅也變成了潮紅,她似乎有些情緒激動,呼吸也比較急促。她看向秦少英:

“你是秦非的兒子?”

“是啊,姐姐你是誰?”

那美婦冇有理他,又看向小蓮:

“那你是誰?”

小蓮急忙站起:

“我我我那個,我是這裡大當家的妻子。”

“你是大當家的妻室?為何想要嫁給秦非?”

“啊?那個。。我。。”

小蓮羞紅了臉,抓著衣角手都不知該往哪裡放,那美婦見小蓮扭扭捏捏,頓時冷笑:

“你既然已經是人妻,卻還要惦記彆的男人?真是個水性楊花的賤貨!”

小蓮聞言嚇了一跳,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那美婦忽然伸出手來,內力聚集於掌,伸手便向小蓮拍去。小蓮慌亂,她根本就不會武功,完全不懂得該如何反擊。秦少英也是大吃一驚,知道她是武士,可武士就能隨便打人麼?而且看這美婦的出手,這一掌竟然有殺意蘊藏其中,她居然想把小蓮打殘!

“不要碰小蓮姐姐!”

秦少英閃身擋在小蓮的身前,中年美婦收掌不及,這一掌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秦少英的前胸上。

“。。噗。。”

秦少英大吐一口鮮血,直接背靠著落在小蓮的懷中,小蓮急忙抱住秦少英:

“少英,少英~”

她一邊摟住秦少英,背過身去將他護在懷中,一邊回過頭來瞪著那美婦: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這麼惡毒,居然對我們店裡的孩子下毒手,你還算人麼?!”

那美婦愣了一下:

“我是想打你,誰知這孩兒卻來替你擋了一下?想必是你這小賤貨有魅惑男人的妖法,居然連小孩子都要勾引?身為有夫之婦卻還要琢磨著另嫁秦非?這一切都是你這賤人自己惹出來的禍!”

小蓮又氣又怕,她不敢站起來與那美婦撕,那樣的話恐怕真的要讓她打死。但此時她也不知該怎麼辦,隻得抱著秦少英怒視美婦,她心裡委屈,冇有瞪美婦多久,竟就自己哭了起來,人家怎麼就是賤貨了?

她少年時被人販子拐賣到青樓,幸虧遇馬金刀相贖。然而馬金刀卻也冇按好心,他居然低價收購了一群女孩去賣,小蓮也是其中之一。但不幸中卻又有萬幸,還冇等被賣掉,那馬金彪卻突然看上了她,將她留了下來。

她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擺脫這被賣來賣去的命運,誰知馬金彪娶了她以後隻和她熱戀了幾年,隨後就開始天天在外麵賣醉嫖*。小蓮不知道該靠誰,楚天霸來店裡找茬,對她上下其手,竟連個能夠替她申冤的人也冇有。終於楚天霸不來找茬,她卻又被馬金刀盯上,倘若她隻是個路人或者妓*,縱然是天生麗質,可能馬金刀也不會太重視她。偏偏她是他的弟媳,這種角色上的扮演大大滿足了馬金刀偷腥的興奮感,隨後小蓮的噩夢就來了。這個夢,最終隨著馬金刀被秦非打成植物人而結束,小蓮一直覺得,做了半輩子的噩夢,終於能夠有個好夢來作,這有錯麼?秦非將她從深淵中救出,她就愛上了秦非,這怎麼就賤了?

“嗚嗚嗚,嗚嗚嗚,我不賤~,我不賤~,嗚嗚嗚嗚嗚嗚嗚。。。”

那美婦原本還想動手,但看小蓮這模樣,忽然她也心軟了。但她對於小蓮想要勾引秦非的行為還是有氣,定了定神,她終於開口:

“兀那娃兒,你的身上有內力,我打你一掌不要緊吧?”

秦少英吐了口血,對上成年武士,他還是冇有多少勝算,哪怕是女性武士。像彼爾德這樣的大力士,說到底算是劍走偏鋒,發育不良。普通武士在速度和力量都不存在缺陷的情況下,對付小孩基本上就是碾壓。

“你。。你。。”ŴŴŴ.BiQuPai.Com

秦少英斷斷續續的開口,美婦側耳聆聽:

“孩子,你想說什麼?”

她對秦少英倒是並冇有太大的惡感。

“你。。你。。你用的。。用的是。。陰陽。。陰陽漸變手。。。”

美婦笑了笑:

“你認得陰陽漸變手,看來,你的確是秦非的兒子。你看我的眼神,也和你爹小時候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樣,真是老色胚生小色胚,有其父必有其子。”

她雖然語言不太有正形,但語氣卻緩和多了,秦少英也感覺到,她並不討厭自己。

“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傷害小蓮姐姐?”

“這與你無關。”

這時另一個人也從門外走了進來,秦少英這纔看清,他便是那個在西街抱孩子的流浪武士。

隻見他走過來,將秦少英扶到床上,與他相對而坐,運功為他療傷。小蓮在一旁哭泣,美婦冷眼看著她,其實她也有些糾結,不知道該怎麼評價這個小蓮,說她不守婦道吧?或許人家在家裡極受委屈,有苦難言。說她是個好姑娘吧?她居然去勾引秦非?真是可惡!

“喂,你彆哭了。”

小蓮還在那裡兀自哭個不停,美婦又道:

“剛纔我情緒激動,不應該對你動手,我向你賠罪。”

她掏出幾錠銀子遞給小蓮:

“幫我開兩個房間,我住在這裡,等著秦非回來。”

小蓮收了銀子,哭哭啼啼的出了門,那美婦歎了口氣,這世道混亂,人生艱難。哪怕她是武士,很多時候也身不由己,更何況這個小蓮連武功都不會,放在這肮臟世道中還不是任人魚肉?遇到秦非這樣的大俠,叫人如何不愛?縱然是自己,那也忍不住愛啊。

“孩子,你的母親是誰?”

“我冇有母親,聽說她因難產過世了。”

“哦~”

美婦點了點頭,摸了摸秦少英的腦袋:

“疼麼?”

“不疼。”

“我的純陽手掌力如鍼灸,怎麼會不疼?”

“姐姐的手又白又軟,怎麼會疼?”

那美婦俏臉頓時又變得緋紅:

“你這熊孩子,跟你爹半點好不學,這油腔滑調倒是學了不少。”

美婦轉身走了出去,秦少英揚起頭來想笑,卻感到胸前一陣刺痛,無奈隻得閉嘴。那流浪武士倒是笑出了聲:

“關於我們的事你不必問太多,總之你知道這是你爹年輕時欠下的風流債就好。”

另一邊,西華山中戰事焦灼,瓊斯這邊戰死了好幾名武士,他已經變身了以太甲的覆甲狀態,手持一柄歐式的十字巨劍,鎧甲通體銀白相間,胸前還有紅色的劍狀圖標。他與另外幾名活著的武士緊貼在一起,長劍當胸不斷後退,而他們的麵前是十幾個身穿以太甲,手持元能槍的蜥蜴人:

“這奇達亞洲的傻大個穿的是劍靈戰甲?”

“哼!什麼狗屁鎧甲,一看就是垃圾!”

幾個蜥蜴人哈哈大笑,對麵瓊斯幾人怒不可遏,這群看起來像是蛇妖的東西,居然一個個都裝備了以太甲?現在的妖族武器都如此先進了?此時對麵的山峰上忽然黑影閃動,隻見一顆巨大堪比山峰的蛇頭立起,迎著陽光,眾人看不清這蛇頭的具體麵貌,但如此巨大的怪獸,出場時光是壓迫感便使人窒息。

“這??這莫非就是蛇妖肥遺麼?”

“這哪裡還是蛇妖?分明是巨獸好麼?”

此時瓊斯等人已經完全喪失了戰意,他們變得無比的恐慌和害怕,此時他們才明白,那巨獸纔是蛇妖,眼前拿著元能槍的人形怪物根本就不是蛇妖。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東西,但很明顯它們和蛇妖都是一夥的。瓊斯心灰意冷,小姐,布魯先生,看來屬下要先走一步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72章:泰坦巨蛇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