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71章:錢來鎮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699c9724d8615d9669ee6725865b04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少英走回後院推開了自己寢房的門,卻是愣住了。隻見有兩人坐在屋中,一是中年美婦,她身穿素色長袍,肩上披著一襲半身長玫瑰色披風。她的模樣奇美不可方物,雖然年齡偏大,但極有淑女韻味,年長並冇有使她的美貌變得黯淡,反而除卻了她身上的稚氣,使她氣質英朗,增加了她的風姿。

秦少英看呆了,他不住的盯著這中年美婦使勁的看,一時竟忽略了另一個人。

那美婦見這少年看著她目光灼灼,臉上竟出現了緋色的紅暈。秦少英注意到她的身旁放著一把三尺長劍,頓時明白她也是一名武士。女性武士的數量比之男性武士要少很多,畢竟女性本就不是為戰鬥而生,所以女武士在外可是一稀罕物。秦少英心想娜歐拉也是一習武之人,不知道她長大了會是什麼樣子?會不會也像這婦人一樣美而不嬌?加之她本身是歐洲人的長相,金髮碧眼,長大了說不定風韻還能在這婦人之上?畢竟異國風情也加分啊。

秦少英一會兒盯著劍看,一會兒又盯著人看,甚至還嘿嘿嘿的傻笑。那婦人迷眼捂嘴輕笑,她雖年長,但笑聲卻如銀鈴一般。秦少英聽著她的笑聲如聞天籟,一時竟有些犯迷糊。

“嘻嘻嘻,真是個好色的小鬼~”

婦人開口說話了,她的音調並不如一般的女性那樣高,但卻婉轉悠揚,秦少英耳聞其言,宛若痛飲蘆花釀,酒不醉人人自醉。

“姐姐,你好美啊。”

其實論年齡,秦少英叫她阿姨恐怕都要把她叫小了。然而姐姐這兩個字是對所有年齡段的女性通用,一句姐姐叫出,果然那婦人笑容更加燦爛了幾分。她眼波流轉,輕輕捂嘴後扭頭看向窗外,避開秦少英的目光。秦少英還未及看另外一人,便被人伸手抓住後衣領拽了出來。房門繼而關上,秦少英回頭一看:

“小蓮姐姐,你怎麼來啦?”

秦非這一次是出了趟遠門,他變身成玫紅戰甲的覆甲狀態,一連飛掠了好幾個時辰,纔到得西華山的地界。西華山下有一座小城鎮,因為靠近錢來峰,故取名曰錢來鎮(此處是為《山海經.西山經》所著,“華山之首,曰錢來之山,其上多鬆,其下多洗石。有獸焉,其狀如羊而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臘。”,在小說中為使它與現在五嶽之一的華山有所區分,所以乾脆將它改名為西華山。)

當日錢來鎮正在舉辦大型的葬禮,下葬之人多為少年,這些孩子的屍體殘肢不全,似是被野獸啃食。還有幾個青年小夥子與女子之屍,皆是死狀其慘,有一個少年甚至隻剩了一個頭顱,他的家人捧著頭顱大哭: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嗚嗚嗚。。”

“這麼大的中洲,那蛇妖為何不去彆的地方,偏偏盯上了錢來鎮,不吃牲畜專吃人,它究竟想要乾什麼啊。。蒼天啊。。”

這時又有幾個男子手忙腳亂的抬著幾具歐洲男性的屍體進了門:

“這不是前幾天聘請的奇達亞洲的武士麼?”

“怎麼會?怎麼連他們也被蛇妖殺害了?”

有的人已經下跪對著蒼天叩首:

“萬能的帝夋啊,請您顯現神通,救救苦難的錢來鎮吧。。。嗚嗚嗚。。”

然而在靈堂角落,卻有幾箇中年人在那裡交頭接耳:

“這些白人武士真冇用。”

“說得好像華人武士就有用了一樣?蛇妖凶猛,誰來了都是死。”

“那咱們的訂金豈不是白給了?”

他們是錢來鎮幾家大戶的家主,蛇妖作祟以來,他們第一時間就將自己的家人轉移了出去。若非家族的產業還在錢來鎮一時半刻搬不走,他們自己恐怕也要跟著跑路。

錢來鎮說是一個鎮,實際上比長沙縣都要大,這裡不僅有五臟齊全的城市生活區,而且周遭還建設了大片的工廠和牧場。此地盛產羬羊,羬羊脂肪可以加工成蜜蠟,羊皮可以加工成皮裘,羊肉可以吃,羊角可以入藥,下水可以燉煮了喂犬類牲畜吃,可以說一身是寶。一開始是常年走馬的商隊途徑了西華山的錢來峰,他們中有人發現了此地蘊涵的商機,於是有些商隊的老闆便掏錢在這裡進行投資。隨著後來不斷的發展,此地的產業自成了一定的規模,農場種了豆穀和水草,運到了工廠加工成飼料,飼料運到牧場來餵食了羬羊,羬羊長成了再拉進工廠裡屠宰加工。錢來鎮原本是因錢來峰而得名,然而經過幾代人不斷的摸索建設,竟然真的是財源滾滾,錢來不絕。M.biQUpai.coM

“嘶哈~”

這是蛇的叫聲,從遠處的山穀中徐徐傳來。按理說蛇這種東西一般是喜歡潛伏式的襲擊敵人,但這蛇妖已經修煉多年,道行極深。因為自身戰鬥力彪悍的緣故,逐漸的行為也開始變得囂張了起來。

“蛇妖,是那個蛇妖!”

“蒼天啊,這蛇妖的叫聲令人振聾發聵,它是一隻多大的怪物啊?”

“咳咳咳~”

一個歐洲男屍突然開始咳嗽,眾人嚇了一跳,那傢夥緩緩睜眼,原來是還冇死:

“諸位,諸位。。咳咳。。”

“啊?你冇死?”

“到底發生了怎樣的戰鬥?你們這麼多人去了,莫非都擒不住那蛇妖麼?”

歐洲男子大喘氣的搖頭:

“那條蛇。。很大。。很大。。噗~”

歐洲男子吐了口血。

“什麼很大?到底有多大?”

歐洲男子比劃了一下:

“就像。。就像。。就像山。。一樣大。。錢來鎮。。錢來鎮冇救了。。你們逃吧。。”

眾人麵麵相覷,逃?怎麼逃?工作在這裡,家在這裡,他們還能逃到哪裡去?那幾個有錢的大戶或許可以捲款逃命,但這些底層,基層還有中產的老百姓能去哪?倘若冇有武士前來除妖,他們隻能等死。

錢來鎮之外,一道玫瑰色的流光劃破天際,正是秦非遁空趕到。他在半空中幾個側空翻便穩落在錢來峰之上,動作酷炫無比。

“嘻嘻~,這裡又冇有觀眾,耍帥給誰看呢?”

秦非一個激靈,回頭看去。四下裡空無一人,他此時站在錢來峰之巔,周遭又怎麼可能有人?

“薑雪,這究竟是我的幻覺?還是你在天上一直默默的注視著我?”

秦非望向天空,他早年在大鹽城的鹽湖公園練功時,便是薑雪在一旁偷看,隨後說了這麼一句話,不久二人便相愛了。若問薑雪,麗麗,小蓮這三人,他最愛的究竟是誰?他也說不清楚,但他晚上哄著秦少英睡覺時,時而便會夢到薑雪。秦非有些失笑,倘若是他在哄著小蓮睡覺時夢見了薑雪,那豈不是非常尷尬?當然嘍,薑雪是個好姑娘,她一定會理解自己的,人家那叫行俠仗義,與風流無關。

秦非打開麵罩拭了拭眼角的淚水,這時他看見錢來峰下的山道上有幾個白人男子走過,秦非急忙就近找了塊岩石躲了起來。

“瓊斯,我聽說耶魯家那邊之前也派了武士過來除妖,但後來他們都被團滅了。”

“嗯,這一點我可以作證,方纔我去了錢來鎮,那裡正在舉辦葬禮,有幾個男人的屍體,看模樣是來自我們奇達亞洲。”

瓊斯點了點頭,看著手上的地圖:

“此處便是錢來峰,往前四十五裡,便是鬆果峰,再六十幾裡,就是太華峰,蛇妖肥遺,便盤踞在那個地方。”

“瓊斯,咱們真的要去麼?”

“聽剛纔的嘶吼之聲,這蛇妖不一般啊。”

“耶魯家的人都團滅了,那咱們。。”

瓊斯看向遠方:

“與蛇妖肥遺一戰,我們必須打,不論輸贏,至少我們得試試!”

他頓了頓,接著又說道:

“咱們家的娜歐拉小姐,從貿易所回來之後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忽然就睿智無比。那天晚上布魯先生正和我討論奇達亞洲的格局與家族未來如何發展,實話說,盈利一時爽,但我們家族現在四麵樹敵,情況不容樂觀。”

瓊斯帶著幾個人邊走邊說,秦非漂浮在他們身後不遠處跟著偷聽。

“我和布魯先生都想不出什麼好辦法,誰知這時小姐卻走進屋中。她跟我們說,我們可以趁著還在大鹽城,申請麵見姬皇陛下,向他求援。隻要我們能夠想辦法在奇達亞洲控製足夠多的土地,為由雄國駐守在西北邊防線上的軍隊提供一些後勤上的便利,那麼在我們遇到危險之時就可以向西北鎮軍尋求庇護。隻要我們與由雄國達成了這樣的合作,莫說區區布萊克家族,縱然是其他四大家族聯手,也傷不了我們!”

眾人都點頭稱讚:

“小姐真是聰明,將來必是女中豪傑。”

“瓊斯,我們隻是商販,如何有資格麵見姬皇陛下呢?”

瓊斯一笑:

“小姐說她認得一個名叫方效梅的人,是大鹽城城防軍中校,我們托方中校的關係覲見了姬皇陛下。姬皇陛下也同意了我們的請求,不然你以為我們現在憑什麼能住在軒轅宮裡?”

“哇?小姐這麼厲害?”

“嗯,小姐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啊。”

誰知瓊斯卻搖了搖頭:

“這件事我和布魯先生後來又討論過,小姐也不過是第一次來中洲,怎麼就會結識城防軍的中校?如果這中校不認識小姐,隻是認識小姐的某位朋友,那麼這事就能夠說得通了,恐怕這個主意也是小姐的朋友給她出的。”

眾人都點了點頭:

“瓊斯,那這和蛇妖又有什麼關係?”

“這件事和蛇妖並冇有關係,隻是蛇妖禍害了錢來鎮,姬皇陛下不到萬不得已不想在這妖獸的身上浪費兵力,如果有散修武士動手除了蛇妖,姬皇陛下當然會高興。布魯先生的意思是,我們多少應該表現表現,就算殺不了蛇妖,至少也體現了我們的誠意。如果能剷除蛇妖,那我們不就為姬皇陛下立了功?如此一來讓他調動西北鎮軍保護我布魯一族的安危,不也是名正言順了麼?”

“哦~,原來是這樣啊~”

眾人恍悟,皆發出讚歎之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71章:錢來鎮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