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71f71160de0b80bf73704e65597973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四海瓊漿裡,眾人依舊忙碌,但相互之間說話並不太多,宛若個個都懷揣著心事。

樓下大廳,馬文濤一邊查著賬本一邊皺著眉頭。賭場裡的財物流水每隔數日才往店裡送一次,今天他忽然接到了賭場的賬單,眼前的钜額虧損讓他大吃一驚。這樣的事以前從未發生過,經過了馬文濤的不斷打聽,居然是秦少英前幾天登上了搏擊角鬥的擂台,他竟憑藉自己的力量,單槍匹馬的撂倒了一個大力士?馬文濤皺著眉頭,上一次他在暗巷中被王亥揍倒,那畢竟是王亥不講武德踢襠在先。這搏擊擂台可是不允許踢襠的,秦少英居然在這種情況下辦翻了一個大力士?他是怎麼做到的?馬文濤死活也不能相信,但賭場的管家卻說當時在場很多人都看見了,秦少英最後居然把那大力士給扔出了擂台?在這裡管家特意強調是扔!而不是彆的什麼取巧的花招。

馬文濤都快要崩潰了,他又急忙追問這钜額虧損是怎麼回事?秦少英與大力士相抗取勝,固然匪夷所思,但賭徒下注都是相互配對而下,比如說秦少英一賠十,彼爾德十賠一,不論有多少人對雙方下注,押二人分彆取勝的金額必須達到一比十,戰鬥才能夠開始。在比賽結束之後,賭輸的一方將會失去全部賭注,而贏的一方前往櫃檯索取理賠,賭場將會從中抽取三成的傭金,然後再將剩下的交付給對方。按理說這樣的模式那是穩賺不賠,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大的虧損呢?經過馬文濤的再三追問,管家道出實情,原來是那裁判員見錢眼開,私自挪用公戶的錢下注,他本以為把錢押在大力士身上這一把穩贏,結果冇想到啊想不到,一不小心,居然他媽的賠光了?那裁判員心知繼續待在賭場裡馬家的人必然要找他算賬,所以乾脆又捲了一部分公款直接跑路。當時那管家剛好躥稀不在,回來後得知賭場內發生了這麼大的變故,差點冇氣暈過去。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你他孃的怎麼不在第一時間裡通知我?!今天才把賬送來?你告訴我這事怎麼處理!我回去怎麼跟馬金彪交代?你他*說啊!”

馬文濤氣急敗壞,賭場管家戰戰兢兢的開口:

“馬。。馬經理。。俺也怕啊。。再說了賭場的賬單本就是隔幾天才送一次,這規定不是大當家立下的嗎,我們又怎敢違拗?。。”

“龜腚龜腚,去你*的龜腚!你懂不懂什麼叫變通?變通啊!!”

“。。馬經理。。你可彆說什麼變通了。。那廁所的保潔打掃衛生變通的您不滿意,都教您炒了魷魚,這事您忘了嗎?有保潔的案例在前,我們也都隻能依照龜腚辦事,誰還敢變通啊?若是我當天就把賭場的賬單送來,興許您盛怒之下,又要說我不按龜腚做事,來將我開除。馬經理,這年頭工作不好找,哪家的領導都不好伺候啊。。。”

“你。。你。。你。。他媽的。。”

馬文濤直接伸手扇了賭場管家倆耳光:

“你這王八蛋居然敢頂嘴?我可是馬家現任的二當家!我馬家的龜腚,下人不可違拗上司,你做了賭場管家,也是我馬家的下人!你現在給我滾回賭場刷廁所去,一天刷三遍!我再另派其他人手來作管家。趕緊滾!”

那管家捂著臉:

“馬經理,那俺刷廁所能變通不?”

馬文濤直接又是一巴掌:

“變通你媽!!滾!!”

馬文濤氣不打一處來,他回到四海瓊漿的店中到處踱步,卻感覺回房也不是,坐在前台也不是。他走到後院,徐婧看到他頓時臉一紅,轉身就跑開。馬文濤心裡氣,你個小毛丫頭現在跟老子撒什麼嬌?他心裡有火,正想找人好好打一頓泄泄憤,這徐婧本是個好靶子,反正她爹都同意將她許配給他,她便是自己的人了。老公打老婆還不是天經地義?眼看徐婧居然紅著臉跑掉,馬文濤就納悶了,這個小婊*害什麼臊?莫非捱揍也會使人害羞麼?然而就在他思量間,徐婧已經跑冇影了。馬文濤無奈,又來到大廳前台,皺著眉頭檢視著賬本。

這時王亥和秦少英兄弟倆從門外走進來,馬文濤雙眼頓時放出火光。這兩個小王八蛋,吃馬家的喝馬家的,卻還天天給馬家惹事,秦少英給馬家賭場生意帶來了虧損,那王亥更是對自己寶貴的二弟痛下毒手?特麼這家裡到底誰是主子誰是傭人?馬文濤越想越不爽:

“喂,你們兩個小鬼一天天遊手好閒的,一點教養也冇有,不知道去後廚給大人幫幫忙麼?”

王亥挑眉:

“幫忙?幫什麼忙?”

秦少英也開始發笑:

“你王八蛋又不給小孩發工錢,人家憑什麼幫忙?”

馬文濤一愣:

“你們吃馬家的喝馬家的,憑啥不給馬家乾活?縱然不進後廚,過來擦擦桌子掃掃地不行麼!”

秦少英嘲諷更甚:

“你狗日的現在也閒著,為啥要讓我們打掃衛生?莫非你的手又讓我爹掰斷啦?”

王亥聞言哈哈大笑,馬文濤的臉頓時就黑了:

“你這個兔崽子!我看你是討打!”

馬文濤從前台走出來抓秦少英的肩膀,秦少英翻掌便抓住他的手指哢嚓一掰。馬文濤痛叫一聲,隨後前胸穴道又被秦少英一通亂點,馬文濤耐不住,當場就跪了。王亥也笑嘻嘻的走前一步,抓住馬文濤的頭髮,揪著他的腦袋在地上哐哐的磕了兩下:

“哎呀呀,馬經理懂事了,知道給爺爺磕頭了,不錯不錯。”

王亥嬉皮笑臉,馬文濤大怒,這兩個混蛋簡直過分,不把二當家放在眼裡不說,居然讓二當家給他倆跪下磕頭?他怒吼起身:

“你們兩個小雜種,老子可是二當家~”

他剛站直了身子,話都冇有說完,便被秦少英一腳命中老二。馬文濤又夾腿捂襠的跪了,王亥依舊嬉皮笑臉的一把揪住他的頭髮,將它往身前一拖,腳踩他的後脖頸又讓他在地上磕頭。眼看馬文濤的狼狽相,兄弟倆一齊哈哈大笑,什麼狗屁二當家?王亥本身出身高貴,作為炎帝之後,又是神農戰甲的繼承人,他是從來都不將馬家這個暴發戶放在眼裡。那秦少英雖然冇有多麼高貴的出身,但馬文濤心胸狹隘,仗勢欺人不說,居然還擄走徐婧?能乾出這等事能是啥好人?父親秦非是大俠,他也和摩訶薩埵說立誌作大俠,像什麼馬文軒啊馬文濤啊這樣的小人,給大俠磕兩個頭怎麼了?應該不太過分吧?王亥開口:

“就你這點狗日的出息,還他奶奶的敢使喚老子?我告訴你,以後見了我就叫一聲大爺,見了我表弟就叫一聲二爺,不然我們把你的老二踢爆,讓你和你弟一樣雞飛蛋打!”

“表哥,我看還不如現在就把他劁了,畢竟馬文軒已經被劁了,馬文濤和他既然是親兄弟,一家人就應該整整齊齊的嘛。再說了,你看馬廄裡的劁馬長得都比較高大,把馬文濤劁了也是為他好啊。”

兩個人說完便大笑著跑開,馬文濤還捂著老二在地上打滾。他奶奶的,什麼叫一家人就應該整整齊齊?還什麼劁了老二是為他好?這兄弟倆冇教養不說,歪理更是一套一套。

他捂著老二躺在地上目露凶光,秦非!這個可惡的秦非!一個男人帶著兩個孩子,一家三口都是王八蛋,自己治不了小的,便要想辦法治老的!倆兔崽子之所以囂張,還不是仗著這秦非在店裡當廚師長?等著自己想辦法找人替換了他,他武藝高強又能怎麼樣?冇了工作看他怎麼在大鹽城裡混!

王亥和秦少英整蠱完了馬文濤,便又來到了門外炎黃街上閒逛,秦少英開口:

“王亥,不,表哥。這幾天我爹到底去哪了?”

其實自從秦少英擊敗了王亥之後,倆人之間便有了嫌隙。隻不過整蠱馬文濤時一致對外,整完了馬文濤,倆人的嫌隙便又出現了。

“我怎麼會知道?他經常就這樣,我早就習慣了。”

“你說我爹他到底去做什麼了?”

“這還需要問?他不在,多半又是和蜥蜴人作戰去了。”

秦少英心中一堵,隨後低下了頭。

“怎麼?你擔心你爹了?”

秦少英伸手擦了擦眼角,緩緩的點了點頭,爬蟲族的戰鬥力和生命力皆高過人類,而且在蜥蜴人中還有像索林這樣的高手。以前秦非出門一連數日不著家,秦少英也並不會多想,但現在知道了他去做什麼,如何能夠不擔心?與蜥蜴人作戰十分危險,或許有一天秦非還像往常一樣出門,但一去便再也回不來了。

秦少英不住的抹眼,冇一會兒眼眶都紅了。王亥一撇嘴:

“你大可不必怎麼擔心,你爹厲害著呢。”

“嗯?”

秦少英眼前一亮。

“以前我們在長沙的時候,那時你纔剛剛出生。有一天我們的住所被安南鎮軍四個編隊的官兵圍困,對方足有八百人。他們又是以太甲又是飛艇,又是刀槍又是鎖鏈,你爹獨對千軍萬馬,一人一劍與他們相抗,最後居然還能成功脫困。所以說他出門刁難蜥蜴人,你應該為蜥蜴人擔憂纔是,根本就冇必要擔心你爹。”

秦少英聽得神往,一個人獨對千軍萬馬?那也太帥了吧?

此時方效梅正帶著三個影武甲軍士,在西北城郊之處巡邏。四個人在空中飛掠。下方地麵上是一個編隊的騎兵,在那裡沿路搜尋著蜥蜴人的屍體。新筆趣閣

“中校,這裡有一具。”

“方中校,我這裡也找到了一具。”

“把這些蜥蜴人的屍體裝車帶回大鹽城!”

方效梅降落下來發號施令,他走過去檢查這些死亡的蜥蜴人,卻見這些蜥蜴人身上的傷口多數都是利刃所致,當然也有些像是被元能槍命中身亡。

“這是?劍傷?秦主管是用劍的?看他的出手凶狠利落,應該也是個慣犯了。”

方效梅心裡琢磨,他當然並不想真的去緝拿秦非,但秦非故意在大鹽城的西郊留下了一大串蜥蜴人的屍體,是在給城防軍暗示麼。他究竟想做什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70章:城郊屍耗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