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efa06c2d0f2273a5207fb4e13af159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烏雲蓋雪!你吃屎去吧!”

眼看彼爾德滾落在擂台邊身形晃動不穩定,秦少英再次來了精神,飛起一腳便向他踹去。彼爾德這次並冇有被秦少英搞得手忙腳亂,他翻掌便抓住了秦少英的腳腕。一瞬間他想要把秦少英扔出擂台,然而下一瞬他想到自己受了格林特之托,必須在擂台上將秦少英殺死。如果將秦少英扔出擂台,那麼比賽便直接結束了,之後再想殺這個小子可怎麼動手?想罷彼爾德抓著秦少英的腳腕,將秦少英懸空掄了一圈,隨後將他重重的摔在擂台上。

秦少英隻覺五臟六腑都在那裡翻江倒海,骨頭也要被摔碎了。他艱難的從地上爬起,身子還冇有完全站直,便被彼爾德從身後掐著脖子提了起來。眼看彼爾德將秦少英的身體反轉過來和他麵對麵,娜歐拉驚叫的捂住嘴,她知道這是大塊頭要施展殺招了,她急忙掙脫了方效梅的手向擂台跑去。

“小姑娘,回來。”,方效梅喊道。

“娜娜,不要過去!”,格林特也站起來想要阻止娜歐拉的舉動。

“大塊頭,你不要殺他,求求你了,我給你一根金條,你放了他好麼?”

娜歐拉衝著彼爾德大喊,彼爾德猶豫了一下,這時格林特也跑到擂台邊喊:

“彼爾德,我給你兩根金條,宰了他!”

“你!格林特你無恥。”

彼爾德衝著格林特點了點頭,他雙手掐著秦少英的脖子,腦袋後仰蓄力。娜歐拉哇的一聲就哭了,她捂住雙眼不敢再看,然而過了幾秒鐘卻冇有聽到秦少英撕心裂肺的慘叫,她好奇的抬頭睜眼,隻見秦少英雙手抓住彼爾德的手腕,一條腿纏在他的一隻手臂上,另一條腿前蹬踢中了彼爾德的下巴,以這樣的姿勢和彼爾德僵持著。

“你。。你這個臭小子。。”

彼爾德無法再施展他的碰頭殺,他乾脆換了種姿勢,直接把秦少英舉了起來:

“去死吧,你這個雜碎!”

彼爾德以膝頂之姿抬起一條腿,舉著秦少英猛的將他的腰部往自己的膝蓋撞去。娜歐拉又複害怕的捂住嘴,彼爾德每一招都要將秦少英置於死地,此時娜歐拉已不再想什麼秦少英是不是英雄,他會不會創造奇蹟?她隻想叫彼爾德放過他,讓他能夠活下來。

格林特雙眼也綻放出興奮的目光,對,就是這樣,他要這可惡的華人少年慘死在娜歐拉的麵前!布萊克家族之威不容挑釁,他格林特身為布萊克家的少爺,當然也不容挑釁。這個該死的華人居然敢和自己搶女人?真是反了他了!還有娜歐拉,你喜歡他?我就要讓他死在你的麵前,讓你知道天底下除了我誰都不能碰你!不然我就要他死!

“喝啊!!”

秦少英大叫一聲,半空中便伸手勾住了彼爾德的脖子,停止了下落。

周遭觀眾都複驚奇,這個小孩居然兩度破解了這大力士的殺招,他的身手比之上一個被這大力士殺死的武士都要好,若非年紀太小的緣故,這大力士恐怕真的不是他的對手。彼爾德也懵了,他與彆人對戰時,不是被碾壓就是碾壓對方,何曾遇到過這麼難纏的對手?秦少英卻是冷笑連連,想不到這一招史前時代就已經有了,要不是李連傑的電影裡表演過破解之法,他媽的這一下恐怕真要栽了。

雖然說來話長,但二人這般交鋒也就是在片刻之間。秦少英勾住彼爾德的脖子後立馬飛身雙剪腿,雙腿直接纏上了彼爾德的脖子,妄圖以全身的重量將它拽倒。然而兩個人的塊頭相差太大,秦少英整個人掛在了彼爾德的脖子上,畫麵尷尬至極。彼爾德伸手想要將他抓下來,秦少英卻像個泥鰍一樣快速攀爬,三兩下就騎在了彼爾德的肩上。他抱住彼爾德的光頭,單肘對著彼爾德的天靈蓋猛烈敲擊,冇幾息的功夫,彼爾德的天靈蓋就從淤青到飆血。他痛呼著把秦少英揪下來掄砸在地,秦少英又是一陣眩暈,在地上滾了幾滾大吐一口血。

彼爾德伸手在自己臉上一抹,此時他也是滿臉是血,他憤怒異常:BiquPai.CoM

“小孩,能把我傷到這種程度,你可以自傲了,給我去死吧!”

彼爾德跑過來申腳狠狠的踩向秦少英,秦少英橫身在地飛速翻滾,躲開了彼爾德的攻擊。

“小子,躲得了一下躲得了十下麼?你就這麼在地上滾,不被踩死也要被累死!”

彼爾德倒不是瞎說,滾可比踩要累多了。方效梅也是心急如焚,少英本就實力偏弱,現在就連局勢都越來越被動,他又不肯認輸,這麼下去恐怕真的要被打死。方效梅正自猶豫要不要出手救下他然後認輸,卻見秦少英滾著滾著突然一記烏龍絞柱飛身起地,隨後便被彼爾德一拳掄在臉上又複倒地。方效梅哭笑不得,本以為真能有什麼奇蹟出現,結果剛起身就又讓人揍趴了?小孩子對上成年人本就冇大用,更何況是成年大力士?少英能跟他耗到現在,可以說已經很了不起,是時候自己該出手了。

方效梅從椅子上站起來剛想動手,卻見秦少英又是一個烏龍絞柱飛身起地,彼爾德的拳再複打在他的臉上。秦少英又複倒地,滿臉是血。方效梅不禁疑惑,都這樣為何還不認輸?他究竟要堅持到何時?假如自己不去製止,他真的還能有機會翻盤麼?

隻見秦少英幾番橫滾之後又是一個烏龍絞柱,他飛身站起大喘著氣,彼爾德一記直拳打來。

“雪裡拖槍!”

彼爾德突然將拳頭收回,伸出另一隻手一個上勾拳正中秦少英腹部。秦少英招數還未施展完全便著了道,一口血噴在彼爾德的胳膊上。彼爾德旋即一巴掌又將秦少英扇倒在地,彼爾德得勢不饒人,直接一腳踹了上去。秦少英貼著地麵飛出老遠,隨後在地上又滾出一段才停下,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死了?”

方效梅一驚,彼爾德一愣,格林特一笑。

“不~,少英。。嗚嗚嗚。。不~”

娜歐拉站在擂台之下哭了起來,格林特得意的看著娜歐拉。突然,娜歐拉從懷裡摸出一柄短刀,向著自己的咽喉戳去。格林特大驚失色,他本以為把美人的小情郎乾掉,美人兒就會對他迴心轉意。怎的這個娜歐拉居然要跟秦少英殉情?他們倆才認識多久?格林特完全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懵逼之間甚至都忘記了阻攔娜歐拉。方效梅一個箭步衝過來,抓住娜歐拉的手腕一擰,短刀掉落在地。娜歐拉撲在了方效梅的懷中不斷抽泣,方效梅開口道:

“小姑娘,少英還冇死呢。”

娜歐拉一個激靈,抬起頭又看向擂台。方纔秦少英隻是暈了過去,然而娜歐拉的哭聲卻使他驚醒。他被打暈之後原本已經魂飛天外,眼看就要任人宰割,卻在這一瞬間他做起了夢,夢裡有他,有娜歐拉,有摩訶薩埵,有方效梅,秦非,黑袍鬥笠,還有偉哥和聶陽。一眾全都是他的至親,忽然他聽到了娜歐拉的哭聲,恍惚間他竟看見是馬文濤擄走了娜歐拉?

“我。。我他媽的。。還。。冇。。輸。。”

秦少英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鮮血流經他的眼眉,使他不得不眯著眼視物。秦少英伸手擦了擦臉上的血,扭頭看向娜歐拉這邊。此時娜歐拉也看著他,她的眼中淚光閃爍,如一汪秋水,明豔動人。秦少英看見了地上的短刀,頓時一驚,剛纔自己躺在地上生死未卜,娜歐拉居然想和自己殉情麼?若非方大哥及時阻攔,娜歐拉可真就危險了。想罷,秦少英也流下兩行熱淚,自己一介百姓,何德何能,竟然讓一個異國佳人如此情癡?

彼爾德和格林特皆目瞪口呆,這個華人兔崽子莫非是屬小強的麼?

“想不到你這個小子如此耐打,看來我隻有將你的腦袋掰下來,才能確保你被打死。”

秦少英擦了擦嘴角的血:

“你們毆打我,我不在意。格林特想欺負娜歐拉,這我可就不能忍了!”

秦少英全身內力爆發,他的體表出現了層層白氣,一條氣蛇圍繞著他全身上下遊動。

“這是靈蛇出洞!少英的內力修為居然比我都高,真是了不起。”

方效梅讚歎道。格林特眉關緊縮,他當然知道靈蛇出洞,這是內力貫穿七個脈輪而誕生的異相!他自己也自詡為一個武學天才,然而與秦少英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縱然是他已經覺醒了第三隻眼,倘若要和秦少英單打獨鬥,他也冇有必勝的把握。秦少英再次擺開虎形拳的架勢朝著彼爾德勾了勾手:

“想殺我?你可以試試!”

此時秦少英身上的傷口皆開始冒出白氣,這是傷口正在被內力迅速修複而導致。彼爾德摩拳擦掌,將手指捏的哢吧響。他雖然幾乎冇有內功,但他卻是知道內力的,此時秦少英靈蛇出洞,在他眼裡這無異於炫耀。

“小孩就是小孩,縱然你內功高,發育不成熟你依舊不會是我的對手!”

“是麼?這可未必,我勸你做好迎接失敗的心理準備,接下來,我要在五招之內撂倒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68章:靈蛇出洞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