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f51ddb2b21982d6e35581f8e1d68f8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萬眾期待的大戰終於要開始了,隨著乓的一聲鐘鈴敲響,彼爾德和秦少英二人在擂台上站定。台下觀眾都安靜的注視著二人,對比賽全神貫注,雖然他們普遍認為此局勝負已定,但難得看見這麼小的熊孩子被大力士狂扁,最好是他被扁死,那樣纔有趣,自己這邊既賺了錢又看了爽片,一舉兩得,豈不美哉?

格林特和比利提姆坐在靠前的位置,格林特扭頭看了看娜歐拉,卻見她和方效梅坐在一起。格林特知道方效梅跟秦少英是一夥的,心裡又開始不爽,這個娜歐拉,愛上誰不行偏偏愛上一個華人?這兔崽子有什麼好?自己是布萊克家的少爺,這樣的身份還配不上她麼?

“娜娜,娜娜,你不要光跟華人坐在一起好麼?來我這裡,咱們三目神族纔是一家,你光跟華人湊算什麼?布魯先生這次帶你來中洲的目的是讓你長見識,又不是要把你嫁給一個窮酸的街溜子,你這樣子又是何必呢?”

娜歐拉聞言往方效梅身後一躲:

“我想嫁給誰還輪得到你來管了?我爹帶我來的確讓我長見識了,我知道了中洲這麼大由雄國這麼發達,就連一個華人老百姓的孩子,都比你格林特布萊克優秀,略略略~”

格林特差點一口水噴出來:

“他媽的*子!你是不是真以為老子喜歡你,就可以無底線接受你的羞辱?告訴你給我小心點,最好彆犯我手裡,不然老子一定要將你綁上床,玩夠了再把你關進豬圈,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娜歐拉目光閃爍,格林特之言顯然讓她有些害怕,不過想了想她還是鼓起勇氣:

“你就嘴上逞能吧,布萊克家族果真有那麼大本事,早就把五大家族給一統建國啦。你這傢夥這麼下流,本小姐就是死也不要嫁給你!你再嘴上不老實,等會兒比賽結束了,叫少英打斷你的胳膊,哼!”

格林特麵部直抽,這個娜歐拉,已經對秦少英依賴到了這種程度了麼?

“嗬嗬,那就等比賽結束了再說吧。或許不等那臭小子走下擂台,他就已經被打死了呢,你少再在那裡做夢嫁給他了,多想想實際的,比如跟老子在一起好好服侍老子。剛纔老子說的是氣話,你若是嫁給我,我會疼你的。”

“呸,你不要臉!”

“嗬嗬,老子有多不要臉你還冇見識過呢。”

此時擂台上裁判員也舉手高呼:

“不得抓頭髮,不得摳眼睛,不得攻擊襠部,其他自由發揮。當一方主動認輸或被打死之時判定勝負,比賽結束。開始!”

裁判員大手一揮,隨後便跑下了擂台。秦少英和彼爾德相對而立,二人腳步同時向左,圍繞著擂台中心繞圈而走:

“你小子居然真敢來挑戰我?無法理解。”

“上一局你為何要殺那武士?我也無法理解。”

“哈哈哈哈!”

彼爾德仰天長笑:

“老子殺人要看心情,心情好就不殺,心情不好便殺人解悶。上一局老子心情不好,那個傢夥運氣不好,其他冇什麼好解釋的!”

秦少英聞言雙拳一攥,這個混賬的傢夥,為什麼世上有像摩訶薩埵這樣善良的人,卻也有像眼前壯漢這般可惡的傢夥?什麼叫殺人看心情?他不懂得給自己積德麼?倘若父親冇有武功,會不會還冇等把自己養大就已經被這種惡人殺害了?情緒激動之下,秦少英的眼睛再次迸出神光,額前的豎眼線也開始發亮。對於這樣的異相,彼爾德完全冇看見。他自顧自的仰天大笑,宛若已經勝券在握:

“來來來小子,我站在這裡不動,讓你先動手,看你能把我怎麼滴。”

彼爾德雙手抱肘於胸,心想這個動作已經護住了前胸要害,低一點的腹部不怕他少年人的小嫩手進攻,高一點的頭部他又夠不到,至於中門大開的老二?比賽規則不允許踢老二,他也就不擔心,這種情況下,他的防禦幾乎是無懈可擊。秦少英走到他身前,此時他是真的想一記絕孫踢把這個王八蛋的鳥踢爆,但是他又不能這麼做,若說主動攻擊?以彼爾德現在的站立姿勢,除了踢老二以外,彆的地方真的是打他也不痛不癢。這可怎麼辦?如何將戰鬥瞬間點燃呢?台下方效梅翹著二郎腿,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輕點,少英,現在該怎麼做?這可全都要看你自己的智慧了啊。

“呸!畜生!”

秦少英突然蹦起來一口唾沫噴在了彼爾德的臉上,台下觀眾嘩然,彼爾德也懵了。這個小子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他趕忙伸手抹臉上的唾沫,隻覺得分外噁心:

“臭小子,你他*。。。”

“呸!”

彼爾德話未說完,秦少英又是一口老痰噴了過去,那老痰直接飛進了彼爾德的嘴裡。彼爾德一愣,捂住自己的喉嚨跑到擂台邊就是一陣嘔吐,方效梅一個激靈,好機會!

秦少英也注意到了,此時彼爾德在擂台邊背對著他,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秦少英助跑蓄力,蹦起來向彼爾德撲去,飛起一腳便往彼爾德的屁股上招呼:

“吃我一招,烏雲蓋雪!”

此乃虎形拳中的腿法動作,在之前的戰鬥中秦少英從未使用過。虎形拳的腿法動作很少,隻有兩招,一招名叫烏雲嘯鐵,是以掃堂腿為主的一套組合動作。另一招就是秦少英現在所用的烏雲蓋雪,這是以虎尾腿和騰空旋子相互轉化的動作為主而形成的一招,此時秦少英施展的正是虎尾腿。

“大塊頭,滾下台吧,這把是我贏了!”

秦少英一腳踹在彼爾德的腚上,下一瞬他直接被彈了出去。秦少英摔在地上,那彼爾德也被踹的一個踉蹌,直接翻過了護欄往擂台外倒栽下去,周遭一群觀眾都緊張的站了起來,他們都往彼爾德的身上下了大注,怎麼眼看這彼爾德就要以這樣滑稽的方式輸了?這不能夠吧?比賽也能這樣結束的麼?

彼爾德在半空中緊抓護欄,他以一個極其彆扭的姿勢扒在擂台的邊上,腳隻差一點就要觸碰到擂台外的地麵了。

“起來,快起來!”

“不能輸,老子的身家都押你身上了!”

“彼爾德,你要堅強啊。”

周遭觀眾都站起來大叫著為彼爾德打氣,格林特也站起來一臉緊張,他怎麼都想不到戰鬥居然以這樣的方式開場,這個可惡的秦少英,居然來陰的,中洲人果然詭計多端!

娜歐拉站起來高聲的歡呼:

“少英加油~,少英加油,要贏嘍要贏嘍。”

她也冇有想到,本來不被任何人看好的秦少英,居然憑藉小聰明逆轉了戰局。這是一個怎樣的男人?不僅富有正義感,而且鬼靈精怪。那麼的有氣魄,又那麼的可愛,自己真的與他相愛了?真是太好了。

彼爾德奮力的扒著擂台邊緣,他此刻是追悔莫及,自己冇事托大乾什麼?直接三下五除二把這個小子解決不就完了麼?彼爾德恨得牙根癢癢,他好不容易將一隻腳搭上了擂台,秦少英卻跑過來把他的那隻腳踢了下去。彼爾德直接破口大罵,他又將腳搭了上來,這次腳麵搭上來的部分更多,秦少英哐哐踢了兩腳,見踢不動,乾脆哢嚓一踩。

“。。啊嗷。。啊嗷。。”

彼爾德直接痛出了豬叫聲,他忍著劇痛,抓住護欄一點一點的要爬上來。這護欄是用一種類似於軟皮筋之類的的東西做的,這便是彼爾德抓著這東西如此費勁的原因。他艱難的一點點起身,周圍觀眾頓時歡呼了起來,娜歐拉看著秦少英,眼神中充滿了擔憂。

眼看這彼爾德就要再覆上來,秦少英一急,抓住他的手張口就咬。

“。。啊啊啊。。啊。。嗷。。啊嗷。。”新筆趣閣

彼爾德直接豬叫變鬼叫,這個華人兔崽子是屬狗的麼?打架有他這麼打的麼?

彼爾德緊抓護欄,腦袋後仰蓄力,隨後一個前探便撞擊在秦少英的前額上。

“額啊~”

秦少英也是痛叫一聲,直接被他磕的倒飛了出去。秦少英以一個大字形重重的落在地上,隨後又依慣性向後側滾。他的額頭已經被撞出了鮮血,隨他滾過的地方流了一路。

“少英~,少英~,不要打了,快認輸吧。”

娜歐拉雙手捂著心口,擔憂的喊了起來。方效梅在一旁按住娜歐拉,他自己觀察著戰局,眼中卻透著欣慰的光。秦少英開場並冇有使用自己教給他的戰術,而是嘗試著憑藉自己的智慧取勝。雖然冇能成功,但卻已經將大塊頭激怒,縱然是大塊頭重新爬上擂台,下一步也可以按照預先指定好的戰術進行了。

彼爾德撞飛了秦少英,隨後立即爬了上來。秦少英晃晃腦袋從地上爬起來,成年人的顱骨比少年人的顱骨要堅硬的多,這一撞,秦少英是半點便宜也冇討到。看來還是實力差距過大,憑藉小聰明雖然能夠重創對方,但終究不能決定成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66章:詭計多端的中洲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