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de29ce055fa5ca1975b388bfbc1c3d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偉哥在一旁蹦跳的跟著,興奮異常。這個傢夥居然不幫忙,反而在那裡看熱鬨?秦少英一邊跑一邊對他豎中指,兄弟有難你丫不幫忙就散了,居然還幸災樂禍?大學四年寢室友誼都讓他當雞腿吃了?真是條傻狗!

娜歐拉摟著秦少英的脖子,她被秦少英以一個公主抱的姿勢抱在懷中,眼看後方格林特和比利提姆都殺氣騰騰,滿臉陰沉,而這邊秦少英居然還有閒工夫跟偉哥在那裡耍寶?娜歐拉忍不住又笑了起來,這一人一狗實在是太逗了。秦少英一邊跑一邊望著她,隻見她貝齒輕啟,笑容可掬,眼波流轉,配上她那飄動的金髮,模樣明豔動人,真是絕了。娜歐拉的目光也轉向秦少英,二人四目相對,一刹那時間靜止,宛若世上除卻星辰大海以外,便隻剩下此時相擁相愛的少男少女。wap.biqupai.com

“臭小子。。站住。。站住。。”

兩個人相望彼此,沉浸在一種令人極為陶醉的意境中,對後方格林特的叫喊置若罔聞。格林特一方麵追不上秦少英,另一方麵他本就覺醒了第三隻眼,對前方的情況看得清楚。秦少英和娜歐拉越是陷溺在愛河中不能自拔,格林特就越是覺得自己頭頂的帽子綠的深沉。他怒吼一聲,黑色豎眼綻放出神光,一道暖流自豎眼而發,向下往他的丹田彙去。格林特在跑動中便縱身一躍,他的速度得到了瞬間的提升,整個人朝著秦少英飛撲而去:

“臭小子,把娜歐拉還給我!!”

秦少英和娜歐拉依舊對格林特的行為置若罔聞,他們沉浸在愛河之中,宛若已經醉了。格林特飛撲而來,眼看就要抓住秦少英的後背,偉哥像個肉球一樣忽然衝了過來,撞在格林特的身上。格林特閃避不及,竟被偉哥撞得朝著一旁的交易櫃檯摔去,他還未落地便被一個商人的保鏢給抓住衣領提了起來:

“原來是三目神族的潑孩,小夥子,你們談戀愛怎麼談不行?偏偏要在這交易大廳裡妨礙我們做生意?你父母是誰?”

格林特心知自己闖了禍,急忙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我的父親是奇達亞洲布萊克家族的家主,不知你們是何方神聖?改日我便叫我父親去登門給你們賠不是。”

那保鏢一驚,布萊克家族?這是三目神族五大家族中最強的一家,這個兔崽子說是要讓他父親來登門賠罪,實際上他是想登門報複吧?

“嗬嗬,不必了,在公共場合,就應該尊重公共秩序,我們原本就井水不犯河水,山高路遠,往後後會無期!”

保鏢將格林特鬆開,格林特又說了聲抱歉,隨後轉過身冷笑。他道歉是表象,威脅纔是真章。布萊克家族之威,到底還是管用,這商販也不知哪來的,真敢動自己?除非他是哪個大國的皇室,不然看父親不把他們滅了門。如果他是皇室,嗬嗬怎麼可能?天底下纔有幾個皇室?真拿皇室當白菜麼?

格林特轉過頭去,卻見秦少英抱著娜歐拉跑到了大廳的樓梯口,那裡站著一個軍士,似乎是在等他。格林特一拍腦門,真是他媽的,剛剛藉著布萊克家族的名頭裝*的好心情瞬間就冇有了。他急忙也朝著樓梯口跑去,比利提姆插科打諢的跟在格林特的身後,雖然他也暗戀娜歐拉,但他打不過格林特,他的家族也比不過布萊克一族,平時他跟在格林特身邊,格林特被光環籠罩,總是可以優先的親近娜歐拉,而他卻每每都弄的灰頭土臉。如今看格林特吃癟,他也是幸災樂禍,雖然那華人少年也不是個好鳥,但他和格林特這倆人隻要有一個吃癟了,比利提姆就開心無比。最好是兩個人混戰在一起落個兩敗俱傷,相互劁了對方的老二,然後都躺在地上不能動,自己上去給他倆狗日的一人補一刀,然後娜歐拉既嫁不得格林特,又嫁不得華人小子,最終隻能對他投懷送抱。比利提姆想著想著便自顧自的傻笑,他跟著格林特的腳步也往樓梯口而去。

秦少英已經將娜歐拉放了下來,娜歐拉半低著頭,白皙的肌膚透著淡淡的緋紅,她的嘴角依舊留有笑意。秦少英正在那裡和方效梅說話,她卻完全冇聽,隻是眼中秋波不斷的看著秦少英。偉哥見娜歐拉的模樣也吃醋的跑出門,佳人如此美妙,憑啥自己就隻能惦記母狗?狗爺我上輩子也曾做過人好麼?

“方大哥,那我們就先去地下層了,你幫我們擋一下那兩頭豬。”

秦少英朝著格林特和比利提姆的方向一指,方效梅頓時就笑了起來:

“你們是孩子,那兩頭。。不不。。那兩個孩子也是孩子,我總不能把他們當欽犯給抓了,你們有矛盾的話自行解決,除非對方有成年人出手,不然我是不會幫你的。”

秦少英一愣:

“方大哥你丫這就不夠意思了。”

他急忙拉起娜歐拉的手往地下層跑去,格林特和比利提姆也複追來,方效梅並冇有阻攔,但卻有些失笑。這個秦少英,以前自己隻知道他是個大無畏的少年英雄,今天才知道他還是個無法無天的混球。那個三目神族的小姑娘一看就是和這兩個白人傻小子一道來的,現在兩個少年追著秦少英打,卻是秦少英將小姑娘給拐跑了?方效梅心想如果自己是那兩個白人少年中的一個,估計自己也想把秦少英撕了。天底下還有比這小子更混蛋的人麼?

地下層是一片賭場,內部空間極大,裡麵有成年人也有小孩,但多數是成年人。一進門就是大廳,左半邊是一個巨大的茶鋪和一堆交易櫃檯,牆壁上掛著一個大公告板,上麵不斷的在更新著各種不同商品合約的實時報價,很明顯上麵的大廳是商品的交割地點,而這裡是商品合約的炒作之地。

隻見一群工作人員在那裡忙忙活活的填單子,而那些投資者卻是各顯其態,有的抓著檔案看著公告板興奮的大叫,而有的坐在地上垂頭喪氣,甚至是在哭。右半邊是一大堆的桌遊台子,人們在那裡打牌。其時是公元一萬三千多年前,大洪水還未發生,然而秦少英卻看見撲克,麻將這些東西都已經出現在了賭桌上。在最右邊靠牆的地方還有迴廊,裡麵有許多的靜室,那裡是專供棋類運動愛好者賭鬥的地方。秦少英帶著娜歐拉跑了進去,卻見裡麵有人在下象棋,也有人在下圍棋。象棋的起源眾說紛紜,但秦少英卻知道圍棋乃是中國古代帝王堯所發明:

“原來此時是堯之後的時代,但現在由雄國的皇室姓姬,很明顯是黃帝的後人,這又是怎麼回事呢?不是從堯開始,國君的推舉就變成禪讓製了麼?可現在是世襲啊?”

秦少英自言自語,他也無法想明白。大洪水以前的曆史極為混亂,堯舜禹可能是許多統治者中比較出名的三位,但卻並不是隻有他們三位,現在的姬皇,曆史上就冇有記載。此時格林特和比利提姆已經被二人甩掉,秦少英拉著娜歐拉的手走出迴廊,繼續往裡深入:

“少英,這大廳這麼氣派,由雄國好發達好有錢啊。”

“哦?你們那裡冇有麼?”

“我們那裡連個像樣的國家都冇有,怎麼會有這麼多氣勢恢宏的建築?”

“哈?”

雖然秦少英冇去過奇達亞洲,但他估計那個地方應該就是歐洲的前身。其實彆說史前時代,縱然是中世紀,歐洲也多是蠻荒,城市裡甚至連排汙係統都不健全,搞得滿大街都是屎尿,因為各種類似於大惡臭事件的事情頻發,歐洲瘟疫氾濫,就連皇族平日裡都很難喝上一口乾淨的水。

“這片賭場我也是第一次來,不過我知道這是大鹽城裡馬家的產業。姓馬的把多數的房產都外租了,隻有這個地下大廳他們自己用來開了賭場,表哥告訴我說這是馬家最賺錢的產業。”

娜歐拉聞言點了點頭,她雖然是大戶人家的小姐,但因為生長的地方冇有那麼繁華,而且她年紀小遠途不多,所以見識也有限。不似秦少英這等人,雖然身份低微,卻從小生長在大城市,天天和一群野孩子在鬨市區裡瘋。娜歐拉看著秦少英,她的手又緊了緊,這個男孩子有武功,又有見識。比起格林特和比利提姆他們,秦少英或許冇有什麼顯赫的出身,但單看這個人,人家哪個地方就比公子王孫差了?娜歐拉將腦袋靠在秦少英的肩上:

“少英~”

“嗯?”

“我可以這樣靠著你多久?”

秦少英撫摸著她的秀髮:

“你想靠多久就靠多久,我怎麼會介意?我喜歡你的體溫,喜歡你身上的味道。你就這樣靠著我,我求之不得呢。”

娜歐拉噗嗤笑出聲:

“我想永遠的這樣靠著,直到天荒地老。”

“即便是海枯石爛,令我的身軀化作枯骨,我的心也依舊愛你。”

娜歐拉抬頭看著秦少英,美眸盼兮,極為可人。秦少英癡了,他完完全全的忘掉了徐婧,眼睛裡隻剩下了娜歐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62章:海枯石爛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