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60章:貿易所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0ff6ec9738739f59cf13d44c1801b0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少英,喝夠了冇?”

“嗯~,好喝。。好喝。。”

“這是小店的菊花蜜茶,二位客官可還滿意?”

秦少英豎起拇指:“好!”

其實他差一點就習慣性的豎起中指,哎,跟聶陽和偉哥相處久了,人就會變成這樣的尿性,這便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走,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秦少英一個激靈,方大哥這話什麼意思?啥叫好地方?莫非是妓院?ŴŴŴ.biQuPai.coM

“方大哥,我今年才七歲啊。”

“啊呀我知道,沒關係,見識多了就習慣了。”

“。。。”

秦少英被方效梅揪上馬:

“方大哥,你今天咋這麼閒?”

“楚天霸能閒,我為啥就不能閒了?”

“楚天霸是公認的飯桶,方大哥跟他可不一樣啊。”

“那又如何?總不能累死了功臣撐死了小人吧?功臣也要休息的好麼?”

“方大哥這句話說的真好。”

“好麼?這都是辛酸和淚啊。”

二人騎著馬邊聊邊走,終於在遠期商品交易所停了下來。看著麵前這高大巍峨的四角塔形建築,秦少英挑了挑眉:

難道這裡麵藏著妓院麼?

方效梅和秦少英一同下馬,這時走過來幾個小什隊的軍士在方效梅身邊待命:

“今天辛苦諸位負責這裡的安保工作,維護秩序,但隻要不出現騷亂,便不必打攪任何人,大家懂了麼?”

“是!”

秦少英頓時扶額,這個方效梅說什麼休假?結果又是跑過來乾活了:

“方大哥,你不是說今天休假麼?”

“這對我來說已經算是休假了,負責貿易所的安保,比負責城防可要輕鬆多了。”

“咦,方大哥真是個工作狂。”

方效梅笑了笑:

“總有一些人在為國家無私的出力,因而農民纔有田可種,商戶纔有生意可做,像楚天霸這樣的飯桶纔有機會中飽私囊。其實這都是冇辦法的事,我們維護的是國體和民族,而要收拾民族敗類的話我們卻分身乏術,你的父親秦非先生不也是如此麼?”

方效梅說著說著便想起了那日在博甘山被秦非搭救的場景,他身穿玫紅戰甲,頭盔遮掩了麵貌。危機時刻突然現身,救下了自己和兩個王子,為由雄國擋住了一場浩劫。自己為國家建功,心裡還琢磨著升官之類的事情,而秦非為國家立下了不世之功,卻不求功利,甚至隱姓埋名,隻在大鹽城的酒館裡做個廚子。這樣的人啊,難怪他的兒子也如此英雄。方效梅摟著秦少英的肩膀,看著他如是想著,心裡對這對兒秦姓父子充滿了敬佩。

“走,我帶你進去瞧瞧。”

二人邊走邊說話:

“方大哥,這個貿易所這麼大,裡麵卻都要被人擠滿了。這樣的情況天天如此麼?”

“當然不是,也就每個月的月底是這樣,因為到了交割合約標的的時間,五湖四海的商販們都聚集了過來,他們各自帶著商隊和貨物,在大鹽城北郊的儲物廣場彙合,那裡有一個師隊的兵馬負責安防工作。而這些商隊各自的代表便聚集在這貿易所中,或許是在討論交割事宜,也或許是在討論彆的事情。”

“彆的事情?還能有什麼事?”

方效梅一笑:

“你自己進去多打聽打聽就知道了,我便在那邊的樓梯口等你。”

說罷方效梅往樓梯口走去,秦少英走入人群中,他左顧右盼,聽著周圍的人滔滔不絕的談生意。

“過分了啊,老布魯,咱們相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個價你不是要我們血本無歸?我們買了你們的貨,還要再長途跋涉的運回維摩詰洲,那不要開銷的麼?”

“摩訶小兄弟,你這麼說話就不對了,我們小商小販,做事都應該按江湖規矩來。現在冰土漲價了,連帶著合約的價格也在漲。我們按照原來約定的價格去交割是不劃算的,更何況你們皇室還缺這兩個錢麼?和我們討價還價就有點欺負人了吧?”

“怎麼能叫欺負人?約好了是多少就是多少,更何況我們預約的價格已經偏高了,你還想怎麼樣?你這純粹是貪得無厭,再說了你們是小商小販麼?幾百輛車加上一個師隊的保鏢,都能和一些小國家乾仗了,我們皇室的錢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咱們相互守約就這麼難麼?”

“二王子啊,往常都是你的部下來此,這一次您親自來了,我們明人不說暗話,現在我們奇達亞洲那邊的礦場,已經很難再開采出冰土了,所以供應短缺。如果你們臘伐尼皇室支付的交割價,不能夠高過現在的行價,我們就將合同轉讓給姬家皇室,你們再想買冰土,就問姬家要吧。”

“你他*的,老布魯,你背信棄義!”

“這是商業,不是兒戲。”

“你也有臉說這不是兒戲?你當我臘伐尼的皇室都是冤大頭麼?”

“你不想當冤大頭?那就讓姓姬的來當好了。”

“!!你!!!”

秦少英走了過來:

“嘿,你是臘伐尼國的二王子?你可認得摩訶薩埵?”

那二王子一愣:

“摩訶薩埵是我三弟,你是何人?”

“嘿嘿,我是他的朋友,我想問問他已經安全回國了麼?”

“小毛孩兒,滾滾滾!”

二王子手一揮,便將秦少英呼扇的倒退。秦少英踉蹌幾步,卻在步法變幻之後站定。

“咦?”

“摩訶阿提婆,好賴你也是王子,怎麼隨隨便便的就對一個百姓孩子動手呢?”

摩訶阿提婆冷笑:

“百姓孩子?你怎麼就知道他是普通百姓?這小子身上有武功,恐怕不是一般的百姓吧?老布魯你怎麼張口就來?”

摩訶阿提婆又看向秦少英:

“你一個低賤的首陀羅,怎滴還做夢妄想攀上我家三弟的高枝?真是可笑至極!”

秦少英一愣,他媽的怎麼又被人小瞧了?為什麼總有人對自己與生俱來的身份有優越感?這又不是它們憑本事得到的,憑啥優越?本以為摩訶薩埵那麼好的人,他家的兄弟姐妹應該也個個都是好人,誰知完全不是這樣。

秦少英已經對這個摩訶阿提婆產生了極度厭惡的感覺,他轉身就想跑,誰知卻被摩訶阿提婆一把揪住了衣領:

“小子,你既是個低賤的首陀羅,又身懷武藝,而且還認得我家三弟?看起來你應該是身份不凡啊。不如把你抓回去好好研究一下,順便問問我三弟,看看他到底認不認識你。倘若你是在撒謊,想借我三弟的名義來我這裡討便宜,看我不剜了你小子的舌頭!”

“放開我你放開我,你這狗*種,摩訶薩埵心地善良,如何就有你這樣的哥哥?還什麼二王子?啊呸!我看你就是個老王八蛋!”

摩訶阿提婆聽罷目瞪口呆,從小到大誰敢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縱然是他犯了錯,父皇和大哥對他也隻是訓斥,何曾用類似於狗*種?王八蛋?這樣肮臟的詞彙來形容他?他生來就被各種各樣的溢美之詞包圍,整個人泡在蜜罐裡,秦少英一番話就宛若把他從蜜罐子裡揪出來丟進了糞池,那他如何能忍?

“二王子,行價暴漲不跌,你們究竟要不要按照行價來交割標的?不要的話我可要將合同賣給姬家了。”

“不,彆彆。”

摩訶阿提婆聽到老布魯開口,急忙妥協,這在姬家的地盤上,貨若是到了姬家手中,那人家可就真的是要漫天要價了。秦少英忽然捧住摩訶阿提婆的手咬了一口。摩訶阿提婆痛叫一聲,秦少英趁機跑掉。

“二王子,要追麼?”

摩訶阿提婆聞言直接扇了那武士一巴掌:

“追追追個屁,這在人家的國家裡我們還能隨便抓人麼?再說了這兔崽子叫什麼名字?是誰家養的?你曉得麼?不曉得怎麼抓!”

那武士捂著臉低著頭不敢說話,摩訶阿提婆看著手上已經出血的牙印:

“他媽的,這中洲的兔崽子簡直是屬狗的。”

“二王子,你想好了麼?”

“老布魯,我們皇室不欺負你們,你們也彆得寸進尺,咱們各讓一步,你給我按行價打個六折,我現在便給你付錢拿貨。”

“八折!”

“七折!”

“成交!”

老布魯心裡樂開了花,哪怕是按行價的七折交貨,他也賺發了。雖然最好是不打折,但那都無所謂,真正厲害的盤手從不指望買在最低點和賣在最高點,更何況對手方是臘伐尼國的皇室,給人家得罪深了,就算人家不圖謀報複,那以後還怎麼繼續和人家做生意?細水長流與涸澤而漁,這兩者老布魯還是分得清的。

“爹,交貨以後我們在由雄國遊山玩水,好好逛逛再回去,好不好呀?”

娜歐拉突然不知從什麼地方跑了過來。

“行啊,娜娜想要什麼,到時候爸爸給你買。”

摩訶阿提婆黑著臉從貿易所走出來,保鏢低眉順眼的跟在他身邊:

“王子殿下,真按這個價拿貨麼?這也太高了吧?這麼貴的冰土運回國,咱們臘伐尼的老百姓都燒不起火做不起飯了啊。”

“哼,那你有什麼好辦法?”

“我看咱們不如提前在交貨點埋伏兵馬,然後。。。”

“行了閉嘴!”

摩訶阿提婆深吸幾口氣:

“做生意信譽最重要,你既然打算搶,為什麼當初要和他簽合同?直接派大軍把奇達亞洲打下來不就完了麼?一步到位!但問題在於我們做得到麼?勞師遠征,耗時耗力,三目神族有五個大家族,當地還有狼妖和吸血鬼自建的國度,你告訴我怎麼打?再說了,我們這次過來隻帶了兩個編隊的兵馬,人家有一個師隊的保鏢,你四百人怎麼伏擊兩千人?真是不長腦子!”

“王子殿下,可是。。”

“冇有可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60章:貿易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