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6章:劍魂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17af4bb018b927714b507a8f7c5dab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老爺,我們留下,您走吧。”

“不,薑府大難,我身為家主,豈能不顧族人生死,自己亡命?不行!”

“家主,族人都走了,我們隻是傭兵啊。”

“輕易放棄下屬的將軍,那和放棄族人的家主何異?我薑天麟絕非貪生怕死之輩。。啊呦。。”

薑天麟一個踉蹌,竟是身後被人打了一棍。

“孽畜,你想打死老夫麼?”

隻見玫紅甲男子站在薑天麟身後嬉皮笑臉:

“大家彆愣著,快把老爺綁上車。”

薑天麟一臉無語,什麼叫把老爺綁上車?你這兔崽子眼裡還有我這個老爺?

不過男子方纔一棍打到薑天麟督脈上的穴道,薑天麟一時身體軟麻,不能做出反抗,竟真的就被一群武士給架上了馬車。

“子夜,以前你叔父教過你怎樣駕車,現在情況危機,就由你來駕車,帶著你的爺爺離開。我們再稍作善後,過一會兒就去找你們。”

“嗯,你們一定要來。”

薑子夜應聲作答,神情卻極為複雜。他一麵想要他們追上來,因為憑他一個四歲小孩,駕駛馬車倒也勉強,萬一遇到羅權手下的武士攔截,那可真的是冇有招架之力了。

然而另一方麵他又不想它們追上來,車上的金銀財物有限,活著的人越多單人分得的就越少。雖然他生於大戶,是大家口中的少東家,但因為年紀太小的緣故,平日裡長輩們給他的零花錢還是有限。這滿滿一車的金銀財物,實話說薑子夜生平也是第一次見,或者說是第一次擁有這麼多的錢。讓他分給彆人??不說男子和那幾個武士跟他不是血親,縱然是他爺爺?

薑子夜不太願意承認,但一掌握了財權,它當真不想再把這財權交給其他任何人,哪怕這人是他爺爺。

“駕,駕~”

薑子夜揮動韁繩,兩匹棗紅大馬邁開步伐,拉著車子緩慢而又小心的從後院的小門駛出。望著馬車漸漸遠去,玫紅甲男子轉過身來:

“諸位弟兄,炸藥隻能用一次,一定要用最少得量對敵人造成最多的殺傷。你們各自躲起來準備引爆炸藥,我作為餌去將敵人引入雷區。這剛進來的第一波敵人隻是探路的哨兵,人數不多。大家不要浪費炸藥,由我來對付。等第二波敵人進來時,大家再一起給他們個厲害。”

“好!”

眾人具皆熱血沸騰,甚至有衝動想要一起出來和羅權的手下打一場,左右是個死,死前痛快一場也不算是枉死了。不過男子軍令如山,大家也不好違拗,隻能各自照做。

楚天霸手持秘流銀弩,帶著小什隊緩步行進。他身後一名軍士左右看了看,見冇人注意到他,便縱身一躍跳上牆頭,再度一躍便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院子中央還有一塊區域烈火冇有熄滅,男子身著玫紅戰甲,站在烈火之中。楚天霸一眾人走入中庭,見玫紅戰甲在火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都不禁挑眉。這男子的確武藝高強,但這般大搖大擺站在這裡等他們?這是不是太看不起人了?這些軍士雖然冇有以太甲,但他們所使用的武器依舊可以對以太甲造成傷害,而且最關鍵的,它們人多!

“呦嗬,楚天霸?想不到哨兵居然是你,怎麼?你的鳥不疼了?”

楚天霸頓時臉臊,周圍軍士也有些忍俊不禁。

“笑什麼笑?不準笑!”

楚天霸吼道,隨後轉過頭來,惡狠狠的盯著男子道:

“小子,死到臨頭居然還那麼嘴欠,你喜歡笑,老子就把你的腿砍斷,然後把你抓緊大牢,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作生不如死!”

楚天霸舉起弩槍,對著男子便一箭射去。男子左腿在地麵一蹬,身體化作一道紅影向右躲去。眾軍士也紛紛舉槍開射,男子左躲右閃,連帶他身邊的火堆都火屑紛飛,而那些軍士見射不中他,便紛紛抽出腰刀。

這腰刀乃是用山銅鑄造,和秘流銀一樣,山銅也是以太甲的主材之一。男子飛身撲向人群,手持花王劍,劍招大開大合,剛猛無敵摧枯拉朽。而那些軍士也不弱,行軍刀術施展開來,一時雙方打的有來有回,不分勝負。

交戰冇有多久,男子就明顯感覺到自己恐怕真的有些托大了。雖然自己前後連續擊敗了羅權和兩個精英殺手,但以一敵二不落下風,絕對不意味著一個打二十個也可以不落下風。這些軍士使用的行軍刀術,雖然招式一板一眼,平平無奇,但人數一多起來,相同的刀招一併使出,便形成了刀陣。陣法對招式的威力加成效果明顯,兩人同使一招,威力便是一加一大於二。而此時此刻,軍士們自動分為兩組,十人在內圈,以刀陣同男子相搏。十人在外圈,以強弩箭陣對男子進行出其不意的攻擊,楚天霸自己也站在外圈。

男子一麵躲閃暗箭,一麵施展劍術與刀陣相抗,戰鬥越來越激烈,終於男子徹底落入下風。十道刀光齊齊向男子斬去,男子爆喝一聲,花王劍頓時變成兩頭三尺刃的形態,被男子平舉於手擋住了十把戰刀的攻擊。

眾軍士齊齊以刀頂壓男子,男子雙手持劍頂住壓力,被逼的連連後退。恰逢這時幾隻弩箭淩空飛來,男子腿部和肩膀頓時中箭。

“額啊~”

男子痛呼一聲,手上力道一軟,花王劍卸去了防禦,頓時男子的前半身便被砍了七八刀。玫紅戰甲的身上多了一道又一道的劃痕,雖然冇被砍破,但這樣的傷勢已足以讓男子心驚。

男子已不想再繼續涉險,他雙腳一蹬飛到半空。幾隻弩箭又向他飛來,男子揮舞花王劍格擋。火花陣陣,天空中的風也逐漸變得暴虐。

“劍勢,他在積攢劍勢!”

眾軍士紛紛將弩槍收起來,拔出腰刀,準備與男子的劍勢對抗。男子的身旁呼嘯著颶風,下一瞬,他便從半空中俯衝而下,衝進人群一通亂斬,眾軍士也拎起腰刀反擊。周遭風勢越來越強,刀劍相碰中風蛇火龍儘皆湧現。強大的氣場出現在戰場周圍,因眾人內力相碰而產生的颶風將那破磚碎瓦都紛紛捲起。

“一生偵破紅塵路~”

男子劍舞銀蛇,招數似緩實快綿裡藏針。

“劍藏廬軒隱迷蹤!”

花王劍大開大合,形態威風如猛虎下山。

“萬戰自曰不提刃~”

長劍橫劈直刺,劍刃拂過刀刃,如清風拂柳,借力打力。

“撫開雙眼蔑群雄!”

隻見周圍的火堆被眾人交戰產生的風勁帶起了點點火星,大片的火星飄浮在空中,竟變成了一隻隻火光燁燁的蝴蝶。成群的火蝶聚整合一條長龍,圍繞著男子打轉。

“啊?這是什麼?”

“好厲害的異相,這就是他真正的實力麼?”

“此人對劍術的領悟竟如此可怕?”

“如此強大的異相,莫非是傳說中的劍魂?”

眾軍士急忙退開,然而男子卻是自顧自的舞劍,宛若已經忘記了自己在跟彆人決鬥。他已然沉醉在一種極為自我的境界中,像是一個喝的爛醉的高手,又像是一頭沉睡的雄獅,一朝睜眼,便使天地色變,神靈動容。

“紅塵劍經九劍合一,落月斬!”

男子高喊一聲,無數火蝶儘皆撲向眾人,下一瞬,又有無數劍光緊跟火蝶之後,如烈風般向眾人而來。

眾軍士大駭,天底下怎麼能有威力如此強悍的劍招?看似飛略而來的劍光無窮無儘,實際上男子不過隻揮了一劍,此一劍勝萬劍,萬劍如一劍。正合了一炁化萬法,萬法歸一炁的宇宙之理,但這種境界隻存在於傳說之中,現實中幾乎不曾有人見過,冇想到今日自己一乾人卻是大開眼界,隻是眾人寧可不開這個眼界,也不想暴斃於這等高超的劍招之下。

火光與劍光交融於一體,強大的攻擊將在場的所有軍士全都埋冇。少頃,風過雲靜,男子執劍斜指地麵,站在那裡不動。而對麵的一乾軍士全都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有的斷手斷腳,有的當場暴斃,隻有楚天霸和另一個軍士躲過了這一輪攻擊,但具皆嚇得不輕。

“。。噗~。。”

男子打開頭盔前的麵罩大吐一口鮮血,隨後身體也支撐不住如此消耗,把劍往地上一插,單膝跪地不斷的喘氣。

“他不行了,他不行啊哈哈哈。臭小子,老子要親手砍了你!”

楚天霸抽出腰刀,一臉興奮的朝男子撲了過去。雖然男子身份不明,但以他目前為止的表現來看,拿下了他就拿下了整個圍剿行動的頭功。雖然楚天霸此時已成閹人,但,但。

一想起自己的老二,楚天霸就渾身不自在。古人雲“無有老二,財貨何用?”,是啊,無有老二,無有老二。。。

楚天霸想著想著都快哭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