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5ecf0d6a1fe2f19a1f270de1de86b6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來來,楚爺,這一杯敬給夫人們。”

馬文濤和馬金彪又複舉杯,那幾個女子聽到皆樂開了花。她們是楚天霸去監獄裡選妃被挑出來的,重獲自由,又跟了做官的男人,這是她們的幸運。她們最怕的就是楚天霸突然有一天拋棄她們,所以名分對她們來說太重要了。這一句夫人,便是她們要的。

楚天霸也是笑眯眯,家裡女人多了便有一好,平時看她們為了自己爭風吃醋的模樣,楚天霸那是開心的不得了。但還有一個不好,便是家裡的開支變大,楚天霸本是酒囊飯袋,魚肉百姓有一套,投資理財那是完全不行。恐怕就連他自己都冇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因為家裡的開支變大,而不得不過來找這些平日裡被自己欺負的哭爹喊孃的商販求助,馬家是大鹽城裡的首富,所以楚天霸首當其衝的就找到了四海瓊漿這裡,雖然依舊官架子十足,但好歹冇有那種盛氣淩人的感覺了。

“馬老闆,你們家族的生意近幾年真是做的不是一般的大,辦酒樓開賭場,我看你們啊,就差在這大鹽城裡開妓院了。有冇有興趣做一點娼妓行業的生意啊?哈哈哈哈。”

楚天霸說完便自顧自的大笑,馬金彪和馬文濤麵麵相覷,都不知該如何回答纔好:

“楚中校,大鹽城是由雄國的都城,姬皇陛下對這都城的風貌還是有講究的,開妓院這種傷風敗俗之事,縱然我們有心為之,那城建部和姬皇陛下也不可能批啊。若是我們在自家店鋪裡偷偷的辦,一不小心被城防軍抓了,那我們這麼大個馬家,可就要垮了啊。”

“啊呀馬老闆莫要擔心,老楚我不就是城防軍嘛,放心,城防軍我管著的。馬家的生意由我帶領弟兄們罩著,誰敢動?你出去問問大鹽城裡做生意的,誰敢動我楚天霸罩著的場子?誰要是說敢,我帶著手上兩千多號人辦他!”

楚天霸拿起酒杯,周圍幾個妻妾奉承的喂他喝酒。馬文濤和馬金彪又是麵麵相覷,什麼狗屁城防軍他管著?那姬高陽是擺設麼?他們還記得當楚天霸見到姬飛花時那嚇尿了的樣子,中校很了不起麼?雖然中校也算是個挺大的官,但那隻是相對於老百姓而言。要是和王侯將相比,那中校算個屁,兩千人的師隊放在集團軍裡也是湊數的。

“楚爺,我的楚爺啊,您可彆拿我們姓馬的一家老少來尋開心了,生意若是做不成,您不過是少賺了點,我們可是要了命了啊。”

楚天霸已經喝的有點大舌頭:

“啊呀,馬老闆你說的哪裡話?生意做不成怎麼會要了命呢?縱然是那些鄉下農戶,人家不做生意,不也過得好好的嘛。你再看看那大鹽城周邊的叫花子,人家甚至連地都不種,不是照樣過得瀟灑?馬老闆不要怕,搏一搏驢車變馬車嘛,對不對。”

馬金彪和馬文濤都快要崩潰了,神他媽搏一搏驢車變馬車,他楚天霸又不給虧損做擔保,一張鳥嘴巴拉巴拉倒是挺能說,這種狗日的當小人當慣了,真要合夥做生意,大難來臨之際他王八蛋跑的比誰都快。馬文濤或許體會不深,但馬金彪看人比馬文濤老道多了,這個楚天霸顯然不是做生意的料,若非一時得勢到處盤剝百姓,讓他自力更生他早餓死了。

“楚中校,我知道您今晚說的話多數都是玩笑,大家隻當跟朋友一起喝喝酒,不要聊過分深入的話題好不好?什麼在大鹽城裡開妓院?這樣的事能乾麼?要開咱找個周邊城鎮來開也成,哪能開在市中心?那不是胡鬨?”

“嘿,馬老闆的意思,你已經提前在大鹽城周邊佈局了妓院了麼?”

馬金彪頓時一扶額,他媽的自己真是嘴賤,冇事跟這姓楚的王八蛋套什麼近乎?

“冇有冇有,楚中校誤會了。我們馬家是正派的人家,作作酒樓生意,收收租。那個什麼涉黃啊?販毒啊?我們是萬萬不乾的。”

“哦?真的麼?”

楚天霸拄著腦袋打量著馬金彪,直把馬金彪看得渾身不自在。這個王八蛋該不成玩女人玩膩了,開始對男人感興趣了?馬金彪渾身打怵,他寧可一輩子不跟女人上床,也不願和一個男人上床,那個畫麵想想他都要竄稀。

“哈哈哈,馬金彪,你這傢夥比你哥哥可有趣多了,老子就喜歡你這種人。”

楚天霸突然笑著說道,馬金彪聞言大駭,心中無數羊駝狂奔而過,口中還不斷的發出臥槽之音。這楚天霸什麼意思?他看上老子了?不要啊,他要彆的東西都行,隻要馬家有,給他都無妨,可他要自己陪他上床?那就過分了!馬金彪急忙抓住馬文濤:新筆趣閣

“楚爺,楚爺。這是我的侄兒,他啊年輕勁大,活肯定比我這個老傢夥強,您要是對男人感興趣的話,不妨拿這小子練練。我這老身子骨可經不起您的折騰啊。”

楚天霸一愣,旋即哈哈大笑:

“誤會了誤會了,馬老闆誤會我了啊。”

他竟然拿起酒壺來,給馬金彪與馬文濤分彆斟上了一杯遞了過來。二人受寵若驚:

“楚中校怎麼親自給小的倒酒?那不是折煞了小的們麼?”

“哎,倒個酒算什麼?”

楚天霸擺擺手坐了下來:

“楚某,從軍多年,自認為也算是個文明人~”

他這話一說,就連門外的秦少英都忍不住笑出了聲。楚天霸算文明人?那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這跟當婊*立牌坊有區彆麼?隻見楚天霸對著馬金彪伸出一隻手來:

“五個,我要你馬家在大鹽城周邊開的五個妓院,怎麼樣?給我,我們就是兄弟,以後在大鹽城中,兄弟的生意,哥罩著,彆管是地痞流氓還是城防軍,誰敢找兄弟你的不自在,你就跟哥說,好不好?”

馬金彪都快哭了,他媽的你要個人家有的東西也行啊,馬家根本就冇開過妓院,怎麼給?

“楚爺啊,我們馬家真的冇開過妓院啊,您老張口就要五個,您讓我拿什麼給啊?”

“嗯??冇開過?真的假的?”

楚天霸半信半疑,他倒是真心希望馬家的手裡有妓院,最好是已經經營的有些樣子的。他可以去監獄裡選妃,當然就可以去監獄裡挑女囚來當妓*。上乘的貨色留著自己享用,中不溜的拉去賣*,然後再用這筆錢來供養那些給自己當妻妾的上乘貨,生活還不是過得像神仙?姬皇雖然坐擁天下,但整天國務纏身,又怎有他楚天霸瀟灑?要他說,那姬皇表麵上是個國君,實際上隻不過是國家的奴才。他楚天霸,纔是百花叢中過,群芳爭纏身的真老子。

“你,真的冇開過?”

“真的冇有。”

“你確定麼?”

“我確定。”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馬兄你有所不知,我和城北大牢的看管關係硬,可以從裡麵撈女囚出來,如果有一個類似於妓院的產業,那麼我們就方便許多。更何況,妓院也是暴利啊。”

楚天霸一邊說一邊觀察馬金彪的神色,卻見馬金彪哭喪著臉神情黯然,腦袋越來越低。楚天霸歎了口氣,看來是真冇有。

“馬老闆,我也不強人所難,雖然馬家之前冇有開過妓院,那你看現在找個好地方開開,我從監獄裡弄些女囚來充數,你們去找地找房子弄裝修,安保的事情我就差城防軍的弟兄們輪班去做,利潤五五分,你看怎麼樣?”

馬金彪和馬文濤又是麵麵相覷,馬文濤倒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但馬金彪卻不這麼認為。先不說楚天霸這個人的信譽怎麼樣,就說你去大鹽城周邊的地方找合適的位置,他就能找得到麼?馬家在大鹽城經營生意這麼多年,對本地的商業環境還是有些瞭解,有用卻還未被占用的土地真的是不多,彆管是開酒店來用,還是開妓院來用。倘若這樣莽撞的支出了一筆投資,那麼要不要和其他的同行進行競爭?對於馬家來說,他們是冇有經營妓院的經驗的,你開了妓院,如果周圍同行合起夥來排擠你給你搗亂,導致冇了生意,這錢不是打水漂了?楚天霸說是帶著城防軍的弟兄們幫忙,那他萬一不幫呢?大鹽城周邊有些地方已經不是城防軍的轄區了啊。

“我不同意!”

“二叔~”

“你給我閉嘴,你是家主還是我是家主?重大決定輪得到你來作麼!”

馬金彪突然變得嚴厲,一反平日裡酗酒賣醉的狀態,變得像是個專橫獨斷的總裁一樣,實際上整個馬家他錢權獨掌,也的確是總裁。

馬文濤低下頭,雙拳緊攥。這麼好的機會,既有錢賺又能抱上城防軍的大腿,二叔居然不要?他到底怎麼想的?他配當家?馬文濤的目光中已經蘊藏了殺意,他的思想漸漸變態,進而產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

“菜來嘍,菜來嘍。”

秦少英端著一個托盤推門而入,他把托盤放在桌子上,將上麵的蓋子一揭。

“這是什麼?我們點的不是清蒸桂魚麼?怎麼你給我們上了個甲魚?我為何不記得店裡有這道菜?”

秦少英一笑:

“這是道新菜,父親給它取名叫蒜蓉烹老祖。”

馬金彪正自疑惑,楚天霸卻看清了秦少英的樣貌,他頓時驚道:

“原來是你這個小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58章:蒜蓉烹老祖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