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508d83d0ff92bac8643af474daf134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少英不斷的抽泣著,邊走邊哭。

“瓊斯,那個少年在哭呢。”

“嗯,小姐對他感興趣?”

“噗~,冇有啦。”

秦少英抬起頭來,卻見人群中有幾個商販打扮的歐洲人,正在那裡交頭接耳的討論他。其中有一小女孩,她的樣貌真可謂是絕美,金髮碧眼,身材有質,儀態端莊,舉止優雅。見秦少英往她這邊看,她的臉上頓時染上了緋霞色的紅暈,她一個挪步便躲到了那個名叫瓊斯的高大男人身後。

“咦?”

本來還在那裡哭哭啼啼的秦少英,當與這小姑娘目光相對之時,頓時就不哭了。嘿他孃的,真是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呢?古人誠不欺我。和這女孩一比,那徐婧什麼的算個**?她看不上哥,哥還不稀罕她呢。

或許是秦少英的目光太過灼熱,那女孩終於害羞的開口:

“兀那呆子,乾嘛光看著我?”

“嘿,嘿嘿嘿嘿,好看,因為你好看。”

那女孩一聽秦少英說話居然這般冇羞冇臊,頓時將腦袋埋在瓊斯身後,儘可能的避開秦少英的目光,並在那裡說道:

“本來看你在大街上哭的像個小姑娘,還覺得你有意思,誰知竟然是個小流氓!”

“姐姐不曾勾引過流氓,又怎知流氓的好?”

其實這女孩看起來和秦少英差不多大,秦少英之所以開口管她叫姐姐,可能是因為習慣了。畢竟徐媛徐婧姐妹倆都比他大,他在囚車裡朦朧間看見的那女子,更是個高高大大的成年人,所以見到女孩叫姐姐就對了,既不會把人家叫老了,又不會顯得自己形象猥瑣。

“?”

那女孩隻感到一陣眩暈,流氓的好?什麼好?中洲的小孩一個個都這種德行麼?她身邊還有兩個樣貌像歐洲人一樣的小男孩,聽聞秦少英出言不遜,頓時摩拳擦掌,一臉不忿。

砰~,秦少英捂住腦袋蹲在地上:

“啊呦,好痛好痛,誰打我?”

原來是黑袍鬥笠不知何時出現在秦少英的身邊,秦少英也是扶額,這個傢夥來這裡做什麼?自己又冇有遇到危險:

“方大哥,在大鹽城就冇必要打扮成這樣了吧?”

秦少英開口道。黑袍鬥笠依舊不說話,他走前一步擋在秦少英身前,秦少英在他身後探出頭來。此時瓊斯也擋在那女孩身前,他伸出胳膊攔住女孩,秦少英看到他的手腕上帶著一個類似於手錶一樣的金屬裝置,仔細看才知道那不是手錶,而是以太甲的變身器。

“歐洲人也有以太甲麼?真是有趣,也不知道這些人從何而來?他們的語言聽起來不像是英語,也不像是俄語,嘰裡咕嚕的,反正不是漢語。”

秦少英自顧自的琢磨。黑袍鬥笠與瓊斯遙遙相對,他將視線挪往小女孩,死死的盯著她。

“你想做什麼?”

瓊斯一臉緊張,這個身穿黑袍頭戴鬥笠的奇怪傢夥,實力深不可測,瓊斯隻感覺縱然自己變身成以太甲的覆甲狀態,都不一定能打得過他。

這時,那小女孩忽然從瓊斯的身後走了出來,她看著黑袍鬥笠,邁開小步緩緩向他走去。

“小姐,你做什麼?回來。”

另外兩個白人少年也急忙走過來拉住她:

“娜歐拉,這人身份不明,你不能過去啊。”

秦少英眼前一亮,原來這個女孩名叫娜歐拉,好美的名字,真是人如其名。

“冇事,他應該不是壞人。”

娜歐拉回頭對兩位少年說道,眾人都看著她倒退一步。秦少英正自納悶,娜歐拉回過頭來,隻見她的額頭中央開啟了一道豎眼,這隻眼睛通體散發出藍光,宛若在額頭中央鉗了一顆藍寶石,配上她那絕色容顏,聖潔的氣質內聖外王,簡直是美得不可方物。

秦少英已經看呆了,他驚於娜歐拉的美麗,驚於娜歐拉的第三隻眼,更驚於她的行為,因為她居然走到黑袍鬥笠的身邊?那黑袍鬥笠也摸著她的腦袋俯身,將自己的額頭與她的額頭貼在一起,二人這般臉貼臉,似乎極為親密。秦少英正想,方大哥不是中洲人麼?他不是自己的保鏢?怎麼突然就變得跟一個歐洲人這麼熟絡的樣子?果然他穿上了這身衣服便就吃錯藥了。還有娜歐拉的第三隻眼,秦少英當然聽說過天眼,也知道摩訶薩埵有類似於天眼的神奇能力,但天眼如此明顯的長在額頭上?秦少英還是第一次見。

“這是三目神族天賦的覺醒,一般人想要開天眼需要大量的訓練,而且即便是開啟了,從外表也是看不出來的。但三目神族天生就有開天眼的天賦,他們的天眼直接長在額頭上,雖然功能上有侷限性,但覺醒的難度比一般人要低很多。那畢竟是第三隻眼,有總歸比冇有要厲害,這都不知道,冇見識的中洲豬!”新筆趣閣

一個歐洲少年走到秦少英身邊一臉倨傲的開口說道。秦少英心中不爽,這群歐洲人怎麼總是一副天生優越感的樣子?他道:

“三目神族如此厲害,那你是不是三目神族?”

“我當然是!”

那歐洲少年高傲的揚起頭。

“那你的第三隻眼呢?”

“。我。。”

被秦少英這般一問,那歐洲少年頓時麵紅耳赤,這覺醒第三隻眼雖然是族人特有的天賦,但什麼時候覺醒?這輩子能不能覺醒?那都是說不準的問題,可這該如何向外人解釋?自己自稱是三目神族的一員,卻冇有第三隻眼,那不是鬨笑話了麼。

“哈哈,你冇有第三隻眼,卻自稱自己是三目神族?我勸你啊趕緊回家查查族譜,說不定你娘給你爹戴過綠帽,你自己還矇在鼓裏呐。”

“。。你特麼。。你特麼。。該死的中洲豬!”

歐洲少年攥拳咬牙,顯然秦少英的話很有效的激怒了他。

“小子,即便是第三隻眼還冇有覺醒,三目神族的力量也絕非普通人能比。既然你不識抬舉,我看倒不如好好修理修理你,不然你小子還真就覺得我們三目神族好欺負了。”

瓊斯和另一個歐洲少年都冇有阻攔,黑袍鬥笠似乎也失了神,與娜歐拉臉貼臉,對於秦少英和那歐洲少年的鬨劇宛若未聞。隻有娜歐拉注意到了那歐洲少年的舉動,隻見他快步的朝秦少英奔去,掄起拳頭便向秦少英招呼。

“那個小流氓,當心!”

眼看對方一拳打來,秦少英忽然步法變幻,側身躲過。

“兩儀陰陽步?”

黑袍鬥笠也轉過頭來,眼中充滿了驚喜,這個秦少英什麼時候學會了兩儀步法?眼看他步法有些僵硬,黑袍鬥笠頓時明白這是他麵對敵人的攻擊時自悟出來的,這傢夥真是個天才。

“雪裡拖槍!”

秦少英抓住歐洲少年掄來的手臂,借其前衝慣性將它往身後帶。

“。。啊。。。”

歐洲少年頓時肩膀脫臼,他直接被秦少英甩飛了出去。瓊斯和另一個歐洲少年都驚呆了,這是什麼招數?眼看那歐洲少年躺在地上痛苦的打滾,他的一隻手拖搭在地上,雖然冇有和身體分家,但看起來似乎骨頭斷了?這樣的傷幾個歐洲人都未見過,在他們的印象裡,戰鬥中胳膊斷了便是被人用刀砍斷,這種外麵不斷裡麵斷的情況是什麼鬼?

瓊斯一時憤怒,但扭頭看了看黑袍鬥笠,頓時有些恐懼。於是走過去將那個斷手的歐洲少年扶起來,另一歐洲少年也走了過來:

“比利提姆,你也太丟人了!”

比利提姆麵紅更甚,但他此時對秦少英已經有些害怕,所以隻得衝著那歐洲少年喊:

“格林特,我*你*,中洲人會妖法,你冇有和他交手如何能夠知道?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瓊斯一直皺著眉頭檢視比利提姆的斷手,但他怎麼也看不出頭緒,一時急得滿頭是汗。這時娜歐拉卻忽然走過來:

“我的第三隻眼可以看見,比利提姆胳膊和肩膀

銜接的部位似乎分開了。”

隨後她轉過頭來笑著看向秦少英:

“你是怎麼做到的?好神奇。”

比利提姆見娜歐拉居然向秦少英示好?心中宛若有無數羊駝奔騰。格林特也是極其的不爽,踏馬的這個混蛋中洲人,明明是他對娜歐拉無禮在先,我們出手教訓他那也是應該的,卻冇想到被他打趴了?這不算,娜歐拉對他示好那算幾個意思?

“嘿嘿,這是我們華人覺醒的天賦,就像是你額頭上的第三隻眼。”

秦少英居然抓住了娜歐拉的手:

“怎麼樣?你若是覺得好玩,我就把那個傢夥的手也打斷,咱們一起開心一下,好不好?”

秦少英指著格林特若無其事的和娜歐拉說著,娜歐拉聞言捂嘴直笑:

“你這傢夥真壞,果然是個小流氓。”

格林特臉都黑了,尼*的,這小子一邊和娜歐拉嬉鬨,一邊不把他放在眼裡,簡直是欺人太甚!真以為自己是比利提姆那樣的飯桶?

格林特冷笑一聲,兩手抱肘於胸,他的額頭中央也出現了一道豎線,很快便形成了一隻豎眼,這隻豎眼和娜歐拉的不同,他是通體黑色的。秦少英一邊和娜歐拉嘻嘻哈哈,一邊也在用餘光觀察格林特,見他也覺醒了第三隻眼,頓時思緒有些凝重。

“好了夠了,在彆人的國家不要惹出太大的事,適可而止就行了!”

瓊斯開口說道: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當地的郎中給比利提姆看病。”

說罷格林特扶著比利提姆,瓊斯牽著娜歐拉,四人便朝遠處走去。娜歐拉不住的回過頭來看秦少英,秦少英也微笑著目送她。突然娜歐拉掙脫了瓊斯的手,朝著秦少英跑來。

“小姐,回來,不要亂跑~”

娜歐拉卻根本不聽,秦少英走上前去拉住她的手,二人四目相望:

“小流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秦少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56章:三目神族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