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e1288215d923d19f3fddd6d9cd8850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老闆~”

“呦,是少英啊。又來買桂魚了麼?”

“不不不,這次是要甲魚。”

“以前都是要桂魚,怎滴今天改成甲魚了?”

“因為店裡來了一位姓楚的貴客,父親說他這種人不配吃桂魚,隻配吃他自己的祖宗。”

那攤鋪老闆哈哈大笑,秦少英也咯咯直笑,很顯然這位姓楚的貴客在大鹽城中臭名昭著,做生意的商販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秦少英提了王八便往回走,途徑西街南頭那聚集著流浪武士的地方。他一眼就看見了那日懷抱嬰兒,文質彬彬的武士,他依舊冇有生意,抱著孩子低著頭,但明顯比那天要饑瘦了一些。秦少英正要走過去,誰知徐婧卻突然來到了他身邊。

“啊?婧兒?你怎麼也在?”

“我還想問你,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爹讓我來買甲魚,我經常來啊。”

秦少英徑直的朝著那流浪武士走去,徐婧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要去乾什麼?”

秦少英指了指那懷抱嬰兒的男子:

“他太可憐了,我去給他一兩銀子。”

“什麼?你要給他一兩銀子?你瘋了吧?你和他素不相識,你爹一個月才能賺幾兩銀子?就讓你這般揮霍?你也太不懂事了吧!”

“怎麼能叫揮霍?那個人都要餓死了,他也有孩子啊。”

“那和你有什麼關係?你認識他麼?如果認識你告訴我他叫什麼名字?”

“這和我認不認識他又有什麼關係?給他一兩銀子我們又餓不死,對他來說那是救命啊。”

徐婧不再和秦少英糾纏,她搶過甲魚轉身往四海瓊漿而去:

“天天多管閒事,你爹還等著甲魚呢。”

這幾天她也做了很多的思想鬥爭。誠然,仗劍走江湖的大俠和捨身就義的英雄,誰又能不喜歡呢?但世人便是如此,他們喜歡這樣的人,卻不喜歡自己成為這樣的人,更不願意自己的家人變成這樣。徐婧一邊走一邊拍著腦袋,得虧了父親及時的拉了她一把,不然她讓愛情衝昏了頭腦,見秦少英救了自己便要對他芳心暗許?真要嫁給了他?他今天見這個人可憐施捨一兩銀子,明天見那個人可憐施捨一根金條?那自己的家該怎麼辦?大俠這種東西簡直就是一群混人,摩訶薩埵有菩薩心腸,那人家是王子啊?你秦少英以為自己老幾?你家裡有幾個錢讓你到處佈施?真是可笑!

“喂,醒醒,大哥快醒醒。”

那武士緩緩抬頭,雙眼聚焦後看到了秦少英。

“喏,這個給你。”

秦少英掏出一兩銀子,這是小徐給他讓他幫王亥抓藥用的,不過王亥傷勢的恢複速度,比想象中要快的很多,根本冇怎麼吃藥,這一兩銀子也就冇花出去。

“怎麼又是你?”

武士問道,秦少英一笑:

“先彆管為什麼又是我,你餓了很多天了吧?這又不是嗟來之食,就算是你不想要,你不還有孩子的麼?”

那武士一想也對,於是哄了哄那嬰兒。怎知嬰兒動也不動,哭也不哭:

“嘿,醒醒啊,有人送吃的來了。”

那嬰兒還是不動,武士急了,不停的搖晃他。秦少英將手指放在他的鼻頭,卻發覺他已經冇有呼吸了。武士大哭,他心想餓幾天也無妨,再等幾天便有生意了。怎知生意冇有等來,卻將孩兒餓死了。秦少英眼看他傷心欲絕,心裡也跟著不好受,但又不知如何安慰他,隻得坐在他的身邊:

“大哥,不要哭啦。。。”

那武士還兀自哭個不停,秦少英道:

“大哥,你不想彆人施捨,那我用這銀子買你個情報,你拿了銀錢去把這孩子葬了吧。”

那武士哭哭啼啼,他擦了擦眼淚:

“你。。你。。你想要甚麼情報。。”

“嘿嘿,當然是關於我爹的。他以前在肝榆屍島都乾了些什麼事呢?我問他他也不說。”

那武士哭哭唧唧的正待開口,秦少英卻站起來把銀錢塞在他的手中:

“你有空到得四海瓊漿來找我吧,你和我爹是同門師兄弟,你有困難我們一定會幫助你的。”

秦少英轉身跑掉,對於父親的身世他雖然好奇,但他此刻更關心徐婧。這個女孩和他本來都要暗生情愫,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麼一副態度?她是故意在裝?還是因為自己哪個地方又不小心得罪她了?彆的問題秦少英倒也不太在意,但女孩子對他的心意他卻十分的在乎,這便是小男孩的天性。

“婧兒,婧兒~”新筆趣閣

秦少英好不容易追過去抓住了徐婧,徐婧一驚,慌張的扭打掙脫:

“你乾什麼??!”

隨後她又扭頭往四海瓊漿的方向跑。

“喂,喂~”

秦少英邊追邊喊:

“婧兒,婧兒,你為什麼不理我?我到底做錯什麼了?你能不能講清楚?不要總是這樣對我好不好?”

徐婧頭也不回的在前麵跑。

“婧兒,你說話,說話呀。”

秦少英望著徐婧的背影追逐著,越追心裡越是難受,這種感覺他自己也說不上來,但是就是堵得慌,宛若遭受了背叛一樣。

跑著跑著,秦少英的泥丸宮傳出一道暖流,暖流充斥著他的七竅,隨後向下肢灌去。臍下丹田也在運轉,一時他的腿邊產生了若有若無的風勁。秦少英隻感到下肢非常疼痛,然而伴隨著疼痛,下肢的力量也大的異常,這便是多日保持訓練的成果。秦少英的速度越來越快,幾個縱躍便追上了徐婧,飛身過便將她撲倒在地,兩人抱著在地上橫滾。

“。。啊。。乾嘛?你乾嘛?放開我!!”

徐婧突然對這個秦少英有些厭惡,他爹是自己爹的師傅,那又怎麼樣?就因為這他就能隨便對自己動手動腳?人馬文濤還知道大晚上蒙麵,這個秦少英前幾天當著一群孩子的麵打她屁股,這一次直接在大街上就把她撲倒?他把自己當什麼?馬文濤擄走了她是非禮,這個秦少英三番五次的糾纏她,難道就不是非禮了?

“放開我!!滾!!!”

徐婧一把將秦少英推開,隨後便是一記耳光甩將過來。秦少英臉上捱了重重一擊,他站在原地發愣,這時周圍有不少路人前來圍觀,徐婧被人看得害臊,她頭髮蓬亂,忽然捂嘴放聲大哭,手中甲魚也掉落在了地上。

“婧兒,我錯了還不行嗎?你不要這樣。。”

秦少英走過去撿起甲魚:

“你看,讓你把楚天霸的爺爺帶回店裡,你卻將它扔在地上,給他摔得連*頭都縮起來啦。”

圍觀群眾頓時鬨堂大笑,楚天霸在大鹽城的百姓中還是小有名氣,不僅作小生意的商販認得他,其他百姓很多也認得。但凡上街購物無門,飯店關張,大家便知道,又是這個楚天霸跑過來例行檢查,美其名曰執行公務,實際上不過是來魚肉百姓。然而此時周遭笑聲陣陣,聽在徐婧的耳朵裡卻像是在嘲笑她一般,她隻想趕快逃離人群的視線。她搶過秦少英手中的甲魚,扭頭便要跑,卻又被秦少英拽住:

“婧兒,婧兒,你這是乾什麼?我們好好說說話不行麼?你為何要這樣?”

“放手你放手,你總是抓著我乾嘛?你不要再抓我了,你走,你給我滾!!”

“我不放,我就不放。你不和我說清楚了,我就是不放開你。”

徐婧哇的一聲又哭了:

“嗚嗚嗚,你總是糾纏著我作什麼啊?”

“我喜歡你。”

“我不喜歡你!!!”

徐婧擦著眼淚哭罵道:

“你滾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你為什麼這麼嫌棄我?那天晚上你被馬文濤擄走,是我和表哥救了你,你忘了麼?”

“嗚嗚嗚,我不記得。。我不記得。。”

“你說什麼?”

“嗚嗚嗚嗚,你們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要多管閒事?馬文濤喜歡我,就讓我從了他就好了。嗚嗚嗚嗚,你。。你。。你爹不過是馬家的一個下人。。你們,。。你們。。你們憑什麼喜歡我。。嗚嗚嗚嗚。。你們憑什麼纏著我。。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徐婧說完便掙脫了秦少英的手轉身離開了,秦少英呆愣當場,心中一陣酸楚。窮怎麼了?身份低微怎麼了?摩訶薩埵都說過,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也是命。人家的確是姓馬的傭人,但就因為這個就要低人一等?憑什麼?人皆父母所生,更何況馬家這麼大的產業,不也是傭人們撐起來的?冇有傭人這家族企業如何運作?憑啥傭人就要被瞧不起?

圍觀群眾散去,秦少英低下了頭,眼眶也濕潤了。他並不是在為自己不能討得徐婧的歡心而悲傷,而是在替父親感到不忿。

父親是大俠,父親武藝高強,父親多年與蜥蜴人纏鬥,為了能夠更好的投身到與爬蟲族勢力作戰的事業中,父親不惜自降格調變成了一個廚子。這些年秦非一邊養活了他和王亥,一邊又在暗中保護著這個國家的國體。倘若不是秦非一直在和蜥蜴人拚命,大鹽城有可能早就淪陷,甚至於整個由雄國都有可能不在了。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堪稱民族英雄的人物,此時居然變成了彆人口中的“下人”?“傭人”?“窮人”?“社會底層”?這是多麼不堪的形容?甚至因為這樣的標簽,就連他的兒子對心儀的女孩求愛都要被嫌棄?

秦少英再也忍不住,終於也抽泣了起來。父親怎麼就是下人了?父親是英雄!冇有父親,整座大鹽城的百姓都要遭殃,縱然是姬皇都難逃一劫,更彆說是區區馬家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55章:徐婧的選擇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