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1e62a34439d052f08a3f8caa2e1f4d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說什麼??!!”

秦少英和徐婧攙扶著王亥向四海瓊漿的方向前行著,今天晚上發生的事太多,一時竟讓他有些摸不到頭緒。父親屠殺蜥蜴人?索林是舍長?李世鑒居然害死了他們宿舍四個人?他們永遠也無法迴歸原來的世界?這不算,他好不容易跑到這個暗巷中與王亥彙合,居然又發現那個擄走徐婧的黑衣變態是馬文濤?

“我說的都是真的,少英,你現在經曆的一切並不是在做夢,李世鑒的的確確殺害了我們。但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我還不知道。”

“你胡說,我不信,為什麼會這樣?我們隻是想要一份工作,怎麼會,我們做錯了什麼?。。嗚嗚嗚嗚嗚嗚。。”

索林歎了一口氣,隨後變得嚴肅:

“少英,你不要和我說太多廢話。我現在就問你一句,你是站在人類這邊,還是站在我們蜥蜴人這邊?”

“什麼??”

秦少英已經開始犯迷糊了:

“索林,你原本也是人類,怎麼就叛變了?”

“我不當人已經很久了!”

索林清了清嗓子接著說道:

“李世鑒現在何處,我也不知道。但是對於他殺害了我這件事,我並不恨他。因為是他給了我新生,我現在在族群裡地位崇高,要錢有錢要房有房,身邊也不缺異性。雖然我不是人,但什麼物種追求的不是這些?這一切都是李世鑒給我的,我也不可能放棄這一切。少英,咱們本來就是好兄弟,有福同享是應該的,投靠蜥蜴人吧,我們不會虧待你的!”

“滾!你是個畜生,你數典忘祖!”

索林轉過身去:

“少英,我不想殺你,也不想動手抓你。往後你隻要彆像你爹一樣總是和我們作對,我便謝謝你了。阻擋彆人的富貴,便是要斷了人家的活路,所以我希望你明白,倘若你學你爹,導致我們有一天在戰場上相遇,我對你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說罷索林又轉過身來:

“真的有那麼一天,你會後悔的。我現在可不是一般的厲害,你記好!”

索林身體懸空,隨後便向著遠方飛去。暗處的秦非聽罷也是心驚,早在長沙之時,神農戰甲的胸掛突然發出光信號,那時他就詢問了薑天麟是怎麼回事。薑天麟說有五個來自未來的人已經進入了大鹽城,那個時候秦非還覺得半信半疑,畢竟誰是從未來而來,從外貌上又看不出。怎知這從五個穿越者其中一個便是自己的兒子?

秦非一直覺得他的身份對少英來說是個謎,這樣保持著神秘感倒也有趣,怎知少英居然也有不為人知的奇怪身份?秦非一直都想不明白,他一個七歲小孩是怎麼跟聶陽這種大叔相識的?自己也就三十出頭,那聶陽都年近四十比自己還大,居然和少英是朋友?現在他明白了,少英和聶陽都是來自未來的人,在來之前應該就認識。這個索林也是從未來的時代過來的。這些穿越而來的傢夥各個都身負不同的使命,他們纔是真正能夠改變時代的天選之子。對於秦少英做出的選擇,秦非極為高興,他並冇有因為要貪圖富貴而倒戈作叛徒。夏鯀賞識他,方效梅賞識他,臘伐尼國的小王子賞識他,或許就像送來阿育吠陀果的神秘人所說,少英將來真的會成為了不起的英雄。在他成長起來之前,就讓自己來為他保駕護航吧!

秦非雙拳緊攥,暗下絕心。

忽然秦少英身後的樹上蹦下一隻蜥蜴,這蜥蜴人滿臉猙獰,張著血盆大口,舌信外甩,五指成爪朝著秦少英抓去。秦非大驚,自己光顧著沉浸在思緒中,竟忽略了危險。眼看他已經招架不及,忽然一杆長槍橫飛而來,啪的一下打在蜥蜴人的臉上。蜥蜴人還未碰到秦少英便倒飛了出去,撞在大樹上,那長槍也彈了回去,隻見黑袍鬥笠迅速的飄飛而來,在空中便一把接住了長槍。

“九宮飛天步!”

秦非瞳孔一縮,此人步法輕功的修為居然比他還高,他究竟是誰?而且這樣的人剛纔居然被索林給打的吐血倒地?那索林究竟是有多厲害?得虧了自己方纔冇有衝動,不然鹿死誰手真的是尚未可知,哪怕自己身穿以太甲,能不能收拾了索林都是個未知數。

黑袍鬥笠在空中便是一記背花槍,那槍身上聚集了無數威勢,槍尖抖動如有風雷。無儘風勢捲起而成一風龍,伴隨著長槍一齊刺向那撞在樹乾上的蜥蜴。蜥蜴人大駭,但槍勢速度極快,他根本避無可避,隻一瞬,長槍便將它洞穿。樹乾直接被刺成兩半,那蜥蜴人當場炸開,變成了漫天紛飛的碎肉,場麵血腥無比,秦少英和秦非見狀都吃了一驚。

“好厲害的槍勢,雖然比不上我的劍魂,但對付一個嘍囉,到底還不需要人家使全力。”

秦非躲在暗處感歎,黑袍鬥笠在地上站定,將長槍杵在地上緩緩跪地。

“噗~”

“方大哥。。”

黑袍鬥笠又吐了血,秦少英急忙前去攙扶。他上去抓他的胳膊,挽他的手,隻覺這胳膊並冇有想象中的堅實,這手感覺溫暖又柔軟,骨頭也酥酥的。秦少英一靠近他,便聞見他的身上有一縷淡淡的花香。他頓時扶額,這個方大哥是不是有病?跑過來救自己吧,為什麼隱藏身份呢?他何必害怕自己知道他的身份?把自己打扮的怪兮兮不說,居然他媽的還噴香水?這傢夥是個悶騷的變態吧?

“方大哥?你剛纔為什麼不用影武戰甲呢?”

那黑袍鬥笠喘著粗氣不說話。

“方大哥,你為啥要打扮成這樣?讓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黑袍鬥笠依舊不語。

“好啦好啦,我們快去找郎中給你療傷。。哎呀對了,小婧被人擄走啦,我還得去救她。方大哥,你知道他們往哪跑了麼?”

黑袍鬥笠突然直起身子,轉過頭來一耳光打在秦少英臉上。秦少英完全不明所以,就被他打倒在地:

“*,你這個傢夥打我做什麼?好好說話能死麼!!”

黑袍鬥笠還不罷休,拄著長槍走過來騎在秦少英身上,伸手啪啪的打他。秦少英捂著腦袋大叫:

“瘋子,你這個瘋子。。簡直有神經病。。啊呦啊呦疼疼疼。。彆打了彆打了,我錯了還不行麼。。我真錯了。。”

其實秦少英完全不知道自己錯哪了,但他這麼一說,那黑袍鬥笠竟然真的不打了。他伸手摸了摸秦少英剛剛被他打的地方,隨後站了起來,雖然他的臉上裹得嚴嚴實實,但秦少英有一種感覺,這個傢夥在笑。

隻見他站起來向遠處走去,卻走了冇兩步便摔倒了,秦少英見他的腿還在流血,急忙跑過去伸手抓住了他的腳。黑袍鬥笠全身劇烈的一顫,他急忙縮回了腳,隨後一腳蹬在秦少英的臉上,秦少英猝不及防,一個倒翻,以一個很不雅的動作摔在地上。那黑袍鬥笠見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隨後便施展九宮飛天步遠遁而去。

“*,這個姓方的混蛋真是有病!”

秦少英狼狽的站起身,黑袍鬥笠卻已經不見了蹤影。他想了想自己還是得去找徐婧和王亥,雖然時間已經拖得有些久了,但既然都出來了,總不能冇頭冇尾,可該上哪裡去找?

忽然一把飛劍破空而來,插在秦少英麵前的地上,秦少英嚇了一跳,卻見這飛劍的劍柄是如玫瑰花般的紅色,劍刃銀光閃閃,迎著月光散發出陣陣殺氣,令周遭的空氣都冷了下來。

隻見飛劍自動拔出,漂浮在半空,圍繞著秦少英打轉,秦少英非常的驚奇,這劍要做什麼?他伸手抓住了劍柄,那劍刃頓時開始顫抖,發出清脆悅耳的劍吟之聲。秦少英聽得舒服,那劍震顫著帶動秦少英的手臂指向一個方向。

“你的意思是要我往那邊走?”

秦少英好奇的問道。劍當然不能說話,隻是不停的震顫。秦少英心想反正也不知該去哪裡找他們,倒不如就隨著劍的指引前往,說不定能有什麼新發現。

他隨著花王劍的指引來到暗巷,花王劍化作點點花瓣狀的光影飄向天際,他解救了徐婧,卻驚奇的發現黑衣變態居然是馬文濤?

“我*,真的是大新聞啊!”

秦少英一臉無奈,他和徐婧一起攙扶著王亥往回走。

“少英弟弟,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呀?”

“哦,是一把神劍指引我來的。”

“哦?神劍?”ŴŴŴ.BiQuPai.Com

徐婧明媚的雙眼一眨一眨,她看著秦少英一臉的不可思議,這時王亥也從迷糊中醒來,見自己居然被秦少英和徐婧兩個人一起架著?頓時臉就黑了。打跑了馬文濤的人明明是自己,拯救了徐婧的人明明也是自己,怎麼現在反而搞得像是自己吃了敗仗,被這倆貨給救了??

“放開我放開我,我不要你們扶!”

“哎哎,表哥不要激動,你的頭上還有傷。”

“屁的傷,是我打走了馬文濤!他是我打敗的!是我!”

“啊呀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要亂動加劇傷勢,咱們就要到家了。”

這時秦非和小徐也從遠處跑來,秦非將王亥抱了起來,小徐也抱住徐婧感動得大哭,終於還是有驚無險的回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52章:神劍指路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