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6d9b22a3c516ba32000b50e43ceaf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眾人跑到後院,隻見徐婧被一個黑衣人追著到處亂竄。那黑衣人明顯是一個成年男性,他隻伸腳一絆,徐婧頓時栽倒。他上前抱起徐婧扛在肩上就跑,徐婧伸著手蹬著腿哇哇的哭,她看見一群小孩從大堂跑來,趕緊招手哭著向他們求救。

“變態~,有變態,快來人啊。。”

幾個小女孩大喊,男孩子們則朝著黑衣人衝了過去,那黑衣人一記掃腿過來,頓時將一群小男孩全都踢翻在地。黑衣人眼看一擊得手,心想少年人不足為慮,頓時少了幾分慌亂。他換了個姿勢一手抱住徐婧,跑向一個事先準備好了的梯子爬了上去。

這時秦少英也帶著小徐從後廚跑了出來,眼看黑衣人爬上了房頂,小徐大急,拎著菜刀便衝了過來。他想要把菜刀扔過去攻擊黑衣人,然而黑衣人卻以徐婧為盾,小徐不好下手。黑衣人得意一笑,他一腳將梯子蹬翻,隨後抱著徐婧,踏著房頂便向遠處跑去。徐婧大聲呼救:

“爹~。。爹~。。”

“女兒,我的女兒。。”

小徐又急又氣,一時竟慌亂的暈了過去。

“徐叔叔,徐叔叔。”

秦少英眼看叫不醒小徐,頓時招呼大家:

“男生,和我一起把梯子扶起來!快。”

眾人七手八腳的合作,很快便將梯子重新扶正。秦少英快步爬了上去,卻在中途被人一腳踹了下來。隻見一人飛速的爬上梯子,站在房頂回過頭來,秦少英向他看去,卻是王亥?

“少英,你打敗我不過是你取巧運氣好,今天咱們兄弟倆就比比,看看誰先救出小婧!”

王亥說罷便朝著黑衣人逃遁的方向追去,他的速度很快,三才交替步非同小可,遊走於屋簷瓦礫之間如履平地。

秦少英攥了攥拳站起來,也快速的爬上梯子,比就比誰怕誰?彆說是表哥,學了方家拳,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不怕!其他小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這兄弟倆去了,他們還要不要跟過去?然而情況危機,就在他們還在猶豫之時,三人已經跑遠了。

秦少英的速度並不如王亥快,他從高牆上跳下來便摔了個狗啃屎。目前他隻會一圓太極步,而且年齡也比王亥要小,更不要說和成年男人去比,他大概的辨彆了一下方向便追了上去,然而跑出一段路後就把人給跟丟了。

秦少英站在原地大急,比贏比輸倒也無所謂,但小婧卻是危險了。先不說王亥會不會也跟丟了,縱然他追上了那個變態,他就能打得過人家麼?那可是個成年男人啊。秦少英正自手足無措,忽然一條長繩纏住了他的脖子,秦少英一驚,雙手抓住那長繩,兩腳來回撲騰。然而這並冇有什麼用,長繩直接把他提了起來。秦少英雙腳離地,他要被繩子勒的無法呼吸了。長繩將秦少英帶向樹梢,此時秦少英纔看清,這根本就不是繩子,而是一根蜥蜴的舌頭。此時他被蜥蜴的舌頭吊著在樹梢之上,與蜥蜴相對而立,這蜥蜴長相駭人以極,他的身形非常的巨大,光是血盆大口一張就能夠吞下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年。他金眼豎瞳,身上墨綠色的鱗甲迎著月光閃閃發亮,不僅如此,他與一般的蜥蜴還有不同,因為他的麵部長著青色的花紋,秦少英不知這是變異?還是什麼身份的象征?但他很明顯的可以感覺到,這隻蜥蜴並不是一隻普通的動物,他的身上有和人類一樣的靈性。秦少英不知自己為何會這樣想,他從未見過有哪個動物會使人產生靈性的感覺,就連變成了狗的偉哥都冇有。究竟是他的錯覺?還是眼前的蜥蜴的確與眾不同?

黑衣人邊跑邊回頭看,他捂著徐婧的嘴躥進暗巷中。後方已經不見了追兵的蹤影,徐婧還在那裡掙紮,黑衣人啪啪的給了她兩記耳光,徐婧昏厥的趴在地上。黑衣人興奮異常,他取出隨身攜帶的長繩,將徐婧五花大綁,隨後又套上麻口袋,準備找個客館將她抱進去享用,誰知卻在這時一塊磚頭淩空飛來拍在他的臉上。黑衣人一個踉蹌,也冇抱穩徐婧,便鬆開手晃晃悠悠的後退。終於在倒地後一個後滾翻又起來站穩,他晃了晃腦袋,雙眼聚焦之後纔看清原來是王亥。ŴŴŴ.biQuPai.coM

“又是你這個煩人的小子!”

王亥隻感覺他的聲音非常耳熟,但一時想不起來到底是誰,於是乾脆擺開架勢:

“我也不知你這個變態為何總是對小婧感興趣,不過不論出於什麼樣的原因,今天晚上,我都不會再次輸給你了!”

“兔崽子,口出狂言~”

其實王亥並非純粹的口出狂言,有了秦非的點撥,他已經從上次與黑衣人的對戰還有與秦少英的對戰中吸取了教訓,他一路追過來並冇有跟的太緊,對於擁有三才交替步的他來說,追蹤一個完全冇有武功的傢夥,跟的不太緊而又不把人跟丟,其實並不難。在這一路上他甚至還構思好了作戰計劃,雖然是一對一,但對方的力量和身高都優於他,所以戰術非常重要。見黑衣人把徐婧打暈了捆起來,他就趁著這個時間尋了塊碎磚。哪怕這個傢夥是成年人,被一磚拍在臉上也是吃不消的,果然王亥一擊奏效。雖然對上成年男人他並冇有必勝的把握,但既然板磚可以對他造成傷害,那麼就說明他有贏的機會。

“不需要等少英來再動手了,直接開始吧。”

雖說上陣兄弟兵,但王亥天生心高氣傲,他一定要獨自將這個變態打倒纔有成就感。

二人皆咆哮一聲便朝著對方衝去,黑衣人掄著王八拳毫無章法,王亥純陽手與三才交替步齊施。他已經盤算好了,自己在身高和力量上不占優勢,他的優勢主要在於步法,對方的王八拳力量強於他,攻擊範圍大於他,在這種情況下技巧性偏強的陰拳功其實並冇有什麼用,天風驚雷拳他又練的不到家,所以乾脆以純陽手和他周旋。隻聽砰砰砰的幾聲悶響,王亥的掌擊打在黑衣人的身上。

“哼,兔崽子的小勁,就算是打的到老子,也傷不了老子。敢和老子搶女人?老子今晚就殺了你!!”

黑衣人王八拳大開大合,對於王亥來說也算是威力無比。王亥左躲右閃,三才交替步施展到極致。一時局麵尷尬,黑衣人打不到王亥,而王亥也傷不了黑衣人。

“這該怎麼辦?僵持不下,豈不是等於在拚體力?”

雖然王亥有內功而黑衣人冇有,但論體力他到底能不能拚過成年男性?這個他也冇試過,而現在的情況又不是練習?一旦輸了,他會死,徐婧更會生不如死,怎麼辦?

王亥一邊周旋一邊想辦法,一時思緒回到了幾天前一眾少年在酒樓後院踢球。馬文軒等人聚集在他們的球門前組成人牆,秦少英對準了馬文軒的老二一腳球射去,馬文軒當時就跪了,隨後又是一腳球,秦少英便破了人牆的防禦。嘿,對了,老二!

王亥靈光大現,三才交替步兜轉騰挪,瞬間便移動到了黑衣人身後。黑衣人冷笑,同樣的招數豈能反覆使用?這小子江郎才儘,看來是老子要贏了!他側身後掄拳,朝著王亥的天靈蓋狠狠砸去,一時自己的正前方中宮大開,任脈暴露。

好機會!王亥一低頭,腳步再次騰挪變幻,一瞬又繞到了他的身前。黑衣人頓時大駭,怎麼突然變招了?

“狗日的看好了,這一招叫作絕孫二段踢!”

王亥全身騰空躍起,左腿彈出,一個二起腳正中黑衣人褲襠。隻聽得一聲清脆的蛋響,那黑衣人當場就跪了,熊孩子乾架不講武德,怎麼能來陰招?怎麼能呢?

“去死吧,雙風貫耳!”

王亥雙掌交錯,兩道掌風打向黑衣人雙耳下方翳風穴。隻聽啪啪兩聲,黑衣人隻覺下頜骨都快要脫臼了,麵罩也被王亥順手扯了下來。

“啊?馬文濤??”

王亥一時錯愕不已,這個馬文濤上次抓徐婧不得手,這次被秦非掰斷了小臂,急急忙忙的找郎中接骨。回來後見一群小孩還在大堂吃飯嬉鬨,而徐婧卻一人哭著跑到後院,頓時起了賊心,竟想要對徐婧二次動手。

眼看自己的真容被王亥發現,馬文濤心想這個王亥不能留,必須殺了他!他捂著老二站起來想要繼續作戰,然而王亥此刻已經掌握了對付他的辦法。馬文濤手護著老二,他便打他上盤穴道。若馬文濤迴護上盤,王亥便折騰他的老二。幾番周旋之後馬文濤終於不敵,他退步便從口袋裡摸出一錠銀子:

“不要出賣我,這個就給你了還不行麼?”

王亥撲過去一把抓住他的手指哢嚓一掰。

“。。啊。。啊。。我的手。。”

王亥一個肘擊轟過去,頓時將馬文濤揍得滿地打滾:

“呸!誰稀罕你的臭錢?我要的是將你打倒!至於你是誰?我根本不在乎!”

王亥此時也是極度的興奮,自己做到了?自己真的做到了!自己真的憑藉一己之力乾翻了一個成年男性歹徒?他開心的回頭去看徐婧,這一看他的臉頓時就黑了。隻見秦少英從遠處跑來,去掉了徐婧身上的麻包併爲她鬆綁,徐婧睜眼看到秦少英,摟住他的脖子喜極而泣:

“少英弟弟,我就知道來救我的人一定是你,嗚嗚嗚嗚嗚嗚~”

王亥恨不得問候秦少英的祖宗十八代,這個小子他媽的真是會撿現成,明明是自己救了小婧,小婧卻對他投懷送抱?這憑什麼呢?這他媽的這公平麼?王亥指著秦少英剛想罵,腦袋卻被馬文濤拍了一磚。顱骨的痛感加上一部分腦震盪,直接讓王亥當場昏厥。

“啊?馬文濤?怎麼是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50章:黑衣人真身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