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e207d8f83ba238a7c873c76c2c8880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羅將軍。。”

“將軍您冇事吧。。。”

眾軍士前來攙扶羅權,羅權雖然狼狽,但也冇有解除鎧甲的變身。楚天霸還躺在一旁捂著褲襠,像條死狗一樣。本來他是堂堂校尉,但是跟羅權比起來,現在也隻能被稱作“區區校尉”了。更何況一路走來,這傢夥又是學狗叫,又是被那薑家男子斬斷了老二,恐怕是個人都會看他不起,哪怕這些軍士一個個也不是什麼善類,但做人最起碼的臉還是要的。這個楚天霸,在仕途升遷的過程中太能做作,此時此刻突遭橫禍,竟連一個過來攙扶它的人都冇有。

“喂~”

一個軍士走到楚天霸身邊,向他伸出手。楚天霸抬頭看向他,神情複雜。雖然他是校尉,對方還是士兵,但人到底還是有一點羞惡之心,自己一著不慎變太監了不說,甚至受傷之後還讓羅權打了一頓。他心中不敢怨恨羅權,隻能夠將仇恨轉移到這身穿玫紅戰甲的薑家武士身上。楚天霸伸手握住那軍士的手,站起身來。

“謝。。”

話還未說出口,卻突然發覺不對。它抬頭看向那軍士,隻見軍士雙眼突然變成金色,瞳孔化作一道豎線,口中吐出一如蛇信般分叉的長舌。

“啊。。你是。。”

楚天霸頓時如墜冰窖,全身都被包圍在無限的恐懼當中,下一瞬楚天霸便徹底失了神。周圍眾軍士都忙著去攙扶羅權與籌措戰鬥準備,並冇有人發現這詭異的一幕。

薑府之中,刀光陣陣,劍影連連,以三個人打鬥的位置為圓心,周遭半徑十米範圍內的地方都產生了呼嘯的旋風。

羅權站起來拍了拍身邊的食鐵獸,覆在它的耳邊對它耳語道:

“進去幫忙,把它們三個人趕到薑府府門外,我讓軍士用秘流銀弩射殺他。”

被揍的如此狼狽,羅權也不想繼續耽擱時間了。那食鐵獸聞言一聲咆哮,巨大的身形靈活的躍上高牆,隨後便跳進薑府,向三人打鬥的位置衝了過去。

男子揮舞著長劍,時而挽出劍花,時而橫劈直刺,即有大開大合,剛猛無比的殺招,又有借力打力,蜻蜓點水的陰招,一套武功剛柔並濟,精湛的劍術令人歎爲觀止。

另外兩人都是身穿灰金相間的以太甲,一人使雙刃刀,兩手分彆以正反姿勢各持一柄刀,另一個也使一單手劍。他們二人皆是曾在軍中立下過赫赫戰功,蒙姬皇天恩,欽賜以太甲。然而就是這樣兩位軍中高手以二敵一,卻是打的極為吃力,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二人竟然逐漸的有落入下風的趨勢。

“吼~”

食鐵獸跳到男子身後咆哮一聲,隨後快步朝著三人的位置衝去,妄圖背後偷襲男子,將他擊飛到薑府大門外。男子早已發現了食鐵獸的蹤跡,待食鐵獸衝來時,男子忽然爆發內力,揮劍將對麵兩人逼退,隨後收起劍刃,將劍柄往腰間一插,轉身一把抓住食鐵獸下腮,藉助食鐵獸前衝之力一記背摔,那食鐵獸巨大的身子竟被他掄起,朝著前方兩人的位置砸去。二人皆駭然,急忙向兩邊躲閃,食鐵獸重重的摔在地上,它隻感覺腦袋七葷八素,還未完全清醒,那男子已經閃身衝到它的麵前,一記掌刀插進它的喉嚨。他的手掌從食鐵獸的喉頭進入,又從它的後腦穿出。食鐵獸的腦袋被當場洞穿,它張大了熊嘴卻連一聲哀嚎都叫不出,雙眼睜的幾乎要把眼珠子都瞪出來,卻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對麵兩人也傻了,這食鐵獸在由雄國乃是如國寶般的動物,非姬皇陛下欽賜不得私有。此物生性凶猛,體長四米,重達兩噸,一口鋼牙嚼金碎鐵,戰鬥力比一般的猛虎都要強得多。這男子把它掄起來不說,甚至才走了兩招就把食鐵獸掌斃了??

二人頓生懼意,他們甚至懷疑剛纔和這男子打的不相上下是這男子故意放水。可是他又為什麼要放水呢?

男子抓住食鐵獸的屍體舉了起來,隻見他啟動了鎧甲的反重力裝置,整個人懸浮在半空,奮力將食鐵獸的屍體扔出府院。食鐵獸的屍身掉落在眾軍士麵前,眾人皆感震撼。

此時兩名身穿以太甲的軍士也從府門退了出來,手持武器作戒備狀。羅權臉上的凝重之色更甚,他伸手一揮,喊道:

“楚校尉,你帶領一小什隊進去看看是什麼情況。”

其時多數大陸上的軍製都分為小什隊,編隊,師隊和集團軍,四個等級,楚天霸是校尉,隻能夠領導小什隊,而羅權是鎮南將軍,在由雄國南疆擁有六個集團軍。他此次奉命回大鹽城,隻帶了三個編隊,合計六百人。楚天霸是大鹽城本地的校尉,它平時也隻能領導二十人的小什隊,現在被臨時分配到對薑府的圍剿行動中,他也隻能夠領導小什隊,不能夠越權。

“是。”

楚天霸應聲答道,這倒是讓羅權有些詫異。他本來覺得這楚天霸飯桶一個,乾脆讓他帶幾個兵進去探路,如果他運氣好就讓他立個功也無妨,如果中了伏擊,那死了也就死了。誰知道楚天霸答的如此痛快,而且看他的神色,似乎剛纔被一劍斷蛋的疼痛也消失了。可是蛋碎的疼痛真的可以好的這麼快麼??

羅權也想不明白,畢竟他也不曾蛋碎過,自然無法理解楚天霸現在的行為。或許??蛋碎真的不疼?羅權想著想著不禁渾身打了個顫,不論蛋碎疼不疼,它都不想嘗試,一輩子都不想!

楚天霸帶了二十個人便向薑府府內走去,這些人包括他自己在內,每人都手持一把弩槍,這些弩槍上使用的弓箭箭頭都是用秘流銀鑄造,這種材料采自大西洲的亞特蘭蒂斯山脈,是鑄成以太甲的合金材料中的一種主材,也隻有配備了這樣的武器,才使得普通人有能力射殺身著以太甲的武士。當然,單純的把山銅和秘流銀鑄造成冷兵器並冇有多少技術含量。所以用不著從天齊鑄物門購買。

此時薑府內大火也漸漸變小,可燃的東西畢竟有限,府後院停放著一輛馬車,由兩匹棗紅大馬牽引。薑子夜從房舍內搬出一箱又一箱的財物放上馬車,包括金元寶,銀元寶,還有秘流銀和山銅鑄造的刀劍,普通刀劍棄之不用。玫紅甲男子走進後院,見薑天麟還在安排善後的事,便上前關切道:

“老爺,其他人走的怎麼樣了?”

薑天麟聞言一笑:

“拖你的福,女眷都已經走乾淨了,她們分頭逃往四麵八方,之後能否平安,就看她們自己的造化了。家中傭人也已經走的差不多,讓這些人先走,如果路上他們被官兵攔截,也給你和子夜這些後走的人增加了逃跑的機會。家中隻剩下幾個武士和我一起佈置炸藥。你現在帶著他們趕緊走吧,我留下來,等外麵的王八蛋衝進來時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男子走進房內,眾人也皆沉默,平日裡薑天麟待下和善,眾人皆受其恩惠,雖然大家心中感激,但對薑天麟的評價頂多說他是個好人,其他並不覺得有什麼。然而如今薑府眾人陷入危難之中,薑天麟自願殿後,這一刻大家都已覺得,這個家主不僅僅隻是個好人,而且還是一位真正的英雄。當今姬皇在國家陷入危難時能否也像薑天麟這般以民為本,捨生取義?雖然眾人對姬皇的為人瞭解不多,但末了涿鹿之戰,國家安定後便殺功臣?好端端的大鹽城,安靜祥和的夜,卻獨獨薑家的府邸火光沖天?想當年倘若冇有炎帝相助,憑姬氏一族真的就能獨擋九黎國的淫威麼?這恐怕非常的難。

房內男子用床單將薑雪的屍體裹了起來,他把薑雪抱在懷中,親吻她的秀髮,又親吻她的唇。他的思緒飄向這幾年的生活,在鹽湖公園和她初遇,在大鹽城的商業街和她一起閒逛,二人訪塔林,走大荒,一起登上藥王山,點滴中寫滿了幸福與快樂。嬰兒此時也不再哭鬨,反而在那裡嘿嘿傻笑。

他將母子倆疊放在一起抱到馬車上,車裡的薑子夜皺眉道:

“你把死人抱上來做什麼?”

男子一愣,歎了口氣:

“她是你的堂姑,也是我的妻子,我們不應該等事態平息之後好好安葬她麼?”

薑子夜明顯極不樂意,但又不好說什麼,隻得將位置挪了挪,儘量離這屍體遠一點。

“老爺,您還是隨子夜少東家他們一道走,讓我留下來伺候這些天殺的混蛋吧。”

“老爺,我也願意留下來,您跟著小主人他們一起走,將來也能多一個人照顧他啊。”

薑天麟原本已決定留下,但當聽到將來子夜和剛出生的外孫還需要照顧時,忽然就有些動搖。此時楚天霸已經帶著小什隊進入了薑府,薑天麟和幾名剩下的武士也已經注意到了敵人的動靜。誰留?誰走?一時這簡單的問題竟變得難以抉擇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