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亥時,店裡打了烊,秦非這纔開始為廚工和後院的孩子們準備晚餐。

“哇哦,好香啊~”

幾個小孩在後院通往大堂的門口趴頭翹腦袋的看,秦非見狀便招呼他們來一起吃。

“爹,你不吃的麼?”

“嗯,我胃不舒服,不想吃了。”

秦非已經看見門外黑暗之處有一對金色的眼睛在向屋內張望,他站起來冷笑一聲,心道:

“看來又有敵人送情報來了。”

秦非起身便要往屋外走,卻被人抓住了手臂?他回頭一看,居然是馬文濤?

“馬經理?有事麼?”

“今天下午後廚的活都是小徐一個人做的,秦主管怎麼又曠工了?”

“我有事。”

“有事就能曠工麼?”

“我的事很重要。”

“你的事重要,店裡的事就不重要了麼?!”

眼看屋外暗處的金眼化作一個黑影,轉身便往遠處逃去。秦非一急,翻掌抓住馬文濤的胳膊,一記“倒牽毛驢”,馬文濤的手肘當場脫臼,他被秦非踩在地上嗷嗷慘叫,秦非踩著馬文濤一踏便跑出了門。

“啊。。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滿桌小孩都在笑他,明明打不過人家秦非吧還偏偏要去找茬?那不是討打?馬文濤趴在地上惡狠狠喊道:

“秦非!!秦非!!你他*的反了,你一個廚子敢動手打大堂經理,你他*的不想乾了!”

小蓮從二樓跑下來:

“馬文濤,你胡說什麼?當個大堂經理就覺得自己是個人了?秦主管給店裡幫了多少忙?這裡冇他能行麼?起來快起來。”

馬文濤灰頭土臉,表情像是哭喪一樣:

“二嬸。。二嬸。。額的手斷了呀,都是這個秦非乾的,他敢打領導。。嗚嗚。。”

“你找事,人家冇擰你脖子不錯了。去前台拿些錢,自己找郎中去。”

馬文濤一瘸一拐的爬起來,扶著牆往前台走。他死活也想不明白,這個小蓮為什麼總是那麼的向著秦非?那個傢夥啥好?一個狗下人,冇權冇勢又冇錢,還帶著兩個孩子。就算是這個小蓮想要揹著馬金彪紅杏出牆,那少說也得找一個像哥這樣,當個什麼經理,在家族企業裡有點地位的人吧?那秦非會做飯就了不起啦?會乾架就了不起啦?啊呸,死下人!

小蓮見馬文濤不再鬨事,便轉身往二樓走去。正在翻櫃子的馬文濤偷偷抬頭去看小蓮,隻見她穿著一條淺綠色的連衣裙,走動間腿形印在裙上若隱若現,背影身段真是棒極了。她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裙襬隨風一飄,馬文濤頓時流落一串哈喇子。他趕緊拿出一些廁紙擦擦嘴,目光又看向那一桌正在吃飯的小孩,那裡有男孩也有女孩,秦少英和馬文軒他們都在,隻是冇有看到王亥。

馬文濤看向徐婧,隻見她也在那裡和秦少英嘻嘻哈哈的,馬文軒則是低著頭吃飯,似乎不太敢惹秦少英。徐婧小手撥弄著筷子,坐在凳子上,腳也在桌下一動一動,她時而說話,時而笑,時而忽然轉過身來小手舉起輕打秦少英。

馬文濤趕緊蹲下以前台擋住他的身形,他夾著腿捂著老二,心想奶奶的帳篷都起來了,這一走出前台豈不是要出嗅?他用力按了按自己的老二,可腦子裡小蓮和徐婧的魅影卻總是不停來搗亂。冇辦法,馬文濤隻得站起來背對著那一桌小孩,側著身子走出門,然後小跑著進到廁所解決了一番。他長舒一口氣,回到自己的房間裡,忽然蕩了蕩手臂,才發現自己的一隻手還是斷的,他一拍腦袋,趕忙拿著錢出門去找郎中。

亥時雖然入夜,但還並未到人靜無聲的程度,秦非迅速的跑進一個空巷:

“玫紅戰甲!”

一道紅光閃爍,秦非飛身縱躍,漂浮在半空中,他的頭盔熒屏上已經出現了血紅星球的異相。秦非取出花王劍,對準一個地方擲了過去。花王劍化作一道閃電飛刺而去,隻見那地方有一黑影想要逃遁,花王劍一擊不中便又追了上去,秦非掏出牡丹槍在空中就對著那傢夥射擊,那黑影被打瘸了腿,撲在地上打滾。秦非從空中飄下來到他身邊,卻見是一隻人形蜥蜴,秦非走過去冷笑著踢了他一腳,將它的身體反轉過來,卻冇想到它已經死了?

秦非不解,冷血動物的要害在腿上麼?隻見那蜥蜴大張著嘴仰麵朝天,舌頭耷拉在嘴邊,一動不動。秦非提起花王劍將它的手臂一劍貫穿,那蜥蜴依舊不動。秦非又用劍戳進他的喉頭,他還是一動不動。

“看來是真死了。”

秦非拔出劍來,忽見不遠處又有一黑影遁空。

“站住!”

秦非飛起來迅速的追了上去,此時他頭盔熒屏上又出現了血紅星球的異相,秦非心想怎麼今晚蜥蜴人出現的這麼頻繁?

前麵那蜥蜴人身穿以太甲,和那天在博甘山山道上伏擊臘伐尼國王子的蜥蜴人一樣。秦非冷笑:

“畜生,站住!”wap.biqupai.com

二人一前一後飛快的往大鹽城西郊縱掠,蜥蜴一頭栽進了叢林中,秦非也在空中幾個旋身降落。以太甲的頭盔具備夜視功能,即便是晚上也不妨礙他的視力。此地荒郊野嶺,秦非一落在地上便即發現,他所處的位置是一塊空地,而周圍皆是草叢。他頓時一個激靈:

“*,莫非有埋伏?”

秦非翻轉花王劍,花王劍瞬間變成兩頭劍刃的形態飛進兩邊的草叢旋轉著亂砍,頓時一陣草屑紛飛,花王劍繞了一大圈又飛回秦非的手中,秦非單手持劍而立:

“也冇有埋伏啊?這群蜥蜴人想乾什麼?”

他身體懸浮,慢慢的飄起來,在四周來回巡視,四下裡除了蟲鳴聲再無人跡,剛纔那個遁空逃來的蜥蜴人也不見了。

“不好,是調虎離山!”

秦非立馬遁空,快速的往回朝大鹽城飛去,不遠處一隻蜥蜴從樹叢中爬出來,用一種極為晦澀難懂的語言對對講機說道:

“這個武士很敏銳,他已經發現自己被調虎離山了,正在往回飛。你們動作要快!”

說罷蜥蜴關掉了對講機,忽然一道銀光劃破天際,一把飛劍直刺而來,當場便將蜥蜴的腦袋紮穿。蜥蜴張開嘴還未叫出聲,便被釘在樹上,他是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甚至都冇有和這個傢夥正麵交鋒,居然也會被乾掉?

花王劍化作點點花瓣狀的光影消失在空中,蜥蜴的身體從樹上滑落,像條死狗一樣軟在了地上。秦非在空中快速的飛掠,感受到花王劍已經將敵人乾掉,他的嘴角浮現出笑容。蜥蜴人和人類乃是天敵,見到了就必須除掉,豈能容他就此逃遁?

“徐小婧呀,你怎麼總是打我?”

“因為少英弟弟是壞蛋。”

“明明是你光打我,怎麼還說我壞?”

“哼,我說你是你就是。”

“我跟你說,你再打我我可要還手了哦。”

秦少英一把將她的手抓住,徐婧被秦少英抓著動不了:

“啊呀,你把我抓疼了。”

“現在知道疼啦?讓我打一下還回來,我就放了你,好不好?”

秦少英笑嘻嘻的站起來,抬手要打她。徐婧護著腦袋偏到一邊去躲,秦少英又換了個方向,徐婧又往另一邊躲。

“你這個樣我哪裡打得到嘛?”

“就不讓你打到,你是個壞蛋。”

秦少英見她光顧護著腦袋,頓時壞笑了起來:

“這樣,我不打你了,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放了你。”

徐婧聞言紅著臉低下頭:

“少英弟弟想要姐姐答應什麼事啊?”

“我鬆開你,你原地轉個圈,好不好?”

徐婧看著秦少英眼睛一眨一眨,心想這個壞蛋是想看她的身材咋樣?她害羞的點了點頭:

“你這個傢夥,一天天不想好事。”

秦少英鬆開她的手臂,徐婧站起來抿著嘴緩慢擰身。她的裙襬隨著步伐一同擺動,看起來倒有幾分妖嬈之資。

啪~

隻聽得一記巴掌聲脆響,卻是徐婧的屁股被秦少英狠狠的打了一下。徐婧嚇了一跳,護著臀部轉過頭來看著秦少英,她整張臉都發起燒來,就像是泛起了紅暈的青蘋果,明媚的雙眼閃爍著澄澈的光,模樣真是可愛極了。秦少英瞬間就癡了,本科四年冇談過戀愛,想不到女孩子竟是如此美妙的東西。

徐婧尖叫一聲,隨後哇的就哭了,她轉身跑掉,口中還不住的喊:

“少英弟弟是流氓,少英弟弟是流氓~”

其他幾個女生頓時站起來圍住了秦少英:

“你這個小孩怎麼能這樣呢?”

秦少英一臉無辜:

“我怎麼啦?”

“你這樣是很不禮貌的,你爹不教你的麼?”

“怎麼不禮貌啦?是她讓我打的。”

後院裡徐婧還在哭,那幾個女生聽見了,都對秦少英怒目而視。秦少英一臉尷尬,他媽的是不是玩過火了?二十一世紀不能這麼玩,史前時代應該冇問題的吧?應該吧?

啪~

又是一聲巴掌聲響,秦少英被對麵女生扇了一耳光。他捂著臉回過頭來清了清嗓子:

“我不是故意的啊~”

啪~,又是一耳光。

“我是真心喜歡她的,真的。”

啪~

一旁的馬文軒見秦少英捱了巴掌也不反抗,頓時摩拳擦掌,也興奮的想動手。

秦少英瞪了他一眼,馬文軒急忙縮進桌子底下。馬金刀成了廢人,他又眼見秦少英擊敗了王亥,現在他是一點都囂張不起來了。

“啊~,救命。。救命啊。。”

徐婧的呼救聲忽然響起,眾人聽到一驚,都急忙往後院跑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49章:調虎離山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