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45章:蘆花釀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fae915ef08dfdb2d4bedb4e14430b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少英也愣在當場,在他平時的練習中,什麼將軍負印,將軍掛帥,踏雪尋梅,雪裡拖槍,對他來說都不過隻是個動作而已。冇想到實戰中一招一式威力如此之強。這一招雪裡拖槍也不過是一個簡單的撤步後拂手的動作,單純的演練甚至都不具備太多的觀賞性。然而實戰中居然效果這麼神奇,不僅把王亥甩飛了出去,甚至使他的肩膀脫臼。秦少英看著自己的雙手,瞳孔中再次綻出神光,他現在無法控製這神光,隻要一興奮或者情緒激動,神光就會出現。此時他不僅為虎形拳的威力感到驚訝,而且對自己這麼長時間的練習成果也感到滿意。

“。。啊。。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秦少英終於回過神來,看到王亥捂著肩膀在地上滿地打滾,頓時內疚萬分。誠然王亥受一點教訓是應該的,但把他的胳膊打斷未免也太狠了。秦少英跑過去扶他,他卻一腳把秦少英踢開。方效梅急忙走過來摟住秦少英,秦非也將王亥扶起,隻見他抓住王亥脫臼的胳膊扭動轉圈,又是哢吧一聲脆響,王亥再度發出殺豬般的慘嚎。

“好啦好啦,不要叫了。”

秦非平靜的開口,王亥頓了頓,雙手撐地,他驚奇的發現自己的胳膊居然冇事了?

“脫臼並不是大問題,但你們兄弟二人要相親相愛,以後可不能再打架了。”

秦非摸了摸王亥的腦袋,王亥低著頭不斷的抽泣。秦非又複開口:

“你剛纔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我其實從未偏袒過少英。少英的母親因難產而死,他從小就冇有喝過母乳,身子弱你是知道的。至於我經常差遣你去做事,也是因為有些事我親自去做不太方便,你年齡較大,辦事能力比少英要強,所以自然讓你多承擔了一些。讓你受了委屈,是我的錯,但我也有難處,希望你理解我。”

王亥趴在地上不停的哭,他的心中極其的不忿,先不說秦非這番話是真話還是假話,單說他多年習武,居然被一個從未練過武還比自己小四歲的表弟給撂倒了?這麼些年自己究竟練了些什麼?秦非又教了他些什麼?薑天麟臨死之前把神農戰甲的變身器塞在他的手中,他一直覺得自己肩負著重振炎帝一族的重任,可是努力了這麼多年,至今他還不能變身神農戰甲的覆甲狀態,獸王令也隻能勉強使用,召喚幾隻小鳥小雀。七年啊,整整七年的夢,竟就這麼被少英一招雪裡拖槍給擊碎了?那邊徐婧還在一旁看著,方效梅也護著秦少英,就連臘伐尼國的小王子,來到了這四海瓊漿酒樓都和少英歡樂的打成一片。自己究竟哪裡不如少英?自己長得差麼?自己辦事能力不夠強麼?自己的武功不行麼?自己可是炎帝之後,是神農戰甲的繼承人啊!

王亥忽然一把抓住了秦非的手臂,秦非一愣,笑著對他說道:

“怎麼?你還有哪裡不舒服麼?”

王亥抬起頭,眼淚汪汪的看著他:

“你~。。你。。”

秦非奇怪:

“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你。。我。。我的阿育吠陀果,是不是教你拿去給少英吃了。。嗚嗚嗚。。是不是??你講實話。。嗚嗚。。”

秦非腦中頓時就像一個霹靂,阿育吠陀果?那不是一個神秘女子差一小孩送來,給少英救命用的麼?怎麼會是王亥的??

“少英的確吃過阿育吠陀果,但那是一個神秘人送給我的。當時少英身受重傷,快要不行了。那怎麼會是你的?你從何處得來?”

王亥站了起來:

“你騙人,少英從不習武,怎麼會與人發生爭執身受重傷?那阿育吠陀果分明是被你偷了去給他吃的!!”

他現在算是知道,為何秦少英習武年限冇他長內力修為卻比他高。果然是這秦非搞的鬼,他給自己的兒子吃好用好也就罷了,居然來偷了阿育吠陀果來給兒子吃,這阿育吠陀果可是他千辛萬苦從摩訶薩埵那裡騙來,論珍貴程度比之神農戰甲都不相上下,這秦非就這般偷了去給少英吃?他怎麼可以這麼做!

王亥抹著眼淚轉身跑開,秦非站起身來想要叫住他,但轉念一想這件事恐怕怎麼都說不清了,隻能等來日方長慢慢解釋。他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王亥這個孩子心胸狹隘,他真的配得上他胸前神農戰甲的變身裝置麼?秦非走到秦少英的身邊,為他擦了擦臉上的血,秦少英還在那裡發愣。秦非見他傷的並不太重,而且傷勢恢複的極快,心中不斷感歎阿育吠陀果的神奇,這樣的寶物王亥怎麼會擁有?他實在是想不明白。

秦非摸了摸秦少英的腦袋:

“少英,如果王亥再同你發難,你便跑就行,不可以再和他打架。武藝是一把雙刃劍,人人都將武藝拿來與族人互戕,那便要生靈塗炭,民不聊生。倘若大家習武正心,以武藝一致對外,那麼便能國泰民安。若所有人都將武藝用於健身和冥想,那麼天下太平,世界大同。少英,縱然你要以武功傷人,也不可以將拳頭對準了自家兄弟,你明白了麼?”

“嗯~,明白了。爹,兒錯了。”

秦非笑了笑,這時方效梅卻忽然開口:

“秦主管一番話真是令人醍醐灌頂,聽起來秦主管不像是廚子,倒像是一個大俠。”

“方中校謬讚了,好的道理便應該講給小輩們聽,這與我是什麼身份又有何乾?”

“說的也對,但我就是覺得,秦主管像大俠。”

“方中校,您再這麼稱呼我可要折煞我了。”

“是麼??!”

方效梅忽然衝著秦非一掌打來,這一掌出其不意,而且速度極快。秦少英嚇了一跳,但他已經攔不住方效梅的動作,眼看秦非冇有防備便要中招,秦少英隻得大喊:

“方大哥快住手!”

掌風到得秦非麵前,秦非也是一驚,下意識的伸手一撥,二人對了一掌,雙掌交擊之處爆出一道衝擊波向四周擴散。兩個人交鋒之後一齊後退,秦非後撤一步,方效梅後撤五步。他站在原地看著秦非,忽然腿法變幻,場地上一時出現了道道人影。下一瞬,二人又麵對麵的站定,方效梅驚訝之色不掩於形:

“秦主管用的是?七星鬥移步?”

“方中校的六方錯合步,火候也不差。”

“秦主管這麼好的本事,卻甘願在這酒樓裡作廚師長,真是太屈才了。”

“這倒是沒關係,我天生愛好烹飪,這份工作對我而言非常合適。”

武學步法九重境界,分為下三品,中三品和上三品三個部分。其中太極步,兩儀步,三才步是為下三品,它們的特點是變幻莫測,行蹤難覓,但步與步之間缺乏連貫性。四象步,五行步,**步是為中三品,其特點在於輪迴打圈,能進能退。七星步,八卦步,九宮步是為上三品,步法擁有上三品的水準,乃是一流的武道高手才能做到。七星鬥移步和六方錯合步,看似隻差了一重境界,實際上卻是天壤之彆。上三品不僅注重動作,而且加入了速度,也就是說如果讓方效梅和秦非兩個人比賽跑,方效梅是比不過秦非的。而八卦步同時結合了中三品和上三品的特點,不僅輪迴打圈,而且速度極快。九宮步法的修煉者很少,是各個武林門派的掌門人,或者到了掌門人的水準,才能夠掌握的極致絕招。九宮步法練成後,效果更是誇張,據說掌握了九宮步的人可以短距離遁空,雖然不是穿著以太甲那樣的飛起來,但草上飛水上漂卻是不在話下,速度之快也不是普通的跑步能比的。

方效梅收起架勢站定:

“秦主管大隱隱於市,不知是為了什麼?”

“冇什麼,我們由雄國的國法又不曾規定廚子不能會武功。方中校何必大驚小怪?”

方效梅一想也有道理,雖然這個秦非給他的感覺很奇怪,但不能因為感覺奇怪就把他抓了,更何況秦非的武功在他之上,真要抓他也得帶個小什隊來纔有把握。

方效梅起身向門外走去,走著走著卻忽然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站在那裡身體不斷髮顫。

“方中校,怎麼了?”

方效梅不說話,站在原地良久開口道:

“秦主管,我剛剛官升兩級,受了姬皇陛下賞賜一百金,今日高興想要找少英喝酒,故而前來,但現在看起來,這一壺酒,我應該敬你。”

方效梅背對著秦非,拿出一壺酒:

“這是我剛剛買來的蘆花釀,是好酒,便送給秦主管作禮物,以謝你的救命之恩。”

秦非暗道王德發,自己的身份又暴露了!方效梅走過來在秦非的耳邊低聲說道:新筆趣閣

“如果臘伐尼國的兩個王子死了,姬皇陛下定殺我。你救了兩個王子,便是救了我的命,放心,我不會出賣你的。”

秦非接過方效梅的酒壺,看著方效梅轉身離去的背影。方效梅的腳步並不快,他一邊走一邊微微回頭觀察秦非,卻見秦非拉著秦少英的手往寢房走,邊說著話邊把酒壺塞在他手中。方效梅微微一笑,看來自己猜對了,那個身穿玫紅戰甲的俠客果然是秦非。

“蘆花釀,說不定勁很大。”

“爹害怕喝勁大的酒麼?”

“是啊,爹要是喝倒了,會被官兵抓走的。”

“那我若是喝倒了,會不會也被官兵抓走?”

秦非聞言笑了,他摸著秦少英的頭髮:

“不會的,你的人頭冇有爹的值錢。”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45章:蘆花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