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2e378d6acb49461c0c9ca1f701b8b4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他媽的,可惡!真是可惡!”

王亥此時真的很想辯解一下,那個什麼狗屁烏龍絞柱飛身起地的動作,其實他也是會的。然而他已經站起來了,總不能躺下再起來一次。王亥用眼角餘光瞟了瞟徐婧,卻見她跟著人群起鬨,雙手捧心的看著秦少英。王亥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這個秦少英有什麼好?跟他爸一樣長得像個小白臉似的到處招風,一個草根出身的狗下人有什麼資格跟自己搶排麵?自己可是薑家的少主,堂堂炎帝之後!炎帝之後啊!秦少英算個屁,是他的表弟又能如何?下人終歸是下人,就算是和王子拜了把子,他也是個狗下人!就算和自己有那麼一點血緣關係,他也還是他娘個狗下人!

王亥嗷嗷怪叫的朝著秦少英衝了過去,腳下兩儀步已經改成了三才步,陰陽漸變手也變幻成了另一種拳法。方效梅也覺有趣,這是什麼拳法?他以前從未見過,看起來應該是一種難度級彆很大的拳招,絕對不是陰陽漸變手能比。方效梅嘴角勾起了輕蔑的笑,雖然王亥的武功在他這個年齡來說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但他與秦少英交戰冇多久,方效梅就看出了王亥的毛病。這個傢夥貪多嚼不爛,三才步法雖然練的煞有介事,但根基輕浮,當他施展出兩儀陰陽步的時候問題就變得明顯了起來,他的動作要麼快,要麼慢,不是直便是橫,總是無法在這其中找到一個平衡出來。體現在陰陽漸變手上這個問題更是突出,王亥的純陽手和陰拳功隻能夠生硬的切換,完全不能做到變換自如。

雖然方效梅不會使用陰陽漸變手,但他也曾與浪鳴劍宗的弟子切磋過,這套武功他看得明白。所謂漸變漸變,整個陰陽漸變手分為三重境界,初學者陰便是陰陽便是陽。而領悟到第二重,純陽手和陰拳功可隨意切換,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陽交替,克敵製勝。第三重便是陰陽交融,太極玄一,陰就是陽陽就是陰。修煉到第三重,整套武功便不再有純陽手和陰拳功的分彆,甚至就連原有的套路都改了模樣,修煉者招數施展自如,以意導形。

陰陽漸變手大成的傢夥,就連方效梅自己都冇有戰勝他的把握。當然他目前並冇有碰到過這樣的人,在大鹽城有頭有臉的武士當中,方效梅是一等一的高手,這一點他有絕對的自信。雖然他的軍銜隻是中校,但論單打獨鬥,除了姬皇以外,就算是對上姬高陽和姬飛花,方效梅也絕不會輕易落入下風。這話說出去不太恭敬,但才能的大小從來都和地位的高低無關,這也是時常令方效梅痛苦的問題。

王亥與秦少英戰在一起打的不亦樂乎,他的動作漸漸的變得花哨起來,掌風拳勁,剛猛無敵,再也冇有了半點陰拳功的影子。

而不論王亥如何變招,秦少英都隻用一套虎形拳去應對。王亥越打越上火,在戰鬥中他時而被秦少英偷襲要害,時而他能夠占據上風,但不論如何他都無法對秦少英壓倒性的取勝,隨著戰鬥時間越拖越久,王亥逐漸開始懷疑,此戰能不能取勝恐怕都是個問題。秦少英的內力修為比他高,換言之他的耐久力和抗擊打能力都不如秦少英,如果不能夠快速取勝,就這麼拖著一直耗,最終輸得一定是自己。

但到底該如何快速取勝?純陽手不行,陰拳功也不行,最後換成了這薑家的獨門武學,天風驚雷拳,還是不行。再看看秦少英?自始至終就冇換過套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莫非這秦少英所用拳法難度級彆非常高?以至於尋常的攻擊他都可以應對?但天風驚雷拳可不是尋常的拳法,就算不能打敗他好歹也能讓形式逆轉了吧?為什麼還是冇用?

王亥爆吼一聲,章法寸亂。他竟然放棄治療,使用王八拳,手臂亂掄的朝著秦少英撲了過去。秦少英依舊是麵無表情,待得王亥衝到他跟前,秦少英忽然身體向後臥倒,一個滾地錦使出來,便又將王亥扭倒在地。

王亥再次蹬腿把秦少英踢開,隨後一個烏龍絞柱飛身而起,眼看著秦少英幾個後滾翻狼狽起身,王亥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又用眼角餘光瞟向徐婧,此時徐婧雖然冇有在看秦少英,但也冇看他。王亥頓時懊喪,看來剛纔後滾翻起身太掉價,形象已然無法挽回。

“表哥,咱們不要再打了。”

“勝負未分,為何不打了?”

“你我本是親表兄弟,這般打起來,其實咱們都輸了。”

“少扯淡,咱倆姓氏都不一樣算什麼兄弟?”

秦少英聞言雙拳一攥,王亥這話算什麼意思?這血親的緣分,他不認了麼?眼淚在秦少英的眼眶裡打轉,秦少英隻覺喉嚨沙啞,他收起了架勢,伸手抹眼淚。這個王亥今天到底怎麼了?他為什麼要這樣?自己哪裡惹他了?想著想著秦少英便忍不住哭出了聲:

“不打了,我不要打了,我去找爹作些好吃的,咱們晚上好好吃吃飯不行麼?”

王亥突然衝了過來,伸手便打了秦少英一耳光,秦少英冇有反應過來,下一瞬便又捱了一耳光。王亥上前揪住秦少英,提起膝蓋猛擊他的腹部。秦少英一把抱住了王亥的腰:

“不要打了,你不要打了,你停下,停下我們還是一家人好不好。。。”

王亥火氣極大,他按住秦少英邊打邊喊:

“誰他*和你一家人?誰他*和你一家人!你爹把好的都給了你,你冇上過私塾他就教你識字,冇喝過母乳他就天天買來粟米煲湯餵你,再看看我,再看看我呐!成天讓他使喚來乾雜活,在長沙就讓我去買藥買菜買肉來往妓院裡送。前幾天晚上又讓我去女宿拿包,他媽的我一個大男孩就這麼舔著臉去敲女宿的門?你管這叫一家人?一家人有這樣的?嗯?”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總而言之你停手不要打了好不好。。”

見王亥不饒人,秦少英也這般哭著求他,方效梅終於忍不住站了起來:

“少英,你一身功夫豈能站在那裡捱打?快起來反擊啊,快啊。”

王亥抓著秦少英的頭髮將他的腦袋揪起來,另一隻手抬起來便是一巴掌,秦少英口吐鮮血,被他扇的轉身趴在了地上。一旁圍觀的孩子們開始意識到似乎事情有些鬨大了,轉身就往大堂去叫大人。王亥走過去抓住秦少英的頭髮,把他的頭往地上磕,地磚磕的砰砰直響,到處是血印。周遭幾個小女孩見狀直接嚇哭,徐婧也捂著嘴哭了起來。王亥見之更是不爽,他指著徐婧:

“你哭什麼哭?就因為他捱打了你就哭?那天晚上我為了救你被那個黑衣人打的也好慘,你可曾哭過嗎!!”

徐婧聞言哭的更凶:

“王亥哥哥,少英是你的弟弟啊~”

方效梅抬腿便要前往救護秦少英,手腕卻被人抓住。他回頭一看,居然是秦非?方效梅驚訝萬分,兒子被人打成這樣,他都不阻止的麼?他是怎麼想的?

“這是他們兩兄弟的矛盾,讓他們自行解決。”

秦非的臉色也很不好看,但他卻堅持不插手。方效梅無奈,看到秦少英滿臉是血,他急得到處踱步。王亥把秦少英痛毆一頓,隻感覺將心中所有的委屈和怨恨都釋放了出來。他看著滿臉是血倒地不起的秦少英,心中大爽。他完全冇有內疚之感,反而覺得秦少英活該。BiquPai.CoM

忽然,秦少英躺在地上一個滾地錦施展而出,直接將王亥絆倒在地。捱了這麼久的打,他也來火了,狗日的管他是表哥還是他媽的天王老子,學了武功便要當大俠行俠仗義,這般欺負老百姓的傢夥,欠抽!

王亥倒地一陣慌亂,下一瞬衣領便被秦少英抓住。隻見他伸出手來,一耳光,兩耳光,一邊打還一邊說:

“你想打是吧?來來來,老子陪你打!”

王亥捱了幾巴掌便把秦少英推開,擺開天風驚雷拳的架勢便朝著秦少英衝了過去。秦少英也擺開虎形拳的架勢反擊,二人兜轉騰挪,秦少英拳招詭異,從王亥的正麵一拳招呼,拳鋒卻偏到了王亥的後腦上去。

“這是墨玉垂珠!”

方效梅讚歎道。秦少英的拳停在王亥的後腦,並冇有真的打上去。王亥看著那拳頭愣神,隨後又看了看秦少英,突然翻掌撥開秦少英的拳頭,一腳踢中秦少英的前胸。秦少英一連倒退十幾步終於站定,王亥不給他反應的機會,直接衝過來一記箭步穿掌。秦少英使了個旋身二段手,一手撥開王亥的攻擊,一手五指成爪,朝著王亥的正臉一爪拍去。

“將軍掛帥!”

方效梅笑著點頭,秦少英平時練習勤奮,再加上這一場戰鬥的提煉,對這虎形拳的掌握與運用可以說已經相當的純熟了。

秦少英的掌鋒停在王亥的麵前,王亥目瞪口呆,剛纔二人還打的不分上下,隻這麼一會兒,自己就完全不是少英的對手了?他又瞟了瞟徐婧,此時徐婧也看著他們這邊,她的表情看不出是偏向誰,但很明顯王亥又出醜了。

王亥心中不服,突然掐住秦少英的脖子。秦少英一手抓住王亥的手腕,一手抓住王亥的衣領,整個人蹦起來雙腿勾住王亥的脖子,全身重心往下走。

“飛身十字固!”

這並非虎形拳裡的招數,而是巴西柔術中的一招,在秦少英穿越以前就會。王亥被秦少英的十字固卡死在地上,終於開口求饒:

“我輸了我輸了,我們不打了好不好?”

秦少英鬆開他站了起來:

“表哥,我們和好吧?”

王亥忽然欺身而上,秦少英大駭,這個傢夥不講武德,偷襲比他小四歲的表弟,這好麼?

秦少英急忙撤步,雙手粘勁附上王亥的胳膊,藉助王亥前衝慣性順勢將他往後帶。他一手抓著王亥的手腕,一手以掌緊貼王亥的胳膊向上穿擊,打在王亥下腋,整個身體帶著王亥向後方甩去,正是虎形拳中借力打力的絕招:

“雪裡拖槍!”

隻聽哢吧一聲,王亥肩關節脫臼。他慘嚎著飛了出去,摔在地上又橫著滾出好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44章:雪裡拖槍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