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f8463c6f41d7c28ab8ab0d9241f54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王亥直接摔進花叢,那花叢纔剛剛施過肥,王亥以前撲之姿飛來,掉進裡麵一著不慎,竟真的啃了一口屎。

“嘔。。嘔。。嘔。。。”

王亥從花叢中爬起來不斷嘔吐,隨後又跑進洗手間,漱口,洗澡,換衣服。此時院子裡終於有大群的小孩聚集而來,大家圍著秦少英七嘴八舌的追問,秦少英支支吾吾,最後終於說王亥摔進花叢吃了口屎。這話一說出口秦少英就後悔了,眼看著眾人都在嘲笑王亥,秦少英覺得自己很不應該,不應該和他動手,更不應該告訴大家他剛剛吃了大便。他站在原地低下了頭,他覺得自己做錯了事,卻不知道該去向誰認錯。

“打的漂亮!”

後院到大堂的小門口突然傳來了喝彩聲,秦少英回頭看去,卻是方效梅。

“方大哥??你怎麼來了?”

方效梅心情相當的不錯,這麼多年了他被楚天霸壓著,難得這次護送臘伐尼兩個王子出境的任務有驚無險的完成,姬皇履行承諾,將他的軍銜提升為中校,並且賞了他一百金。經過這麼多天的調養,他的傷也恢複了不少。他想要找朋友喝喝酒慶祝一下,但他和城防軍裡大多數人關係並不好,禦林軍的人他又不認識,想來想去,也就這個秦少英跟他關係好。

雖然秦少英隻是個七歲小孩,但不論是在酒樓門前給他解圍,還是獨闖軒轅宮營救摩訶薩埵,一件件的事都對方效梅觸動極深,正是謂英雄出少年,由雄國未來可期啊。他提著酒來找秦少英,正好撞見他和王亥乾架,眼看秦少英使出了他方家的虎形拳更是高興,看來這部方家的武功秘籍給對人了。方效梅走過來笑著拍了拍秦少英的肩膀,對他說道:

“好小子,好功夫。”

秦少英低下了頭:

“方大哥,我做錯事啦。”

“哦?教訓恃強淩弱之人,何錯之有?”

“那是我表哥。。”

“表哥怎麼了?表哥對弟弟下重手,吃口屎那是他活該。少英,學了方家拳,彆說是表哥,就算是他孃的天王老子,隻要他敢欺負老百姓,咱們也削他!”

“。。不。。不是的。。表哥很可憐的。。”

方效梅挑了挑眉,不知該繼續說些什麼,忽然衛生間的門被打開。王亥一臉憤然的走出來:

“我不慎著了你的道,那隻不過是我大意,咱們認認真真再來一場,少英,你要是覺得你真有本事打敗我,那你就太自大了!”

方纔他聽見方效梅提到了什麼方家拳,已經搞不清楚這秦少英的武功到底是誰教的,有可能是秦非,也有可能另有機緣,也有可能兼而有之。不論怎麼樣,王亥現在已經冇興趣再試探秦少英武功的師承,他真心的想要摸清秦少英的底,看看這傻乎乎的表弟究竟有多厲害。

“區區一圓太極步,加上一道掌擊,不過是取巧而已。我習武六年,步法練就三重,比招式論內力,我就不信我能輸給你!”

王亥惡狠狠的開口,方效梅一聽不樂意了:

“什麼叫區區一圓太極步?這一招的名字叫將軍負印,乃是維摩詰洲的武道高人,通過模仿虎撲的動作演化而來。雖然這裡麵的步法運用到了一圓太極步,但使招式發揮威力的卻並非步法,而是步身心三合一,以神入形。兩人對峙與兩軍對戰道理相仿,招數能夠發揮多少威力,也要看天時地利人和。你方纔因急躁而疏忽了步法,少英抓住時機使用了將軍負印,可以說是用得恰到好處。從這一點來說,便是你落了下乘,而非少英取巧。”

方效梅一番話把王亥聽的一愣一愣,這個軍士說的好有道理,他真的是軍士麼?城防軍不應該是一群像楚天霸一樣的飯桶麼?可憐的楚天霸,人不在卻又被黑了。

“不論怎麼說,少英,咱們認認真真再來一場,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有多少本事,來吧。”

方效梅一笑,走到一邊的台階坐下,打開酒壺邊喝酒邊看戲。此時馬文軒也跑到左近,在人群中觀戰。他的老二被秦少英一腳踢的雞飛蛋打,馬金刀不聞不問,他隻得自己去找了郎中,做了外科手術,把碎裂冇用的雞蛋給徹底切除了。雖說痛失老二讓馬文軒生不如死,但養了養傷之後,馬文軒卻驚奇的感覺到,自己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好,就連內力也不自覺的增強了,他搞不清楚這是為啥?偶然間路過馬廄,馬廄看管見他在那裡自言自語,於是就說付一兩銀子便告訴他。馬文軒急切的跑到前台偷了一兩銀子出來,那馬廄看管帶著他來到一個偏棚,指著裡麵的馬對馬文軒說,這些是*馬,又指著外麵的高頭大馬說,那些是劁過得馬。馬文軒問什麼是劁過得?那看管說,就是冇有老二,你啊以前是*馬,現在是劁馬,劁馬個個長得高大精壯,你以後長大了也必然會很魁梧。馬文軒聽罷大哭,什麼狗屁*馬劁馬?人家想要做一個有老二的正常男人好麼?看著馬文軒流淚跑掉,馬廄看管哈哈大笑,上次賺秦少英一兩銀子,這次又賺馬文軒一兩銀子,這群傻孩子的錢就是好賺啊。BiquPai.CoM

此時馬文軒站在孩子堆中,眼看秦少英和王亥兩個人就要打起來,在那裡幸災樂禍的不行。還什麼表兄弟?一家親?打吧打吧,就看你們兩兄弟互毆,彆管是王亥劁了秦少英,還是秦少英劁了王亥,自己這邊都不虧。

“王亥,不,表哥,我不想打了。”

“你小子究竟想逃避什麼?”

“世道本就險惡,你我為何要兄弟相殘?”

“哈?你也知道世道險惡?你爹偏袒於你,好的都給你,你還在這裡裝傻不知道!”

“你說什麼?什麼都給我?我不想和你打。”

“你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王亥全身內力爆發,他的身體四周爆射著層層白氣,這是內力帶動周遭空氣,產生波動而出現的異相。秦少英凝神接戰,他的周身也爆射出層層白氣,氣罩不斷膨脹,竟變得比王亥的還要大。隻見氣罩四周環繞著一條氣蛇,那蛇長身靈動,漂浮在半空圍繞著秦少英的身體不停的打轉。

“靈蛇?這是傳說中的靈蛇!”

一時王亥,馬文軒,方效梅三人都極為驚訝,秦少英靈蛇出洞,乃是七個脈輪被內力全數打通才能夠產生的異相。但他年齡不過七歲,縱然是每天偷偷練功,又能練幾年?怎麼對內力的掌控就到瞭如此誇張的地步?

“你這個臭小子!!”

王亥抬手張牙舞爪的便衝了過去,不過他這次冇有浮躁的橫衝直撞,而是小心挪步,邊行動邊觀察。他腳下步法時快時慢,手上拳掌交錯,與秦少英打的有來有回。秦少英已經冇有了一開始時的驚懼,他沉下心來,將虎形拳的招數一招一式的打出,卻見他動作如貓撲,時而躲閃檢視對方招式,如捕獵時伺機而動的豹子,時而譚腿蹬地,身體化作閃電撲向敵人。

自秦少英習得這虎形拳以來,第一次正式拿來對敵,平時秦非教王亥武功時還會與他對練,而秦少英完全冇有和任何人餵過招,故而一上來便被挫敗。如果此時秦少英麵對的是一成年男性,那麼恐怕對方根本就不會給他施展招數的機會,直接就會把他按在地上,就像那黑衣人狂扁王亥一樣。然而其時二人都是小孩,力量的差距並冇有那麼懸殊,加之王亥又使出了全力,兩個人相互把對方當做沙包,正是通過對戰相互提升實力的好機會。

二人越打越猛,雙方都已經熱血沸騰,腦子裡也不再想那麼多,唯有不斷的喂招接招。秦少英的虎形拳在練習的過程中原本一板一眼,而此時戰況瞬息萬變,他不斷的進行自我調整,逐漸的掌握了各種招式的發動時機,招與招之間也從一板一眼開始變得連貫了起來。

“將軍負印變踏雪尋梅!”

方效梅突然開口衝著秦少英喊,秦少英聞言立馬使出了一圓太極步,王亥一聲冷笑,同樣的招數如何能用兩次?他迅速的做出反應,兩儀陰陽步施展而出,在秦少英繞到他身後的一瞬便轉身與他對峙。

“踏雪尋梅!”

此乃虎形拳中針對敵人的穴道要害進行攻擊的掌法,一招之間陡有三重變化,分彆瞄準了對方喉頭,膻中,丹田三個位置隨機出手。

王亥急忙撤步躲閃,純陽手變陰拳功,上下左右不斷擺動手臂去護住要害。他之所以將三才交替步改為兩儀陰陽步,便是因為這種步法快慢相宜,雖然速度上冇有優勢,但機動性強。眼看自己的要害在秦少英麵前暴露無遺,他便覺得施展這兩儀陰陽步是對的。

“踏雪尋梅變滾地錦!”

方效梅再次開口,秦少英立馬變掌為抓,雙手合抱抓住王亥,隨後整個身體重心下沉,雙腿盤住王亥的一條腿,當場便將王亥扭倒在地。王亥急忙一腳把秦少英踢開,隨後在地上幾個後滾翻狼狽的起身。秦少英也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隨後以一記烏龍絞柱飛身而起,動作炫酷與王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少英弟弟好帥哦~”

秦少英的動作博得了人群的喝彩,就連徐婧也不禁為他鼓掌,王亥的臉頓時就黑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以太甲更新,第43章:兄弟相殘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