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fb6e622850598ba943b01f90c36e55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馬金刀小跑著回到二樓客房,他手忙腳亂的搗騰著賴庫提果,隨後便拿著菸鬥陶醉的抽了起來。小蓮也在房間裡,這一次她不是被綁在椅子上,而是被綁在一個鐵架上。這個鐵架是馬金刀專門找人來訂做的,然而做完他就後悔了,這麼一副鐵架夠買兩個賴庫提果了,就為了這個女人,便浪費了自己兩個賴庫提果?

馬金刀抽了幾口大煙,終於不再抽搐,他走到小蓮身前,此時小蓮雙手被綁住吊在鐵架上,她赤身**,道道血痕疏密不均的分佈在她的身上。馬金刀蹲下(#畫麵少兒不宜,請讀者自行腦補,寫出來會被河蟹)小蓮披頭散髮,她本來已經昏迷,卻被馬金刀的舉動弄醒。她一睜眼看到此情此景,便哭了起來:

“老爺,小蓮的手好疼,小蓮要死啦。”

馬金刀一聽就受不住了,開始脫褲子:

“蓮兒不怕,爺爺這就來疼你。”

小蓮的身子開始害怕的顫抖起來,她的身子不斷扭動:

“老爺不要,老爺不要,店裡的賬本還要算呢。馬金彪不是說過幾天也要回來,老爺,咱們就到此為止吧。。嗚嗚嗚嗚。。”

馬金刀把她(#畫麵少兒不宜,請讀者自行腦補,寫出來會被河蟹),小蓮被他折騰的的暈乎乎,口中卻是一直在求饒。怎知她越告饒那馬金刀就越上頭,最後終於把她從鐵架上放下來,他已經抱不動她了,所以乾脆把她往床上一推。看著小蓮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模樣,馬金刀心中大動,他回頭鎖上門,然後抽出一根鞭子對著小蓮就打:

“起來!!起來!!不起來就打死你這條母狗,你這個冇人要的賤貨,服侍爺爺服侍的不情願是不是?你忘了你被人拐賣到青樓是誰把你贖出來的?嫁給馬金彪就以為你是她的人了?你是我的,你永遠是我的,你是生是死,爺爺都要和你在一起!”

小蓮被馬金刀打的哇哇大哭,她光著身子在屋裡亂竄,最後縮在角落裡抱著頭:

“我不要和你在一起,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以後我死了就要永遠離開你,我再也不想進馬家了,老爺你現在就快殺了我,也算是給你自己積點德吧。。。”

馬金刀一愣,小蓮竟然這麼的嫌棄他?他扔下鞭子走上前:

“爺爺錯了,爺爺給你賠罪。來,到爺爺的懷裡來,爺爺好好抱抱你。”

“我不我不要,你不要過來,你和馬金彪都不要過來,我求求你們彆再碰我。。。彆再碰我。。嗚嗚嗚。。佛祖菩薩,為什麼老天要這樣對待我。。為什麼。。為什麼。。”

小蓮語無倫次,哭得絕望。馬金刀上前抓她,她卻蹬腿甩手不讓馬金刀碰她,馬金刀幾番上前不得手,便又拿起鞭子毆打她:

“你這個賤貨!你這個賤貨!不要老子碰,讓他娘楚天霸那個混蛋碰麼?是不是我不敢惹那楚天霸,你就覺得我冇他威風?你這個賤人,老子現在就讓你看看到底誰威風。”

樓下客人們也覺得樓上似乎動靜太大了,就連後廚的秦非都聽到了小蓮的哭聲,他頓時一驚,小蓮在馬金刀的房間裡?她正在捱打麼?

秦非急忙把小徐叫過來讓他掌勺,自己則快步跑出了後廚。

馬金刀還在那裡毆打小蓮,嘴裡也不乾不淨,忽然他房間的門被人一腳踹開,馬金刀驚恐的回頭看去,他以為是弟弟馬金彪回來了,誰知竟然衝進來一個紅影。那紅影一拳打在馬金刀的臉上,當場將他打崩了幾顆牙。

不等他反應過來,那紅影便雙手抓住他將他舉了起來,馬金刀也嚇壞了,他知道這是以太甲,他也見過有官兵穿過類似的鎧甲,然而他從未見過紅色的以太甲:

“你。。你是誰。。為何多管閒事??”

玫紅甲男子不跟他多廢話,他朝著窗戶一個跨步將馬金刀猛力一擲。馬金刀撞破了窗戶直接從二樓飛了出去,他重重的摔在地上,大吐一口血,口中叫道:

“啊呦,啊呦我的老腰,啊呦我的脊柱啊。”

玫紅甲男子扯下一條床單,將小蓮裹住,隨後將她抱在懷中,跳出了窗戶朝北方飛去。

小蓮被他抱著,隻感覺精神恍惚,她甚至懷疑自己是在做夢。眼前這男人頭盔將麵部完全覆蓋,無法知悉他的樣貌。小蓮伸手摸了摸他麵部的鋼盔,這堅硬的金屬外殼散發著陣陣寒意,但此時的她卻覺得溫暖異常。

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夢,男孩子夢想成為一個英雄,女孩子也夢想自己危難之時遇到一個英雄。小蓮心中的英雄夢成真了,自己被馬金刀折騰的生不如死,卻在這時英雄突然出現,將她從深淵裡救了出來,他就是秦非口中身穿玫紅戰甲的大俠麼?小蓮看著他怯怯的開口:

“你~。。你究竟是誰?”

男子一言不發,小蓮見狀又問:

“你。。你是秦非麼?”

男子忽然身體顫了顫,但依舊冇有說話。小蓮摟住他的脖子,將腦袋使勁往他的懷中靠:

“你,想要帶我去哪?”

“我在城北大牢認識個朋友,我先將你安置在那裡,後續怎麼處理再想辦法。”

“秦非!你真的是秦非,我認得你的聲音。”

秦非一拍腦門,哎呦,露餡了露餡了。自己藏了這麼多年,終歸還是被人發現了真身,他頓時感到頭疼,自己是不是真的多管閒事了?

他本就是通緝犯,真身一旦暴露,還能在大鹽城待多久?蜥蜴人的情報他收集的還不完全,尤其重要的是關於蜥蜴人的行動情報,相比起營救小蓮,這纔是重中之重。然而這幾天小蓮主動向他示好,二人你來我往的相處了一陣,已經有了感情,小蓮本身命運的不幸和她對他的好,都給了他極大的觸動。聽聞小蓮正在遭受虐待,他豈能無動於衷?

秦非的內心極為混亂,當初那天齊鑄物門的長老見他與薑雪是一對情侶,所以便用玫瑰花的題材為他設計了玫紅戰甲,這鎧甲象征了愛情。他本身修煉浪鳴劍宗的武藝,憑藉天縱之才自悟了劍魂。他的性格影響了他的武功與甲冑,同時也影響了他的一生。

他看著懷中的小蓮,思緒追憶到了七年前在長沙和麗麗相遇。一樣的悲慘身世,一樣主動對他示好。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再去接受任何女孩對他的愛意,他也害怕小蓮會成為第二個麗麗。可是馬金刀抽了大煙以後已經失了神,倘若放任不管,隻恐怕小蓮會被他打死。現在他的身份已經被小蓮識破,他隻能盼著,小蓮能夠為他保守秘密。自己倒是死不足惜,但王亥就是薑子夜,當年的嬰兒也已經長大,就是他的兒子秦少英,這個傻小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通緝犯。雖然他相信小蓮,但他總是有不好的預感,自己的身份已經隱瞞不了太久了。他去天齊鑄物門打造的兩副鎧甲都是針對蜥蜴人設計出來的利器,尤其是另一副。難道說自己真的要將這第二副鎧甲留給少英?讓他去承受這關乎民族存亡的一切麼?那天他躲在窗外偷看少英練功,本是滿心歡喜,想著是時候給他鎧甲了。可是他又糾結,到底該不該給?現在看起來,不給是不行了。

秦非降落在城北大牢的一個屋頂上,將小蓮放在了一個角落裡,他解除了玫紅戰甲的變身:

“不要出聲,乖乖等著我,千萬不要亂動昂。”

“嗯嗯~,小蓮一定乖乖的,隻要是秦非哥哥說的話,小蓮都聽。”

秦非捂嘴一笑,這個小姑娘居然調戲哥,哎,哥就是他媽長得帥,就是一身英雄氣,這都是老天爺給的,哥也很無奈啊。

秦非快步跑下樓,找到一個軍士,問他聶陽在何處。那軍士還未說話,忽然一條哈士奇從裡麵跑出來衝著秦非大叫。其時上古時期的人們皆有心電感應的特異功能,以不同的語言相互交流都不會有理解上的困難,當然人與動物也可以發生交流。秦非明白了哈士奇傳達的意思,這是聶陽養的狗,他說聶陽正在外麵押送犯人,不在大獄之中。秦非心中頓時開始罵娘,這個死老天,當真是要把人玩死。卻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嘈亂的動靜,哈士奇走到秦非身邊又汪了幾聲,秦非衝著它點了點頭,原來是楚天霸到了。

秦非心想真是冤家路窄,不過楚天霸並冇有見過他的真容,所以倒是不怕被他認出。

隻見楚天霸徑直走到女獄那邊,那裡的女囚犯們個個站起來盼頭翹腦袋,都很期待楚天霸將她們帶走。這個楚天霸雖然不是好人,但跟了他怎麼也比坐牢強,更何況這個傢夥還當官,那就更妙了。楚天霸時常來監獄中選妃,有了這般條件,過得簡直比姬皇都不差了。秦非倒是奇怪,這個楚天霸的老二不是被自己剁了麼?怎麼還來選妃?那活玩意切了莫非還能長出來?

楚天霸挑了一個女囚便和她走進了一間內室,過了一會兒女囚頭髮蓬亂,卻換了一身衣服和楚天霸走了出來。楚天霸摟著她,口中寶貝兒長寶貝兒短,看來是非常滿意。

秦非頓時眼前一亮,他招呼哈士奇去把那女囚換下來的囚服偷出來,拿回去給小蓮換上。他自己也換上了一身官兵的行頭,趁著冇人看見,拉著小蓮便走進了女獄,打暈了一個看管拿了鑰匙,找了一個角落裡的牢房把小蓮關進去:

“蓮兒,委屈一下,我很快就帶著你的行李過來找你。我的身份事關重大,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拜托了。”

“嗯,秦非哥哥保護了我,我也會保護秦非哥哥的,我等你。”

秦非又笑了,這個小蓮,對自己的稱呼越來越膩歪了。他和哈士奇一起走出牢房,交代哈士奇等聶陽回來後告訴他原委,讓他幫忙照顧小蓮,哈士奇汪了幾聲。

“哦,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汪汪汪(我叫偉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