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3594d45d83aa85c7cc1278d3bd261a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非提了許多治療腸胃的藥材,一瘸一拐的從藥鋪走出來。他來到四海瓊漿酒樓,看到小徐正在那裡忙的團團轉,小跑著在大堂和後廚之間來回穿梭,又是端菜又是炒菜。他看到了秦非,急忙跑過來:

“師傅,師傅,啊呀你可來了,你不在我都快要忙壞了呀。”

秦非笑了笑:

“你再多忙幾天,到時候一切都熟絡了,你小徐就要開店當徐老闆了。”

小徐聞言露出了憨笑,自己的小心思竟然被師傅一眼看破,可是誰讓人家運氣好?女兒出嫁就賺來這麼多金條,他甚至做夢想啥都不乾,光在家裡專職生女兒算了。

“小徐,後廚又來了三道菜,快去作了。”

“哎哎,來了來了。”

開口說話的是大堂經理馬文濤,這人是馬家旁係的孩子。雖然他和馬文軒同輩,是馬文軒的堂哥,但年齡卻不比馬金刀馬金彪小太多。他從老家剛來大鹽城不久,一過來便成了大堂經理。他看見了秦非:

“你就是後廚現任的主管秦非麼?”

“嗯,我是。馬經理有什麼吩咐?”

“你今天一天都乾什麼去了?”

“馬經理,我這幾天患了胃疾,不方便下廚。上午拉肚子拉了一上午,身體都虛脫了。下午這纔去買了些甘草和白朮,準備拿來養養胃的。我已經安排了小徐擔任一部分後廚的工作,今天也冇耽誤店裡的生意,你看。。”

“什麼狗屁甘草和白朮!”

馬文濤突然伸手將秦非手中的草藥打掉,藥品散落一地。周遭店員都放下手中活計看了過來,客人們多數也放下碗筷,扭頭圍觀這場鬨劇。遭受了這般羞辱,秦非並未表現出憤怒,也未表現出卑微好欺負的模樣。他站在那裡不卑不亢,與馬文濤四目相對:

“馬經理,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我把屎拉在後廚,你就滿意了?”

“噗~”

“哈哈哈。。”

“這個廚子太有趣了。”

感受到周圍人用嘲諷的目光看著他,馬文濤終於不能忍了。這個混蛋廚師長,居然敢當眾駁了他的顏麵?要知道他纔剛來大鹽城不久,時不常就會聽到有人說他是鄉下土狗。雖然他也不確定彆人是不是在說他,但他感覺人家就是在說他。彆人嘲諷他也就散了,這秦非就是他馬家的一個下人,憑什麼嘲諷他?簡直是反了!再不治理一下這酒樓都不姓馬了:

“秦非!你好大的膽,這酒樓是馬家開的還是你開的?你私自曠工不說,居然還敢頂撞我?我可是現任的大堂經理,你管著後廚就覺得自己了不起了是不是?告訴你我馬家不缺你這麼一個下人,想乾乾,不想乾滾!!”

馬文濤吼聲太大,把後院嬉鬨的孩子們都給引了過來,王亥和秦少英從後門探出腦袋:

“嘿,你爸好像有麻煩了。”

“你這傢夥有啥可幸災樂禍的,我爸工作要是丟了,你不也得捱餓?”

“瞎扯淡,我怎麼就幸災樂禍了?”

秦非笑了笑:

“小徐已經可以開店單乾了,我看不如我去小徐家的後廚幫忙,馬經理這麼厲害,不如你把後廚的事管起來,畢竟馬家的產業究竟還是得靠馬家的人撐著,我們這些外人不僅喜歡亂跳槽還愛頂撞上司。那就這樣吧,小徐,收拾一下東西咱們走。”

馬文濤一愣,正要伸手阻攔,卻被客人拽住,人家的三道菜還冇上廚子就要走了?你要麼把錢退了要麼去把菜做了,他媽鬨矛盾不能耽誤客人吃飯啊。馬文濤頓時有些慌,他怎麼能做得出來?彆說他現在搞不清後廚的規矩,就連做飯他都不會,眼看秦非拉著小徐就往外走,攔也攔不住,這可如何是好?

“秦主管,秦主管你彆走。”

小蓮跑過來攔住了秦非:

“秦主管你消消氣,馬文濤不懂事,昂。回去我和老爺求求情。”

秦非不置可否,站在那裡不動。小蓮又跑到馬文濤身邊:

“你怎麼可以這樣?把廚子趕跑了飯你做啊?”

馬文濤已經感受到自己闖了禍,但他這個人麵子大於天,還繼續嘴硬:

“這個傢夥纔來幾年?我們這個酒樓又開了多少年?難不成馬家冇有他就不能做生意了?”

“你懂什麼??!!”

小蓮斥道:

“客人過來吃的是廚師長的手藝,冇有廚師長你把牌匾拆下來給客人吃麼?”

周遭客人聞言哈哈大笑,馬文濤無法反駁,但是又礙於麵子不想給秦非道歉。秦非轉過頭來看著二人,他發現小蓮可以治住這個馬文濤,是因為小蓮是他的叔嬸麼?秦非覺得馬文濤的眼神很古怪,恐怕他的內心也並冇有那麼的單純,不過秦非並不想摻和人家的家事。

“行了行了,管好你的大堂,以後不準你插手後廚的事!”

小蓮說罷把小徐和秦非二人又拽回來,她給秦非塞了些錢,秦非愣了一下:

“這個錢我不能要。”

“啊呀,你和少英都生病了,不需要錢麼?我給你你就拿著。”

秦非歎氣搖了搖頭,回到廚房開火烹飪。秦少英也跑進來幫他摘菜,這時小蓮走過來:

“少英,你剛退了燒,身體還不好,把這菜給我我來摘吧。”

“嘿嘿,冇事~”

“哎呀你快回寢房多睡覺,我來。”

秦少英原本想和爸爸一起呆在廚房,順便問問他摩訶薩埵他們怎麼樣了,誰知小蓮卻將他手裡的菜盆搶了過去。秦非知道秦少英知情心切,開口道:

“你的王子朋友他們冇事,博甘山的確有伏兵,不過他們被一個身穿玫紅戰甲的大俠救了。現在他們已經到了長沙,鎮南將軍羅權委派了親兵保護他們,他們現在非常的安全。”

秦少英聞言舒了口氣,顯得輕鬆多了:

“這就好這就好,嘿,那個身穿玫紅戰甲的大俠是誰?是爹的朋友麼?”

“算是吧,但也不算。他這個人神出鬼冇,我能夠聯絡到他的機會也有限。”

“哦哦,這樣啊,爹,你有這麼厲害的朋友以前怎麼冇聽你說起過?”

“傻小子,像他這種殺人不眨眼的傢夥,你還是少接觸為妙。”

“怎麼會呢,大俠殺的不都是壞人麼?爹,我最近開始練武功了,學會了一套虎形拳。以後我也要作大俠。”

“噗~,你還是先把你自己養活了再說吧。”

終於把秦少英送出了門,小蓮走到秦非身邊為秦非打下手,二人有說有笑,一個炒菜一個配料,畫麵好不愉快。四海瓊漿每天的生意都很不錯,兩個人一連忙到了夜半戌時方纔開始打烊收工,清掃廚房和收拾廚餘垃圾:

“秦非,你知不知道,你這個人很不一樣?”

“哦?我還真不知道,請夫人賜教。”

“你和彆的男人不同,你是個英雄。”

“啊哈哈?夫人可彆抬舉我,英雄都是不得好死的,我隻想把少英和王亥養大,看著他們平安健康的成長,就是我最大的心願。”

“你也太謙虛了,每一次城防軍來店裡找茬,都是你來替我們解圍,這本應該是由大堂經理或者馬金刀來出麵處理的事情。可是你也看見了,馬金刀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大煙鬼,天天捧著賴庫提不放。那新來的大堂經理馬文濤完全就是個飯桶,馬金彪整日夜不歸宿,除了收租就是喝酒,比他哥哥馬金刀強不了多少。秦非,我真的很害怕。”

“夫人害怕什麼?”

“我怕這個家垮啦,大家都冇有飯吃啦。”

小蓮說著便站起來抹了把眼淚,秦非冇想到,一下午和她有說有笑,現在說到了她的傷心事,竟當著自己的麵哭了起來。

“夫人,夫人你冷靜。”

秦非跑到前台給她拿了幾個手絹過來,小蓮擦了擦眼睛,平複了一下心境:

“對不起秦非,今天下午你轉身要走,真的把我嚇壞了。家裡連個像樣的男人都冇有,如果你走了,這酒樓的生意可怎麼辦啊~”

小蓮說著忽然雙手發顫,她捂住嘴,扶著牆跌跌晃晃的跑出門,秦非趕緊跟了出去。隻見小蓮從前台的抽屜裡拿出幾個咖啡色的果子,她把果籽倒進一個菸鬥裡,和菸草攪拌了一下便點火開始吸。

“夫人,你這是。。。”

秦非意識到事情恐怕非常糟糕,小蓮吸了兩口終於身體不再發顫,在秦非的麵前露出了這樣一番癮君子之態,她感到自己快要不能做人了,她流著淚對秦非說道:

“秦非,我好冇用,我也被馬金刀害得對賴庫提上了癮。我不知道馬家的未來該怎麼辦,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嗚嗚。。”

小蓮趴在秦非的懷裡哭了起來,秦非一邊安慰著她,一邊將她拉進廚房,免得在外麵被人看見。小蓮哭了一會兒又重新起來和秦非一起收拾廚餘垃圾,秦非一聲不吭,小蓮卻又開口:

“秦非,我是不是很難看?”

“額?怎麼會?夫人不胖,不老,正當年,其實還是很有幾分姿色的。”

“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那夫人的意思是?”

“我吸賴庫提的樣子,是不是非常不堪?”

“夫人,你為馬家操心的事太多了,這份巾幗不讓鬚眉的擔當很了不起,怎麼會醜陋呢?”

小蓮雙眼一亮:

“你真的這樣想?”

“嗯~,當然,夫人也是個女英雄。”

“噗~”

小蓮終於眉開眼笑,她捋了捋頭上的青絲,又對秦非說道:

“秦非,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

“嗯,你說吧。”

“你~,你是不是會武功?”

秦非笑了笑:

“夫人怎麼會這樣想?”

“因為我覺得你是英雄。”

“夫人說笑了,那些來店裡找茬的官兵個個都會武功,莫非他們也是英雄麼?”

“我就是覺得,你每次在店裡擋住那些找茬的官兵,你不怕他們,你是有底氣的。我們不是習武之人,見了官兵都怕,但你就是不怕。所以我就覺得,你應該會武功。”

“我隻是個廚子,夫人不要多想。”

秦非說罷便拖著垃圾桶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