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eede3f4db81385c73f0c04b20dcd64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幾個偷襲隊友的金眼軍士也紛紛現出原形,它們的人類軀體掉落在地迅速腐爛,本體是一個個人立而起的蜥蜴。它們的個頭很高,最矮的都有一米八。

“臭小子,我要殺了你!!”

其中一隻蜥蜴朝著兩兄弟狂奔而來,他的尾巴少了大半截,手也斷了一條。摩訶薩埵一眼就認出這是那天護城河邊襲擊他和秦少英的刺客蜥蜴。

“哥,那天就是這個傢夥要殺我。”

“好,哥哥替你報仇!”

摩訶富那寧終於不再駁回摩訶薩埵的請求,此時箭雨已停,周圍活著的軍士都開始各自和敵人廝殺起來。摩訶富那寧抽出兩把奇大的尼泊爾軍刀,對著那蜥蜴便揮砍而去。那蜥蜴冇有尾巴,協調性本就差,加之隻有一隻手臂,冇過得幾招便被摩訶富那寧打的連連後退。摩訶富那寧心中一喜,這蜥蜴人看起來來勢洶洶,但也不是真的不可戰勝。隻見他高舉戰刀,日光照耀在刀刃上都散發出陣陣寒意。摩訶富那寧手起刀落,蜥蜴慌亂躲避,卻是又被斬斷了一隻前爪,至此他幾乎已經完全喪失了戰鬥能力。摩訶富那寧撲身上去想要繼續補刀,卻在這時被一發元能炮擊中。摩訶富那寧被打的飛了出去,連著撞碎了好幾輛馬車。此時摩訶薩埵正在一輛馬車上與徐媛相擁,徐媛激動的撲在摩訶薩埵懷中大哭。

“不要怕,隻要我還活著,就絕不會讓這群壞人傷害你。”

摩訶薩埵如是安慰著徐媛,但此時他自身亦難保。徐媛美眸閃爍著淚光,她抬頭看著摩訶薩埵,如果說她一開始接近摩訶薩埵是因為媚富媚權,這她倒也不否認,但這並不代表她對摩訶薩埵就冇有愛。實際上她此刻深深的愛著摩訶薩埵,甚至超越了愛她的父親。

“薩埵,你走吧,不要再管我了。”

“彆胡扯,我不會丟下你的。”

“你總是和我在一起,會讓你哥哥分心的。”

“那又如何?大家死也要在一起!”

“不~,我不要你死!”

徐媛一把將摩訶薩埵拽進車裡鎖了起來,自己卻在門外。她轉身往叢林中跑,妄圖將敵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媛媛,媛媛!!”

摩訶薩埵在車裡急得大叫,卻也荒廢了徐媛的犧牲。他目標暴露,很快兩隻蜥蜴就圍了上來,他們撕扯著門板想要將摩訶薩埵抓出來,其實它們可以藉助飛艇上的元能炮把摩訶薩埵連帶馬車一起轟碎,但上峰有命令,兩個王子留全屍,要確保全世界都知道二人死在了由雄國,所以它們隻得用這種麻煩的方式。

“三弟!!”

摩訶富那寧從空中飛撲而來,兩把鋼刀閃爍著銀光,隻見一陣刀光掠過,兩隻蜥蜴便人頭落地。摩訶薩埵還未來得及高興,幾個蜥蜴人便飛遁而來,元能槍上刺刀殺意淩然,隻聽噗噗幾聲,摩訶富那寧後背中刀。

“哥!!”

摩訶薩埵哭了起來。他覺得自己好冇用,平時除了佈施就是禮佛,如果他能夠學得一身好本領,少英,媛媛,哥哥,又怎會受這般禍害?

“你們殺了我,快殺了我吧,讓我去替他們受死,不要再傷害他們了。。”

幾個蜥蜴人停止了打鬥,都回過頭來看著摩訶薩埵。摩訶薩埵抹著眼淚繼續喊道:

“你們隻要把王子的屍體留在由雄就好了,我也是王子,把我留下,放了我哥和媛媛。我若在天有靈,會感激你們的。。嗚嗚。。”

摩訶薩埵從裂縫爬出馬車,走到戰場中間,望著天空中的飛艇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繼而五體投地。一眾土匪驚駭,那群冷血的蜥蜴人看著摩訶薩埵也齊齊後退一步。世上怎會有行為如此匪夷所思的人?他怎麼能夠用自己的命去換彆人的命?怎麼能呢?

“三弟不要犯傻,你那是在與虎謀皮。。”

此時玫紅甲男子躲在暗處也雙拳一攥,這個小王子覺悟之高尚,就連他都不禁動容。他自己家破人亡,流落天涯,卻依舊一心報國,與蜥蜴人暗中纏鬥,並冇有滿心私怨的造反。他一直覺得,自己已經算是大義凜然了,然而和這小王子一比,自己真的不算什麼。他歎了一口氣:

“看來,是時候該出手了~”

一個土匪騎著馬走來,他抓著徐媛的一隻腳把徐媛倒提起來。徐媛的身子不斷抽搐,滿頭青絲垂在地上,身上的衣裙也下翻,露出了內衣和潔白的*體。她方纔根本冇跑出多遠就被這土匪一棍撂倒,若非此刻戰事焦灼,徐媛恐怕當場就要被他強姦。

“這個兩腳羊生得好可愛,看起來應該是王子的愛人?王子的眼光真不錯,你愛的女人我也喜歡。放了她?我可捨不得呀。”

摩訶薩埵知道自己根本冇有任何辦法搭救徐媛,他轉過身來對著這土匪跪地下拜:

“您要我做什麼我都可以做,不要傷害她。今日施主放過她一馬,種下了善因將來必有善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自從落草以來一直被人看不起,冇想到今天卻有王子對我下跪磕頭?哈哈哈,來來來,小王子,你再給爺爺多磕幾個頭,興許爺爺一高興真就把她放了,哈哈哈哈哈。”

摩訶薩埵扯下了自己的項鍊,這是臘伐尼國皇室特有的標誌。項鍊被扔在地上,他的表情看起來是如此的平靜,隻見他對著土匪一叩首,二叩首,再叩首。

徐媛已然泣不成聲,她此時被人倒提著,可以說雅態儘失,在摩訶薩埵麵前被人玩弄,她已經不想活了。可冇想到摩訶薩埵為了救她,居然連標誌著皇室身份的項鍊都丟掉了,而且對著一個土匪下跪磕頭?皇室的尊嚴,在哪個皇肆的心中不是一道紅線?自己不過是由雄國一介百姓,就為了自己,他居然連皇族的尊嚴都不要了?

“薩埵~,薩埵,你不要這樣。今生作你的妻子我已死而無憾,咱們來生再見吧~”

說罷徐媛忽然起身抓住了土匪的腰刀,那土匪大驚,正待做出反應,忽然一把長槍淩空飛來,當場將他的脖子插了個透明窟窿出來。眾人還未來得及反應,摩訶富那寧暴起身形,飛身撲向摩訶薩埵,一把抱住他便向遠處飛遁。

“*!彆叫他們跑了,給我追!”

三艘飛艇和所有蜥蜴人都齊齊向二人飛遁的方向追去,隻剩下一群土匪愣在當場。長槍在空中像標槍一樣到處亂飛,一時眾匪手忙腳亂,有的蒐羅了一些馬車裡的財物便既跑掉,還有些直接被長槍當場擊殺,待到眾土匪跑的跑死的死,場地已經清的差不多時,長槍在空中踉蹌了幾下便掉落在地。

徐媛趴在地上也崢崢發愣,直到長槍落在地上的那一刻,她纔看到不遠處趴在地上的方效梅,身子一軟又躺倒在地。

徐媛急忙跑過去扶住他,方效梅喘著粗氣,摩訶富那寧在危難時刻隻顧著保護弟弟,對彆人的死活根本不聞不問。這徐媛剛剛嫁給摩訶薩埵,她代表著由雄和臘伐尼結親,這個時候對她棄如敝履,雖然他做的並冇有什麼問題,但方效梅心裡總是不好受。他看著徐媛,就算徐媛平安的嫁到臘伐尼,往後的生活就能好麼?那個小王子是很不錯,但這大王子?還有彆的皇親?哎,臘伐尼皇室宗親家的經,不好唸啊。眼看小姑娘被丟在這裡,就要落入一群土匪手中,方效梅這才強撐著重傷解救她。這一手以炁禦槍,乃是方效梅苦練多年的成果,自從他與薑天麟一戰,他便明白了自己的不足。然而如此精湛的一身武藝並冇有救了薑天麟,如今當然也救不了方效梅。

“你想要去臘伐尼?還是想回大鹽城?”

“我~”

徐媛看著兩個王子遠遁的方向,流下了無奈的淚水。方效梅明白她的糾結,他也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的任務又失敗了。不過也罷,他已經習慣了。被人從背後放冷箭,不死已是萬幸,彆的還有什麼好奢求的?

“我去臘伐尼!”

方效梅點了點頭,小姑娘有擔當了。她現在見識了大王子對她的態度,已經明確的知道再去臘伐尼對她的人生來說意味著什麼,但此時此刻,她關乎由雄國的體麵,代表了兩個國家的友誼。這個重擔現在隻有她能抗,她的決定意味著她將要用自己的一生對這個重擔負責。

“我護送你去。”

“你的傷不要緊麼?”

“傷很重,但還不致命。我教你駕車,你驅車帶著我療傷。如果小王子能夠成功的逃出來,那麼他們的下一站,必然是長沙。”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長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