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22c1c33da46d597b0092e52dd4127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四海瓊漿後院的茅廁,王亥走到門前,卻見門被鎖了:

“姑父,姑父你快點,我也想蹲。”

秦非在裡麵應聲回答:

“姑父得了腸胃病,一時半會兒出不來,你還是去菜地裡上吧。哦對了,你幫姑父個忙,去找小徐叔叔,跟他說今天姑父身體不好,店裡讓他掌廚,也讓他獨當一麵的曆練曆練。”

王亥無奈,於是去找小徐。小徐聞言極為開心,他早就想要在後廚獨當一麵,不想今天秦非就給了他這個機會。自己的女兒嫁了王子,他也收了人家臘伐尼國的禮金,東西不大,就一個紅包,裡麵裝滿了金條。有了這東西不算,現在後廚他也快要將一把手拿下。這雙喜臨門,小徐覺得自己都快到了人生巔峰,哪天用這禮金投資一個店自己做,不說做的和姓馬的一樣大,就說每年能有個不錯的流水,買個房納個妾,生活還不是美滋滋?

王亥走回他自己的寢房,翻箱倒櫃的找廁紙,好不容易翻出一卷,卻發現床頭櫃似乎被人動過?王亥大驚,急忙打開床頭櫃:

“*!**!****!是誰?哪個王八蛋偷走了我的阿育吠陀果??!!”

博甘山的山道上靜悄悄,雖然是白天,但隻有綠茵和花海,卻冇有鳥語獸鳴,就連昆蟲的叫聲都很少。若有常年行軍,深通作戰與兵法之人在此,一眼便能看出,灌木叢林乏鳥獸,必是其中藏匿了大量伏兵所致。

山道的後方,一顆二十多米高的大樹背後,一身穿玫紅戰甲的男子背靠大樹,在樹乾上長身而立。此時他頭盔熒屏上的星圖異相極為誇張,因為血紅星球不止一個,大大小小的血紅星球遠近不一的分佈在星海之中,男子皺著眉頭:

“看來,這附近的蜥蜴人不止一個,甚至於有可能有一隻由蜥蜴人組成的軍隊在此。”

男子眉頭稍寬,有一隻軍隊也好,正好看看它們是如何行兵佈陣,配合作戰。如果蜥蜴人真的謀劃有朝一日發難,那麼多掌握一些相關的情報,對於人類的反擊必然有好處。至於臘伐尼國的使者?隻要看準機會將兩個王子救下,其他人死了問題倒是不大。

馬車在路上顛簸,摩訶薩埵盤腿坐在馬車中看著窗外,中洲的景色很美,山巒雄奇,花鳥怡人。然而摩訶薩埵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少英冒著生命危險跑過來告訴他們不要往南走,究竟是為什麼?他被軍士們拖走了以後也不知怎麼樣了,會不會已經被殺害了?縱然他還活著,被監禁的日子又何等的苦?他隻是一介百姓,冇有皇族特權,在獄中會不會被人喂糠吃?會不會無端的遭受獄卒的毒打?

摩訶薩埵想著想著不禁流下淚來,他平日裡樂善好施,然而關鍵時刻卻連自己最好的朋友都救不了。非但如此,眼下在他們的歸途中很有可能存在危險,然而哥哥不聽勸,他也毫無辦法。晶瑩的淚珠滴落在徐媛的臉上,她抬起頭來看著摩訶薩埵:

“王子殿下,你哭了?”

“媛媛,你還是叫我薩埵吧,雖然還未舉辦婚禮,但我們已經是夫妻了。”

“殿下也好,薩埵也好,你都是我的男人,嘿嘿。”

徐媛爬起來與摩訶薩埵相對而坐,她伸手撫摸摩訶薩埵的臉,然後將腦袋貼在摩訶薩埵的懷裡:

“薩埵,你抱著我。”

摩訶薩埵伸手摟住了她。

“薩埵,你摸我,摸我這個地方,快點嘛。”

她抓著摩訶薩埵的一隻手放在自己的懷裡亂動,冇一會兒兩個人就都笑了起來:

“薩埵,你現在開心了麼?”

摩訶薩埵摟住她撫摸她的秀髮:

“我不想失去任何人,父皇,哥哥,還有你。隻要你們平安在世,我就會開心。”

“停車!大家快停車!!”

前方方效梅的聲音響起,馬車一個急刹,兩個少年應慣性向前翻滾。摩訶薩埵壓在徐媛的身上,和徐媛嘴對嘴來了個熱吻。摩訶薩埵愣了一下想要爬起來,徐媛卻勾住他的脖子又把他拉了回來,二人又耳鬢廝磨的黏在一起。

方效梅騎馬橫擋在車隊前麵,摩訶富那寧也示意車隊停止前進。他騎馬走到方效梅身邊:

“方校尉?”

“嗯~”

對於方效梅的不聞不理,摩訶富那寧稍有不悅,自己是王子,同時也是大將軍。這個方效梅隻不過是區區校尉,怎能對自己不恭?

“大王子,我覺得這山道有問題,要不咱們折回去繞個遠路走吧。”

“方校尉,這不妥吧?這條路直通長沙,繞其他的路得繞到什麼時候?”

“大王子有所不知,七年前我曾率軍在此地攔截過一批欽犯,在大鹽城往南而去的山道中,便是這博甘山的山道最適合於伏兵。”

“校尉多慮了,你們那是奉命攔截欽犯,我們現在又不是欽犯,此地又距離大鹽城不遠,怎麼會有伏兵?就算是有一些流寇,莫非還能是我部兵甲的對手?”

“就怕埋伏在這裡的不是普通土匪。”

方效梅看著眼前的山道,思緒追憶到了七年前。當時羅權命令第一編隊的士兵假扮土匪偷襲薑府,是了!所謂土匪不過是官兵換了一身衣服,所以怎麼可以小看土匪?

“大王子,我們還是繞路吧。。。”

“哎呀不用不用。。”

“哥~”

摩訶薩埵突然從馬車裡跑出來:

“這個山道確實不好,咱們繞路吧。”

摩訶薩埵也用他的第三隻眼看到了山道兩旁叢林中的殺氣,雖然他還未練就天眼,但他的第六感已經極為敏銳。摩訶富那寧終於猶豫了,然而問題並不會等他做足了思想準備以後再爆發。在車隊的末端,一軍士雙眼忽然變成了金色豎瞳,他抽出弩槍,拉弓上箭,對準方效梅一箭射去。

“。。額啊~”

雖然方效梅身著影武戰甲,但還是被這裝備著秘流銀箭的強弩一箭射穿。

“有警!!大家快撤回大鹽城!!”

方效梅打開麵罩吐血高喊一聲,隨後便一頭栽下了馬。眾軍都驚呆了,戰端纔剛剛開始,領隊的就被人給乾掉了??

由不得它們分神,後方響起了喊殺聲,卻見大批的土匪快馬逼近,兩軍還未交手,那邊土匪就已經開始放箭。他們的箭雖然隻是普通的弓箭,但這裡除了幾個身穿以太甲的武士之外,剩下的都隻是尋常軍士,鋪天蓋地而來的弓箭對他們造成了不小的殺傷。

“薩埵~,薩埵~,你在哪呀。。。”

徐媛縮在馬車裡,她不敢下車,甚至不敢站起身來,隻得縮在車門口哭喊。摩訶薩埵躲在一具馬屍之後,他聽到了徐媛的呼救,從馬的隨行跨袋上抽出一把刀便跑了出去。

“三弟,回來!!”

摩訶富那寧眼看叫不住他,立即變身神光戰甲的覆甲狀態,飛身撲過去抱住摩訶薩埵,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他。

“哥,快去救媛媛,快去救媛媛啊。”

摩訶薩埵也哭了起來,然而摩訶富那寧卻根本不理,大難當頭,最重要的是保護弟弟,其他人都是草芥。更何況這小姑娘一經聽說薩埵是王子,便跑過來抱大腿?

摩訶富那寧雖然也不置可否,但媚富媚權的傢夥終歸得不到他人的重視,他作為臘伐尼國的大王子,這樣的女人見得還少麼?

“三弟,不要管那麼多。這裡的所有人都可以死,但你和我必須活下去,否則兩國開戰,生靈塗炭,那個時候就不是死一兩個人能解決的問題了。”

摩訶富那寧趴在地上扭頭觀察周遭的情況,目前可以說是糟透了。

這邊姬皇派來的小什隊中,幾個身穿影武戰甲的軍士,在第一時間內就被他們身後的隊友給乾掉了,他們有的被山銅刀貫穿,有的則被當場砍了腦袋,一個個東倒西歪的摔下馬。而那些叛變的軍士紛紛變成金眼豎瞳的模樣,摩訶富那寧倒抽了好幾口冷氣,這是蜥蜴人的相貌特征,大鹽城已經被滲透到這種程度了麼?

他又看了看方效梅,雖然此人隻是校尉,軍銜不高,但摩訶富那寧在四海瓊漿門口見過他爆發殺氣,他知道這是個很有本事的人。然而此時方效梅的胸肺被秘流銀弩一箭貫穿,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摩訶富那寧無可奈何,又將希望的目光挪到自己這邊幾個蘭象甲武士的身上,這幾個武士倒是冇有被立即乾掉,他們在第一時間飛向空中截擊悍匪。然而好景不長,對麵山道兩旁的樹林中飛出了一隻隻人形蜥蜴,它們的身上居然也穿戴著以太甲?隻不過樣式和人類的不同,人類的以太甲覆蓋全身,而蜥蜴人的以太甲隻護住身上的部分要害,腦袋和四肢都是露在外麵。它們的手上都拿著帶有刺刀的元能槍,緊跟其後的還有形狀如蝙蝠一般的飛艇。

倘若秦少英在此,必然能夠看出,元能槍加刺刀,對上人類這邊的以太甲武士可以說有絕對的優勢。他在大學中主修曆史學,當然會明白,當年八國聯軍侵華時,雙方軍備差距並不大,但不同的就在於聯軍的步槍上裝備了刺刀,而清兵冇有。雖然隻是單兵武器的隨意改動,但其效果卻大大出乎意料。裝備了刺刀的步槍近戰時便相當於長矛,加之它本身可以射擊,使單人戰鬥力大大提升。而另一邊的清兵遠程用步槍,近戰要拔刀,不說近戰時腰刀不如長矛好用,就說戰鬥中這般來回切換武器,也使清兵處於下風。如今蜥蜴人也設計出了以太武器,而且在人類的基礎上進行改進。其效用與八國聯軍侵華時竟如出一轍!

此時後麵是陸地悍匪,前方是遁空的蜥蜴人,自己這邊一上來就處於被動,怎麼辦?摩訶富那寧內心絕望,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