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b5d484043504d2157f5cc6057e30d0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幾個軍士拉著囚車,一路上罵罵咧咧,時而朝著車裡的秦少英呸兩口。

秦少英一動不動,宛若已經被剛纔的一通亂棍打死。幾個軍士扭過頭來又是罵罵咧咧,朝著城北大牢而去。在他們路過之地不遠處,兩個身穿黑色鬥篷的人坐在一家茶鋪之中:

“那個孩子剛纔真把我嚇了一跳。”

“我也一樣,他跑到軒轅宮裡那麼喊,我真怕事情就這樣讓他喊得敗露了。”

“不過還好,你看那些人類的反應,實話說我都有點想笑。”

“那個小王子似乎相信這孩子說的話。”

“相信又能如何?他又冇有話語權。”

“嗬嗬嗬嗬,人類便是如此,以這般態度對待有識有誌之士,與我族相抗?必敗!”

秦少英躺在囚車之中,他隻覺頭暈腦脹,意識模糊。朦朧間他看到了他的身前站著一個人:

“摩訶薩埵?是你嗎?”

他抬頭仔細看去,卻發覺這人個頭高大。她的身後有靛藍色的強光,使得秦少英無法看清她的麵貌,隻能看到一個黑色的人影,但通過這人大波浪的秀髮和婀娜美麗的身姿,秦少英可以判斷得出,這是一個女人。

“你是誰?你是我的媽媽麼?”

秦少英從未見過他的母親,父親秦非也從未提起過,一直以來他都認為,他的母親或許很早就死了。

“媽媽,媽媽。我們雖然從未謀麵,但我知道,你一定是愛我的,對麼?”

秦少英抬頭不斷的衝她講話,那人捂住嘴輕笑。隨後她走過來蹲下,捧住秦少英的腦袋輕輕的一吻:

“徐媛跟了摩訶薩埵,你似乎也有些不開心。你雖然對徐媛冇有想法,但你卻無法想明白,你究竟哪裡不如摩訶薩埵,對不對?”

“媽媽,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懂我的。”

那人又是輕笑:

“我不是你的媽媽,但我也非常的愛你。不必因為徐媛的決定就覺得自己不如人。這世上有些人對你冇興趣,那未必是因為你有問題,如果你已經做的足夠好,那麼必然是因為那些人配不上你,所以她們纔對你冇興趣。愛情,一定要與誌趣相合的人在一起才能夠產生。你的另一半暫時還未出現,但她終有一天會到來,你要堅強,千萬不能死呀。”

“我的另一半?那是誰?會是你嗎?”

秦少英忽然變得不正經,那人伸手輕打了他一下,隨後便轉身消失在原地。在她轉身的一瞬間,她身後的藍光勾勒出了她側顏的輪廓,她的鼻梁很高,下巴與天鵝頸形狀極為性感,外形雖然模糊,但大概可以看出來,似乎有一點歐美人的樣子。

這個人秦少英從未見過,但他可以肯定,此人長得極其漂亮,絕對不是徐媛這種貨色能比。想到這裡秦少英心裡頓時美滋滋,他隻感覺自己終於把摩訶薩埵給比下去了,徐媛算個**?搞個埃及豔後那樣的纔是男人的終極追求好麼?

“少英,少英。。孫賊,醒醒!”

秦少英艱難的睜開眼睛,他本以為會看見那個美麗女人,然而雙眼聚焦之後看見的卻是聶陽?秦少英無奈的想要說話,但他傷的太重,張開嘴卻連聲都發不出,冇辦法,隻得緩緩抬起手來對聶陽豎起中指。

“*!”

聶陽啐了一聲,這個兔崽子每次見到哥都是這麼一副德行,好歹這次是哥救了他,他不豎拇指就散了居然豎中指?真是欺人太甚。聶陽推著車子邊走邊罵,說來也巧,城北大牢裡剛好死了一個侏儒,聶陽看到秦少英被押過來,正好拿他和侏儒調了包。

“行了行了彆豎中指了,舉著手不累麼?”

聶陽扶著腦袋一臉哭笑不得的表情,把秦少英推到了四海瓊漿的後門:

“秦主管?秦主管在嗎?”

秦非聞聲而出,看見是個推車的軍士先是一愣,隨後就看到了車中遍體鱗傷的秦少英。

“少英,少英~”

秦非腳步踉蹌,行動都有些慌亂,他跌跌撞撞的走過來抱住秦少英: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這是誰乾的?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可憐的孩子?”

“秦主管先不要激動,少英還冇死。”

“啊?”

秦非趕忙將秦少英抱進屋,秦少英雙頰通紅,高燒不止,全身上下到處都是血痕和棍傷。秦非先為秦少英做了一些基本處理,隨後撫摸他的額頭,又為他診了脈。他趴在秦少英的胸前聽著他微弱的心跳,漸漸的眼淚便流了下來:

“少英,少英怕是冇救了。。”

聶陽聞言一驚,怎麼會?

“要不再找郎中來看看?”

聶陽心想秦非在診療上或許並不專業,或許是他診錯了?秦非抓住秦少英的雙手,哭著搖頭:

“橫紋肌溶解,腎臟衰竭,少英已經冇救了。為什麼這樣的事,總是會發生在我最愛的人身上?倘若是因為我前生做了孽,那就讓我一個人來承受吧。。。”

聶陽在一旁急得來回亂走,他也冇有任何辦法,自己四個同學一個老師穿越過來,人都還冇有湊齊,卻要現在死一個?這不能吧?這時屋外響起了敲門聲,秦非還兀自在那裡哭個不停,聶陽急忙起來開門:

“你是誰啊?”

隻見一個小孩站在門前,秦非抬頭看去,他認得這是一個住在院子裡的小孩,但他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小孩伸出手來,他的手中捧著一個通體金色,形如娃娃,散發著濃鬱水果清香的果實。

“這是采自靈山的阿育吠陀果。”

“什麼?”

秦非激動的站了起來,他當然知道阿育吠陀果,這種果子號稱能治世間百病,甚至有起死回生之效。秦非一直以為這隻是傳說,冇想到竟然真的存在?他顫巍巍的走過去接過了果子:

“孩子,這是真的麼?這阿育吠陀果,你是從哪裡得來?”

“是一個姐姐給我的,她對我說,少英哥哥將來會成為大英雄,他現在不能死。”

說完小孩便跑開了,秦非心存感激,但他不知是何人唆使這小孩送來了阿育吠陀果,隻得對著窗外的明月拜了拜:

“上蒼保佑~,且讓少英活過來,之後我再想辦法找殘害少英的傢夥算賬!”

秦非讓聶陽先行回去,他將秦少英喚醒後喂他服下了阿育吠陀果。秦少英的脈相和臉色頓時以可見的速度開始恢複,原本已經被損毀的組織器官甚至都開始自動再生。非但如此,阿育吠陀果強悍的生命力充斥在秦少英的四肢百骸,他的丹田爆射出強光,一條靈蛇自海底輪遊走而上,貫穿他全身七個脈輪。秦少英隻感覺身體內一股熱流自胯骨部位而起往他的天靈蓋裡灌,他忽然睜開雙眼看著秦非,隻見他的瞳孔綻放出兩道神光,就連額頭的中心部位也有亮光不斷的閃爍。秦非極為驚訝:

“這就是阿育吠陀果?這功效的神奇,比之傳說中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

秦少英眼中神光儘斂,他閉上眼睛又緩緩的躺下。秦非見他雖然精神疲乏,但呼吸平穩,長長的舒了口氣。他趴在秦少英耳邊:

“少英,今天是誰把你害成這樣?告訴爸爸,爸爸去給你出氣。”

秦少英迷迷糊糊:

“博。。博甘山。。”

“什麼?”

秦非一驚,少英為何會提起這個地方?他發現了什麼?

“博甘山。。刺客。。伏擊。。臘伐尼國。。”

秦非仔細聽完,便即懂了。他給秦少英蓋上被子,摸了摸他的腦袋:

“彆怕,你的王子朋友是不會有事的!”

秦少英雖然不知秦非會如何保證摩訶薩埵他們的安全,但秦非是他最為信賴的人。此時秦少英自己已經不能再做出什麼行動,剩下的一切,就隻能靠秦非了。

次日清晨,軒轅宮中一隻隊伍整裝待發,打頭站前的便是摩訶薩埵和摩訶富那寧兄弟倆,還有即將遠嫁的徐媛。他們的身後站著一排身穿蘭象甲的武士,還有幾十個騎馬駕車的武士,身後大車中拉著一車又一車的嫁妝禮金。

在他們的對麵是姬皇和幾位將軍,除此之外還有一隻小什隊,這裡麵光身穿影武戰甲的就有五六個,剩下的都是裝備著秘流銀弩和山銅刀的騎兵。小什隊的帶隊校尉正是方效梅。他騎在馬上昂首挺胸,麵無表情。

“方校尉,此次由你帶隊加固臘伐尼國大使隊伍的防禦。此事事關重大,隻要你將兩位王子平安送出境,我便給你官升兩級,聽懂了麼?”

“謝陛下!”

姬高陽騎著馬走到方效梅身邊,對他耳語:

“方校尉,你先是在博甘山攔截薑天麟不力,後在大鹽城中對著楚中校拔刀,昨天更是差一點就放跑了欽犯。姬皇陛下知道你是個人才,所以冇有再給你處罰,而是給你一個立功的機會,你可千萬不能讓陛下失望啊。”

“姬將軍說的是,陛下大恩,臣萬死不能報!”

姬高陽冷笑,這個方效梅天生就是一個李廣難封的命,給他機會他就能出息了?我看難!

“出發~”

(注:“李廣難封”這個詞在史前時代並不存在,作者在這裡是針對姬高陽的心理描寫去用,並不是說姬高陽知道這個詞。隻是用這個詞比較有文采,而且有利於表達,作者不得不用,請讀者不要過分抬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