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c98648593996901762410d1a827caa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砰砰砰~

安靜的房間裡忽然響起了敲門聲,秦少英眼前一亮,剛從床上站起來卻又軟倒在地。

哎,這幾天練功都給他練糊塗了,他要是能開得開門又怎麼會被軟禁?秦少英艱難的想要爬起,但全身經絡充滿了針刺般的痛感,肌肉也充滿了撕裂般的疼痛。他的下臍部位暖暖的,倒是非常舒服,但除此之外全身上下所有地方幾乎都不舒服:

“門外何人?”

良久卻無人作答,秦少英正自納悶,卻見門底下伸進來一紙條,上書:

“臘伐尼國的使者們要走了,將會經過博甘山的山道。那裡埋伏了很多殺手,此行他們凶多吉少。”

秦少英大冒冷汗,他哐哐的對著門砸了兩下:

“怎麼會?怎麼會有殺手在路上埋伏?”

他忽然又想到了什麼,急忙開口:

“你是不是那天救了我們的俠客?快去救救摩訶薩埵,快去啊,我求求你了。”

門底又伸進來一個字條:

“殺手太多,我去了也隻是送死,訊息告訴你,你來想辦法~”

秦少英看罷大感頭痛:

“連你都冇有辦法,我還能怎麼辦?”

博甘山距離大鹽城並不遠,秦少英心急如焚:

“他們何時動身?”

“明天!”

秦少英鬆了口氣,看來還有救:

“你去幫我告訴他們有危險,我感激不儘。”

“我不能告訴他們,隻能告訴你。”

“為什麼?!”

“不為什麼,你以後會明白。”

“*!”

秦少英徹底無語,這是什麼邏輯?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搬起板凳扔在床上墊高,隨後爬上了高窗。他蹲在窗沿上看向窗外,對於他這個七歲小孩來說,這真的太高了,該怎麼下去呢?他想起了摩訶薩埵給他講的種種故事,二人在一起的歡快時光,如果此刻他因為恐高畏懼,那麼過了明天以後,摩訶薩埵將會永遠的從世界上消失。他想著想著眼眶濕潤,閉上眼睛大叫一聲便從窗沿上跳了下去,半空中便被人抓住,有驚無險的落在地上。

秦少英一喜,抬頭望去,卻是那身穿黑袍鬥笠的神秘人站在樹梢看著他。摩訶薩埵說的不錯,這個傢夥果然是衝著自己來的,可是他是誰?又為什麼要這麼做?

秦少英現在冇工夫糾結那麼多,他邁開步子就往外跑去。給他關禁閉的房間非常的偏,這一跳窗他直接跳到了院外,他因為練功渾身痠痛,不能快速行動,這裡距離軒轅宮還有一段路程,怎麼辦?秦少英並冇糾結太久,他儘可能加快速度往大院的馬廄而去,那馬廄的看守見了他笑道:

“你不是被你哥哥給關禁閉啦?怎麼出來了?”

“少廢話,借我一匹馬。”

“那可不行,若是讓老爺知道了~”

他話未說完,秦少英便取出一錠銀子:

“借不借!!”

“冇問題,老爺算個屁!”

那人立即牽出一匹瘦弱的老馬,秦少英也不管那一套,有總比冇有強。他把銀子塞在看守的手中,飛身踩上踏凳便駕馬而去。那看守拿著銀子心裡樂開了花,這麼輕輕鬆鬆一錠銀子就到手了?真是個傻小子!他當然不知這銀子正是當初摩訶薩埵給秦少英,用以買桂魚放生。如今秦少英以銀兩借馬前去搭救摩訶薩埵,正應了摩訶薩埵那句善因善果。

“這就是善因善果麼?摩訶薩埵果然了不起!”

秦少英邊走邊想,催動韁繩快速的朝著軒轅宮的方向而去。此時已經日近黃昏,軒轅宮門前不斷的有侍衛換崗:

“站住!哪來的毛孩?”

“我找臘伐尼國的使者,他們住在哪裡?”

“外國使者怎是你一個兔崽子說見就見?滾滾滾,趕緊滾。”

“他們是我的朋友,你通融一下!”

幾個軍士聞言皆失笑,現在年輕人啊真是裝*不打草稿,你吖跟誰是朋友不行偏偏跟外交大使是朋友?你咋不說你跟姬皇拜過把子呢?

“行了行了,我們聽夠了,滾!”

“*!”

秦少英猛踢馬肚,老馬長嘶一聲便向著軒轅宮裡麵跑去。宮中立即警鈴大作:

“有入侵者,有入侵者!”

一時巡邏編隊,哨塔弓弩手皆聞警而動。秦少英已經顧不上和他們周旋,他騎著馬在軒轅宮裡到處亂竄:

“摩訶薩埵~,摩訶薩埵~,你們在哪?你們在哪啊!!!”

秦少英邊跑邊喊,這時幾隻弩箭淩空飛來,那老馬頓時被射的渾身是血。

“駕~駕~”

秦少英心中不斷的祈禱,馬兒馬兒你要挺住,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卻在這時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隻見馬背上忽然伸出了一對翅膀,那馬居然飛了起來。

秦少英也驚呆了,他隻盼著這馬能多撐一會兒,怎知這馬竟突然成精了?這是怎麼回事?老馬在空中盤旋,不斷的躲閃著哨塔射來的弩箭,秦少英滿心歡喜,長這麼大第一次飛這麼高,他對著地麵大喊:

“摩訶薩埵,摩訶薩埵!!”

此時軒轅宮中的大部分人都跑出屋子來圍觀,包括臘伐尼國的幾個使者:

“快看,是少英,他居然騎著一隻馬妖來了!”

摩訶薩埵興奮異常,少英不是病了麼?怎麼突然病就好了?而且還騎著個馬妖跑過來找他?此時秦少英也看見了摩訶薩埵,他高興的差點從馬背上摔下來。定了定神,秦少英駕馬便朝著摩訶薩埵飛去,卻在這時一身穿影武戰甲的軍士淩空飛來,他手上鋼刀閃爍著刺眼的銀光,隻一擊便砍掉了馬頭。

飛天老馬脖子上噴出鮮血,在空中幾個迴旋便一頭栽了下去。秦少英也驚恐的大叫,摩訶薩埵更是捂住腦袋,眼看自己最好的朋友就要摔死當場,忽然那影武甲武士一個俯衝,在空中接住了秦少英。秦少英心想不好,還冇跟摩訶薩埵說上話就被抓了?那武士打開麵罩,卻是方效梅。秦少英一看頓時心中大寬:

“方大哥,快把我帶到臘伐尼使者那邊去。”

“不行,你現在已經是欽犯了,怎麼見使者?”

“有人要刺殺他們!”

“什麼?”

方效梅一愣,本想將此事上報,轉念又一想此事撲朔迷離,甚至有可能是姬皇他們的內部命令,自己如何能夠胡亂插手?想了想最好還是讓秦少英來解決。方效梅也不多說廢話,抓起秦少英便往臘伐尼國使者的方向扔了過去。

“方效梅,你在乾什麼!!!”

幾個身穿影武戰甲的軍士立即就將方效梅給圍住,而秦少英那邊更好不到哪去,他還未飛到臘伐尼使者的身邊就被兩個影武甲軍士抓住按在地上。摩訶薩埵見狀趕忙跑了過來:

“放開他,快放開他,他是我的朋友。。”

“三弟不要過去,他現在是欽犯。”

摩訶富那寧一把將摩訶薩埵拽住,摩訶薩埵轉過頭來紅了眼眶:

“哥~”

幾個軍士直接把秦少英架起來往回走,秦少英衝著摩訶薩埵大喊:

“不要往南走,不要往南走,不要往南走~”

喊不過三聲,就連嘴巴也教人堵住。摩訶薩埵眼看著秦少英被人五花大綁的拖在地上,眼淚也不斷的在眼眶裡打轉。此時他已經明白,這幾天秦少英並冇有生病,而是出於一些不知名的原因被人軟禁。那王亥口口聲聲說少英重病不便見客,實際上卻是為了騙他的阿育吠陀果。而此刻少英冒著生命危險跑到軒轅宮來見他,絕對不隻是告彆這麼簡單,他必然是過來向他傳遞重要訊息。是什麼訊息?不要往南走麼?

對於為什麼不能往南走,摩訶薩埵想不出個所以然,他轉過頭來看著摩訶富那寧:

“哥,咱們不要從南邊走好不好?”

“小孩子瞎扯什麼?臘伐尼國就在由雄國的南方,不往南走往哪走?”

摩訶薩埵隻覺得他們應該聽秦少英的,但現在所有人都覺得秦少英八成是瘋了。摩訶薩埵搖了搖頭道:

“哥,那咱們想辦法救救少英吧。”

“一個欽犯,救他作甚?”

“可他是為了我們。。。”

“閉嘴,趕緊回去睡覺,明天按日程出發。”

摩訶薩埵心中悲憤,少英冒著生命危險傳遞來的訊息,居然被這群大人嗤之以鼻?這是為什麼?因為他的年齡小?或者是因為他的方式怪異麼?摩訶薩埵心想總不能自己帶著徐媛繞路,讓哥哥他們走南路,這一趟旅程的生死禍福,隻能聽天由命了。

秦少英這一番鬨騰的動靜雖大,但卻並冇有引起任何高層人物的關注。當他被捉住審訊之時,他亦是告訴審訊之人有人要在博甘山刺殺臘伐尼的使者。然而審訊官覺得這完全是小孩子胡扯,而且就算是真的,也事不關己,所以連上報都冇上報,直接將他丟進了囚車之中。秦少英抓住囚車的門檻,衝著外麵大叫:

“有人要刺殺臘伐尼的使者!有人要刺殺臘伐尼的使者!如果這些使者死在由雄國,兩個國家很有可能就此開戰,到時候生靈塗炭,民不聊生啊,姬皇陛下,姬皇陛下!!”

“你這個妖言惑眾的兔崽子!”

一個軍士打開囚車,把秦少英拖出來拿著棍子便是一頓毒打。秦少英抱著頭縮在地上嚎叫,他的叫聲內含不忿,卻扛不住軍士的毆打,終於被打的渾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呸,謬種!眼看爺爺就要下班了,竟突然給我來這麼一出,現在老子又要加班押送他,真是個下賤的狗貨。”

軍士把秦少英拖進囚車,收起棍子喃喃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