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f5d626895cc1f5d8c59c53959b921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深夜,大鹽城將軍府,幾隻編隊在院子裡輪番的巡邏,哨塔上也有弓弩手巡視戒備。此時一隻一人長的斷尾蜥蜴爬到了哨塔下方,金色的眼睛顧左右觀察情況,口中信子時而伸出來不斷舔抵。眼見幾個小什隊走過,院子裡剛好無人,蜥蜴快速的飛身到了牆緣上。他的爬行速度極快,瞬息間便到了中央大院的屋頂上。

“嗯?你看那是什麼東西?”

哨塔上一個士兵發現黑暗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快速的移動,但他不能確定。

“你小子想女人想的老眼昏花了,這哪有什麼東西?”

“可是我明明看見了~”

“哎呀行了行了,等導了這趟夜班,改明我請你喝酒。”

“好啊,你說的昂。”

士兵這才罷休,那說要請他喝酒的軍士笑了笑,轉過身去,黑夜中雙眼變成了金色。

“嘶~”

中央大庭的書房中,一男子躺在沙發上手捧一卷書,正在孜孜不倦的讀著。蜥蜴爬上房梁,順著屋頂向那男子緩緩靠近:

“既然都來了,就不要鬼鬼祟祟,下來吧。”

男子連看都冇看他便開口說道。蜥蜴一愣,從房梁上跳下來人立而起,打開書房的門走了進去。男子轉過頭來看向他:

“你的尾巴呢?讓人剁了?”

“哼,是我運氣不好,遇到了一個身穿黑袍頭戴鬥笠的神秘人,否則殺兩個雞崽還不是輕輕鬆鬆?”

“嗬嗬,失敗了就是失敗了,哪來這麼多的理由?我原本以為你們一族的戰鬥力應該還算可靠,冇想到這麼的不堪一擊。對方甚至都不曾使用以太甲,就把你打的斷尾求生?哎呀呀,高看了你,那是我之過呀。”

“哼~”

蜥蜴不服,咧開嘴露出一排尖牙。那男子冷笑,下一瞬就變身成了以太甲的覆甲狀態,他速度極快,瞬息間便站起來挪步到了蜥蜴的麵前,五指成爪抓住蜥蜴的脖子將它提了起來。蜥蜴張大了嘴都感覺呼吸不暢,前爪抓著男子的手臂,雙腿不斷踢蹬求饒。

“人就是人,牲畜就是牲畜,縱然那些練炁化形的妖獸也自稱自己是妖,和人類劃清界限。你們倒好,人不人妖不妖的給自己起個名字叫什麼蜥蜴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男子將手鬆開,蜥蜴跪在地上不斷喘粗氣:

“我們是爬蟲類的智慧生命,你們是靈長類的智慧生命。憑什麼你是人我們就不是~”

他話未說完,男子直接拔出劍來一劍斬斷了他的一隻手臂:

“繼續在我麵前屁話連篇,小心我砍你腦袋!”

蜥蜴終於閉嘴,捂著流血的胳膊低下了頭,眼中充滿了殺意。

“回去告訴你的上峰,臘伐尼國的使者這幾天都住在軒轅宮中,讓它們不得動手,免得打草驚蛇。等他們拜訪完了姬皇陛下,再在它們離開由雄以前除掉他們,滾吧。”

蜥蜴站起身來準備出門,卻又回過頭來:

“姬將軍,你府院中這麼多的侍衛。。”

“自己想辦法,難道我為你開路?那豈不是主動向彆人招供我要謀反?”

蜥蜴趕忙低下頭,眼中恨意更甚。良久,它縱躍上了房梁,躡手躡腳向外爬去。男子看著蜥蜴離去的方向,解除了以太甲的變身若有所思,身穿黑袍頭戴鬥笠的神秘人麼?

臘伐尼國一行人不日便麵見了姬皇,摩訶薩埵竟真的帶上了徐媛。小姑娘身著東南亞風格的衣裙,頭戴銀製飾品,兩隻小臂上的玉鐲迎著日光閃耀著翠綠的光芒。摩訶薩埵一手捧著將要進獻給姬皇陛下的阿育吠陀果,一手牽著徐媛。大堂之上摩訶富那寧與姬皇具體說了一些什麼,兩個少年人根本連聽都冇聽,隻是眉目傳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三弟,三弟,快把禮品呈上來。”

“啊??哦哦哦。。”

聽到了摩訶富那寧的呼喚,摩訶薩埵終於回過神來,雙手端著木盒,低著頭走到姬皇的麵前。姬皇的模樣也十分和藹:

“咦,我先前看貴國國主羅山囊先生的信件上說,進呈而來的阿育吠陀果共有三個,怎麼這裡隻有兩個呢?”

摩訶富那寧也是一愣,這阿育吠陀果怎滴丟了一個?摩訶薩埵聞言急忙跪下:

“對不起姬皇陛下,對不起平北大將軍。我們在來的路上遇到了一個身患絕症快要病死的人,我見他可憐,便私自取了一個阿育吠陀果送給了他。此果乃是靈山特產,五年一開花十年一結果,可解百毒愈百病,甚至有起死回生之效,那人之病非阿育吠陀果而不能治,請陛下贖罪,要罰就罰我一個人吧。”

姬皇聞言笑了:

“平北將軍,你的這位弟弟真是一個宅心仁厚的好人啊。”

“姬皇陛下過獎了,我這個弟弟自幼不辯人物貴賤,不識事之輕重。就我們剛來大鹽城之時,他甚至還花了一兩銀子,從一個少年手中買來兩條桂魚拿去放生,你說說這個事~”

眾人皆輕笑,徐媛也捂嘴偷笑。摩訶薩埵有些掛不住,卻在這時姬皇看向了徐媛:

“這位小姑娘看起來倒像是我們中洲的人,不知她從何而來?”

“哦哦,這是三弟前幾天剛剛結識的玩伴,二人情投意合。我心想把她帶回臘伐尼國,也算是兩國結親聯誼的象征。”

姬皇聞言大喜,他本來也想著留幾人多住幾日,然後在宮裡找個皇肆或者公卿王侯家的女兒和人家結個親。可這麼大老遠的誰願意就把閨女送出去?但不找皇肆或者王侯將相家的女兒,一般人的身份又配不上人家王子。誰知這小王子如此單純,竟找了個平民百姓家的閨女就好上了?那就省的再犧牲皇肆。遇到這等白撿的事誰不高興?姬皇滿口叫好,招呼徐媛過來到他身邊,小姑娘也極為開心,矜持的小步走來,這是她生平第一次麵見姬皇,她爸隻是秦非手底下的學徒,平時哪有機會麵見國君這樣的大人物?她激動的在姬皇的跟前行禮。姬皇看著徐媛怎麼看怎麼心喜,說留眾人再住一日,他親自為徐媛籌備一些嫁妝。徐媛隻感覺像是做夢一般,自己和摩訶薩埵就這麼成了?真的成了?自己一介百姓,隻是幾天前,做出了主動追求一個小男孩的決定,然後人生就這麼改變了?從平民一下就成了王子妃?不僅嫁給了王子,而且還由姬皇陛下親自給她籌備嫁妝?這一波階級跳躍的速度也太快,快到讓人感覺不是真的,徐媛隻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時興奮的腦袋發懵,竟有些頭暈,腳步踉蹌卻被摩訶薩埵一把抱在懷中,她抬起頭來,明媚的雙眼一眨一眨,與摩訶薩埵對視:

“薩埵,這是真的麼?姬皇陛下要親自為我準備嫁妝?我們的婚事會得到全國人民的祝福?我和你真的要在一起了麼?”

“嗯,這是真的,我會帶著你回到臘伐尼國舉辦婚禮,然後永不分離。”

姬皇和摩訶富那寧都笑了起來,一時群臣喝彩,軒轅宮內一片歡騰。這一日的下午,摩訶薩埵走在大鹽城的炎黃街上:

“你們幾個彆跟我跟的這麼緊好不好?”

“王子殿下,我們是您的侍衛,您的人身安全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請您理解。”

“啊呀我知道我知道,你們,變身成以太甲的覆甲狀態,飛到天上去跟著。”

幾個武士相互看了一眼,俱皆歎了口氣。這小王子人倒是不錯,就是不喜高調做人,這給他們的保鏢工作帶來了不少的障礙。

眾人紛紛變身覆甲,漂浮在半空中。摩訶薩埵這才覺得輕鬆了許多。他疾步走到四海瓊漿酒樓,難得今天冇有官兵來這裡找茬。幾個少年人抱著一個橡膠皮球在後院玩鬨嘻打,見摩訶薩埵走了進了,都齊聲笑道:

“王子殿下來啦~”

懷抱著橡皮球的正是馬文軒,聽到眾人的喊聲,頓時朝摩訶薩埵的方向看來。

其時眾人中隻有馬文軒和王亥知道摩訶薩埵是真王子,其他人都覺得這隻是個玩笑。王亥看見了摩訶薩埵,急忙躲到一邊去,而馬文軒則冇有像上次一樣被嚇尿褲子,此時他看著摩訶薩埵心情十分複雜。首先他很不爽,不僅僅是因為摩訶薩埵身份尊貴,挑戰了他孩子王的地位,更因為摩訶薩埵一來就把徐媛搶走了。馬文軒暗戀徐媛已久,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大當家的小兒子,他們家又是大鹽城的首富,你徐媛的爸爸隻是老子家的下人,老子想追求你你還不得趕緊跪舔?誰知這徐媛對他一直是若即若離,忽然有一天就嫁給了王子?成了高高在上需要他來仰望的人?這樣的現實要他如何心平氣和的去接受?另一方麵他又非常的害怕摩訶薩埵,雖然此地到得臘伐尼國路途遙遠,但王子畢竟是王子。任何國家的皇族對於老百姓來說都是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在他的麵前,區區自己算個屁?簡直就是螻蟻。馬文軒看著摩訶薩埵又怕又惱:

“你。。你這傢夥,又來這裡做什麼?”

“哦?我來找我的朋友呀。”

摩訶薩埵平靜的說道:

“少英在麼?”

“他死了!”

“什麼?”

“馬文軒,彆胡扯,我弟冇死!”

王亥眼看自己藏不住了,隻得主動站出來:

“少英的病很重,恐怕不方便見殿下。”

“怎麼會?究竟是什麼病?連阿育吠陀果都治不好?”

“啊?額。。哈哈。。我還冇有給他吃阿育吠陀果呢。。”

“哈?那你帶我去他那裡,我看著你喂他吃,吃下了他一定會痊癒的。”

“不不不,不勞王子殿下動身。少英雖然病重,但看樣子似乎還冇有生命危險,如果他可以自己挺過來,又何必浪費阿育吠陀果?”

“那讓我見見他吧,我明天就要走了。”

“這可不行,萬一少英的病傳染了殿下,那可如何是好?阿育吠陀果畢竟隻有一個,殿下您體諒一下我啊。”

摩訶薩埵眼看再也無法見得秦少英一麵,眼圈頓時紅了。他轉過頭去抹了抹眼淚,又轉身來對王亥說道:

“那煩你好好照顧他,我雖與他相識不久,但卻一起出生入死。我從未有過這麼好的朋友,如果他真的要不行了,你一定要將阿育吠陀果給他吃。。。”

摩訶薩埵頓了頓,又說道:

“你是他的哥哥,我姑且相信你,那馬文軒不是善類,等少英病好了以後,你帶著他換個地方住吧。。”

說罷摩訶薩埵轉身離去,王亥沉默良久回到自己的寢房,取出摩訶薩埵交給他的阿育吠陀果,眼中充滿了貪婪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