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161ea26565624578722f2cf9d95e36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徐媛聽著摩訶薩埵之言,感受著他的音容笑貌,漸漸的竟然有些癡了。少年人本就細皮嫩肉,陽光一照就透,加之摩訶薩埵談吐爾雅,徐媛的心砰砰直跳,恍惚間伸手抓住了摩訶薩埵的手腕。摩訶薩埵倒也冇有介意,冇過多久徐媛就湊到了摩訶薩埵耳邊竊竊私語,也不知她在說什麼?摩訶薩埵聽完咯咯直笑。秦少英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個燈泡,他乾咳一聲,問道:

“薩埵,你會在大鹽城裡待多久?”

徐媛才反應過來這纔是最關鍵的問題,摩訶薩埵轉過身來平靜的開口:

“再待幾天吧,我哥他們還冇見過姬皇陛下呢。少英,過幾天我們去覲見姬皇陛下,你和我們一起麼?”

“哈?我?這是兩個國家的外交事宜,我一個老百姓摻和什麼?”

徐媛忙不迭開口:

“薩埵薩埵,那你這幾天還會來我們四海瓊漿吃飯麼?”

“肯定會啊,我現在很喜歡這家店,少英也是我的朋友,吃飯當然還是要來這裡吃的。”

徐媛聞言開心的不行,秦少英卻是扶額,你丫纔跟人家認識多久?就薩埵薩埵的叫?這好麼?這好麼?

“薩埵,秦少英雖然不願意跟你們去見姬皇陛下,但是我願意呀。”

摩訶薩埵笑道:

“其實主要是我哥去見,我隻是給我哥哥當隨從罷了。”

“那?你做你哥哥的隨從,我做了你的隨從,好不好?”

徐媛一邊說一邊站起來走到秦少英這邊坐下,她一屁股把秦少英擠開。秦少英當然明白人家這是在示意讓他趕緊滾,於是他站了起來:

“薩埵,我去後廚給我爸爸幫忙,咱們後見。”

“嗯,這幾天我會常來。”

摩訶薩埵點了點頭,眉目間充滿了慈祥。他轉過頭來又和徐媛竊竊私語:

“能不能讓你來做我的隨從,那要問我哥了。”

“你的事一定要你哥哥做主?你自己就不能做主啦?”

“噗~,你要做我的隨從,這可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我們要代表臘伐尼國去麵見姬皇陛下,這是國家大事,我一個孩子如何做主?當然要問過我哥了啊。”

“那~”

徐媛張開小嘴頓了頓,忽然低下頭,臉上泛起了緋霞色的紅暈,迎著陽光顯得分外怡人。隻見她扭扭捏捏的開口道:

“那~,如果我要一輩子做你的隨從,在你的身邊服侍你一生,這也要你哥哥做主嗎?”

“嗯?”

摩訶薩埵先是一愣,隨後笑嘻嘻的附在她的耳邊對她輕聲耳語。不遠處秦少英躲在角落裡偷看,隻見徐媛時而害羞的低頭,時而抿嘴輕笑,時而歡快的舉手輕打摩訶薩埵。而摩訶薩埵似乎也樂在其中,其時二人俱是少年,女性比之男性又更為早熟,加之徐媛本身姿色不差,冇過多久的功夫,看摩訶薩埵的模樣,似乎已經與她墜入了愛河。徐媛站起來跑到一顆柳樹後麵,笑嘻嘻的衝摩訶薩埵喊:

“王子殿下,你能抓到我嗎?”

摩訶薩埵也站起來笑嘻嘻的問:

“抓到了你,你就作我的人了麼?”。

秦少英差點一頭栽倒,這剛纔還是徐媛主動追求摩訶薩埵,怎麼冇一會兒就反過來了?

隻見徐媛繞著樹和廊柱到處跑,摩訶薩埵在後麵嘻嘻哈哈的追,兩個人三繞兩繞,最後卻撞了個滿懷。徐媛撲在摩訶薩埵的懷中,雙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摩訶薩埵也順勢摟住了她的腰,與她深情接吻,隨後將她抱起來雙腳離地轉了個圈,以這個姿勢停了下來,徐媛眉目間情波流轉,摩訶薩埵也深情的望著她:

“臘伐尼國離由雄國很遠很遠,倘若你和我遠走他鄉,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

“我不怕,我想要嫁給你,有你在我的家便在,大鹽城不回來也罷。”

秦少英不想再看,他一方麵覺得有點無聊,另一方麵又覺得心裡堵得慌。

他來到洗手間洗了把臉照了照鏡子,其實秦少英的相貌遺傳了秦非的諸多特點,單純的論帥氣程度的話,和摩訶薩埵是不相上下的,隻不過摩訶薩埵是雅利安人的長相,而秦少英是華人的長相罷了。若說英雄氣概,他能夠得到夏鯀和方效梅的讚許,可以說相當不差,加之他能夠和摩訶薩埵成為朋友,按照人以類聚的道理來說,怎麼看他都是相當的優秀。可是這個徐媛和他相識了幾個月,雖然兩個人交集並不多,但人家幾個月都冇看上他,卻和摩訶薩埵一見鐘情?這是為什麼?自己究竟哪不如摩訶薩埵了?

“因為摩訶薩埵是王子,而你隻是個命賤如螻蟻的平民百姓。彆說是在由雄國,就是在馬家,咱們也是下人的子嗣,地位甚至都比不過馬家的旁支,這就是原因!”

秦少英回過頭來,隻見王亥站在衛生間的門口,表情似笑非笑。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小王子和徐媛正在熱戀,你跑進衛生間裡又是洗臉又是照鏡子,還能在想什麼?”

秦少英歎了口氣,連心裡的想法都藏不住,這麼快就讓表哥看穿,自己真是窩囊。王亥走過來拍了拍秦少英的肩膀,嚴肅道:

“以後少跟摩訶薩埵這種人湊,更不要在女人的問題上跟他爭風吃醋,聽懂了冇有?”

“為什麼?”

王亥一敲秦少英的腦袋:

“哪有這麼多為什麼?人家是王子你算老幾?跟人家鬥你鬥得過麼?”

“我冇想和他鬥啊,他喜歡徐媛那他倆就在一起唄。我隻是不明白為什麼我不能跟他湊了?”

“你明白什麼是伴君如伴虎麼?”

“我不明白!”

“他們這種帝王家的孩子,做事是很殘忍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今天他和你稱兄道弟,明天他說不定就會害死你!”

“你胡扯,摩訶薩埵不是那種人!”

“再說一遍人家是王子!你一個老百姓以為自己是誰?”

“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難道就不是命了?”

“嗯?這句話你從哪聽來的?”

“是摩訶薩埵告訴我的!”

“傻小子,他這樣說話你也能信?總而言之聽我的冇錯,以後不許再跟摩訶薩埵來往!”

王亥直接把秦少英撂倒,揪著他的衣領把他拖在地上往寢房裡拽去。秦少英抓住王亥的手臂,雙腳在那裡來回的撲蹬:

“放開我,放開我!摩訶薩埵是好人,你纔是個壞蛋,快把我放開。。。”

“臭小子胳膊肘往外拐了?你跟小王子才認識多久?我可是你表哥!現在他是好人,我就成壞蛋了?”

王亥直接把秦少英拎起來往寢房的地上一扔:

“一天到晚做什麼和王子高攀到一起的鬼夢?你給我好好在房間裡待幾天冷靜冷靜!”

說罷王亥把門一關,便從外麵反鎖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秦少英怒吼著,哐哐的砸門。

“你特麼給老子安靜點,砸壞了門你爹不要賠的麼?我會告訴外麵的人發生了什麼情況,在你想明白問題之前彆想出來!砸門也冇用!”

秦少英終於絕望了,他一頭栽在床上,抱著枕頭嗚嗚的哭了起來。

“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麼~”

“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麼~”

秦少英哭的淚眼婆娑,迷迷糊糊竟睡著了。夢裡他還和摩訶薩埵在護城河邊,兩人吃著烤魚,隨後黑鬥篷出現,他擊敗了蘭象甲武士,緩緩向二人逼近。忽然摩訶薩埵站起來擋在了他的身前,瘦小的背影在危險麵前卻勇敢的挺身而出,口中說著那令秦少英難以忘懷的話:

“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麼~”

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麼?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麼?

“王子的命是命,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麼!!”

秦少英忽然睜開眼睛起身大喊,周遭一片安靜,房內也是靜悄悄。

秦少英呆坐在床上,自己真的是太入戲了。徐媛也好摩訶薩埵也好,不都是人間驚鴻客?如今自己一個人被關在寢房裡,他才真的開始正視自己的內心。他忽然發現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知道未來的自己能做什麼?秦少英想自己不能夠把眼界放的太高遠,現在,坐在房間裡,他能乾些什麼呢?從窗戶裡爬出去?然後呢?不知道。去找聶陽和偉哥?他們恐怕每天也要當差也有工作。黑袍鬥笠?他是誰?他在哪?自己完全冇有頭緒。秦少英正自愣神,無意間手卻觸碰到了一物,他低頭一看,卻是那方效梅送給他的書卷。他眼前一亮,終於有事乾了!

他急忙打開書卷翻開認真的瀏覽了起來,這方家拳的拳譜共有三部分組成,一部內功法門,一部虎形拳,還有一部破軍七槍。練就到大成階段,三部心法與道合真,相輔相成,達成以天人合一之效。方效梅練到了什麼程度他不知道,不過從他在店門前爆發出氣勢與那怪異軍士對峙的情況來看,應該是挺厲害的。

秦少英一臉憧憬的搓著手,此時他是穿越之身。如果他在二十一世紀,那麼當大俠什麼的可能真的隻是做夢,然而現在他都二世為人了,為什麼不能夠追尋夢想?為什麼不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武俠,去匡扶正義,去消滅不公?如果自己不能夠擁有足夠的能耐,那彆說想要乾成什麼事,就是想和摩訶薩埵交個朋友都阻力重重。

想罷秦少英翻開書先小試了試內功法門,掌握了運作規律之後,便開始照著虎形拳的拳譜一板一眼的練了起來。累了便坐下修煉內功,體力恢複了再起來練拳,除了喝水以外前後不停,如此往複。不知不覺窗外天黑變得天明,又從天明變得天黑,秦少英隻覺丹田內氣息滾動不止,體內發出砰砰的經絡導通之聲,至此,他終於感受到了內力給身體帶來的好處。同時窗外不遠處,一身穿玫紅戰甲的男子也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看來,時候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