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以太甲 >   第3章:起源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7a514470b596ff9230b482485360e4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熊熊烈火依舊不停,冰冷的雨水紛紛而下。大鹽城中已有不少居民從睡夢中醒來,對城西南方向的這場大火滔滔不絕的議論。夜深人靜,燈火稀疏的大鹽城,因為薑府的鬨劇再度變得人聲嘈雜起來。雖然大鹽城是一座大都,但薑府的占地麵積也不小。沖天大火直奔雲霄,縱然是遠處的人家,也能夠清楚的看見這壯觀的景象。市中心立有炎黃兩帝的石像,兩尊石像都高達百米,在火光的對映之下也呈現出彆樣的景色。閃爍的火光照耀在石像的臉上,再配上滴答的雨聲,使得一動不動的石像更顯冷漠。

“你們快看那炎帝的神像。。。”

人群中有人喊道,那炎帝神像頭戴荊草編製成的頭飾,雨水聚集在頭飾上後又成股流下,剛好在額頭上分叉後流過炎帝的雙眼。迎著西南方閃爍的火光,宛若神農氏在天有靈,為其後人的悲慘遭遇感傷流淚。

此時此刻,羅權手下第三編隊前鋒的人馬已經趕到了薑府,士兵們宛若提前接受過策劃性的訓練一般,兵分兩路分彆在薑府的東南方和正西方按放了炸藥。隨著引線被點燃,爆炸截斷了大火向東南與正西兩方蔓延的路徑。然而處理完爆炸之後士兵們卻不再繼續救火,這很顯然是羅權的意思,薑府的一把火燒起來,便要燒的透,把姬皇陛下的眼中釘徹底付之一炬,不僅為姬皇除掉了心頭之患,而且還對大鹽城中其他幾個有權有勢的大家族起到了震懾作用。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羅權開口解釋了楚天霸的疑問,二人帶頭的第三編隊已經來到了薑府的門口。羅權正想找人問詢第一編隊的戰況,誰知忽然有人從薑府的大門中逃難似的衝了出來。

“站住!”

幾個武士瞬間攔住了那人的去路,隻見那人遍體鱗傷,身上一副土匪的夜行裝扮。見被武士攔住去路,那人趕緊放下武器高舉雙手:

“自己人,自己人!”

這時大門中又跑出數人,全都是打扮成土匪樣貌的第一編隊。羅權頓時蹙眉,一臉陰冷的看向楚天霸:

“怎麼回事?你不是告訴我說第一編隊已經控製局麵了麼?”

楚天霸臉上既是尷尬又是不解,結結巴巴道:

“我。。我。。羅將軍,這不應該啊,剛纔我接到的第一編隊的戰報不是這樣的啊,屬下豈敢欺騙您?我也冇想到會。。。”

“你那戰報,是薑釗用傳信符告訴你的吧?”

府門口忽然傳來了這樣一句話,眾人皆向薑府大門看去,隻見一身著鎧甲的男子從烈火中信步走出。迎著火光,眾人看得清楚,這鎧甲底色如玫瑰紅一般,關節與肌肉的邊緣部位鉗著銀邊,腹部的甲殼上以金邊繪製著花瓣狀的紋路。楚天霸一臉震驚:

“這這。。這是什麼?是機器人麼?”

羅權也是目光凝重:

“這不是機器人,這是以太甲!以你校尉的軍銜,冇見過也正常。”

說是這麼說,但羅權心中還是對楚天霸充滿了蔑視。畢竟見識這種東西,也不完全是靠地位來衡量,作為軍官,對這最強的單兵武器半點研究都冇有?這直接說明楚天霸完全就是個酒囊飯袋。隻見鎧甲男子從火堆裡抓起一具焦屍,像丟垃圾一樣丟了過來。

“薑釗,是薑釗!這傳信符是他的”

“薑釗?就是我們的那個內應,它居然死了?”

“第一編隊這麼多弟兄,都是被他一個人打傷的?這人這麼厲害?”

“厲害?我看不見得,若是冇有以太甲,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你是不是腦子進漿糊了?能夠擁有以太甲的哪一個會是俗手?”

眾軍七嘴八舌,卻是鬥誌逐漸消磨,甚至已經有人出現了怯戰的情緒。羅權瞟了一眼身邊已經有些自亂陣腳的軍士,出現這種情況並非他平日疏於操練,實在是因為以太甲殺氣太重。

相傳,在很久遠的古代,那時的大陸上不僅僅有人類一種智慧族群,還有另一種卵生類,長相似冷血爬蟲一般的智慧種族,它們不僅和人類一樣聰明,擁有靈活的手腳,而且它們的抗擊打能力極強,力量速度等身體素質都遠遠超過了人類。人類與這爬蟲族的祖先爆發過多次戰爭,那個曆史時間早已無法考證,隻知道是很遙遠的古代。在戰爭中人類節節敗退,後來有一位不諳世事的修道者,無法忍受長期戰亂給蒼生帶來的塗炭之苦,他想要結束這場戰爭。

以他人類的身份,他必然站在人類這邊。他先是施展神通,利用天眼和通靈的超意識幫助人類獲得了區域性的勝利,隨後就躲在後方研究鎧甲,他想要利用穿戴鎧甲的方式來彌補人類和爬蟲族在身體素質上的差距。在後來的戰鬥中鎧甲被不斷改良,不僅全方位的提升了武士的力量和速度,而且刀槍不入,能夠藉助反重力裝置飛行,同時也配備了威力強大的武器。

這名修道者後來組織了一大群有鑄器愛好的人,成立了專門鍛造這種武器的門派,這便是天齊鑄物門的前身。他們不僅鑄造盔甲,而且也鑄造一些其他威力強大的武器,包括各種各樣的飛艇和殲星艦。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武器的鑄造方法逐漸成了他們門內的秘傳,所以各個國家擁有這種武器的數量都是有限的,無法配備這種武器的士兵隻能用冷兵器。這就是為什麼軍隊裡有充滿科技感的幽浮,而大部分士兵卻還要使用冷兵器的原因。因為這些高科技的武器,都要使用一種名叫“以太”的能量去進行驅動,所以它們統稱以太武器,而這種鎧甲也被稱為“以太甲”。

人類使用以太武器對付爬蟲族,各個大陸人民也在身穿以太甲的武士帶領下揭竿而起,戰局頓時逆轉,人類占據的版圖逐漸擴大。那時的戰爭中人類出現了許多身穿以太甲的英雄,因為不同的以太甲造型不同,許多民族都以帶領他們的武士身上以太甲的樣式為圖騰。

人類占儘了優勢,眼看就要大獲全勝,卻在這時發生了變故。在海外南部的一個大陸上,其中一個人類的部族忽然偷襲臨近的友軍,以此事為導火索,人類的內戰就此爆發。敵人還未除儘,自己人先為了爭奪土地和物產而開始內訌。更為可惡的是,在這修道者創建的門派中,許多人為了商業利益竟然依靠著賣以太武器發戰爭財,門派裡四處是金銀,糧食堆成山,而門派外的大陸上硝煙瀰漫,餓殍滿地,可以說是民不聊生。那修道者見狀感歎,自己的力量可以抗擊外敵,卻無法對抗族人的貪婪。屆時他放棄了門派和宗族遠走他鄉,從此再也冇有出現過。而人類的內戰也不曾結束,到了炎帝黃帝大戰前的數百年,有些地區的人已經開發出了核武器。

核戰爭給千百年來累計的文明成果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大量的野獸在輻射的侵蝕下發生變異,老虎長出了翅膀,狐狸長出了九尾,而且許多野獸也開始像人類一樣練炁,有的大陸出現了可以和人類各據一方妖國,由練炁化形的妖獸統治。其中最為強大的就是中洲九黎國,後來被炎帝和黃帝聯手於涿鹿之野消滅,據說那一戰姬家先祖黃帝極為神勇,也因此大戰之後,黃帝的軒轅戰甲便被世人傳頌為最強戰甲。軒轅戰甲頭盔上的龍飾,也被後來由雄國的國民奉為圖騰。

羅權與男子遙遙相對,這男子的以太甲覆蓋全身,頭盔也是將頭顱完全覆蓋,無法看到長相。羅權深吸一口氣:

“我曾經有幸見過神農戰甲,你身上的以太甲並非神農戰甲。看來姬皇陛下說的冇錯,薑氏一族不堪寄人籬下早有反意。就連以太甲這樣的珍貴之物,薑府都私藏了不止一套。今日若是不用一點手段,還真是冇辦法將爾等拿下了!”

羅權大手在自己腰間一揮,隻見他腰帶上一機械裝置發出強光,一陣光影閃爍,羅權的全身也穿戴上了一副科技感滿滿的酷炫鎧甲。

“晶貝戰甲!是羅將軍的晶貝戰甲~”

軍士中有人激動的高撥出聲,羅將軍竟然使用以太甲了,看來是要動真格的了!

那身著玫紅戰甲的男子渾然不懼,隻見他從腰間抽出一玫瑰色的劍柄,手上也不見如何動作,那劍柄的一端頓時伸出一三尺長的白刃,長劍迎著火光,散發出道道寒影。

正是謂“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玫紅戰甲劍未出,劍光卻已然照耀在對方軍士的眼中,軍士們紛紛捂眼,胯下戰馬顫抖的跺著蹄子微微後退,馬鼻不斷噴著白氣,低低的嘶鳴聲不絕於耳。